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857章 光芒闪耀之杯 (六)

第2857章 光芒闪耀之杯 (六)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雷文D维克萨斯
    第2857章光芒闪耀之杯六

    "嗯——"被确实伤到了的赛特往前一瞬位移,脱离了雪瑞查德攻击范围。

    然后他胸口也出现了一个巨大得可怕的血坑,里面被搅得一团糟的东西依稀可见。然而这个血坑正用肉眼可见的超高速度自我修复中,花了两秒便已经收缩一半。

    "[高速狂化]嗯,虎人们的技巧吗。"赛特捂住胸口等伤势恢复,同时自言自语说:"普通的兽人决不可能同时拥有这么多能力你这能力对了,是[复制]吧?"

    雪瑞查德一笑,没有回话。提示已经给的够多了,而且这不是猜谜游戏,她没有责任给对方任何提示或答案。

    "是吗。是[复制]能力的话,就能把你接触过的兽人们的能力照单全收了。但这能力决不是无条件发动的。触媒是什么?那些兽人们的血吗?"

    "正解。"雪瑞查德从战术腰带上取出几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有不足一毫升的深红色液体,被特制的魔术瓶子妥善地保存、保鲜起来。少女贪婪地打开所有瓶子高举起来,迅速一舔其中滴落的深红色液体。她的身体开始变得半透明。

    "也就是说我们以前分发出去的能力,你都有可能同时再现吗。"胡狼人搔了搔头:"[复制]应该是奥西里斯那家伙身上保存着最珍贵的一个能力,明明已经被我打散,失落于世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是我与生俱来的能力。"雪瑞查德仍然坚持说道:"废话少说。受死吧!"

    她用类似瞬移的能力突然闪现到了胡狼人赛特的背后,快速出剑猛刺。赛特虚化躲开了。然而雪瑞查德不惜割伤自己的手腕也要把血液沾染到剑刃之上,她挥剑时飞甩出去的血滴落在地面上,变成极寒的结晶,开始在地面上产生大量冰晶簇。赛特的虚化没法持续太长时间,刚躲开雪瑞查德的剑刺,马上就一脚踩在那些锋利的冰晶上,被刺伤!

    而雪瑞查德这边居然也有惊人的自愈能力,手腕刚刚被自己的刀剑割伤,马上又愈合了。她的这种能力可能来自于熊人族!她在伤势愈合的瞬间就反手一个猛击,那伸长的手臂打出的是带着极寒冰晶的刺剑!赛特再一次用虚化躲闪,然后他刚解除虚化就被到处飞散的冰晶击中,身上有多处损伤,并开始被寒冰侵蚀!

    "嗯"赛特动手摘掉一部分扎在自己身上的冰晶:"我收回我之前的话,小女孩。有这份能力的你,当我的对手算是勉强够资格了。"

    "过奖。"雪瑞查德轻描淡写地答道,又喝下另外几瓶血,在准备着别的招式。

    "哈哈哈哈哈。"赛特却漫不经心地大笑起来:"但是呢,你以为凭这些雕虫小技就能击败我,就大错特错了!当年有全部能力的奥西里斯都没法和我抗衡,只能复制他一部分能力的你,又算什么?"

    胡狼人露出一个狰狞又可怕的笑:"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神]啊,小女孩。你不可能有胜算的!"

    "是的,我知道。"雪瑞查德却平静地说:"我也没有打算赢你。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哦?"赛特还以满面的余裕,故意等待着雪瑞查德出招。

    雪狮子少女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准备着什么大招。

    "有——"

    "有?"

    "有变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尖叫声在体育馆内回荡。

    她确实是在复制某个种族的能力,但那不是战斗用的能力,而是把自己的嗓音极限地扩张到最大的能力——那原本是狼人族的[狼吼术]。

    走廊里原本空无一人、甚至在刚才的打斗里也没有惊动到任何人,但雪瑞查德用极其惊人的嗓门尖叫起来,把远处的守卫惊动了。

    不出几秒,远处响起了一群人的脚步声。

    "是他!什么没穿的变态啊!!"雪瑞查德再度扯高嗓门大叫道。

    赛特这时候才知道瞥了自己下半身一眼。

    哦,当然了。刚才雪瑞查德就用冰晶、用汽油和大火、用各种猛烈的攻击来对付赛特。她几乎伤不了这名几近于神明的家伙,但她可以把赛特身上的衣服,以及那个全息投影装置都打烂。

    如今胡狼人赛特全身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对面的又是一个大喊着"变态"、试图举报的女子,警卫看到这一幕的话,赛特不管说什么恐怕都解释不清了。

    这小女孩原来在图这个。真是阴险。

    赛特可以简单地杀光赶过来的守卫,但这样做只会引发更大的混乱。一旦混乱,今天的比赛就会终止,而南非那个"秘密武器"只能在今天使用,下次重赛再使用的话,会大幅增加败露的风险。

    不行警卫们从这个距离就已经看到了他的脸,瞒不过去了。他也没有备用的全息投影装置,那种东西又沉又昂贵,本来就不是可以出门带多个备用的。如是一来,他只能被警卫们满场追着跑吧。

    不管怎样,他没有一时半刻的准备,是没法上球场比赛了。而雪狮子拖延时间的策略,也成功达到了。

    赛特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却又露出大悦的表情。

    "不错,你还真会动点脑子。"赛特哼笑道:"这次就算你赢了吧,小女孩。但我的推测也被证实了。如此大费周章来妨碍我上场比赛,你们果然想要那奖杯上的紫宝石。奥西里斯——不对,斯芬克斯,他果然没死,对吧?"

    "恕难奉告。"雪瑞查德早就收起武器,装作一名柔弱的女士,等那群警卫过来对付赛特。

    "喂,那边的!你在对这名女士干什么!!"警卫们加速奔跑过来,挥舞着手中的镇暴用警棍。

    胡狼人没有搭理那群警卫,使用了某种奇怪的能力,往一旁的墙上撞去。然后他的身体就这样穿透墙壁,迅速撤离了案发现场。

    警卫们赶到,而雪瑞查德也松了一口气。

    "这位女士,你没事吧?"带头的那名警卫关切地问道。

    "在我面前就别装了,哈孔。"雪瑞查德整理了一下头发。刚才明明和赛特那样可怕的对手战斗过,她身上的衣服却几乎没有乱,甚至都没有沾染上尘土,依然是那样无暇的雪白。

    而赶来的那群"警卫",自然也不是体育馆内守备的真正的警卫,都是黑狮子哈孔带来的演员。真正的警卫哪有这么巧,一听见雪瑞查德求救就过来查看情况?

    他们一群人演了场戏,把胡狼人赛特骗得团团转。如此也只是稍微拖延了一些时间,让沙暴斯芬克斯队那边稍微提升一点的胜机而已。

    "在他能上场比赛之前,还剩下多长时间?"雪瑞查德冷冰冰地问。

    "很久。我已经派人去他的房间里,把备用的全息投影装置全部搞坏了。没有那个的话,他就没法扮成人类的模样上场比赛。"哈孔答道:"如是一来,他只能回去自己的研究所里取新的。这一来一回,至少耗他一个小时吧。"

    "希望如此。"雪瑞查德叹道。计划的成功并没有让她更轻松半点,她的脸色反而变得更为凝重。

    虽然刚才的战斗力她一句口风都没有走漏,但她确实知道对方的身份,知道赛特的可怕。

    那是个"神",是她们这些凡人永远无法企及、难以抗衡的存在。而"神"的能力都是深不可测的,要不是赛特刚才没有把雪瑞查德放在眼里(同时也是要套她的话),她的计划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顺利吧。

    她冒着泄漏秘密的巨大风险,为斯芬克斯队比赛拖延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只要赛特没能上场比赛,沙暴斯芬克斯队就有那万分之一的胜机——总比胜机为零要好得多!

    但她这样做,代价也是巨大的。斯芬克斯老爹的真正意图也被赛特获悉了。胡狼人赛特聪明绝顶,恐怕很快就会猜测出斯芬克斯老爹的计划的全貌吧。

    然后计划将会进入最终阶段,同时也是与时间竞赛,分秒必争的阶段。

    下一步应该如何行动,才能从赛特这个"神"的手上,赢得更多的时间?

    与此同时,球场上。

    "嗯"艾尔伯特再次被那股神秘的力量压倒在地。

    "第三档,斯芬克斯队,前进三码!"裁判宣布道。

    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档的进攻机会了,而斯芬克斯队还需要推进两码才能抱住控球权。情势变得相当危急。

    "十个分身都没用吗"穆特过来扶起艾尔伯特,有点绝望地道。

    "哈——"虎人青年喘了一口气:"十个没用的话,下次就弄出二十个。还不够的话就三十个,一百个,把球场挤满为止。"

    这自然是气话。哪怕用上[超凡入圣]模式,同时在球场上控制十个分身,已经是艾尔伯特的极限了。为了比赛,他久违地又戴上了那种封魔手镯,但这东西实在很碍事的。如果摘掉封魔手镯的话,倒是可以召唤出更多分身。但那样做是明确的犯规,他又没法上场比赛。

    有点头疼啊。

    "最后的两码由我来跑完吧。"雷欧波特凑过来微笑着说:"没事的。他们那个神秘的攻击看样子也伤不到我。现在先把眼前的危机解决了,确保下控球权再说。"

    虽然很不甘心,也只能这样了。艾尔伯特一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