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闪爱成婚 > 第七九八章:大结局

第七九八章:大结局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清凉如意
    明天医生上班之后就出检查结果了,雷阮沁躺在安奕琛旁边的病床上,一晚上都睡不着。

    虽然这两天安奕琛的状态好了很多,可没有确定最后的结果,雷阮沁的心始终高悬着。

    天色终于泛起了鱼肚白,雷阮沁的心既期待又忐忑。她希望赶快到医生上班的时间,早早的看到检查结果,心里就可以放松了。又怕看到的结果不是心之所向,带来的会是绝望。

    可不论雷阮沁心里到底怎么想,时间都在继续。

    当清晨的阳光映入病房,睡了一夜的安奕琛缓缓醒了过来。

    睁开眼眸,下意识看向了隔壁的房间,并没有看到雷阮沁的身影。

    他知道今天就出检查结果了,只是没有雷阮沁那么担忧与紧张。不管结果怎样,对于安奕琛来说,都可以接受。有时候想想,或许他离开这个世界,也是一件好事。

    让雷阮沁慢慢放下他,也不要再折磨自己,跟一个真正可以好好爱她的人,继续生活。

    可安奕琛心里还是会有很多不舍人心都是肉长,哪怕这些年安奕琛对雷阮沁的态度并不热情,可那个女人付出的一切,都被安奕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他向来不相信什么报应,然而此时此刻,他觉得老天爷是公平的。

    安奕琛从病床坐起身来,找到拖鞋下了床,走了出去。

    元旦过后,气温仍旧很低。他穿着病号服,离开了暖气房间,去了医院后面的小公园。

    好在今日阳光灿烂,坐在木质排椅上,被阳光直直的照射着,也不算冷的受不了。

    安奕琛靠着椅背闭上眼睛,用耳朵去倾听周围的声音。小鸟叽叽喳喳,行人窃窃私语。因为没有风,花树静立不动。睁开眼睛,看到天色湛蓝,远处有大朵的白云,像是棉花糖。

    他不记得上一次这样安然的抬头望天是多久之前的事了,高中足球比赛结束之后躺在操场上的时候?那时心里仇恨多过美好,并不觉得蓝天有多美。再之前,该是还没入学的时候吧,有些孤僻的他,总喜欢一个人找个空旷的地方坐着或者躺着,看到蓝天就觉得很宁静,很舒服。

    后来生活中忽然有了那么多事,一件接一件,让安奕琛应接不暇。进了公司之后,别说是这样安安静静仰头欣赏天空了,他连最基本的健康生活都不能保证。

    雷阮沁手里拿着检查结果,红着眼睛跑出了医生的办公室。

    推开病房的门,房间里空空如也。

    “人呢?”

    雷阮沁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结果,眼泪滴落,晕湿了纸。

    走到窗边,看到了楼下排椅上的男人,此刻正靠着椅背,望着天空。

    雷阮沁深吸一口气,快步离开了病房。

    安奕琛的身后,有人蒙住了他的眼睛。

    安奕琛问:“结果出来了?”

    身后的人没有开口。

    “没事,我可以接受。”安奕琛又道。

    身后的人仍旧沉默。一只手遮着他的眼睛,身子转到排椅前面,附下身去。

    从住院部跑出来的雷阮沁,往刚才楼上看到的安奕琛那边望去。

    看到男人身后站着一个女人,熟悉的身影,让人心情很不爽的一张脸。

    她渐渐靠近安奕琛,唇几乎要吻上他的。

    雷阮沁觉得整个人一个激灵,心忽然之间硬成石块,随即碎裂开来。

    沈娇兰,原本以为安奕琛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没想到……

    安奕琛一声不吭的下了楼,就是为了见这个女人吗?这两天,安奕琛对自己的病情并不抱希望,却在这个节骨眼跟这个女人见面,是放不下吗?遗憾吗?

    雷阮沁的泪珠还留在脸上,滚烫的热泪一点点变凉。

    是她太天真,以为一切都变了,跟以前不一样了。

    原来,变的只是她一个。

    雷阮沁低头,转身,却听到不远处安奕琛的一声怒吼:“滚!”

    雷阮沁有些惊诧。

    再回头去看,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沈娇兰被他推出去好几米远。周围有人聚集过去看热闹,指指点点:“这男人好凶噢。”

    “就是,生病了也不能对自己的女人这么暴力吧。”

    见状,雷阮沁几乎下意识迈步走了过去。她见不得安奕琛被人围攻。

    安奕琛转身想走,身后沈娇兰上前拥住他的身子:“奕琛,我知道你爱我。你知道我多不容易才跟你见这一面吗?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吧。”

    安奕琛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走过来的雷阮沁身上。

    他脸色铁青。

    雷阮沁上前,没有去管揽着安奕琛腰的女人,只是直直的看见了安奕琛的眸子。

    尽管那个男人的答案很明显,可雷阮沁还是不敢妄下断论,开门见山的问:“我还是她?”

    安奕琛想也没想:“从来都是你,何须再问。”

    雷阮沁粉拳紧攥,将已经皱了的检查结果递给安奕琛,顺势将沈娇兰禁锢在安奕琛腰间的手掰开,把穿着病号服的安奕琛拉到自己身后,她跟沈娇兰面对面。

    “我知道你是病人,我不跟你计较。再有下次……”

    “你个贱女人!”没等雷阮沁说完话的,沈娇兰疯子一样扑上前来。伸手就去抓雷阮沁的脸。

    她的动作太疯狂,又毫无预兆。雷阮沁的脸被抓出一道血印。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明白人已经看出些端倪:“原来是小三啊。”

    雷阮沁暗自深吸一口气,举起拳头:“这是你自找的。”

    病房内,安奕琛坐在自己床位上。旁边医生正在给雷阮沁脸上的伤口上药。

    陆铭站在一旁,无奈叹气:“你说你们这两口子就不能消停一下?鼻骨都给打断了,要不是我给压着,现在你就要去局里上药了。”

    安奕琛和雷阮沁都不说话,两个人望着对方,脸上带着默契的笑。

    “简直就是俩魔王,也真是绝配。”陆铭无奈,拿出一张纸让雷阮沁签个字:“这是我给你弄的口供,签个名。”

    雷阮沁接过黑色签字笔,风风火火写上自己的名字。

    陆铭又道:“行了,现在奕琛也没事了,你们两口子就别再闹了。一辈子才多长啊,闹来闹去的,我们这些周围的人也都成了受害者。你们忍心么。”

    两口子仍旧没人理会陆铭。

    吃了闭门羹,陆铭也懒得再多说什么。

    安奕琛没有得胃癌,只是胃溃疡太严重。治疗的这大半个月,安奕琛也没少受罪,好在身体慢慢恢复,他和雷阮沁感情上的裂痕与沟壑,也在慢慢愈合。

    豹子再一次被关进了监狱,慕婉晴一个人离开了中海。

    那些年那些事,不管过去多久,不管慕文海和慕早早会不会原谅她,对于慕婉晴而言,都不重要。

    她放不下这个心结,也没办法接受雷启明。

    安楠进了安氏,安奕琛痊愈之后,也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开。他准备让那些依赖他的人,慢慢的将注意力转移到安楠身上,也暗中帮安楠拉拢人脉。

    在事业上拼打了这么多年,安奕琛不是不知道累。如今安娜年纪大了,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执着。整天守着城城这个安家的小独苗,完全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疼。

    苏皓轩最近对他的一个小秘书很特别,只是不肯在众人面前承认。苏靖廷也不逼他,只要儿子能够开心,其他的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元旦过后不久就是新年了,哥几个再一次约好相聚,只希望这一次 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这一次相聚的地点直接选在了苏家别墅。

    夜幕降临,约好的人纷纷入席。

    苏言之,雷启明,安奕琛,陆深陆铭,这中海四少一个都没少。

    雷阮沁去学校里把慕早早和时时接了回来,安娜领着城城坐着安楠的车子也到了。

    眼瞅着宴会就要开始,苏皓轩却迟迟没有出现。

    “皓轩还在公司加班?”苏言之问苏靖廷。

    苏靖廷摇摇头:“那小子这两天总是神神秘秘的,谁知道他要干嘛。”

    众人没有等他,宴会照常开始。

    喝酒聊天,一起准备着跨年的烟花。快要到午夜十二点了,苏皓轩仍旧没有人影。

    电话打不通,公司里的人说他早就下班了。家里人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只是这热热闹闹的除夕夜,谁都没有开口去说不好的事情。

    “苏先生,二少爷回来了。”老林匆忙上楼,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抹笑。看样子是有好事。

    客厅的门随后被人推开,苏皓轩怀里拦着一个乖巧的女孩,出现在众人面前。

    女孩很显然没想到家里会有这么多人,脸色羞红,转头有些嗔恼的看着苏皓轩,小声道:“你不是说见家人么?”

    “是家人啊。这些都是我的家人。”苏皓轩拉着女孩的手,迈步进了房间。

    “来,这是陆深哥,这个跟他长的一模一样的是陆铭哥。这个是奕琛哥,旁边那个看起来凶巴巴的是阮阮姐。那边沙发上玩手机的是启明哥,我跟你说过,龙凤胎。还有这个,大哥,你认识的。这个……”

    “早早姐。”女孩难得开口。她笑起来眼睛弯成一道月牙,特别甜。

    时间就要到走过零点,别墅后面空旷的地方,围了一群人。原本准备让保镖点燃烟火,陆深和雷启明非要自己来。他们拿着烟头点了烟花的芯子,随后跑到了不远处的人群里。

    烟花漫天散开,五颜六色的光,映照在这群人的脸上。

    新的一年了,他们也都成了新的自己。

    新年过后,生活照旧。

    安奕琛和雷阮沁出国旅游去了,城城交给了安娜,安楠以代理总裁的身份接管了公司。

    陆深跟安奕琛一起打理着诊所,安反倒成了诊所里最受欢迎的主治医生。

    孩子们在慢慢长大,这群人也在这样那样的烦心事当中,体验着生命的各种奇迹。

    清晨,慕早早和苏言之几乎同时醒来。

    时时已经穿好衣服在门外喊着:“妈妈,快点起床啦,要迟到了。”

    早饭过后,慕早早安顿好苏小忆,跟时时一起上了苏言之的黑色奥迪,开往向阳花幼儿园。

    下了车,时时背着小书包,自顾自的进了学校。有小姑娘上前,缠着时时要给他糖吃。

    慕早早和苏言之相视一笑。

    慕早早下了车,背着包进了学校。

    学生们热情的对她打招呼:“早早老师,早上好。”

    坐在车里的苏言之,会心的笑了。

    这一生他或许做过不少后悔的事情,唯独有一件,虽然冲动,却从未后悔。

    娶了慕早早,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