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绝世男仆 > 第1724章 遵命,老爸

第1724章 遵命,老爸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生花妙笔
    如果没有孙武山最后一关的历练,慕皓晨真不知道自己能否在一个一片虚无的地方支撑上这么长时间。

    谁也不知道他要在那片虚无空间呆多久,那种绝望绝非常人所能容忍。

    幸运的是,慕皓晨有过虚无的历练,所以他凭借着自己超强的意志力,愣是从那片虚无的空间之中闯了出来。

    其中的可怕和艰辛,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其他人很难想像。

    那片空间其实就是在宙斯爆炸的地方,只是没人能够发现那片空间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他慕皓晨活着回来了,而宙斯已经彻底死亡。

    从今以后,他就可以安心地过他的逍遥日子了。

    “这一年你去哪儿了?”不仅仅是萌萌要问慕皓晨去哪儿了,章倩、沈云鹊、岳诗雨她们也一直在追问这个问题。

    如果慕皓晨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们肯定要找慕皓晨算账。

    要知道她们这一年可谓是真正的度日如年,每天都在等着慕皓晨的消息。

    慕皓晨让她们煎熬了这么久,自然要给个解释。

    慕皓晨想着时光隧道的说法不是太准确,于是便改口说道:“我进入了时空隧道……”

    “骗子!”

    “混蛋!”

    “肯定又是去外面泡妞了!”

    听到慕皓晨的解释,女人们很不满意,个个气呼呼的,都不理他。

    慕皓晨很是无奈,自己说真话怎么就没人愿意相信呢?

    慕家的后山多了一块墓碑,那儿埋葬着慕家的女儿,慕容菲儿。

    慕皓晨和慕菲儿站在墓碑前,献上了黄菊花。

    “她说,她要和我一起活着。”慕菲儿平静地说道,“她不想我们一起死,因为她不甘心看着你被其他女人占有。所以,她决定我们一起活。”

    慕皓晨上下瞅着慕菲儿,悠悠说道:“菲儿,这游戏实在是不好玩。我可不想和你一个女人睡觉的时候,总感觉和两个女人一起睡觉。”

    “这样难道不好吗?”慕菲儿笑吟吟地看着慕皓晨,“小菲儿说,她活着的时候你没答应她,她死了,你这辈子就摆脱不了她了。”

    一阵阴风吹过,看着慕菲儿的神态竟然有几分慕容菲儿的样子,慕皓晨忽然觉得凉飕飕的。

    慕家大厅变成了结婚礼堂,慕阳和慕夫人坐在高堂之位,面带微笑地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慕皓晨和慕菲儿。

    慕皓晨和慕菲儿今天穿着红色的传统华夏婚礼服,男的帅气,女的端庄秀丽。

    慕菲儿的美丽无法用言语形容,而穿着婚礼服的慕菲儿更是美艳照人,令人终身难忘。

    更让人难忘的是,今天的婚礼有一大堆伴娘。

    岳诗雨、萧桐桐、沈云鹊、凤琳、白延玉、李玫、章倩、朱蔓、韩家姐妹、红莲、樱、章天云、灰月、小珊全都是伴娘,就连沈丽玲也成了伴娘之一。

    当然,沈丽玲心里明白得很,自己才是唯一的伴娘。

    慕皓晨这混蛋实在是太可恶了,结婚都弄个这么大排场。

    她越想心里越不爽,不禁暗暗诅咒着慕皓晨迟早某个方面无能,什么尽人亡。

    萌萌和云恒家的小男孩站在慕皓晨和慕菲儿中间,替这场婚礼做见证。

    桑特斯摇身一变,变成了婚礼的司仪,用字正腔圆的华夏语高声喊道:“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慕皓晨和慕菲儿两人很快完成了礼仪,正准备步入洞房之时,桑特斯忽然说道:“慕皓晨,你是否愿意娶漂亮姐姐为妻,从此爱她尊重她不离不弃忠诚一生,无论富贵和贫贱,无论健康和疾病,无论成功与失败,都会不离不弃,永远支持她,爱护她,永远支持她,与她同甘共苦,携手共创健康美满的家庭,直到死亡?”

    慕皓晨没想到桑特斯忽然来了这么一招,要不是因为今天是他结婚的喜庆日子,他绝对要把桑特斯打成一个大猪头。

    没办法,慕皓晨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愿意。”

    “那就好。”桑特斯嘻嘻坏笑了两声,然后才一本正经地说道,“现在我宣布,慕皓晨和慕菲儿两人正式成为夫妻。”

    “走喽,闹洞房去啦!”萌萌一下子把手上的花给扔掉,开心得不行。

    看到萌萌跑得比慕皓晨和慕菲儿都快,众人不禁一阵无语。

    闹洞房?谁教的这熊孩子?

    看到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自己,白延玉一脸尴尬,连连摇头:“真不是我。”

    众人很快就明白到底是谁教的了,因为沈云鹊跟在了萌萌的身后,大声喊道:“萌萌,等等你云鹊姐姐!姐姐教你的那几招记住了没有?”

    萌萌边跑边喊:“记住了,一定要让爸爸学狗叫,学蛙跳,学鸭走,是不是?”

    沈云鹊放声大笑:“萌萌真乖!”

    慕皓晨眼睛瞪得老圆老圆,咬牙切齿:“沈、云、鹊!”

    可就算是慕皓晨再怎么瞪眼咬牙都无济于事,因为不仅仅是沈云鹊想要闹洞房,那些“伴娘”们也大声嚷嚷着要闹。

    于是,慕皓晨很是不幸地在洞房夜学了三种动物的动作:狗叫,蛙跳和鸭走。

    这天晚上大概是慕皓晨人生当中最悲催的一刻,没有之一。

    当然,这种悲催对于其他男人而言,那是羡慕都来不及。

    除了他绝世男仆慕皓晨,谁还有这种一大群“伴娘”闹洞房的待遇?

    数年后。

    青鸿带着两个小男孩出现在燕京的烈士陵园,那儿有一块墓碑,上面刻着“青羽之墓”。

    “小羽,这是你爸爸长眠的地方。小鸿,他是你叔叔。你们一起跪祭吧。”青鸿指着墓碑,沉声朝着两个小男孩说道。

    “好的,伯伯(爸爸)。”两个小男孩朝着墓碑三跪九叩,完成了祭拜大礼。

    青鸿将一杯酒洒在了墓前,认真地说道:“弟弟,以后他们每年都会来看你。你可以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成为顶天立地的英雄。放心吧!”

    飞雪峰上,风雪依旧呼号。

    薛义峰、周菡、云霞和天香庵的天香大师(沈云鹊外婆)四人围在桌子边上喝着热酒,梁宇辰站在一旁替他们往火炉里添柴火。

    旁边,乌莲静静地躺在一张木床上,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滴滴滴滴……”薛义峰拿起手机,看到了慕皓晨发来的一条qq信息。

    这条信息,是他和一个刚出生小宝宝的照片。

    “慕皓晨那小子生了几个孩子了?十个有吧?”周菡喝着热酒,一脸冷酷。

    经过数年的休养,他们这几个老人的气色明显好多了。

    薛义峰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这家伙也不知道收敛一些,真是年少任性。照这么生下去,再好的身体都会被掏空。算了,懒得理他,爱怎么生怎么生。”

    又是若干年后。

    戴着太阳镜的慕皓晨光着上身,穿着短裤衩出现在海边,朝着在沙滩上踢球的一群小孩子喊道:“孩子们,华夏足球进军世界就靠我们慕家军了,你们一定要努力啊……”

    “爸爸,我们只想吃烧烤。”一名八岁的小孩子一双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慕皓晨,“你先前不是说,哪一边赢了,哪一边就能多吃一份烧烤吗?”

    慕皓晨很是没好气地哼道:“你们怎么就一点都不能像你们老爸那样,为国家多做贡献呢?就知道吃,没出息!”

    “为国家做贡献?”慕菲儿冲着慕皓晨翻了翻白眼,“你为国家的最大贡献就是生出两支足球队吧?”

    慕皓晨嘿嘿笑道:“老婆大人说是就是啦,孩子们,努力啊,晚上吃海鲜烧烤!”

    十几个孩子高兴地齐声欢呼:“遵命,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