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此山乃我开 > 212宋体,淼淼说的对

212宋体,淼淼说的对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若初赖宝
    隔壁的正厅里,余淼淼正在看刘衍送给她的一本《论语》。..

    这书余淼淼启蒙就读过了,后来抄书的时候,还抄过几遍,不说全部都能背诵下来,但是翻看下来还是十分熟悉的。

    当初余小姑也是逐句给她讲解了其中的意思。现在看起来,还真是恍如隔世。

    李似锦给她翻页,她慢条斯理的看着,纯粹就是磨蹭时间,一边看一边道:“这便是泥活字印刷出来的?”

    刘衍垂着头,正襟危坐,只盯着手中的茶盏,好像这菊花茶里面的干花朵,真的开了一般,不敢乱看。

    听到余淼淼发问,刘衍赶紧道:“正是泥活字。”

    说着略一抬头,见余淼淼看着他,李似锦也跟着看过来,他又一股脑的道:“前阵子做了这论语中的这些字,就印了不少出来。这些字还能用在别的书里,重复使用,要是有错漏了,也方便更改,而且价钱也便宜。”

    顿了顿,他又拱手:“多亏了夫人的提醒,现在的泥活字比木质的更加便宜,日后印刷书本的价格肯定会更加便宜。”

    余淼淼她当然知道活字印刷跟雕版印刷相比的好处了。

    可这功劳她却不能要,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材料,只知道是泥为主,不过是稍微提了一提,他们就把活字给弄出来了,这不是她的功劳。

    她冲刘衍点点头,“都是你们弄出来的,我就是随口一说,当不得什么。你们早晚也会想到这个的。”

    刘衍见她看过来,慌忙的偏开了视线。

    余淼淼出身余家,现在还嫁给了赵蛮,刘亭洲又奉命监督赵蛮,在柳树屯,这村头村尾,都有晃来晃去的探子。

    现在刘衍却跑上赵家的门来了,见到余淼淼自然是十分的尴尬。

    余淼淼出自余家,余家最近跟他们家走动的也比以前频繁,算起来两家渊源颇深。

    只是,刘亭洲现在还没有对余小姑死心,辜负的可是刘衍的娘亲。

    刘衍对余家人的看法,虽然比不得在张家判决下来之后。跟张冕和离的刘思婷那么厌恶,但是也绝对是亲近不起来。

    刘衍的心思,余淼淼也能猜到,她本来也没有跟刘衍结交的意思,刘亭洲若不能屈服于赵蛮,只能是敌人,她的态度也是不咸不淡。

    坐在刘衍旁边的乔衡也是如此,不过比刘衍要好动一些,不时看向李似锦那边,李似锦只跟余淼淼一起看那本书,倒是一无所觉。

    蓝老爷子喝着茶瞧着,一脸的惬意,也不插嘴。只不时看看余淼淼,多好的外孙女,多聪明的姑娘。

    屋内的气氛有些沉闷,为了不让他们去打搅毕阔,余淼淼只好找话说。

    “这印刷出来,倒是跟先前见过的雕版印刷没有什么区别。字体上是好看一点,雕版的字体呆板一些,这个是颜体吧?”

    “就是颜体。”李似锦听到余淼淼发问,倒是点评道,“这本书上的字,勉强还算过得去吧,看得出来是颜体。”

    李似锦在李鹏举病愈之前,是房陵书院的院长,他虽然极少给学子们授课,但是却很受推崇。

    不管李似锦现在的状态瞧着很是不对劲。但是他开口点评了,刘衍和乔衡的心里都是十分的高兴。

    这活字印刷,他们的确是下了苦功的。

    李院子说过得去,刘、乔二人直接翻译成,其实这很好了。毕竟李院长很少有夸人的时候。

    “喵喵,一会我写个更好的给你看。”

    余淼淼点头:“我相信阿鲤写的肯定好看。”

    李似锦顿时乐呵呵的笑了,要不是余淼淼阻止,他恨不得立时就去展示。

    余淼淼又道:“这字好是好,但是要雕刻出来,却太麻烦了,而且颜体需要风骨,不同的工匠做出来的,不能保证一模一样,这要将活字印刷推广出去,就得先将字体统一了。”

    刘衍和乔衡尽量忽视李似锦的异常,听到余淼淼说的,心中也在琢磨这个问题,他们已经印刷出来了《论语》,自然也知道现在的弊端。

    这个问题他们也曾考虑过,乔衡不如刘衍心思复杂,正待问余淼淼可有什么高见,就听见李似锦点头如捣蒜,道“喵喵说的有道理,这样就是不好,不好!”

    乔衡顿时一口茶水差点吐出来了。

    他先是揉了揉眼睛,见李似锦正凑在余淼淼身边,一脸赞叹,然后他又揉了揉耳朵。

    又听见李似锦正继续道:“嗯,喵喵真聪明,这个就是费事,很丑,得换个字体,喵喵,还有比颜体更好的字体吗?”

    乔衡神色诡异的看了看一边的刘衍,刘衍面上也闪过惊愕,两人交换了一个视线,听说李四爷病了,看来是真的,还病的不轻!

    刘衍和乔衡都是见过以前的李似锦,他们简直不敢相信,李似锦会有这么好脾气的时候,更别说简直是盲目、无下限的去附和一个女人。

    两人还在惊愕之中,不过余淼淼一无所觉。

    她正跟李似锦商讨,“可以用宋体字呀,虽然没有什么风骨可言,但是横平竖直,字形方正,雕刻起来十分容易,不费时间,而且匠人们都能够雕刻的一模一样。宋体字还不占地方,可以节约纸张呢。”

    李似锦即刻道:“对,用宋体好。”

    顿了顿,他又眨巴着眼问余淼淼:“喵喵,什么是宋体字?喵喵,你写给我看看吧。”

    余淼淼微愣,想了想,好像的确不曾在这里见过宋体字,她心下疑惑,宋体字难道不是宋朝的字体吗?现在还没有流行起来?李似锦都不曾见过?

    她一偏头,见刘衍和乔衡也都目光炯炯的看着她。

    蓝老爷子有些心酸的看向余淼淼,心疼的道:“喵喵,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吧?”

    蓝老爷子是知道余家几个女眷靠着抄写书本来挣钱糊口的事情的,心想余淼淼肯定也没有少抄书,但是按照汉人大家族里的规矩,闺中笔墨是不能外传的,肯定就得变换字体。

    听听喵喵说的,就连抄写都得想着写小的字体,节约纸张。

    这丫头以前不知道是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蓝老爷子的心酸和心疼,余淼淼完全不知道,她此时有些头疼,看来,这会宋体字还真的没有出生呢。

    她胡乱冲蓝老爷子点点头,应付过去了。

    这时,李似锦已经快手快脚的去了案桌前,开始研磨了,并且招呼她,“喵喵,宋体字怎么写,你说我写,我想看看。”

    余淼淼看他急切又期盼的样子,也不由得好笑,笑道:“就是写出来没有风骨,人人按照这个规则写都能写的一模一样。我不好描述给你听,写给你看吧。”

    李似锦双眸发亮,点点头。

    余淼淼已经走过去了,她的右手伤了手掌,近来愈合的也不错,没有再出过血,蓝老爷子还给她用了蛊,虽然依旧缠着纱布,但是已经不那么疼了,而且手指还是很灵活的,再说,写个宋体字也不需要费什么力气。

    “你的手能够提笔吗?”李似锦问。

    余淼淼点点头,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提笔沾了墨汁,略一沉吟,就一笔一划的开始写了起来,这么一握笔,手还是隐隐有些疼,不过没有再出血。

    忍了忍,她将所有的比划都单独写了一遍,又写了几个字,想了想,基本上的比划都包含了,这才放下笔来。

    宋体字,她中学时候临摹字帖,就是临摹的宋体,单个字看不好看,但是适合整页的书写,写出来的作文跟印刷的一样,十分工整。

    刚放下笔,就听李似锦神色微凝,口中还念念有词。

    “横细竖粗,点入垂露撇似刀,钩似额头捺如扫,口字上下多一段,横尾有山弯带角。果真是适合匠人,按照此规则书写刻字,要容易的多,也不愁字不一致了,只有匠气无风骨也不打紧。”

    说完,双眸看着余淼淼,亮闪闪的,满是笑意,“喵喵,你写的很好,这字用来做印刷很好。”

    余淼淼讶然的看着李似锦,他明明只看一眼,随口就知道宋体字的笔法诀要,这要是她都描述不了这么好。

    “阿鲤,你是不是”恢复了?

    后面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见李似锦顿时又露出跟先前一模一样的笑容来看着她,“嗯?”

    余淼淼将未说完的话又咽回去了,心中暗道可惜。

    这时,蓝老爷子也凑过来看,他比李似锦还要盲目,一个劲的点头:“喵喵写的就是好。”

    这慈爱心疼的眼神,看得余淼淼心里一暖。

    刘衍和乔衡听了李似锦的评价,已经坐不住了,刚站起来,就听见脚步声传来。

    毕阔笑呵呵的进来,“是什么样的字,叫四爷都称赞的,我可要看看。”

    毕阔只听见了李似锦这最后一句话,旁的没有听见,同样,他身后的赵蛮也只听见了这一句。

    看见李似锦傻子似的站在余淼淼身侧,对着桌面上的纸指指点点,不知道淼淼写了什么。

    他面上一沉,快步越过毕阔,三两步就走到余淼淼身边,冷眸扫向李似锦,李似锦一无所觉。

    余淼淼见毕阔和赵蛮进来,朝赵蛮看去,见他神色果真不好,有些忧心不知道毕阔跟他说了什么,这么会脸色都变了。

    赵蛮走近,垂头扫了眼桌上的字迹,一看,却是“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几个工整的字。

    赵蛮真心的评价,写的并不怎么好,字软绵绵的,有些飘,李似锦分明是说胡话。

    这话他可没有说出口。

    看到纸上的内容,目光明亮,灼灼的看了余淼淼几眼。

    余淼淼暗暗嗔了他一下,这个小心眼的男人,就知道他看到这几个字才高兴了。

    要是真写了别的,不知道他想成什么呢,一个对子都不让她去对。

    可又看向她的手,那纱布还没有拆呢,就开始写字,神色顿时又是一厉。

    这时,毕阔拿起那张纸来看,摸着胡须点点头。

    “这一字体若是用在印刷上,倒是十分恰当,便捷最为重要,书本知识的流传,内容最重要,以后用这个字体试试,不用你们两个亲自写了拿给匠人制作了。”

    赵蛮趁着无人注意,拿起她的手来看,没有出血,这才放下心来,警告的瞪了她一眼,却触到蓝老爷子刀子似的眼神。

    蓝老爷子嘟囔了一句:“你这臭小子,你再瞪”

    这边两人的眼神交汇无人注意,刘衍和乔衡也凑到毕阔身边来,正要看那张纸,突然眼前白纸一晃,已经被赵蛮抽走了。

    当着众人的面,他将那张纸叠好了,收了起来。

    看得众人目瞪口呆,赵蛮理直气壮。

    这本来就是他的娘子写给他的,别人都围着看,那叫怎么回事。先前他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他在场,谁也别想再看。以尽有技。

    冷眼瞪过去,乔衡和刘衍顿时讪讪的收回了视线,转向毕阔。

    毕阔挑眉看看赵蛮,顿时笑了起来,看向李似锦:“似锦,只能有劳你写一遍了。”

    顿了顿又道:“等刻出这字体来,先印你的诗词汇集,总不能大小字体散乱不一,你看了心情也不好。”

    李似锦一想,正是这个道理,提了笔,开始写起来。

    李似锦食指也有伤,但是落笔却十分有力,比余淼淼写的可是好多了,依旧是宋体,跟余淼淼刚才的笔画是分毫不差。

    赵蛮一看,脸色更黑。

    原来,李似锦跟余淼淼写的一样,先是笔画拆开,然后依旧是写了一句话,“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蓝老爷子见之,率先笑了,拍了拍李似锦的肩膀,“小四,你写的不错。”

    毕阔赶紧拿了过来,吹了吹,递给刘衍:“收起来,回头按照这个来刻字。现在都跟着一起去看看,沿着维水河道,挑个好地方,改天过来安装水力纱车。”

    余淼淼闻言,更是激动不已,这可是大事,她赶紧让孙氏、文氏找了水壶灌上茶水,供众人带着路上解渴,从这里找到维水河还有不短的距离,直接取河水喝,她还是不习惯。

    (附加语还有正文,作者抽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