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华佗宝典 > 第622章 烈日当空骄阳似火

第622章 烈日当空骄阳似火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我吃肉夹馍
    第622章烈日当空骄阳似火

    位于南丰市西边的富豪区域内。

    一栋别墅里,陈震声喝着茶,看着远处,若有所思。

    那些去刺杀林虎的人,他心中有数,铩羽而归那是绝对的。

    林虎的功力,高深莫测,普通的热武器,已经对他没有任何的威胁了。

    北斗杀阵由七位血卫组建,当时的全力一击,锋利的匕首在近距离的攻击下,比那些子弹的穿透力更加的强大,攻击的还是要害之处。即使如此,依然不能使得林虎受伤,全身宛如精钢,刀剑砍在他的身上,毫无作用。

    “大郎,你那些行执行任务的也该回来了吧。”轻轻地抿了口茶水,陈震声细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淡淡的问道。

    站在一旁的血卫老大,脸色难看。那些人都是玩枪的高手,自身得功夫很差,可以说是不堪一击。那种层次的身手,手上没有枪,碰到了林虎,一百个人都不能对他造成一丁点的威胁,两者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陈震声的问题,让他有些难以回答,静静地注视着别墅大铁门外,心里犯了嘀咕。

    林虎的实力他也清楚得很,倘若说让那些人暗杀他,那是白日做梦,只要对他身边的人造成威胁那就足够了。火辣辣的日光下,就在血卫老大绝望至极的时候,那杀手老大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出现在了大铁门门口,一身鲜血加上奄奄一息的样子,显然是遭受了不小的罪。

    “嗯?你受了很重的伤。”血卫老大一个箭步上前,接住摇摇晃晃的杀手老大,脸色沉重,杀手老大疼得脸都变得扭曲了,身体颤颤巍巍的。

    “老大,我……我胳膊断了。”杀手老大嘴里吐出了一口血,断断续续的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

    血卫老大心已经沉了下去,不问可知刺杀的结果如何。到现在只有杀手老大回来,而且还是胳膊断了,身受重伤,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了。连忙用手抵住他的后背,输送内力,挽回他的生机。

    “过来吧,别在那待着。”陈震声敲了敲桌子,看着不远处的两人,血卫老大赶紧将他扶了过去。

    “说吧,遇到什么情况了?”

    “你说,他是陈老爷子。”血卫老大脸色沉闷,派了十二个杀手过去,直接损失了十一个人,这个损失实在是太大了。培养杀手不容易,会用枪,枪法准的更是难以培养。

    眼瞅着奄奄一息,进气少出气多的杀手老大,心中一阵肉疼。早知道就不派人去了,那帮大家族的掌舵人都特么傻子,根本就不知道林虎是怎样的厉害,那已经快要达到超凡入圣境界的人了。

    一手出神入化的暗器手法,发出的银针从来都是一次毙命,轻易不出手。

    “他们……他们都死了,那林虎不是,不是人。他刀枪不入,我们,都没打到他……就被人给制服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将他们都杀了。”杀手老大说的声泪俱下,脸色黯然。很难想象,出任务时候的踌躇满志,到现在竟是如此的绝望。一行十二人只剩下他一个,还是对方故意放回来的。

    “什么?他真的躲过了所有的子弹……”血卫老大震惊了,他很清楚十二个人的枪法,那么近的距离向来是百发百中。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林虎速度太快,子弹打不到他,二就是他中枪了,但是子弹对他没啥威胁。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不愿相信,这特么太变态了吧!

    “嗯嗯。”杀手老大连连点头。

    “嗯,那这么说他们也算是死得其所,不过,你是怎么回来的?”陈震声目光如炬,眼神如刀,静静地看着一脸惶恐之色的杀手老大,淡淡的问道。按照他所说的,杀手老大理应是回不来的。

    “嗯,你是怎么逃跑的?”血卫老大也问道。

    杀手老大一把鼻涕一把泪,声音哽咽:“是,是他们放我回来的,让我,让我……通风报信,说……”

    “说什么?”陈震声目光一凝。

    “他说会报复的,暗杀的幕后元凶,会让他们用血的代价偿还。”杀手老大结结巴巴半响才将林虎的话给说完整。话音刚落,就又吐了一口血。从他出事的地方一路回来,不知吐了多少口血,都快吐死了。

    “哦,呵呵,看来那帮人惹到狠角色了啊。”

    陈震声笑了笑,好似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看向脸色苍白如雪,身躯抖动的杀手老大,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应该把事情都告诉他了吧。”

    “我……我……”杀手老大话语还未说话,就没动静了,陈震声形如枯槁的手,狠狠地拍在他的天灵盖上。登时眼珠子充血爆裂,七窍流血,“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陈老,你……”血卫老大震惊地看着陈震声,又看看地上的死尸,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没有职业操守的杀手,不配作为一个杀手。虽然他为我们带回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但他还是违背了杀手基本素养,该死。”陈震声拍了拍手,看都不看地上身体逐渐变得冰冷的尸体,目无表情。

    林虎的实力出乎他的意料,陈震声是个很谨慎的人,做事从来不打无把握之战,不然也不会活到这个年龄,杀手失手那就是粉身碎骨。他做事首先计划好,然后行动,绝不会这么贸贸然就去。

    那些大家族的再次失败,更加证明了陈震声心中的想法,这个林虎不能惹!

    “以后所有关于林虎的事情,你不要接触了,这段时间好好地修行。那些大家族的任务我们暂时不接了,出多少钱都不行,有钱没命花那可不行。林虎和大家族的仇恨让他们自己解决。”陈震声下意识的手指敲打着桌面,慢悠悠的说道。

    到如今也该做出决策了,为了钱帮助那些大家族对抗林虎,结局只有死亡,他陈震声还没老到不识抬举的地步。

    “啊?可是那些……”血卫老大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陈震声打断了。一次又一次的刺杀失败已经告诉了陈震声,再去必定会牵扯到自己的头上,到时候被林虎那等高手盯着项上人头,那可不是好事。

    血卫老大喉咙里咕咚几下,终究是没有再开口了,而是想着过会儿将那些大家族的任务全部都推掉。

    ……

    随着时间的推移,耀眼的光芒渐渐地减弱,日落西山。

    苏家的别墅里,苏天放沉着一张脸,身旁的人都不敢说话。

    “查出来了?”苏天放看也不看彪形大汉,淡然的问道。他在极力克制怒火。

    “查出来了一些,这些家族都是南丰市的上流家族,家族庞大,目前查出来了几个。”彪形大汉感觉背后发凉。苏老爷子虽然只是修炼太极,养生,只有益寿延年之效果,但是那股庞大的气场还是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了。

    “说。”

    “目前查出来的有刘家,邹家。”他说道。

    “刘大炮?邹家的应该不是他们的掌舵人吧,邹城那家伙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的邹家继承人应该是邹平,他心术不正。”苏天放淡淡的说道。

    这两个家族都和苏家有些不对付,但是邹家的掌舵人邹城他还是很了解的,做事光明磊落,不屑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如此说来只有那个继承人了。邹平的面容苏天放看过,表里不一的人。

    “是,邹家继承人邹平在其中。”彪形大汉狠狠地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小心翼翼地说道。心里已经骂翻了天,特么邹平还有刘大炮,惹谁不好,偏偏惹到苏老爷子的逆鳞,那不是在找死吗?

    “哼,好啊,连我苏家的人都敢动。”苏老爷子气的冷笑不已,“传令下去,我要在一天内得到邹平断腿,刘大炮断胳膊的消息!”

    “是。”

    彪形大汉二话不说,吩咐下去了。

    心里吃惊不已,苏天放太强势了,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犯我,那就用血来偿还。

    动辄打断一个家族高层人物的腿和胳膊,也只有这位牛逼哄哄的苏老爷子做的出来了。指令一传达下去,苏家的情报部门,立刻就开始着手调查刘大炮和邹平,近日来的出行路线,制定计划,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哼。”

    坐在太师椅上的苏天放鼻子里哼了一声,这时苏中华走了进来。

    与此同时,柳国军也在安排一应事物,他绝不能允许女儿受到一丁点的伤害,那是在打他柳国军的脸。

    ……

    林虎心疼地看着头皮缠着绷带的柳絮,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他也安排了人手去调查,帮派成立不久,分工还不是很明确,调查起来有些难度,不如那些大家族早就建立起来的情报部门速度快。

    “林虎,我先去看看小雅吧。”柳絮起身道。

    沉默地点了点头,林虎看着走进苏小雅房间的柳絮,又看着恢复清明的东方芎。

    “这件事情正在处理,你体内的那股力量越来越强大,强大得连我都要颤抖。最重要还是你的心性,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林虎深深地一口气,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东方芎的隐疾。

    今天又杀了十一个杀手,反而是增强了体内邪恶力量的反噬。

    这些天一直在林虎身旁待着,吸收了不少的药气,对于体内的邪恶力量,起到了很好的克制作用。昨天和今天,杀了几十人,如果不是药气抵制,恐怕是已经入魔一次,大肆地屠戮南丰市的平民了。

    “嗯,我也感觉到了,那股力量在消耗我的精神,想要在不知不觉的潜移默化中影响我的心智,然后吞噬我的灵魂。”说到这里东方芎一阵后怕,他杀的人都是满手血腥的杀手,煞气很重,也是因此让他受了很严重的影响。

    “你的体质特殊,为师只能帮助你抵制它,做到根本性的除去,还是要去看看清风山,也就是你师祖仙逝的地方。”

    林虎思考道,眉头出现了一个川字。

    东方芎近日来,体内的反噬力量越加的强大,长此以往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他也有些力不从心,每次镇压那股力量都要谨慎再谨慎。

    “徒儿知道。”

    东方芎点了点头,他也很清楚自己体内的状况。

    林虎的药气,对于他体内的力量抵制作用效果在缓慢的降低。假以时日,就没效果了。

    当然要是林虎实力更上一层楼,那就另当别论。

    东方芎的脸色极差,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已经是处于一个濒临崩溃的境地。哪怕是林虎的竭力压制之下,他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一旦他撑不住,很有可能就会变成一具完全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师傅,我有一个想法,我已经决定了。”

    东方芎眯着眼睛盯着林虎,他突然说道。

    “什么?”

    林虎看着东方芎眼中的坚定,他的心脏没有来由的一突。

    “我要自己送上门去,送到那些杀手的面前。他们不是想杀我吗?那我就自己做成诱饵,把他们引出来,把那些杀手和幕后的人一并引出来。”

    东方芎咬了咬牙说道。

    “不行,不用再说了,我绝对不会同意的。”林虎皱着眉头喝道。其实说的好听一点就是诱饵,不好听就是一个枪靶子。这种行动绝对是十死无生的,而且对方那些杀手的素质已经从之前的刺杀行动之中可见一斑。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东方芎闭上眼睛,等他睁开的时候,已经是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师傅,我是一定要去的,否则你就杀了我。”

    林虎一阵沉默,他了解东方芎,这个弟子的心智比起他所见到的人之中,绝对是最为坚定的。一旦他做了这种决定,几乎是意味着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改变他的心意。

    ……

    一个月之后的一个郊外,天上大雨倾盆,东方芎一个人出现在了一片荒僻的地方之中,而在他前面,一个面带笑容的中年人看着他,犹如是在看着一只毫无抵抗能力的宠物狗一样。

    “诱饵吗,我想知道你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勇气,我也不怕告诉你,在周围就有我们组织最精锐的二十个杀手。如果我擒下了你,那林虎他还敢如何对付我们?”

    “前提是你们必须擒下一个活人。”

    东方芎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

    而在那荒郊里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出现了一股浅薄的血腥味道。

    一个黑影穿梭在茂密的林子里头,似乎是死神降临一般,收割着那些杀手的性命。

    远处,传来了一声怒吼的声音,伴随而来的是一声剧烈的枪响。

    东方芎死了。

    林虎闭上眼睛,流出了一滴眼泪,他手中的刀毫无犹豫地落在了最后一个人的脖子上面。

    血卫老大给林虎擒了下来,然后从他口中撬出了情报,顺藤摸瓜地把所有的人一网打尽。

    这件事情过后,林虎心头的想法突然变了。他已经有足够的钱了,之后他和所有的女人逐渐退出了所有的公司,以及他所经营的势力上面。

    偶尔一些美丽的胜地会看到林虎他们游玩的影子……

    本部小说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