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不败战神 > 第九百四十三节 大结局

第九百四十三节 大结局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方想
    唐天从一开始就盯着大长老,他的目光没有离开大长老片刻,在他眼中,大长老才是最重要的敌人。他没有试图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他知道那容易引起大长老的警惕。

    他表现得很平静,就连阿信在和魂将们说话的时候,他的大半注意力都在大长老身上。这一战的凶险前所未有,唐天的注意力也前未有的集中。丰富的战斗经历告诉他,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机会随时可能出现,往往一闪即逝,倘若注意力不集中,哪怕机会出现也捕捉不到。

    当他发现大长老的注意力被阿信吸引,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暗中对吉泽和扶{}{}小说 {][}正之使了个眼色,神装兵团悄然运转。

    唐天在剑涡风暴中得到巨大的提升,尤其是他对法则的理解,有这本质的提升。这一点,当唐天连接神装兵团的第一瞬间就察觉出来变化。

    以前的时候,他为神装兵团准备的战术,相对来说比较呆板生硬,是各种法则招式的组合拼凑。

    如今的唐天眼中,这些战术都过于粗糙。

    全新的觉醒神装控制力比以前有了巨大的飞跃,这也让唐天对神装的控制力有了极大的提升。

    他给大长老准备的是9号战术,神装兵团最强大的远程单体攻击战术。

    兵团一运转,吉泽眼中便闪过一抹骇然之色。

    9号战术是他们平时训练最多的一种战术,他自然熟悉无比。但是这次的感受,截然不同。平是他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非常注意和队友之间的衔接。不同能量之间的衔接和叠加,是9号战术最难的地方。其中任何一个步骤相差百分之一秒,便有可能导致威力锐减。为了衔接准确,他们平时没有少吃苦头,才练到比较熟练的地步。可就算这样,在战斗中他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否则任何一点疏忽都有可能导致功败垂成。

    但是这次运转,吉泽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只无形之手在悄然推动前行,无比的流畅自然。更让他吃惊的是,他的法则之力在不断流逝,完全不受他自己的控制。如果不是他对唐天完全无条件的信任,他早就心惧意。

    大人的控制力现在竟然已经强到这般地步么?

    他觉得太不可思议。

    但是,他输入的能量,已经远远超出平时9号战术需要的能量。这么多的能量,大人怎么处理?任何一种战术都不是能量越多越好,不仅不是越多越好,反而会有着诸多的限制。

    超量的能量,对战术来说,只是一种破坏。

    然而让他目瞪口呆的是,他眼睁睁看着不同属性的能量,在源源不断汇集叠加。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滞涩之处。如果不是吉泽对这些能量非常熟悉,他一定会以为这些能量彼此同源,无比亲和。但是在平时训练中,他可是知道这些不同属性的能量之间,是何等狂暴。光是让它们叠加,他们就被炸得灰头土脸。

    突然之间,长久训练的固定模式就这么被颠覆,吉泽被唐天展现出来匪夷所思的控制力给吓呆了。不光是吉泽,所有神装兵团的队员都被唐天突然这么一手吓到了。

    吉泽忽然皱起眉头,他心中总有种自己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等等!

    吉泽眼前一亮,他知道自己漏掉了什么,能量波动!他竟然没有感受到能量波动!他险些失声尖叫,这不可能!这么多不同种的能量叠加,怎么可能没有能量波动?

    可是,他就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能量波动!

    所有队员的法则之力完全被抽空,汇集成唐天指尖一道黑色的小箭。这根小箭和平时9号战术形成的小箭截然不同,正常的9号战术汇集成的小箭,色泽晶莹,有冰纹和暗红血网,血网之中有光砂和焰纹。眼前这有如一缕黑烟所化的小箭,让大家充满好奇和期待。

    他们没有见过这样的9号战术,也没见过这样的9号战术小箭。

    唐天并没有马上攻击,而是在耐心等待机会。

    大长老的注意力完全被下方的大规模兵团战斗所吸引,两个人数众多、实力都非常精锐的大兵团这样直接交锋,是极其少见。

    双方的老大都是非常出色的武将,他们都能够用特殊方式直接对部属下达命令,兵团就像他们的身体手臂一样灵活。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战术配合、战术对抗,在以惊人的节奏上演。

    苏菲开始落入下风,这没有让大长老感到意外,但是这么快的速度就落入下风,还是让他感到不满,他觉得苏菲显然还不足以支撑自己的武将体系。

    苏菲的天赋毋庸置疑,能量出众,但是有不少弱点。比如她指挥才能出众,但是指挥战斗的经验少得可怜。一个是实战经验少,另一个则是指挥大兵团的经验少。光明骑士团没什么战斗任务,实战的经验自然是少。苏菲一直以来,都是担任光明骑士团团长一职。光明骑士团是个几百人的小兵团,像这样几万人的大兵团,苏菲从来没有接触过。

    而她的对手阿信,无论是实战还是指挥大兵团战斗,都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老辣无比。苏菲任何一点破绽都会被他抓住,一点点被对方扩大优势。

    而且双方士兵的素质上,也有这很大的差距。

    圣炎魂将兵团的士兵,无论是在实力、经验上,都无法和南十字兵团这群魂将相比。哪怕他们有圣炎的补充,但是依然被压制得抬不起头。

    看来,只有用那一招了。

    大长老心中暗自摇头,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大好局面还是被对方压制,看来自己还是要找几个更还的武将。苏菲还是太稚嫩,难当大任。

    还好有后手,大长老微微一笑,额头的光明印记骤然变亮。

    砰!

    混战中,一名圣炎兵团的士兵突然身体炸开,化作一蓬金色的圣炎带着一抹暗红,异常妖异。离得近的一名南十字兵团魂将,被暗红色的圣炎染上。

    这名士兵动作骤然一僵,红色圣炎渗入他的身体。

    一道淡淡的光明印记在士兵的额头忽闪忽现,士兵脸上浮现挣扎之色。天空圣炎光幕飞下一道圣炎,圣炎缠上士兵的身体就被染上暗红,圣炎开始像上生长,鲜红的光茧蔓延到士兵的膝盖。

    砰砰砰,一个个光明圣炎魂将身体爆裂,化作一蓬蓬暗红圣炎。

    转眼间战场便染上大片诡异的暗红。

    头顶天空的圣炎光幕光芒大盛,汹涌的圣炎,从四面八方涌来。

    阿信目眦欲裂,他没有想到大长老竟然以自己士兵的身体作武器。他从加入兵团的那一天开始,所有人对他都关爱有加,他成为武将之后,对自己麾下的士兵爱护有加。他从来没有想过,竟然有人如此狠心用自己麾下的士兵充当攻击敌人的武器。

    在大长老心目中,这些人根本不算什么他的士兵吧,在他心中,大概没有人不可以牺牲吧。

    “安息之海!”

    唐天的提醒在他耳边响起,阿信陡然一个激灵,从愤怒中挣脱,心中有些羞愧,自己在战斗的时候竟然被愤怒蒙蔽眼睛,真是不应该。

    阿信立即意识到唐天这个提议的好处,他怒吼一声:“不死剑!”

    嗡,一声剑鸣,不死剑飞入阿信的手中,黑色的安息之海,从阿信的脚下蔓延开来。黑色海水中熟悉的气息,立即让被染上暗红圣炎的士兵安静下来,他们额头的光明印记渐渐黯淡下去。

    杜克忽然出现像幽灵般出现在大长老背后,然而大长老仿佛早就察觉,一只手掌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拍向身后。

    刚刚出现的杜克面对这一掌,脸色微变,法则领域全力开启。

    轰!

    巨大的爆音,然战场每个人都为之一震。

    恐怖绝伦的力量,杜克身体一震,眼前一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咚,他硬生生被砸进地面,只留下一个大坑。

    战场众人都大长老这一掌吓到,甚至出现一个短暂的停顿。

    吉泽等人的脸刷地白了,那是杜克啊,罪域的第一人啊,竟然被人一巴掌直接砸进地面,这……

    大长老看了唐天一眼,满脸讥诮,他没有再理会,而是举起右臂。一道圣炎火柱从天而降,笼罩他的手掌,把他和天空的圣炎光幕连接一起。

    大长老额头的光明印记变得愈发明亮,浑身气势陡然暴涨。

    原本被安息之海不断吞噬的暗红圣炎光芒暴涨,重新占据主动,血茧再次开始生长。

    杜克挣扎着从深坑内爬出来,他抹掉嘴边的鲜血。他第一次如此狼狈,受这么重的上,他的法则领域在如此狂暴的一击之下,出现裂纹。大长老确实可怕,他的身体内就像蕴含一个狂暴的海洋,杜克第一次尝到如此惊人的力量。

    不过,想这么容易击败自己,也没那么容易。

    千惠瞥了一眼远处的唐天,她对天哥哥实在太了解。这么久都没动手,太不符合天哥哥的性格,那只有一种可能,天哥哥在等待机会。

    虽然不知道天哥哥给大长老准备的杀招是什么,但是只要知道天哥哥在等待机会就行。

    千惠目光关注战场,大脑始终保持冷静,哪怕大长老用出如此歹毒的招式,她也没有半点激动。整个战场在她眼中如此清晰,自爆最多的地方,是双方犬牙交错的区域。

    大长老为了能够感染更多的士兵,故意让防线拉长。如此一来,他们本身的阵形就被压得扁平。

    “你从那里切进去,然后向左侧冲击,只需要冲出一个口子,剩下交给阿信,他会利用好的。对方的阵形会向阿信那里倾斜,你试着迂回,从苏菲身后斜切进去。”

    她在低声吩咐小然,语气冷静而肯定,令人信服。这个层次的战斗她没办法参加,如果率队冲击还要让大家分心照顾自己。

    “苏菲身后?”小然有些不解,那里的防守不是很厚实吗。

    “对!”千惠认真道:“我注意到苏菲的习惯,她喜欢保护侧翼,很正统的应对。所以她一定会把主力应对阿信,她要为大长老分担压力。所以这是你的机会,你切入到苏菲的身后,就可以攻击到大长老。记住,一招,只有一招。不要近身,不要留力,攻击完马上回撤,不要犹豫。记住了吗?”

    “记住了!”小然重重点头,别人或许还会对这样的指令有所疑虑,但是小然一点都不会。

    小姐可是打败过阿信的女战神!

    小然跃跃欲试:“我去了,小姐!”

    她早就等得不耐烦,前方在打得如此激烈,她却不能参战,对她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注意安全。”千惠叮嘱。

    唐天神情如常,刚才大长老讥诮的神色,他看得很清楚。然而双方的博弈才刚刚开始,就像大长老知道他在等待机会给出致命一击,大长老早就注意到唐天手中的杀招。

    不同的是,大长老觉得自己依然控制着局面,只需要防备对方的偷袭便可。这些人之中唯一能够对他构成威胁的,便是唐天。

    而唐天也同样认为己方占据优势,因为他有同伴,而且他信任自己的同伴。

    小蛮的冲锋没有引起大长老过多的目光,他现在的大半精神放在俘虏对方的魂将和防备唐天身上。他对这些魂将早就垂涎三尺,不惜牺牲己方的魂将,来试图夺取这些魂将的控制权。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安息之海的力量比他想象的更强,他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力量去压制安息之海。

    小蛮的冲锋非常顺利,她的冲击力比阿信强大得多,而且她身边得魂将近卫,实力也比普通得南十字兵团士兵魂将要强大许多。

    果然,一切如同小姐所料。

    看到苏菲的阵形被阿信牵扯得倾斜,小然没有任何犹豫,带着近卫魂将,悄然兜了个大圈子。

    在整个战场,小然就像个小透明,没有人注意她。苏菲的对手是阿信,大长老防备的是唐天,除了唐天那也是杜克还有点威胁,至于小然,在大长老看来是件完美的战利品。

    当小然带着近卫魂将,突然插入到苏菲的身后,接近到大长老,这才引起苏菲和大长老的警觉。

    没等他们有所反应,小然猛地深吸一口气,一声大喝:“杀!”

    手中的斩*马刀,汇集全身的力量,轰然斩出!

    在她身后,一百二十名魂将,同时斩出。

    一百二十道刀芒没入小然的刀芒,有如一弯冷月,朝大长老激射而去。

    如果唐一在这里,他一定会认出来,这是他最擅长的重矛冲锋。但是在小然手中,这招重矛冲锋,却没有半点烟火气息。

    挥出刀芒,小然记得小姐的叮嘱,连看都不看,掉头狂奔。

    大长老脸色骤然沉下来,这样的攻击他自然没有放在眼里,但是在他眼中,小然他们就像蝼蚁一般。可是没想到,他眼中的蝼蚁,竟然主动攻击他,还被他们跑到如此近的距离。恰恰是他夺取控制权的关键时刻,该死!

    苏菲这个废物!

    大长老强自按下心中的暴怒,看着那道犹如冷月般的刀芒,他的眸子一片冰寒。

    他扬起左臂,正准备出手,忽然眼前一花。

    却是刚刚从深坑爬出来,看上去奄奄一息的杜克突然出手。

    大长老只觉得仿佛置身在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眼前到处都是各种颜色的光斑,耳朵嗡嗡作响,各种奇怪的声音充斥他的耳朵。

    大长老脸色大变,幻境!

    能够领悟法则领域的杜克,有怎么会是一个笨蛋?他刚刚受伤就立即明白自己的策略错误,大长老体内的力量极为恐怖,自己和对方硬碰硬,那是自讨苦吃。

    既然如此,何不避实就虚?

    大长老体内的力量虽然恐怖,但是他在法则上的领悟并不高。

    而且杜克很清楚,自己完全不需要有杀伤力的办法,只需要让大长老分神。

    杜克立即想到了幻象,对初学者最有用的办法之一。杜克的水平多高,他不知的幻象,不光光是涉及到光之法则,还有声音的法则,空间法则等等。

    大长老立即中招了。

    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大长老大吃一惊,下意识去挡小然的刀光,一边疯狂催动圣炎,吞噬幻象相关的法则。

    而就在这个时候,唐天终于动手了,他的动作之快,没有任何人看清楚。

    大长老的动作骤然停住,他额头的光明印记正中心,赫然多了个一个手指粗的洞口。

    他一动不动,右臂的圣炎火柱砰地粉碎。

    砰砰砰!

    缠在士兵身上的血茧纷纷爆裂。

    苏菲顿住身体,她额头的光明印记忽然绽放耀眼的光芒,其他的圣炎魂将兵团的士兵额头都光芒暴涨,他们像施了定身法一样,在原地一动不懂。

    唐天脸色忽然大变:“快跑!”

    战场上的阿信杜克等人立即反应过来,脸色大变,转身就跑。

    大长老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败在一个幻象手上,但是你们也赢不了……

    清晰感受体内的圣炎正在失控,他想狂笑,但是什么声音也发布出来。

    轰!

    一团耀眼的光芒从众人身后绽放,苏菲他们还来不及爆炸便被耀眼炽目的光芒吞噬。

    唐天脸色大变,毫不犹豫张开双臂,无数法则线在空中交错,就像藤蔓一般疯狂生长,化作一堵法则之墙。他的觉醒神装催动到极致,透明的光芒从法则亮起,光墙横挡在他们身后。

    正在狂奔的千惠忽然心中有所感应,猛地回头,当她看到光墙内张开双臂,犹如琥珀中飞蛾的唐天,她脑袋嗡地一下,脸上所有的血色瞬间褪得一干二净。

    “不……”

    撕心裂肺的呼喊,被无尽的光芒吞噬。

    五年后。

    星风城如今已经成为连通天路和圣域的枢纽,城市的范围比以前不知扩大多少。但是星风城真正的繁荣,却是女王陛下的垂青有关。自从女王陛下三年前统一圣域天路之后,陛下便移居星风城。

    据说陛下年幼时曾在星风城呆过,对此地感情深厚。

    陛下的别宫在星风城老城区外的山峰,那座山峰风景平平,不知为何陛下独爱于此。

    千惠坐在岩石上,托着下巴,看着远处。当年每天晚上,他都会来这里修炼他的基础武技。她离开星风城之前,就像这样,坐在这块岩石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他挥汗如雨。

    她就这么安静坐着,知道晚霞被黑夜吞没,她起身回到别宫。

    安静吃完晚饭,她和往常一样,来到冰室。

    冰室内,只有一座冰棺,一位少年安静躺在冰棺内。

    千惠安静地端详这那张熟悉的脸,杜克说他体内还残留一丝生机,她在等他醒。

    和往常一样,她柔柔地说着家常:“天哥哥,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明天是你的生日,他们都会过来哦。你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他们啦,大家想在都很厉害哦,你快快醒过来哦。要不然,明天小旭旭里肯定要说把你打得像狗一样……”

    一个迷糊带着茫然的愤怒声音从冰棺里面响起。

    “把我打得像狗一样?几天没收拾,这家伙口气就这么狂?不行,这口气不能忍……”

    千惠如同施了定身法。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