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狂少 > 外篇一 血云子传

外篇一 血云子传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圆脸猫
    那时候还是上古洪荒之时,灵气充裕。

    自我醒来,我便知道,我是一把剑。

    制造我的人吊儿郎当的,自称姓杨,让我喊他杨哥哥,他则喊我小剑剑。那个时候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我觉得我挺厉害的,怎么的也该叫大剑剑。可杨哥哥跟我说,他比我出生早,比我大,所以我就是小剑剑。哦,比我小的,都不能叫我小剑剑。我暗自点头记下。我跟杨哥哥一起呆了很久,饿了的时候就一起去砍几个人或妖兽,累了的时候就靠在一起睡觉。我曾经以为一把剑就应该永远跟制造者在一起的,直到有一天,变天了。

    上古先天的灵气开始外泄,一些决强的高手聚在一起商议,他们说,是该走的时候了。可是杨哥哥不想走,他说,他喜欢看着这个生他养他的世界一步步发展变化,他喜欢看蝼蚁般的凡人一步步的改造这个凶险的世界,用他们脆弱的力量努力让自己活的更好。杨哥哥最后说,如果人都走了,谁来守护这个世界呢?

    杨哥哥开始寻找方法,哪怕没有足够的灵气,也可以不退阶位留下的方法。他找了很久,最后却愤恨的告诉我,原来这世上的绝世高手们必须离开的原因,是因为根本走错了路,他一定会让他们后悔莫及的!

    走错了路?那么退回去重新来过就好了啊?

    我很奇怪,走错路,很严重吗?

    我看着杨哥哥,他的眼神渐渐变得深邃而坚定。

    于是有一天,他将我刺入自己的身体。他死了。

    后来的无数年我都在想,走错路,似乎真的很严重。

    一把剑,没有手,没有脚,哪儿也去不了,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哪怕说话也只能自言自语。我在石洞里望着石壁,看着杨哥哥慢慢变成枯骨,真的很无聊。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希望自己能够移动。

    然后,我飞了起来。看,我原来会飞。

    会飞是很了不起的技能,因为我终于可以出去了。

    外面的世界已经变了很多,凡人建起城镇,开辟道路。灵气弱了很多,上古洪荒巨兽纷纷退阶,人间的高手们也可以合力杀死它们。商,是那个朝代的名字。

    我去了很多地方,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出门,我一点都不想回家如果那个石洞算是家的话。我自那个朝代初始,游荡到那个朝代没落。那时候战乱纷纷,人们说,商纣王倒行逆施,商必亡。我很好奇,商纣王为何要杀那么多人。于是我就去了皇宫,在那里,我认识了妲己。

    妲己的朋友,一个琵琶精告诉我,这个世界已经越发的不适合生存,灵气太稀薄了。所以,她们需要吸收很多的血气精血,这样才有希望冲破世界的桎梏,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可是我不想走,我在等一个人。

    等谁?

    等谁?我要等谁?我的记忆经过久远的时间已经模糊,只记得一个吊儿郎当的身影,说他姓杨,让我喊他哥哥。于是我说,我在等一个姓杨的哥哥。

    琵琶精笑的花枝乱颤,跟我说,再等下去,你恐怕就要灵气散失殆尽而亡了。你难道没觉得自己行动起来越发的累吗?

    累吗?好像是有些,我本来以为是因为走了太多地方所致。就好像旅行的凡人路走多了,所以累一样。

    琵琶精说,小剑剑啊,你真纯洁。

    你才小剑剑,我比你大,你要叫我大剑剑才对!我不满。似乎很多年前,有人告诉过我什么,但记忆已经模糊了。

    噗,好吧,大剑剑,姐姐问你,你要不要弹琵琶啊?

    那是干什么?

    就是用你的手,抚摸我。

    可是我没有手。

    你这么厉害,难道连化形都不会吗?

    化形吗?我想都没有想过。我是一把剑,我为自己的种族而自豪。

    你真纯洁。

    我觉得这不是好词,但是琵琶精一脸笃定的跟我说是在表扬我,我也就不在追究了。

    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妲己和她的朋友们最后只有妲己走成了。琵琶精,却是死了。我曾问过她,为什么又不想走了,她说,因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爱是什么?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力量,可以阻挡强大妖精的脚步?

    我已经很困了,不能思考。于是,我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整把剑都不好了。我觉得我的力量下降的厉害,我真的退阶了。我需要血,需要很多很多的血。若是不断退阶,我怕终有一天我会变成一把失去灵性的剑。

    我离开自己沉睡的地方,抖了抖身上的土。我想,我需要一场战争。现在这个国家叫做秦,一个刚刚平定了战乱还不是特别稳定的国度。我觉得我醒的不是时候,为什么不是上个朝代要结束的时候呢?

    我在秦的皇宫里见到了一个孩子,他身上有一些熟悉的,吊儿郎当的气质。很怀念,又很陌生。他在兄弟之间并不得宠,其他兄弟说他愚钝,都不爱搭理他。但他依然努力的想要融入这个圈子,每天都笑嘻嘻的。

    可是我知道,他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会偷偷对自己说,我要成为秦的王,我要成为秦二世,我要成为比公子扶苏更强大的人。

    于是我现出身形,问他,如果你要当王,会有战争吗?

    那孩子被我吓了一跳,但很快镇定了下来,他说,哪怕是发动战争,他也在所不惜。

    他似乎误会了什么,不过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我们成了朋友,为了我们都想要的战争。

    他告诉我,他是秦朝的皇子,但是也只是皇子,他不甘心,他想改变,他想成为秦二世。这种不甘心的想法似乎也似曾相识,我感到熟悉,所以我愿意帮忙。他却不屑一顾,他说,一把剑再厉害也是一把剑,作为一把剑,你可以杀人,却不能发动战争。

    我问他,谁能发动战争?

    他有些不确定的说,至少需要大臣去提议吧?

    大臣是什么?可以吃吗?

    他嫌弃的打量着我说,你要做大臣,首先得是个人。

    变人吗?我会啊。妲己的朋友曾经教过我,虽然我并没有试过。

    于是一晃身,我就变成了一个持剑的少年。

    不行不行,太年轻了,当不了大臣。

    不对不对,太丑了,皇帝一定不爱看。

    你要道骨仙风一点儿,懂?

    好吧,我要道骨仙风一点儿。

    于是我当了大臣。

    再后来,我杀了其他的几个有竞争力的皇子,特别是那个公子扶苏,被我砍的连渣都不剩。于是,那个会在深夜里对自己说,我要做秦二世的秦朝皇子,真的成为了秦二世。

    我说,我们打仗吧。

    他说,你也觉得匈奴人很讨厌吧?我打算把长城继续建下去,这样以后战场就会在长城之外,不会在长城之内了。你就陪着我,我们建个大大的宫殿,里面装满了六国美女。我们可以在里面欣赏各地的琴棋书画,然后煮茶论酒,快意人生。你为我忙了那么久,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那战争怎么办?

    我封你当丞相,哪有丞相上战场的?打仗这么不美丽的事情,自然有别人代劳。

    我默了,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阿房宫。举秦国之力,造人间仙境,后世有赋描写其恢弘壮丽,多少人为不能一睹其风采而叹息。但是我并不喜欢它。琴棋书画煮茶论酒,哪个也不适合一把剑来做啊?我虽然可以变化成人,但我根本不习惯用人的身体。特别是琴棋书画煮茶论酒,哪一个不需要用手指的?操控十根手指做出精确的姿势,这于我就如同让一个粗手粗脚的莽夫去用绣花针。这真是让剑寂寞如雪。

    所以,当外面传来消息,说有乱民暴乱的时候,我忽然就开心了。暴乱好啊,暴乱就有仗打了,有仗打就有死人,有死人就有很多很多血。于是我跟秦二世说,让我去打仗吧。

    秦二世却说,这点儿小事,让底下人去做就是了,真若是等到叛军强大到一发不可收拾,你再去收拾不迟。

    哦,等叛军强大了,我才有仗打。

    我作为丞相,自然是知道秦朝的军队部署的,我只要偶尔泄露出一些就好了。于是,如我所预期的,叛军越发强大,秦二世的面色越发不好。

    我问他,要我去打仗吗?

    他说,我还控制的了。

    哦,看来叛军还不够强大,我也要加油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终于有一天,秦二世对我说,你走吧,我不要你了。

    我诧异,为什么?

    他说,秦朝,要没了。

    我说,怎么要没了,不是还在这里吗?

    他说,叛军已经控制不住了。

    我很开心的说,那我去给你打仗吧。

    他怒了,跟我说,你懂行军打仗吗?你会排兵布阵吗?你去打仗,你怎么打仗?

    我会杀人!我对他说。然后,我飞了出去,直奔战场。

    那一天我杀的十分痛快,叛军不过就是凡人,偶有几个厉害些的,也不过是多添些血气。我一连杀了三天三夜,尸骨堆成了山。等我吃饱喝足回去的时候,却看见阿房宫烧起了大火,火焰的颜色映红了整个天空。士兵们的欢呼声绵延数千里,他们高呼,秦已亡,六国昌。

    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我搞错了什么。原来,这才是战争。我能阻止一路军队,却阻止不了天下的军队。

    我找不到秦二世了,于是我杀了所有去烧阿房宫的人。

    我觉得我不适合凡人的世界,我决定去隐居了。我跟一些躲避战乱的人一起避入深山,在那里,这世上一些避世的高手竖起一道门,曰隐。便是说,这世上凡是能入此门的人,都可以入内避世。我觉得挺好的。

    这里渐渐建起了酒楼茶肆,街面上叫卖声不止。这里虽然多是人类,却也偶尔能看到一些长着毛茸茸耳朵和尾巴的人,大概是有妖族血统吧。所以一把飘着的剑,看起来也不是太奇怪的。

    街上有一个卖丹药的女子,她长着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和九条尾巴,相貌似曾相识。一问之下才知道,这是妲己与商纣的后人。虽是历代与人类通婚,但因为血统强大,依然保持着九尾妖狐的能力。而炼制丹药,则是当年妲己最擅长的东西。

    等我把整个隐门逛了个遍,忽然觉得又累了,而我忽然就想家了想那个我出生的山洞。我已经忘了我是为什么而生的,但是却隐约记得,我要在那里等谁回来。我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去了,那么,就回去一趟吧。

    在熟悉到陌生,而陌生又似曾相识的环境里,我又睡着了。

    等我再醒过来,这世界又变了一番模样。

    这是一个被称作隋的王朝,又一个才建立没多久的地方。我回了一趟隐门,问了问现世的情况,那里已经鲜少能见到异修了,他们拿着我手里的秦朝货币秦半两看了又看,最后给我换了一些能用的银两。

    我又遇到了妲己的后人,一个长着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却只有六条尾巴的女孩子。她是卖草药的。她告诉我,她并不知道自己祖上是妲己和商纣王,她只知道她们家族的女孩子曾经出过九尾狐妖,但是因为世代跟人类通婚,血统退化了,所以从她奶奶那一代起就都是六尾狐妖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家的人虽然活的比一般人长久很多,却也活不过二百年。我告诉她,那是因为这世界的灵气已经很稀薄了。我还告诉她,以前她家是卖丹药的。她最后说,是啊,我也听说了,只是后来炼丹的技术失传了,就只好卖草药了,不过不管干什么,我总是饿不死的。

    我看了看她卖的草药,心下了然。不是炼丹的技术失传了,而是这些草药已经不够炼丹的水准了。

    妲己的后人,倒是一个乐观的家族呢。不知怎么的,我忽然想起曾经的那个喜欢调笑我的琵琶精,那份记忆渺远而又清晰。爱是什么?我现在依然不懂。

    我饿了,我要喝血。

    杨广是个脾气不好的家伙,我并不喜欢他。他喜欢杀人,有事儿没事儿就杀几个,杀完了也不见他用来做什么,都是拉出去埋了。我觉得浪费粮食是不对的,这种人不该当皇帝。所以我只看了他一眼就飞走了,虽然他似乎很喜欢战争。

    他去征伐高俪,我就去帮高俪,反正都是杀人饮血,喝谁的都一样。他打了高俪三次,我则帮了高俪三次。每次吃个几路大军,个把高手,我觉得如此剑生,快哉,快哉!

    等到隋朝灭亡,我也玩够了,这个世界没有战争是如此的无聊,无聊怎么办呢?还是睡觉去吧。也许下一个世界,会让我觉得有乐趣些。

    眼一闭,再一睁,我又饿了。这个世界的灵气已经稀薄的让我觉得难受的要命了,我需要血,需要很多很多血。

    隐门里的人见到我大惊小怪的,他们说即使是隐门里也绝少能看见我这样的异修了。我询问了现在的世道,还用隋朝的东西兑换了一些财物,出乎我的预料,还挺多的。他们说,我给他们的都是很不错的古董。古董啊……我默。

    我问他们,难道妲己的后人都死绝了吗?他们诧异道,什么妲己的后人。我说,就是世代跟人类通婚的那些六尾狐。对方答,六尾狐没有,三尾倒是有,就在商业街卖装饰品。

    是吗,已经退化到三尾了啊。那是不是,以后,终有一天,就再也见不到了呢?

    莫名的,有些悲伤。

    我去见了那个女孩,告诉她,让她一定要记得,她的祖先是妲己和商纣王,让她一定要记得,她祖上是炼丹的,后来是卖草药的。女孩很诧异的看着我,她说她曾经听奶奶提起过,奶奶的妈妈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一个人,那时候,家里就是卖草药的。她还说,她很羡慕我,因为她家里的血统越发稀薄了,所以到她奶奶那一代,已经只能活150来年了,也不知道她能活多久。

    她说,谢谢我告诉她家里祖上的事情,希望她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我,希望她的后代也能再见到我。

    临走的时候,她送了我一条剑穗,金黄色的,很漂亮。她们家的人,似乎总是很开朗,很乐观的。

    外面没有打仗。隐门的人告诉我,隐门跟外面的皇权立了协约,不干涉皇朝更迭,保华族不灭。

    这样啊,我点点头,那就不杀平民了,去杀高手好了。

    我去了一个杀手楼,挂了个名号,剑仙。

    杀手楼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别人给他们钱,他们杀人。对我来讲,就是有人出钱告诉我哪有厉害的武者,然后我过去吃。你看,别人给你提供吃的,还要给你钱让你去吃,多好玩啊。

    我把这件事告诉一个跟我一起接任务的姓杨的小子,对方嘴角抽了抽,跟我说,让我习惯就好。

    习惯么?我很习惯啊!

    后来那小子总缠着我,让我带他出任务,并且跟我说,这样就好像我一次可以知道两个高手在哪里,多划算啊。我想了想,也就随他去了。虽然他并不给我钱,只给我消息,但是有的吃我就不挑剔什么了。反正我不讨厌那个小子,至于原因,大概是因为他平时吊儿郎当的,而且还姓杨?

    咦?为什么姓杨也是理由?我不记得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不讨厌他。

    后来,我和姓杨的小子都成了有名的剑道高手。他还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家族,杨家。姓杨的小子娶了七个老婆,生了十二个儿子和三个女儿。我想,大约这就是人类所谓的子孙满堂了吧?

    但是姓杨的小子却并不满足,而且越来越不满足。

    他跟我说,似乎他觉得还是不对。

    不对?而且为什么是还是不对?曾经有过什么也不对吗?我问他。

    他对我神秘的笑了笑,眼神渐渐变得坚定。

    忽然间,我觉得有些什么似曾相识的事情要发生了。

    半个月后,姓杨的小子死了,一杯毒酒,自杀。他的妻子儿女在他的棺材前面哭成一团,我去看了一眼,觉得太吵了,就离开了。我觉得他们不该哭的,因为姓杨的小子只是觉得路走错了,所以打算重新再走一次而已。就好像很多很多年前,也有一个姓杨的人如此选择了而已。

    轮回的尽头,就是伊始。

    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佩服他的勇气。

    当世的人把我,杨家和柳家编成了顺口溜,说什么唯杨唯柳唯剑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排在最后,大概是因为,我没有家族?我就呵呵了,我还真找不到一个妹子来建我的家族了。要是琵琶精在该多好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感伤。一把剑没有心,为什么会觉得心痛?

    我最后去见了卖小饰品的妲己后人一面,告诉她,我困了,来向她道别。

    再次被饿醒,我熟门熟路的去隐门挂号,然后登记去做杀手。结果隐门里的人大惊小怪的,甚至叫来了一个被称为公会会长的人。熟门熟路的卖掉身上的古董,换了钱,询问当世的消息,这次他们回答完之后,居然还跟我要了一些钱走。他们告诉我,现在的消息都是货物。我觉得他们越来越坑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杨家和柳家居然还在,只是杨家没落了,而柳家依然强盛。我想起那个曾经的杨家小子,他最后没有回去吗?他最后迷失在各条路上了吗?怎么连自己的后人,都不晓得照顾一二呢?

    算我倒霉,我想。

    于是我跟隐门里那个公会的会长说,我要发任务,雇佣杨家的后人帮我做事。

    办完这些事,我最后问,隐门还有狐妖后人吗?

    他们说,让我去商业街找。

    妲己后人送我的那条金色的剑穗,在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腐朽了,轻轻一碰就变成了几段。我想再找妲己的后人去买一条。

    外面的房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高楼林立,广厦百间。傍晚时分,灯红酒绿之下,透出一股靡靡之感。

    路灯下,一个长着毛茸茸的小耳朵,一条狐狸尾巴的小姑娘,在人来人往中卖力的吆喝着糖葫芦。

    小姑娘对我说,你是新来的吧?一定要尝尝我家的糖葫芦哟~

    小姑娘说,你知道吗?我家可是妲己后人血脉哟~

    小姑娘说,可是我不会编剑穗啊,原来我家以前还卖过剑穗啊?

    小姑娘说,你就买一根糖葫芦吧,不卖完了,我没办法回家吃饭啊!要不我卖萌给你看好不好?

    无论到了什么时代,一个乐观的家族,总能坚强的活下去。

    我买了她所有的糖葫芦,虽然我并不能吃这东西。

    小姑娘最后说,你平时出门还是变成人形的好,这个样子,很容易被人觊觎的。

    觊觎是什么?一种鱼吗?我不是很懂。

    杨家来的人是一个小丫头,弱小的,只能堪堪算是个武者。她说,既然是来帮忙的,她就要负责教会我现代技能。至少,用电脑,打手机这些基本的东西都要学会。恩,还有用煤气灶,抽水马桶,电视遥控器,微波炉,等等等等。

    我听的一个头两个大,我不喜欢用化形出来的手做精细的操控,手指头真的很难用。

    结果在杨家丫头一遍遍的叨叨下,我屈服了。

    我似乎总是跟姓杨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孽缘,我已经习惯了。对,就是习惯了。

    这个丫头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但是却很有志气。柳家的纨绔子弟想要娶她,她却并不搭理。她说,即使是穷,也要穷的有风骨。她说,柳家的小子根本就不是喜欢她,喜欢的是杨家的剑谱。她说,杨家这一代就她一个独女了,她要把杨家剑谱发扬光大,然后找个倒插门的相公来。

    除了雇佣了杨家妹子做助手,我依然干回老本行,杀手。这时我才明白了杨家妹子的苦心,原来现在都没有杀手楼这种东西了,接个单子,还要用电脑。在我报废了三个键盘之后,我终于学会了控制手上的力度,杨家妹子点点头,说,小看你了,早知道不用买六个键盘,四个就够用了。

    我去你奶奶个爪!

    杨家的妹子总是能让我抓狂,可是我发现我并不讨厌她。

    这是,爱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当柳家的纨绔子弟像杨家提亲的时候,却被我一剑背拍了出去。我想,至少我现在不希望姓杨的丫头去当别人的新娘。

    如此过了两年,杨家渐渐好了起来,我也学会了各种家用电器的用法。有时候我会用电饭煲和煤气灶弄些人类吃的东西,看着杨家妹子吃掉,然后撇撇嘴说,一点儿都不好吃,下次需要改进。

    我问她,不好吃怎么还都吃了?

    她说,浪费粮食是不对的!

    浪费粮食是不对的,本来我挺赞同这个观点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她这么说,就觉得挺刺耳的。

    这是,爱吗?

    我本来以为我有很多时间可以想清楚这件事,但却没想到,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有一天,我出完任务回来,没有看到杨家的妹子。去公会花大价钱买了消息之后才知道,她被柳家抓走了。

    我赶过去的时候,只看见她的尸体被从柳家抬出来,柳家的家仆还说,放着好好的少奶奶不做,非要去死。她的剑谱都被拿走了,难道柳公子还会拦着她么?

    于是我忽然感到自己整个剑身都要烧起来了,这莫不是就是怒火中烧的感觉?

    我冲进柳家,大开杀戒,却不想中了埋伏。

    一个很强,很强的高手。

    他说他叫莫先生。他说他想要我做他的佩剑。

    我狂笑,原来你们想要的是我吗?那为什么还要杀了她?!

    那个莫先生冷笑道,若是不让你见到她的尸体,你会这么不顾一切的冲进来吗?

    啊,所以,这就是爱吧?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爱,还是那种长辈对晚辈的爱而我也再也没机会知道了。

    但是,但是……

    就让血来祭奠我逝去的爱吧!

    杨家的丫头,本座跟他们拼了!

    ……

    ……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从隐门逃了出来。我苦笑,我居然,又退阶了。

    可我不能死。

    只少现在还不能死。

    我还要为我的丫头报仇,哪怕,最后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于是,我来到了凡世。

    我需要血疗伤,需要血进阶。我本来在杨家已经杀了六十来个高手,那么在凡间,首先凑够一百个来疗伤吧。

    可是我犯了一个错误,在凡间,杀人是有法律来管束的,会有专门的人来调查这件事情。

    我就这么认识了杨邪,还被他摆了一道。

    虽然我不怕被封印,但是我一点儿也不想被封印上百年。因为到时候那些欠我的人将会被时间带走,而我,这次只想手刃他们。

    于是,我略微反抗了一下,就答应了杨邪的‘利诱’。

    至于杨邪的契约,我想也没想就同意的。反正,我早已做好了死的准备。

    我已经活了太久太久了,久的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继续存在下去。我隐约记得我在等一个姓杨的哥哥,但我自己又无比的清楚,一个人类,过了这么久,恐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么,就不要再等了吧。

    那个高手,那个姓莫的高手,一个曾经的战皇,现在即使退阶了也是宗师顶尖的强者。我最强的时候也是宗师,但我现在经历了一再的退阶,已经再无一搏之力了。

    但至少,要先收了柳家当利息。

    至于那个退阶了的战皇,既然他能不死不灭的活到现在,我就还有时间跟他耗下去。

    他们都得死!他们必须死!

    ……

    ……

    我带着杨邪来到隐门内,我们去逛了商业街。买糖葫芦的小狐狸被柳家欺负了,我很愤怒,却觉得自己格外的无力。即使救了又能怎么样呢?她们家已经退化到一尾了,即使我现在救了她,过不了几代,曾经辉煌过的妲己后人也将彻底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

    我忽然想起了久未想起的琵琶精,当初,她爱上的到底是谁?是不是若是我当初选择跟着妲己走,她也会跟着我走呢?

    若是她现在出现在我面前,邀请我弹琵琶,我想,我一定不会拒绝。

    纯洁,真是个讨厌的词汇。

    在我出神的时候,杨邪已经搞定了那些人,并且已经在安慰泪流满面的狐狸妹妹了。

    我问他,为什么管这闲事,不是说刚进隐门打算低调一阵子吗?柳家可不好对付。

    杨邪说,不是你想管的吗?我只是帮你搞定了而已。你跟了我,怎么的我也不能寒了你的心不是。

    我说,一把剑,没有心这种东西。

    杨邪说,可是我刚才确实感受到了你的愤怒。既然是认识的人,就该搭把手。

    杨邪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奇迹般的让我平静了下来,我竟然就这么默许了。也许,姓杨的人真的都有一些特别的魔力也说不定吧。

    杨邪,你能帮她恢复血脉吗?她是妲己的后人,本来应该是九尾妖狐的,只是因为时间太久了,所以血脉日渐稀薄了……

    行啊~小事儿一桩。妹子的事情,就是哥的事情。

    姓杨的人,似乎总能创造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