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血时代 >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关得太久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关得太久

类型: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天下飘火
    意意斯紧急登船的时候,十分的平静。

    雷通知它的时候,它默默地接受了任务。

    相比安全的新舰内部,以及它现在安全部的职位,前往晖甘生命的飞船,无异于“被贬”到偏远落后之地。

    但它这一生起起落落的太多了,即便雷告诉它,可能永远回不来,它也很平静。

    它不知道要说什么,所以什么都没说。

    它更知道不管它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乌怒人的决定。

    新舰三大族中,除了戥,卓尔人与乌怒人向来冰冷,很少与低等生命交流,有也是为了传递命令,除此之外不会再说其他。

    雷是意意斯的直属上司,它的生命体也是雷亲自改造,但雷也不会和它说太多的话,甚至很多时候,它连雷的具体生命形态都看不到。

    如果来传递命令的是拔异,意意斯能猜到他大概会说些什么,拔异总有办法能让离舰的人感动起来,继而或坚定决心,或燃起希望,但乌怒人不会将希望寄托在低等生命的感情上,在它们的层次上,低等生命的感情同样是低等的,只要它们的敌人愿意,可以有一万种办法让低等生命产生相反的感情情绪。

    就像古代战场上的众多驱猛,不会因为主人被杀死,而拒绝敌人骑在它们的身上,靠气味、声音以及喂食产生的感情,很容易被欺骗而改变。

    当然,地球上的智慧生命有时候对原主人辨认度极高的动物没有办法,但对先进程度极高的星空生命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乌怒人不相信低等的生物情绪,所以不会像拔异那样费尽心思地说些什么,它们更相信自己设计好的控制圈。

    意意斯并不是乌怒人命令中任务的唯一执行者,或者说,雷选中执行任务的人不只有它,还是血族的肖纳,但雷对肖纳并不完全放心,所以才派出它作为监控者。

    雷和它说的很清楚:“它虽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支撑它坚持下来的东西是易变的生物情绪,在巨大的压力环境下,它可以表现的很坚韧,但换了另外一个极端环境,未必就会出现同样的情绪,所以,你的任务是在它万一出现生物情绪变化的时候,对其进行情绪修正。”

    意意斯知道,在雷与它说话的同时,另外一边,雷的另外一道分时,大概也在和肖纳说着另外一翻话。

    否则,如果乌怒人真的完全信任它的话,直接只派它去执行任务就行了。

    当然,乌怒人也不是不信任它或者不信任肖纳,它们是不信任低等生命的生命层次。

    作为安全部的人,雷并没有对它隐瞒这一点,而且它也完全清楚,乌怒人在晖甘生命的飞船与即将送去的对抗技术系统中,一定还会做好最后的措施,它与肖纳都不可能知道,除非它们都出问题的那一刻,才会最终看到乌怒人的绝杀。

    在登上小飞船即将离开的时候,雷才对它说了一句,虽然仍然是没有多少感情,但却对它很有用的话:“我很满意你没有对我的安排产生抵触,说明你已经按照我的要求进步了不少,明白了想要没有这些安排,除非你达到真正的高等层次。

    在改造你生命体之初,我就曾告诉过你,改造之后,你的生命体形态层次与你原有的认知层次将会产生巨大差距,如何弥补差距需要你自己的努力,我并不关心,你如果不行,我会换其他生命。

    但我既给你了漫长的生命,就不希望浪费,对你现在的情况而言,出去比留在新舰里更好一些,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

    意意斯在小飞船与肖纳等人汇合,同去晖甘生命飞船的,除了他们两个主体,还有其他一些生命,地底小人,地球人甚至还有一些一直跟随意意斯的黄星人。

    对肖纳,意意斯并不很熟悉,但它知道这个血族地球人自回到新舰之后,就一直在训练空间,很少出来。

    小飞船里也有一套训练系统,在晖甘生命飞船中,不耽误他们的训练,小飞船将直接进入晖甘生命飞船内部,成为一个独立的单元而存在。

    除了执行戥的第一任务,跟来的其他人也有各自的其他任务,主要是对晖甘生命飞船与其他类似飞船组成封锁空间时的数据资料做初步的整理,然后寻找机会发射回新舰。

    一个瘦瘦的黄星人望着原来远去的新舰,留恋道:“船长,我们还能回去吗?”

    意意斯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乌怒人和我说了一些话,里布,我们已经拥有足够的生命长度,思维方式也应当随之改变,从漫长生命的角度去思考,而不是仍停留在短暂的生命角度上,所以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有足够的时间去做。”

    末了,它望着渐渐成了一个辐射点的新舰道:“我们会活着回去的。”

    一起出发的地底小人们情绪有些低落,反而黄星人对意意斯的话深信不疑,自从它们跟随意意斯之后,似乎就没有让它们失望过。

    肖纳是孤身而来的,其他所有血族都留在了新舰,是雷的特意安排,他同样对意意斯不是很了解,当初在新世界,他与地底小人打交道的次数都不多。

    并且,除了血族退化人,以及底层世界的部分生命,他对新舰同样了解不多,他被关得太久太久了。

    但那是王的战舰,血族生存的战舰,寄托与存放了他一切的生命意义。

    不过,他也没有拒绝“命令”,虽然血族只认楚云升的命令,其他任何人,即便是骄傲的三大族,没有楚云升的交待,他们也不会听从。

    三大族有三大族的骄傲,他们也有他们的骄傲。

    临行的时候,他向前来送别的吉特深思熟虑地说道:“我被关得太久,没有你们的经历,我被关的时候还在地面上,从未真正接触过星空,新舰很安全好,也很完备,但这次的任务,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是近距离接触星空,接触其他星空生命的机会,我们血族本就有漫长的生命,再有新舰的生命技术,我一定能再次回来!”

    吉特见他心意已决,更不能阻挡戥的计划,只好沉闷而回,返回息体阵列的时候,他恍惚见到了拔异那个混蛋的影子。

    肖纳漂浮在意意斯的身边,他很谦虚地向这个地底小人学习,甚至向在底层世界曾经没有多少地位的黄星人学习。

    意意斯是这艘小飞船的船长,全船中的生命,也只有它有过船长的经历,虽然那一次作为船长并不成功。

    地球人的领队是陈参谋,他们主要负责常规的安全以及常规的军事任务,是意意斯用乌怒人安全部的权力,向银色军团借调来的。

    “你一定怪我吧?”意意斯让黄星人去工作后,向老熟人陈参谋歉意道。

    陈参谋的确不想来,但和血族不同,依靠乌怒人的银色军团,必须执行命令。

    但现在来都已经来了,也没什么办法了。

    见他不说话,意意斯便说道:“你留在歧沉那里作用越来越小,你跟随他的时候,他位置尚低,无人可用,现在他已经成为银色军团的第一军官,有大把的人选可用,对他,你已经可有可无,不如到我这里来。”

    陈参谋微微叹息一声,依旧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意意斯说中了。

    肖纳有些茫然地听着他们的对话,什么都听不明白,不过他马上牢牢记下歧沉这个吉特曾提到过的名字。

    地底小人的领队就是意意斯自己,它安慰完郁闷的陈参谋,接着向肖纳道:“肖纳队长,我们几人将要很长一段时间相互共事,大部分人你可能都不认识,我给你介绍一下……”

    闷闷中的陈参谋,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曾经犹豫不决,胆小且胡乱的楚云升前助理,几句话中,俨然已经迅速地确定了它在小飞船新体系中的领导地位。

    船长的职位可以是上面赋予的,但是主心地位,却是要在权力交锋中重新确立的。

    意意斯的变化,让陈参谋有些感慨,同时,他也有些弄不清楚,意意斯非要将他从银色军团调来的目的了。

    小飞船同样有着飞快的速度,没多久便到达了晖甘生命飞船边缘。

    此时,新舰与它们的联系还没有完全脱离,一切都还在总舰长的控制之中。

    小飞船顺利地进入晖甘生命飞船,迅速接管新舰在晖甘生命飞船系统中的暗中控制权。

    大约是安全部待的时间太久了,意意斯下达给小飞船全船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所有人暂时都不得离开小飞船半步,与晖甘生命的接触,全部由飞船与飞船之间通讯完成。

    必须接触的时候,所有人都集体通过戥的千变技术,形成统一的生命形态。

    新舰将最后一道权限交给他们接管之后,戥的信号在他们的小飞船中出现,道:“我们马上将突围离开,脱离与你们的直接联系,这里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我们会回来的。”

    星空中,渐渐合拢的飞船群,受限于飞船本身的落后,缓慢的合拢,终于被袭击者战舰与新舰冲开一道缺口,疾速而去。

    两艘战舰冲开的星路上,大量的宇宙飞船被毁灭,一件件神秘的武器漂浮在星空之中,只有它们没有跟随飞船一起灭亡。

    血腥的争夺,在存活的飞船群中迅速再次展开。

    稍微“清醒”一点的晖甘生命没有参与,迅速地撤离战场。

    但它们不抢,其中一个武器,似乎发现了它们飞船中出现了一个新的生命飞船,自行朝着它们而来。

    刚刚离开新舰的意意斯等人,便立即面临着生死存亡的第一个危机。

    意意斯果断下令应对的时候,新舰与袭击者战舰已经踏上了满满的更长星路,而气泡中的楚云升,也终于再次追溯回到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