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无限道武者路 > 第二百章 第二个智者

第二百章 第二个智者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饥饿2006
    第二百章 第二个智者

    在几个出飞镖传信的矮人土着带领下,一行人在热带丛林中出了,而王宗则直接跃上树顶隐藏起来以防不测,他的轻功早已可以做到踏弱枝嫩叶如行平地,举动全无声响;而赵樱空则借助随环境而变色的高科技迷彩服完美地藏身于四周的茂草丛之中。有他们隐匿起来暗中守护,众人的安全算是有了很好的保障。

    走在最前面的是强遏着愤怒与烦躁的郑吒,要不是需要矮人土着带路,他老早一个人以最快的度冲去找张杰了。

    按照张杰传信中所说,他所控制的部落领地离他们坠机所在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必须七弯八绕地避过一些其他部落的势力范围,一走上一个小时才到达了指定的一个土着村落。

    那个村落极为原始,所谓房屋其实就是高大树木挖出来的大洞以及简陋的土窑、草坪,而且由于目前是白天,这些畏惧阳光的家伙绝大多数都躲起来睡大觉,整个村落显得很寂静。

    由于阳光被重重枝叶所遮挡,整个村落显得极为昏暗,但具有黑暗视觉的郑吒还是先现了村落中的一处正搭着几个与周围原始野蛮气息极不协调的现代化军用帐篷,帐篷外还有着一些电炉之类生活用具。

    “张杰,我来了。有什么事好商量,但不要再牵连无辜了!”郑吒比其他人先一步直窜到帐篷之前,他死死盯着那三个帐篷冷淡地说道,虽然他尽量保持语气的平静,但双手握紧的拳头内隐隐燃起并不断向外迸射火星的血炎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情。

    一分钟过去了,帐篷内并没有回音,郑吒只能咬牙等着,他害怕贸然采取不当的行动会伤到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丝后悔:如果他能够修炼《茹血宗卷》上的一种“血瞳术”,那就可以无视帐篷障碍观察到里头的人全身血液流动、心跳状态,借此判断那人的体质以及动作。

    坚持片刻之后,见其他人也纷纷跟上来将三个帐篷围上,郑吒还是下定决心,走上前去开始要掀开最中央的帐篷。

    不过那帐篷却先一步从里头掀开了,从里面探出头来的却是一名十二三岁的,看起来挺平凡的小男孩,唯一让人记得住的特征是这位男孩的脑袋相比起他瘦弱稚嫩的身体来说显得挺大的,且头也是蓬松而凌乱不堪。

    “抱歉了,我并不是你想找的人……你就是郑吒吧?张杰已经向我介绍过你们了。”那男孩很淡定地说道,并不因为郑吒等人来势汹汹而紧张,“我叫萧宏律,是张杰让我留下来的,他带着五个人已经离开了一小时三十一分五秒,临走前还用催眠术让我动都动不了,直到现在才恢复正常。”

    “喔,我认得你,你是张杰带走的四个新人之一。”记忆力最好的齐藤一点点头道。

    “等等,你说张杰带着五个人走了,其中有没有这么一位女孩子?”郑吒紧张地将贴身保存的一个链坠打开递过去问道,里头保存的正是罗莉的照片。虽然之前张杰的传信中的比较很像罗莉的,曾经作为青梅竹马的同学,他自然能认出她的笔迹,但他心中还是存了一分侥幸心理。

    “有啊,有这位姐姐,不过她一直呆愣愣地,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或许她是被催眠了吧……”

    但是萧宏律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就被郑吒的一声巨吼打断了,这声蕴含了无比愤怒与怨恨的巨吼直将他震得头昏眼花,几乎一头栽倒。

    “告诉我,张杰带着她到哪里去了!?”郑吒怒吼着扑上去想抓住萧宏律的肩膀询问,但他却忘了他激动之下双手都有血炎在隐隐燃烧。

    不过他的冲势被止住了,就在一瞬间遮天蔽日的茂密森林顶部传来一声枝叶折断的炸响,王宗从树顶一跃而止,牢牢抓住郑吒的肩膀,以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将他制住。

    “你先冷静冷静!”王宗沉声喝道,不高的音量中却蕴含着让再疯狂的人也无可忽略的力量,让一时急怒攻心的郑吒清醒了几分。

    “刚刚我在四周快搜寻一番,但没能找到张杰以及几个新人,虽然在这种环境中活人的阳刚气血比较明显,不过张杰似乎用某种方法屏蔽、混淆了他们的存在。但是赵樱空依靠她的追踪经验现了张杰等人留下的脚印之类的痕迹,判断他们是向东方走,而且刚刚离开了不到两个小时,现在已经追上去了……”

    “张杰临走的确有说过,如果你们要去找他,可以向东方出。”被郑吒一吼之后,萧宏律也露出惊惶的神情,那是一个人面对一只无可抗拒的怪兽冲着你巨吼后的正常反应,不过他迅冷静了下来,又以较轻的音量喃喃说道:“不过你最好小心,我感觉到你身上的灰色死亡气息极为浓烈……”

    不过他的后半句郑吒并没有听到,因为他已经飞奔出去了,与此同时他也飞快地将随身的通讯器频道调到赵樱空所在。

    “等一等,我和你一起去。你一个人只怕对付不了张杰,而且万一罗莉受了什么伤,我也好帮上忙……”就在此时,詹岚连声朝郑吒喊道。

    “好……谢谢你……”郑吒的眼神闪过一丝感激,转身拉住詹岚的手,詹岚也快念诵咒语为两人加上“迅捷术”。

    “你们去吧,如果有情况就烧了这道灵符,我与老王会利用‘极乐灵屋’以最快的度赶到。”齐藤一与王宗对望一眼后,向郑吒与詹岚说道。

    郑吒点点头,接过灵符后很快与詹岚消失在密林中,看到他心急如焚的模样,王宗只能摇了摇头,他很清楚再这种热带丛林中根据痕迹追踪一个人是最难成功的,按照热带植物的生长度,即使在丛林中开辟出一个通道,第二天那条路就会彻底消失。

    “其实我跟上去也没用,张杰明显想躲着我,以他控制这里土着、生物的能力以及精神扫描探测、屏蔽能力,我们几乎不可能在这种环境下找到他。既然张杰明显希望郑吒过去,干脆就由他去追踪张杰好了。我们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如何阻击伊莫顿一行人以及救出秦缀玉这件事上,只要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回归主神空间时就可以找张杰了解清楚。”王宗苦笑一声,“如果张杰真的下狠心想对付我们,那么无疑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主动,仅仅是掌握一个罗莉就已经足以让我们的团队彻底分裂了。”

    然后王宗又转向萧宏律询问道:“张杰为什么要让你留下来?还有,你刚刚说郑吒身上的死亡气息是什么意思?”

    “……张杰已经在阿姆谢森林中停留了七天时间,这段时间内,他已经将这个土着部落以及周边三个部落共六百二十七人全部催眠控制住了,其中有七个土着巫师懂得各种巫术,而其他土着也都熟悉森林地形,骁勇善战,还懂得驱使各种毒虫。而且除了张杰之外,我也可以命令他们,不过只有三天时间,他说虽然他已经没法与各位并肩作战,但好歹也可以给团队最后一点帮助。

    而我之前在神经病医院被人研究,因为大脑神经中枢与大脑皮层凹褶异常达,这使得我具备常的学习与思维能力的同时,还经常可以感觉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一股死气就弥漫在我们周围,我们中的一些人不久之后就要死了。

    张杰为什么要让我留下来,不外就是因为我熟悉这里的许多东西,而且在智力上也可以给大家很有用的帮助……”

    说到这里时萧宏律淡淡笑了一下,随意扯下一根黑色长,轻轻一吹。他正身处于自己原本住着的帐篷内,对面坐着王宗与齐藤一两人。

    “你的意思是想成为团队中的智者?”王宗点点头道,“虽然现在团队中的智者暂时空缺,但你的智力又到了哪种程度,真的足以胜任吗?”

    “我的智力到了什么程度,还真的无法向大家提供文凭。”萧宏律看了王宗一眼,一边默默地将自己头盘绕成圈,“当然如果外面的社会抛弃一些可笑的成见,我拿十几个博士学位应该不成问题。”

    想不到一个小孩子的语气竟然这么大,王宗与齐藤一对望一眼,大感惊奇。

    “那好,如果你真有足够的智慧,我们会承认你在团队中的地位的。”齐藤一自然不会因为对方几句大话就让一个小孩来主导自己行动,他要给对方出个考题。

    所以齐藤一摧动“极乐灵屋”灵屋骤然变大,并从中抛出一具全身合金外甲包裹的尸体。

    “这是我们杀死的一个印洲队队员尸体,他身穿的是钢铁侠战衣,可惜我们都不懂机械构造,没办法在不破坏战衣的情况下将其从尸体上剥落下来,而且似乎由于他的颈椎骨受损,我也无法顺利将他制作成僵尸,不知你能否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就像见到了梦寐以求的玩具,萧宏律一下子扑上前去在钢铁战衣上仔细检查起来,过了片刻他指着其中某处让王宗帮忙用力,结果没废多少力气就将钢铁战衣的背甲给顺势剥离下来,露出里面已经死去多时的一具尸体。

    接着萧宏律向其他人借了简易机械工具以及一个外用破解电脑,就一脸狂热地解剖了起来,那血淋淋的场面足以令正常成年人骇然色变,但他却丝毫不受影响,并且不停从里面拿出一颗颗炮弹或者是微型导弹,不过毕竟他人小力微,时而还需要王宗帮一下手……

    “这家伙竟然将自己的躯体改造成半机械状态,在其中藏了许多致命武器……喔,还有自爆装置,看引信,应该早爆炸才是,你们是用什么办法制止的?

    ……这家伙还将三分之一的脑组织切除了,以微型电脑代替,或许这才是他没法制成僵尸的真正原因吧,按照我理解,僵尸应该是一种和这里的土着差不多的另类生物,但这里的土着如果头少了一部分,照样也是死得透了……

    ……

    暂时就现了这些。还有,这件外盔甲是与这个半机械的家伙一体的,没法完全剥离,外人也用不了,不过如果给我足够常的时间以及合适的设备,我可以将它改造成可用让普通人穿身上的钢铁战衣,不过如果没有微型电脑辅助的话,对于使用者的神经反应能力将有极为苛刻的要求……”

    一个小时后,处于许多内脏以及零件堆中的萧宏律一脸平静的用手帕擦干净手上的机油和污血,他的目光还一直看着约里夫脊椎骨间的线路。

    “很好,至少在科技方面,你已经获得了团队中相应地位了……”王宗微笑点头,他并不掩饰心中的欣喜,自从楚轩死后,科技与智谋方面一直是中洲队的短板,虽然他们制造了两个科技方面的人造人,但缺乏足够支线剧情升级的他们其实只相当于熟练技工,严重缺乏创意与应变能力。如今有了一个年级轻轻但科技能力却近乎看齐楚妖孽的小男孩,无疑是一大喜讯。

    “对了,我们这还有一样东西。”齐藤一顺手将微型核弹递了过去,“这种微型核弹曾经由那家伙射来对付我们,但是被我的辟火符弄熄了火,你有什么办法使用它或者在必要时将它引爆吗?我还想着是不是实在没办法就干脆用其他炸药将它引爆。”

    “开玩笑!核弹的原理是外壳的tnt炸药均匀爆炸将中央的铀235或钚239挤成一个球形或椭球形,令其过了临界质量而引爆。越是微型的核弹,结构越是精巧,哪怕你在它的外壳上插一根针它都很可能爆不起来。如果你用外界的爆炸或者火焰去引爆它,它就只能变成抛洒核污染的脏弹!”对于齐藤一外行的说法,萧宏律嗤之以鼻,又道:“放心吧,既然核弹是由那家伙射,他的脑补芯片中肯定有控制程序。你们给我的破解电脑很好用,应该是我的上任,那个叫楚轩的人留下的吧?他果然很有眼力。利用它,我很快可以破解核弹的控制程序。”

    然后萧宏律皱眉细想片刻,又再问道:“对了,张杰曾经说过你们已经将印洲队打得半残,并且在对战伊莫顿中占据了绝对上风。但现在你们却急于将这枚战术核弹用上,难道你们又遭遇了什么其他强敌?还有跟着你们来的六个剧情人物中,有两个没有在鬼神传奇电影中出现过,他们是不是与新的强敌有关?”

    随着小男孩连声问,王宗与齐藤一更是惊讶,没想到这位男孩除了知识方面妖孽之外,思维之敏锐也极为出众。

    (搞不好,他真有可能取代楚轩这家伙在团队中的作用!)

    带着这样的想法,齐藤一开始向萧宏律介绍起目前的情况,他已经丝毫不敢小看这位小男孩的智慧了。

    “……情况就是这样,由于欧洲血族的出现,我们在战斗力上处于相对不利的位置。所以现在张杰空中的土着部落对我们布局阻击伊莫顿他们确实有很大帮助,虽然土着攻击力不强,但我们还可以武装强化他们。之前我们在从开罗出前,为防止英国方面反过来对付们,除了将一大部分英军枪火都转交给守护者一族外,还将余下的军火全部装入极乐灵屋的空间中。即使土着用不了,最不济也可以让他们当自爆炸弹。”

    “好,有了这些信息,只要他们不是今晚马上到达,我就有充分的时间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萧宏律自信十足地点头说道。

    “对了,在此之前,你先帮我一个忙……”王宗突然说道。

    忙碌一番后,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整个诡异的阿姆谢森林就像普通森林迎来了白天,一切都变得喧闹起来,许多鸟类开始出叽叽喳喳的鸣叫,矮人土着也都起来到处狩猎,而他们这群外来者也亲眼目睹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在月光照耀下,无论土着还是鸟兽都像x光下的显眼似的,化为一具具森然白骨,而且这些白骨还活蹦乱跳着,比起白天,如今这个阿姆谢绿洲更像一处森罗鬼蜮。

    “上帝保佑……这果然是个诅咒之地!”看着这一切,范海辛在胸前划了个十字,“传说中受诅咒的鬼船‘黑珍珠’号上的不死亡灵也是这么一幅形象,平时像活人,但在月光之下则会还原出真实面目。”

    中洲队员们对望一眼,心中恍然,如今矮人土着的形象果然与原电影中一般无二,原来那就是夜间进入阿姆谢的缘故。

    此时几十个土着吹响了手中短笛状的器物,出一连串音调古怪刺耳的声响,随着那声音,成百上千的蜘蛛、蝎子、蜈蚣等等毒虫如潮水般聚集到一口埋在地上的坛子边缘,向其中吐入毒水,那些五颜六色腥臭无比的毒水一流到坛子里原有的清水中,就会淡化不见,化为清水的一部分。而那些吐出毒水的毒物神态也会变得萎靡许多。

    而队伍中的几个女性早已跑得远远地,这种密密麻麻的毒物潮水般聚集的情景不要说看,仅仅是那种甲壳碰撞与肢脚爬挠的声音就足以令听者的毛皆竖,袭来的阵阵腥风更是中人欲呕。

    “好肥大的蜘蛛、蜈蚣,这些清除毒素后都是上好美味啊!只可惜这个森林里的生物与我们不是同一个生态系统,品尝不了啊!”而萧宏律却在一旁看得垂馋欲滴,令齐藤一一阵毛骨悚然。

    很快的,坛子中的清水就从原本的薄薄一层积累成满满的大半坛子,虽然看上去是无色无味的清水,但显然没有人敢去碰一碰。

    “我倒是不担心这种药水能够把你怎样,但是我们的时间紧迫,你可不一定能够有足够时间修炼完功,我建议不如我们回主神空间再……”毒虫潮退去后,看着这坛“清水”齐藤一皱眉劝道。、

    “关键倒不是我心急,而是阿姆谢这种生死颠倒的环境实在难得,我要借此机会参悟‘涅盘枯禅’,并尝试将其与‘药炼’法门结合起来。”王宗回答道,他在说话的同时将手浸入坛子中的‘清水’过一会后当他将手从中缩回来时,整只手臂已经呈现出一种干枯的木乃伊状态,没了半点生气,然而他的手却活动如常、灵活依旧。

    “之前药炼用的毒水,主要都是取自活生生的毒物,那可以说是‘生之毒’,但此时以阿姆谢森林中的毒虫毒液为原料,就是‘死之毒’,这种毒性像僵尸的尸毒,但又不尽相同。借助这种毒水,以及阿姆谢的环境,我可以借此体验生死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