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无限道武者路 > 第七百零五章 无限归来的我去拍电影

第七百零五章 无限归来的我去拍电影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饥饿2006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躯体控制早已做到连肠胃蠕动都能掌控自如的我首次感到莫名的心跳加速,这也是觉醒“真实感知”的我第一次体验到一种完全无法看透,难以揣测的异能。

    虽然她身上的确有我需要认真关注探究的东西,但可不是因为美貌什么的。我暗自告诫自己一句,略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向那名姓邹的闪电异能少尉开口说道:“来袭者就这些人了,暂时没有发现周边有什么危险因素。接下来我建议原地修整,并将所有来袭的进化者都注射麻醉剂,集中到一辆车上,送上军舰之前由我同车押送。”

    “但是教官,不是还有一个……”邹少尉怔了怔,抬头看向天空。

    “他掉下来至少还要两分多钟,到时候我会负责料理,你们不必对他有所顾忌。”我简单回了一句。

    其实胖子那一记超音速冲撞我是有把握正面怼回去的,不过他的异化躯体的物理性质与弹力球类似,硬碰硬对撞未必可以伤到他,还反而会给他借势反弹,一下弹飞出十几里外逃之夭夭的机会。这大概也是他早已打好的如意算盘撞不死我就逃!然而我将他垂直送上天,只要他没法变出一对翅膀来止住转势并空中滑翔,落回来就还是在我眼皮底下。而且在再度接触到实物之前,他还没有发挥超强弹力的机会。

    邹少尉看来对我很是信任,马上就依言下达了原地修整的命令。之前一战虽然没有军人阵亡或重伤,但是轻伤还是有不少的,都需要作一些伤口处理,而几辆被划破轮胎的车也需更换轮胎才能继续上路。

    “我代表‘中洲’制片团队对在场的所有战士,尤其是对英勇负伤的战士深表感谢,也希望这个时候我们能够尽一份力帮上忙……”

    一个清亮悦耳而又并无丝毫娇柔作态意味的女声传来,简简单单的一句,就给人以如沐春风而又莫名激动振奋之感。

    我转头看去,只见穿着一身颇具古风而又清爽利落的衣裙,衬出纤秾合度袅娜身姿的秦缀玉不知何时已经率先下了车,并招呼其他剧组人员也随同下车帮忙,大概是需要常年满世界跑取景拍戏,他们中不少人都懂得基本的救护与维修,倒也真不是说几句漂亮话装装样子而已。

    经历一番生死变故后居然还能有这种表现,这和我印象中的娱乐圈可不大一样,让我颇有些刮目相看。当然我也大概看得出这里头最关键的,是秦缀玉这个女人能够镇住场面,聚住人心。我都有点怀疑如果我不来,秦缀玉是否也能够自己解决麻烦。她的一系列表现根本不是单纯的演艺巨星能够解释。她的“真实特效”异能,也绝非仅有光影幻象那么简单。或许,这次为什么来了一个这么强大的七人进化者团队,就是因为某些人在她身上屡屡受挫长的记性。

    就当我在暗中观察秦缀玉时,却见她已向我盈盈走来,瓢齿微露,梨窝浅现,冲着我嫣然一笑,用只有我听得清的音量轻声说道:“当然,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最该感谢的……是你!我能看得出,要不是你力挽狂澜,我现在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可怕处境。”

    说这番话时,她的气质似乎又有微妙的变化,从让绝大多数男人梦寐以求而又自惭形秽,只敢在梦幻中想象的完美女神气场之中,生出另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仿佛她曾在我过去人生中扮演过某种重要角色,却不知何时悄然相忘于江湖,除了一份奇妙的亲切与熟悉感之外,更增让人一探究竟的**。

    并没有感知到任何精神异能运用的迹象,这是纯粹的演技做到这点?这未免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

    “这个……秦小姐客气了……”

    “哎,能不能别称呼我‘小姐’呢?……这年头可不是什么好词”

    “咳……秦女士……”

    “这又太见外了,要不,就叫我‘玉妹’或‘秦小妹’吧,王大哥!”

    她嘴角微微抿起,美眸更是顾盼生妍,配合嵌在玉颊的两个似长盈笑意的酒窝,真可教人神为之夺至少我附近几位还在偷偷关注她,又目睹她笑意流露的几位战士都明显呆愣住片刻。

    我自觉还不至于变呆头鹅或者手足无措,但一时也不知该怎么接口……等一等,她又怎么知道我姓王,刚刚邹少尉有称呼过我的姓?

    这女人简直有毒,就这么初次见面不到几分钟,我就能够感受到她的吸引力无时不刻都在增长,虽然这里面更多的是急欲探明究竟的好奇心而不是因为什么美女魅力大概吧!

    “抱歉,失陪一下……”我感觉需要重新调整一下状态,避免陷入对方的节奏,眼下也刚好有一件非处理不可的事。

    下一刻,我沿着垂直的窗壁几下踏步向上,来到附近一栋六七层高的民房天台之上。紧接着真气化作气旋,排云直上,迎上打着旋从高空直坠下来的一个矮胖人形。

    由于一上一下过程的空气阻力,眼下他的下落速度已降到只有每秒百多米的程度,旋转的速度也大大减缓。不过整个过程,他少说也已经转了几千圈,从他无意识地挥舞四肢姿态来看,明显已晕到不知东南西北了。

    压根不给他触地反弹的机会,我的真气先化为上升气旋,隔着数百米慢慢延缓他的下落,紧接着又在百米内慢慢化作液态、最后就是淤泥沥青一般的胶质……最后,当他落到我手上时,除了还在打着旋之外,已经失去任何冲撞的动量。

    我像撑着一个巨大篮球一样,一指支撑着他继续打转,慢慢感应探测他的异质化躯体的特性以及异能底细。某种程度上,这的确是一种“弹性”与“韧性”都超越现有高科技弹性材料的物质,除了高能激光、超高速水枪持续切割之外,普通手段基本都无法对其造成破坏。不过由于专注开发“弹性”与“韧性”,在“延展性”与“可塑性”方面就相对差许多,就像焦恩的金属化躯体就是纯粹的刚硬而不具备柔性变形特性,也难怪他没法变出一对翅膀来摆脱困境。

    大致探究得差不多后,我才将胖子随手甩落天台之上,他在地上又打了几个滚,站起来后又晕头转向转了十几圈,这才勉强辨清方向站稳了身子,随即怒吼一声,躯体又开始一下剧烈收缩,还要再战!看来打不碎煮不烂,内外皆无弱点,近乎不死之躯的异质化躯体,给予他一直死缠烂打下去的信心。

    我伸手在他肩上拍了一拍,他蓦然一惊,出了一声冷汗,随即这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乖乖解除了躯体的异质化,恢复成血肉之躯。

    只因我这一拍让他肩膀部位的异质化自行解除,也就是说,我至少可以强制解除他身体局部的异质化。这样一来,只要解除要害部位的异质化再加以打击,要杀他就不是难事。没了最后依仗的他,最终不得不束手就擒。

    躯体异质化,尤其是可以自行切换状态的异质化,是一种已有科学理论最难以解释的能力。除了根本不遵守质能守恒之外,生物学也无法解释一个实心金属、岩石之类人形究竟是怎么能动能走能够表现出生命迹象。不过在我真实感知中,却知道这种异能的本质是一种物质置换,进化者通过偏转空间帷幕,将异空间的物质暂时替换了自己的躯体。所以异质化躯体本质不是生命体,只是像影子或牵线傀儡一样,跟随被替换去异空间的本体同步活动而已。而这种同步是双向的,经过训练调适他们往往可以借凭异质化躯体去看去听去感触,而如果异质化躯体受创,往往也会反馈到本体之上。

    如果有足够时间慢慢揣摩,我的确有可能做到强行逆转他的置换。不过眼下我其实是取了巧,以真气造成他肩膀被解除异质化的错觉。再怎么说,他都还需要感知、接受原世界的信息,所以我也可以反向借此影响他的神经活动与感官,制造幻觉。

    很快的我拎着被敲晕的胖子跃回地面,这个实力不容小觑的七人的进化者团体与此宣告覆灭,而且还是无一疏漏的全部生擒。等待着他们的,将是一系列严苛的审讯、调查以及对他们异能的全面解析研究。由于他们罪犯的身份,所以也不排除某些不大人道的试验实施在他们身上。

    一个活生生的,掌握危险实战异能的进化者,本身就是万金不易的宝贵研究对象,如果能够拿他们去暗网全卖了的话,十几亿美金都是可以有的。眼下把他们押回国内虽然拿不到明面上的这份钱,但其他形式的回馈肯定也是不能少的,至少对于他们异能的研究我就有资格参与其中。

    随后,七名来袭进化者全部解除了装备,五花大绑并注射麻醉剂集中到一辆装甲车后座上,并决定由我亲自驾车以防万一。

    就在将要出发时,秦缀玉再次找上我,大大方方提出一个出乎意料的请求:“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和王大哥你同车,有些事想私下聊一聊……”

    我怔了一怔,看了一眼后两排座位的七名进化者罪犯皱眉道:“别看他们已陷入昏迷,但进化者很多时候不能以常理揣测,而且也难保还会有其他同伙前来营救他们。与我同车,您就不怕危险?”

    “我知道,毕竟我自己也是进化者。但在我看来,你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微笑摇头,异乎寻常,令人呼吸屏止的容光照人,但在我看来,那份异样的熟悉感却更加明显了。

    作出这种唐突且传出去颇有可能惹出绯闻,破坏自身形象的决定,但她的剧组居然也无人劝阻,看来她在剧组中的地位的确说一不二!不过现场不少战士一副乐见其成的暧昧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她不计较,那我也没有什么可忌讳的,正好我也有满腹疑问想要从她身上寻求答案,再加上大概知道她不会是那种会在紧要关头拖累我的弱女子,所以爽快伸手打开副驾驶座车门说道:“请便吧!”

    于是我坐上驾驶座开车,而坐在副驾驶座的她一双翦水明眸则一直静静看着我,眸中烟波朦胧,似有深意。整个车厢都被她身上散发的阵阵淡雅芳香的气息氤氲包围,恍惚间化作空山灵雨,仙氛缥缈般的胜境,教人无法走出,更不愿离开。

    虽说我还能拿捏住气血运转不至于闹个红脸什么的,但被她这样一路看下去,我感觉出车祸的可能性大增,于是咳嗽一声直截了当问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

    说话时,我下意识忽略了称呼。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问道:“非要回答不可吗?”

    “这当然不至于,您又不是在受审。”我干笑一声,取出塞裤袋里的一本《玄阴赤阳决》问道:“这一本秘籍是你们制片团队出品的周边产品吧?我想了解一下书的主要作者是谁?”

    记得在半年多前,我还是基本不看什么娱乐影视的,有那份空闲还不如多接触几种异能研究其原理。然而某次偶然看到街头大幅广告屏里播放的“中洲”制片出品的一部武侠电影片段,却让我惊为天人!

    若在普通人眼里,那片段里的武林高手打斗也就是特效制作的尤其逼真震撼而已,但我一眼看去,却觉察出那场打斗只怕是真的那是真正的体能、反应、技巧、意志都远超常人的超凡者之战,包括那外放掌力、剑气的彼此激荡、消长与对环境的破坏,受伤的痛苦与坚韧的战意、刺骨的杀意,都是异乎寻常的真实!

    我随后将“中洲”制片出品的所有武侠打斗片段都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其中有真有假,不少的确只是后期特效与合成,但其中凡是秦缀玉有所参与的片段,其真实度都是极高,仔细揣摩之下,竟然让我悟出不少确实有用的超能对战技巧。

    随后我又开始注意到“中洲”制片销售的电影周边产品,那些赝品神兵利器与大侠衣物什么的还罢了,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些制作得古色古香的“武功秘籍”,其中各种神功绝技竟然编撰得图文并茂,各种诘屈聱牙的古文口诀、功理、练功步骤以及运气路线图都极为详尽,煞有介事。虽说每一本都不忘注明“书中内容纯属虚构,如有照练一切后果自负”的字样,但也常有发烧友宣称自己真的从中悟出武学真谛甚至练成神功绝技。当然基本都是吹牛调侃,也压根没人信。

    而我经过一番研究实践,却发现里头的东西竟不完全是胡编乱造的!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我也走在近似的路上。

    我觉醒的异能是“真实感知”,虽然异能本身理论上,凭着这一份感知,在有足够的观察与体验前提下,我可以掌握甚至优化任何一种异能。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这么简单,单是两种不同异能涉及到的异空间能量物质同时集中于一人体内,都有可能引发各种难以预料的反应,或者可能让一个人变成一团肉块、或者**、或者化为岩石金属、或者发疯……

    我凭着一份称得上神而明之的直觉,不知吃过多少苦头,耗费多少心神之后,才渐渐搭配调和、培养形成一种对我有益无害,可以被我如驱指使臂般驾驭自如,而又能随时接触沟通诸多异时空,中转变通各种异能量,进而在不同程度模拟出各种异能效果,兼容支持多种异能同时运作的媒介多少还存着个武侠梦的我,私下将其命名为“真气”。

    我冥冥中有一种直觉看似毫无关联,千奇百怪的各种异能,其实就像撕碎的无数拼图,如果能够想办法将其拼成一个完好整体,那么我就能够找到一直在追寻的,关于“进化纪元”的真相。而“真气”,也就是我粘合各种拼图的胶水。

    但“真气”却并非一蹴而成,而是必须经过长期的不断揣摩、改良与完善,进而还要形成一套可以推而广之的理论体系。其中不仅涉及到成千上万种不同异能的运作原理,还关系到整个人体生命活动以及精神层面,乃至自然环境以及高维异时空的诸多精微繁复的因素。

    我初期是从内家拳以及某些中医、玄学理论得到启发,但若想在理论研究上更进一步,却是困难重重。虽然我不介意多教会几人来与我共同研究,但在我看来简单明了的许多东西,对于绝大多数进化者来说却往往犹如天方夜谭般难以领会。寥寥几人好不容易初窥门径的人中,从中获益也不明显,远不如看得清摸得着的各种科学训练能够有效提升,这也让人很难坚持下去。

    不过作为电影周边商品的各种“武功秘籍”之中,竟然让我确实找到不少适用于“真气”的系统修炼与运用之道,让我的研究进展一下加快了无数倍。虽然那里头还是假的玩意居多,普通人照着练除了练出毛病之外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成就,但对于我来说,却相当于一个不时可以淘到金砂的富金矿!

    正因为如此,我对“中洲”制片的一切作品与周边都有留心,暗中对相关人员进行过一系列调查,进而将关注点都集中到秦缀玉身上,然而这个神秘的女明星却并不是简单能够接触到,好几次都失之交臂。眼下趁着这番“英雄救美”,终于有机会向她当面打听。

    她闻言莞尔一笑:“你说这个啊,大都是我根据我演绎的武功、道法即兴写画出来,缺的部分一般就让其他工作人员随便补上再出品。你对此很感兴趣吗?”

    我一边以真气把控住方向盘,一边将“秘籍”翻开递到她面前问道,“能不能指出您亲自编的那部分?”

    “我记得可不算很清楚……大概这几段……还有这几幅图吧……”她蹙眉想了会儿,在“秘籍”上随意指点了几处,我的心跳不觉开始加速,因为她所指出的部分大半都是我检验过是行之有效的!

    “那您又是怎么编出这些的?您真懂这些武功?”

    或许察出我语气中的急切,她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弯弧,乍现倏隐,似是生生忍住了笑意说道:“这个啊,那就多少涉及到了我的商业机密了。你确定非要知道不可吗?”

    “或许这很唐突,但我真的很想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我正色说道,“如果事关机密的话,我以人格保证绝对不会泄密。再说,我也不是演艺圈的人,应该不可能和你存在什么商业竞争。”

    “这很难说啊!”她一直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我的神情,慢条斯理回道,“虽然你乍一看不算多英俊,但却是越看越耐看,很有硬汉风范的类型,再加上你那超乎想象的身手,如果有兴趣在娱乐圈发展,适当运作一下,说不定过不了几年就会崛起成一代天皇巨星,把小女子我压得没法翻身……”

    这是什么跟什么?就算我真去拍戏成了巨星,这世界上这么多巨星也不多少我这一个,干嘛要盯着你压?我一肚子槽无处可吐,只得苦笑一声:“您说笑了,我这辈子可从来没有过进娱乐圈的打算。”

    “这可不一定,人总是会变的!”她摇摇头,忽然明眸一转,“为了避免你获得我的商业机密与我形成竞争,我们不妨先签个约约定如果你真进娱乐圈发展,起码前三年必须进我的团队。当然,待遇保证从优!”

    说罢,她从随身的女式挎包中掏出一张合同,连同水笔一起递到我面前,“一个制片团队最重要的就是随时发掘有潜力的新人,这种合同我可一向随身带着。你要是签了,我就保证和你全盘如实交代!”

    我感觉自己的表情开始有向石化发展的趋势,不过转念一想,反正老子就是不进娱乐圈,你给十个亿都不去,那么签了不也就是白签?

    匆匆浏览一番,确认合同上没有什么特别陷阱之后,我随手签上名,开口问道:“那么这下子您可以说了?”

    见我签名,她嘴抿得猫儿也似,又眉开眼笑地收好合同才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机密。王大哥可知道中国传统戏班,戏子们在演老爷戏时,往往有着一系列禁忌与规则,最典型的也就是演关公的时候。比如演出之前要沐浴,先拜关帝像,并在盔头或者前胸挂有关老爷像的黄表符箓,勾上脸一直到卸妆要禁言,不准随意说笑。勾脸时候下巴要画个黑色叉,表示这是演员扮演的有缺陷关公,区别于十全十美的关圣帝君等等。”

    “略有所闻。”我点点头道,这方面的规则我大概记得港台系的戏曲界保留得比较多,而大陆方面的则破得比较干净,也不知这位大陆出身的女明星为何要特别提这些。

    “虽然这些规则在很多人看来都不过是迷信,但其实也有他的道理。可以通过一系列仪式与禁忌反复催眠扮演者以及配戏者,相信演戏的时候真的有神明附体。在那一刻,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与神同在!在这种状态下,自然可以更加全副心神投入去演绎好一个角色!”

    说到这里,秦缀玉神态也变得越来越肃然,“前辈们相信真的有神明附体,而我则坚信我扮演的任何一个角色,都是真实存在于另一个时空之中。我所编写的剧本并不是虚构,而是我冥冥中感知到她们的精神,把她们的经历与故事如实写出来。而每当我扮演她们的时候,她们的精神、她们的思想、她们的喜怒哀乐都将与我同在。我甚至不是在扮演她们,而是她们通过我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而有些时候,我会尝试将她们记忆中的武功、道法要诀记录下来,也就是这些秘籍。但毕竟不是我本人的记忆,所以基本都记不周全。”

    “…………”我愣了半晌都不知要说些什么,如果真如她所说,那么她觉醒的异能就压根不是什么“真实特效”,而是“异时空精神感应接收与同调共鸣”,或者说“真实扮演”才对!

    事实上,我也能够时时接受到来自异时空的各种信息,也清楚这些信息中往往也包含着对应时空的能量、规则的解析与运用智慧。但问题是这些信息过于纷乱零散,简直比一个超大型图书馆的所有书籍都散成单页,而且单页还撕成碎片到处纷飞还要凌乱无数倍,要整理出有点价值的东西极为麻烦,堪称事百功半。而且这些信息之中,还包含着某些诡秘莫测,莫可名状的成分,冒然接受很可能导致精神失常,或者被什么异时空的可怖存在悄然影响控制,极为危险。

    这样一来,秦缀玉这种似乎可以锁定异时空特定对象,获取相对完整全面的相关信息的能力,无疑就极为宝贵。某种程度上,堪称战略级别的异能。只可惜现在她所获取的都是暂时无法为世人认识价值的武功、道法之类信息,所以还不能引起国内当局的足够重视!

    想了想,我不由得问道:“那么如果您扮演一个科幻电影科学家的角色,是不是有可能将一些超时代科技记录下来?”

    她微笑着摇摇头:“问题时,我演戏很随性的,目前只是对古风侠女、仙子一类角色感兴趣而已。没感觉的角色即使勉强去演也进入不了状态。”

    这么说,也就是她的异能发挥与情感方面因素关系密切。这就多少有些可惜了,因为相对于武功道术这种现实毫无基础,目前只能让我从中获益的东西来说,超时代科技才是真正关系国家核心利益,真正能够引起重视的。

    “不过……”就在此时,随着她一声婉转悦耳的拖长音,我精神再次一振问道:“不过什么?”

    她嘴角浅笑地接着说道:“不过,我也可以引导别的演员进入与我类似的状态。这些中洲出品的秘籍,也有一小部分是其他进入状态的演员写下来的。”

    居然还有这种能力?那就更不得了了,也难怪与她配戏的其他演员也往往演技爆表,而那些人还很多只是被临时启用的新人!相比仅仅观看接受到异界信息而写下的秘籍,如能亲身体验精通真气运用的异界武林高手的思维与精神状态,岂不更能获益匪浅?

    我冷静下来不动声色问道:“引导他人进入状态,应该有一定的条件与限制吧?”

    “是啊,首先那个人必须从内心认可那个角色,达成足够的情感共鸣,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认为自己就是那个角色本人而不仅仅只是在扮演!”秦缀玉笑吟吟道,“这需要相当时间的反复自我催眠暗示,就像最正统的旧戏班扮演关公要有四十九天的沐浴、斋戒、禁欲等。另外,环境、情景的因素也不可忽略,所以我拍的戏都是尽量营造出一种真实环境情景,连摄像设备什么的都要在布景中隐藏好,所有片段都是任凭进入状态的演员自由发挥,一鼓作气,不中断、不补拍去完成的。”

    “这样拍戏成本不小,对演员的要求也很高啊!”我一边衡量一边问道,“如果一个人与角色的内在秉性相差太远,达不成足够共鸣,你的引导就无论如何无法成功?”

    “你的理解没有错,不过幸好我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所以我亲自选中的角色基本都能顺利进入状态!”她饶有深意地看着我说道,“比如我现在正在撰写,将会拍成大制作系列电影的一个长篇剧本中,男主角就和你相当的契合,你有没有兴趣接手扮演呢?在我的剧本里,这个成长型的男主角将会是非常的强大,最终成长为超越神祗之上的存在!”

    若换了平时,我自然是毫不犹豫一口回绝。但此时听她一番话说完,却鬼使神差地接过她从挎包里取出的剧本大纲。

    经过真气强化过神经系统的我,反应与信息接收能力都在普通人十倍之上,很快就一边开车一边迅速浏览完剧本大纲,看完之后我第一个感想就是这是什么乱七八糟七拼八凑的假大空玩意?

    剧本里描述的大概是某个特种兵王进入一个称为“主神空间”的神秘地方,与一群同伴一起穿梭各个不同的世界,遭遇诸多危险,完成各种任务,一步步成长变强的故事。其中还夹杂着各种情感纠葛,所爱非人,三角恋之类喜闻乐见桥段。那各个世界灵异、神话、末世、科幻、魔幻、武侠、仙侠倒是应有尽有,不过看起来似乎都是套用已有知名作品的人物与设定。

    最为狗血的是,那男主角最终成长到堪称无敌的境界之后,竟然因为无聊又重启了整个世界,抹去了自己的力量与记忆,一切从头开始。然后某个一直爱慕他又不为他接受的女人还穿越到他重启的世界找他,看样子还要开展又一部都市超能情感剧什么的。

    “想象力非常丰富的精彩剧本!”看完之后,我面无表情地将剧本递还给她,“不过我看着没什么感觉,应该是演不了这么高大上的一个男主角。”

    听了我的话,秦缀玉抿了抿嘴,似是硬生生忍住一声噗哧,“魔鬼都在细节中,虽然你看着大纲没什么感觉,但如果你真正出演,我相信你一定会达成非常深入的情感共鸣的。

    这样吧,我建议你出演一两个情景试一试,不耽误你一两周时间,如果实在没法找到感觉,你可以随时退出剧组!

    另外,如果你答应了,无论接下来你是否退出。我都会承诺从今以后,将我进入状态后记下的所有秘籍都第一时间向你分享,并随时解答你的疑问。”

    沉默片刻,我才开口问道:“你确认这一切真是发生于某个时空的真实事件?”

    她依旧笑靥嫣然,但映着我的潋滟杏眸却变得无比郑重地回了一句:“是的,我确定!”

    就这样,我忍着心中的别扭,勉强答应接下来出演她的剧本,当然在合同方面,一定要能确保真实身份保密,以及可以随时退出。

    我寻思着我真能把这一电影系列演下去,甚至还能上映能火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而如果我对她异能的猜测接近事实的话,那么无疑对我至关重要,无论如何要设法体验一番。

    如今的我总是存着一份危机感的,因为我感受到的异时空有着太多的叵测、怪异与凶险,指不定未来某一天会有什么异时空的危险存在关注到这个世界甚至直接穿越过来。所以我必须抓住一切机会去尽快完善推广我的“真气”体系,发掘诸多异能背后隐藏的真相。相比之下,凑合拍那么几周的戏倒是没什么。

    接过我签的又一份合同后(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够把各类合同一直随身准备好),秦缀玉笑靥如花说道:“那么,拍戏之余,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王大哥能够接受。”

    我皱眉问道:“还有什么事?”

    “保护我!”她忽然流露出一种惹人爱怜的娇慵无力,倚椅而坐,“真的有权势熏天的大人物发誓要不择手段得到我,眼下这批人没法得手,他还不会死心的!”

    我皱眉问道:“既然您已经知道有危险,那能不能不出国拍戏?”

    她却坚定地摇摇头,玉容泛起某种殉道者般的神圣光辉:“不行,我已视演艺为生命,不可能仅仅因为潜在的危险妥协我的事业!”

    好吧,反正冲着她的能力,我都得尽可能确保她的安全。而如果她有着一份引怪的本事的话,我守株待兔多会会一批实战型进化者倒也不错。

    虽然从头到尾,我估摸着不至于吃什么亏,但不知怎么的总有一种被套路了的感觉,莫非我从今以后真有可能去当个电影明星?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