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离婚,我娶你 > 番外*林沐&师草欧阳瑄

番外*林沐&师草欧阳瑄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未时
    我一次听说欧阳瑄,是在刚去新加坡的第一年

    其实,我这人看起来干脆果断,但是心里面其实很怕某些事情,比如季意的出轨,比如怕看到他和新女友如胶似漆。所以才鸵鸟似的跑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那时候,我不曾想过要和大姐口中的这位全校公认的师草有半点瓜葛。

    大姐跟我一样都是中国人,东北的一姑娘,人长的没话说,那种典型的站在人堆里,别人都是陪衬的人,但要是说起话来就是一股子的大碴子味,特别有那种大姐大的感觉,或许性感相近,我们两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所以第一次听到欧阳瑄这三个字也是从大姐口中说的。

    那一年,我跟逃荒似的跑到了新加坡,我推着两个装满了国内特色的食品的箱子走出了机场,这里的空气很陌生,明明周围都是和自己看着差不多的面孔,但当时的我觉得心里有些彷徨。

    但或许因为陌生。我也慢慢的知道了这个城市的好处。

    我喜欢这个城市。

    记得青春期萌动的时候非常流行一句话,说,喜欢一座城市是因为恋上了一个人。

    而后来事实证明,这句话是对的,至少在我这里是对的。

    初中时,我爹和娘亲说要认真学习考个好高中。

    高中时候,我爹和娘亲说不能早恋,要考个好大学。

    大学了。人人都说,我想早恋却已经晚了。

    的确,已经晚了。

    但我后来还是认识了季意。

    第一次为之心动的一个男生,我永远记得在学校的路过学校的音乐教室,那个坐在窗户旁自弹自唱的男生,那一瞬间,他几乎点燃了我十八年来沉寂的荷尔蒙。

    栗色的头发柔软的搭在头皮上,整个人沉浸在音乐中,嘴角微微翘着,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她心动了。那一刻!

    每一个人生命中都会遇见一个打开情感之门的人,我的那个人,就是季意但现在,他也好像把我的那扇门关掉了。

    刚开始到新加坡,我是跟大姐住在一个宿舍的,一般周末都是她过得最轻松最哈皮的时候。

    入秋后的某一天,大姐从森林公园烧烤回来,瘫在椅子上兴高采烈的描述一天过得如何如何惊心动魄,如何的暧昧丛生。

    她说了好几个人,某某是经管院的院草,某某又是谁谁谁,然后她说到了欧阳瑄,脸上带着光彩和兴奋。

    “你不知道,我们烧烤摊的旁边就是欧阳瑄老师,好像是跟几个朋友在一起,但其中有一个女的。长得非常气质,一看就是那种有文化有涵养的女人哎,一想到当时欧阳老师那副体贴的样子,我就好嫉妒!”说到这里,大姐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然后信誓旦旦的说,“早晚有一天我要把欧阳老师带到酒店里面。嘿嘿”

    伴随着大姐猥琐的笑声,后面的内容可想而知就是十八禁。

    后来在大姐的口中便会常常听见这个温文儒雅略带面瘫的师草,师草,大姐的意思是男老师中最帅的那一个。

    听说,欧阳老师的某一篇论文在某某国际著名的杂志上发表了

    听说,全校公认的师草参加了老师之间的一场篮球赛,有女生晕倒在了体育馆

    我们并不认识,我连他的名字也是大姐多次念叨之后才记住了,原来他叫欧阳瑄,欧阳欧阳瑄,或许听得次数多了,自然就把这个名字放在了心上。

    不用刻意去问,只是别人随口说的时候便会记住那个名字。

    这三个个字仿佛就像是带着某种吸引力一样,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在一大堆词中听出这个名字。

    又一次,我特别好奇的问大姐,“欧阳老师到底长什么样啊,你这么迷他?”

    大姐想了想,说,“就百看不厌的那种,斯文深沉,有内涵,像一本故事书!”

    对大姐的这个答案我显然不满意,什么叫做“故事书”,不过我也没有多问,毕竟问多了她肯定会八卦。

    斯文深沉,这时候我已经把欧阳瑄想象成了一个带着无边框眼睛的面瘫男,欧阳瑄这个名字在舌尖划过,随即摇了摇头,自己果然是太闲了。

    但,这个人终究比陌生人熟悉一点点,他不足以让我分心忘掉心里某个角落里生根发芽不敢触碰的名字。

    所以当大姐放弃了口中的高岭之花欧阳瑄开始恋爱的时候,我一个人的时候便多了起来。

    一个人的时候,总会胡思乱想,无聊的时候会骚扰一下慕青和肖潇,但其实我不想打扰他们,因为他们面前的那个林沐是一个坚强的人,我不想把自己最怯懦的一面给他们看到。

    我第一次见到欧阳瑄是在学校的大食堂。

    正中午,人满为患,十月的天,依旧热的轰轰烈烈,仿佛老天和大地爱的热烈孟浪。

    学校食堂老旧的空调发出嗡嗡的响声,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凉意,悬挂的电视,隔得太远,看不清画面,听不清声音。

    站在人来人往的食堂,一时间不知道该吃什么,加上心里热的烦躁,我想掉头就走,而就在此时,大姐打了我的电话,说自己的食堂门口,问我在哪儿。

    当时我直接走出了食堂,然后看到了大姐,而就在我要和大姐打招呼的时候,大姐一把拽过我,然后非常气质淑女的站好,声音娇滴滴的说了一句,“欧阳老师”

    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们的眼前就有一个身影走过,没有丝毫的停留我只堪堪看到了一抹挺拔的背影。

    “哎,看来的大家说的都是真的,欧阳老师果然是个面瘫!”大姐丧着脸,眼巴巴的看着欧阳老师的背影说。

    我没有看清他的脸,自然不怎么失望。

    “喂,林沐,你还是不是女人了?怎么看到帅哥都不偏一下眼睛的?”

    “我又不斗鸡眼!”我甩给大姐这么一句话。

    “噗第一次听你这么毒舌!”大姐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之后,我已经很少从大姐的口中听到那个名字了,也慢慢的将这个人忘记了,过年的时候,我妈打电话叫我回去过年,在听我说自己不回去之后,我远远的就听见电话里面我爹的咆哮声。

    我吐了吐舌头,说,“你们就等我学成归来吧!”

    从小,我在学习上就没什么天分,我,慕青,肖潇我们三个,慕青永远是最聪明的那一个,肖潇垫底。

    开春之后,课业多了很多,大姐因为恋爱搬出去跟男朋友一起住了,所以租的公寓里面只有我一个人了,幸好我爹给我的零花钱多,不至于租不起房子。

    有一天,我在点开浏览器的时候,不小心瞥到了某一个娱乐新闻的消息,标题上写着,“新晋歌坛小天王季意巡回演唱会!”

    季意要在新加坡开演唱会了?

    一年的时间,这个名字离我太远,就像手上的一个疤一眼,你看到了他才会想到当时有多疼,不在意的时候,整个人也是好好的。看到新闻上的这个名字,陌生却又熟悉,鼠标放在窗口上准备点关闭,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那条新闻。

    嘴唇咬到发疼,我看完了那条新闻。

    日子挑的很不错,五一期间,我可以想象场面的火爆。

    纠结了几天,我在网上订了演唱会的票,然后一个人偷偷去看了季意的演唱会,比起一年前,季意更加的有魅力,耀眼的仿佛不能直视,再一次看到他,我居然没了当初离开是的憎恨和埋怨。

    从客观的来讲,他真的是一个优秀的歌手,如果他能一直站在舞台上闪耀着,其实也不错。

    在季意最后长安可曲的时候,我挤着人潮钻出了体育馆,五月的天,夜晚的风很舒服,看着暧昧的夜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那时候我想,大概这段感情完全结束了。

    或许从看到那一幅画面,然后删了他的电话号码之后就已经死心了,只是死心的时间长到开始麻木 。

    那个时候总是把自己的情感看的太重,觉得自己这么喜欢他,甘愿为他做任何事情,但他不领情,就像是他欠我的。

    但,这个亏欠,或许在伤害他的自尊心。

    所以这种内在卑微低到尘埃,外在却想要做女王的爱恋,真真是心酸又可怜。

    这一场演唱会仿佛是终结了我所有的念想,以后,季意这个名字,只会出现了某刻灵魂出窍的上海。

    那个五月,久违了的林沐重新活了过来,那个矫情的要死要活的林沐就像是被什么邪魔附体了一般。

    夏天过去,整个人的心境完全不同。

    刚到新加坡时剪短的假小子头发已经长到了齐肩,大姐说看起来特别的有女人味儿。

    我撇嘴,你都说是看起来了,但心里却想的是,我林沐风情万种的时候你没看见!

    开学,每天忙着上课,图书馆自己忙的像个陀螺,大姐好几次打电话抱怨说约我出去吃饭都难。

    后来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大姐说她看不去我这种像尼姑一样的日子了,所以要张罗着给我介绍男朋友。

    我以为她是随便说说,但没想到她居然是认真的。

    所以当有一天大姐说,“我给你介绍我们一高中同学吧,他们学校就在我们学校附近,人很好的。”

    我无奈,便只好答应着说,“好啊。”

    其实,真的只不过是随口答应。

    大姐当下就把同学的QQ号给了我,于是我和这位素未谋面的同学展开了一次无聊枯燥的对话。

    “我是的同学。”

    “我是她的室友。”

    之后,互相又一次聊了彼此的学校和专业,便不了了之。

    他无心,我无意。

    在我和这位同学小火花还没点着之后,大姐开始担心我是不是还没有治好我的情伤。

    怕她又给我介绍男朋友,我便苦笑着说,“是!”

    说实话,我不着急。

    我娘亲说,“女孩儿还怕嫁不出去吗?你也不看看中国男人比女人多多少。”

    我不得不感慨,娘亲那么多年的《知音》和《焦点访谈》总算是没有白看,但确实,娘亲说的很有道理。

    透着电话,我几乎能想象到我娘亲说话时,我爹在一旁笑着附和的样子。

    我一直觉得找男朋友得找我爹那样脾气的,对比人暴躁的像狮子,单一对上自家老婆,就温顺的像只小绵羊。

    我爹和我娘亲过了快三十年。

    从来都是我娘亲大呼小叫,我爹总是闷着不说话,等到我娘亲气消了,才会在一旁开导我娘亲,那种来那个人和谐的默契连我这个女儿就插不进去。

    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我想大概吧,所以这辈子他只念着自己的新欢,我娘亲。

    *****

    后来,我报名参加了一个交流会,其实说白了就是联谊,我本来不想去,但觉得自己这么老是一个人带着也没什么意思。

    但直到到了那里,我发现的确没什么意思。

    百无聊奈的走到外面,无聊的看了看四周,然后还是觉得无聊,所以走到了楼下去透气。

    但很快我就接到了楼上负责人之一,某个学姐的电话,说是有一个优质男,绝对适合我。

    我虽然有点不想动,但不好拂了学姐的面子,只好回去了。

    走到大厅,等了半天电梯,电梯才到,刚关上电梯的门,叮一声,电梯又从外面打开了,一阵清爽的味道扑鼻而来,或许是这个味道实在是好闻,我不禁抬眼扫了一眼来人。

    高傲中带着疏离,疏离中戴着冷漠,冷漠中似乎又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耐烦。

    “小姐,麻烦让一下。”声音一如他给人的感觉,冷漠却很清朗。

    虽然长得好看,但脾气好像不是很好~

    我不情愿的往里面挪了挪,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忽视身旁的这个男人。

    但电梯这种密闭的空间,尤其当只有一男一女的时候,难免会有一种暧昧滋生。

    我几乎能闻到男人身上淡淡墨香,对,就是墨香但并不浓烈,却让人迷恋,我忍不住偷偷的瞥了一眼男人,但心里却在鄙视自己,一定是太久没看到这么优质的男人,费洛蒙失调。

    但或许是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所以我有一种先出去在乘下一趟的冲动。

    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因为帅哥实在是不多见!

    但让我意外的是,男人居然和我同一个楼层。

    我跟在男人的身后,似乎是听到我的脚步声,男人的背有那么一丝丝的僵硬,但或许也是我想多了。

    但很快,男人就消失在了转弯处,虽然不甘心,但我还是走进了会场我找学姐,或许是刚刚看到了那么一个优质的男人,所以在看着学姐口中那个俊帅小哥的时候,也觉得一般,顿时兴趣寥寥。

    叹了叹气,坐在位子上喝了几杯果酒,脑袋有点晕乎乎的,我走到外面的走廊上,靠着墙,听着回厂里面的喧闹声,突然想到了一句经典。

    “热闹是他们的!”

    眯了眯眼睛,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总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果然是太久没有找男人了吗?

    我对自己这种花痴的毛病有点看不起!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看到对面走过来一个帅哥,好像跟刚刚那位有点相似,我觉得那颗沉睡的,骚动不安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hll~帅哥”我走上前,主动搭讪。

    男人看到我的时候,微微挑了挑眼角,然后淡淡的说,“有事吗?”

    我想说,我看上你了!

    但作为一个矜持的女人,我笑了笑,说,“晚上能请你喝一杯吗?”

    这时候,男人的眉头稍稍皱了一下,虽然幅度很小,但我还是看的真切,就在我想着这次搭讪失败的时候,男人说,“好啊~”

    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和纸,刷刷几下写着什么,然后他将那张纸条递给了我,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还有点事,晚上七点你打电话给我!”

    说完这段话,男人就大步走开了,但我看着便签纸上笔锋苍劲有力的一串数字,心砰砰的开始不规则跳动了。

    我大概要来第二春了,那是我的第一念头。

    之后的几个小时我觉得自己晕乎乎的,像是喝醉了一般,不然为什么我总是盯着那一串数字傻笑。

    每一个小时像是被无线拉长了。

    *****

    下午会议之后,欧阳瑄拎着包刚走出办公室,手机就响了。

    一个陌生的号码?

    欧阳瑄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喂,你好!”

    “你好,季老师,我是林沐,下午你留了电话号码的那个”一道略带熟悉的声音穿了过来。

    欧阳瑄心里划过一丝疑惑,他突然想起来下午那个小女人,明明一脸的蠢蠢欲动,却小心翼翼的样子。

    “喔,林小姐,你好。”

    手机对面的林沐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季老师怎么知道我会问这个?”

    听到林沐如此随意的发问,欧阳瑄的神情放松了不少,勾了勾嘴角,说,“猜的。”

    “哈哈,季老师果然是很特别。”听到林沐的笑声,欧阳瑄仿佛看到了那个男人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笑的让人毛骨悚然。

    “季老师晚上可否赏脸一起吃个饭,就当给小泽赔罪。”

    “钟先生不用这么客气,我真的没事。”

    林沐也没有坚持,说了句,“那我们下次再见。”

    “再见。”挂了电话,欧阳瑄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拍了拍脸颊,离开了学校。

    【N】,八点钟,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而已。

    欧阳瑄走进这里的时候眯了眯眼睛,但是对于一个生活就像苦行僧一样的男人,欧阳瑄显然不习惯这里的环境。

    舞池中摇曳的人群,吧台边,卡座里卖笑,亦或者勾引一看这里的环境,欧阳瑄就知道黎皓哲给自己的惊吓坑定过于惊吓。

    欧阳瑄的到来无疑勾起了一些男人的兴趣,他们就像盯着猎物的猎人一样,只要遇到自己心仪的对象,完全写下矜持和防备的上去搭讪。

    “hll,帅哥,一个人吗?”

    欧阳瑄听到声音,便看到不知何时走到自己身边的女人,脸上荡着自以为迷倒众生的笑容,只不过这种妖孽女不是自己的stl。

    欧阳瑄笑了笑,视线越过女人,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往这里张望的黎皓哲,招了招手。

    “不好意思!”

    短短的四个字,在女人顺着欧阳瑄的视线看到自己身后的黎皓哲,脸上的笑容讪讪。

    欧阳瑄刚走过去,黎皓哲就忍不住的损他,“哎哟,这才刚进门呢,就已经把别人迷得不着四六了。”

    “啧啧,堂堂T大中文系毕业的也就这点水平了。”

    “怎么,我说的不是实话吗?我就奇了怪了,你说你,除了老了一点,条件都不差,怎么都没有一个女人来疼你呢?”

    “我想问你这句话。”

    “我这不是”说了半句,黎皓哲顿了。

    欧阳瑄当然知道黎皓哲那点心思,只不过矫情的次数太多了,自己都不想说出来了,便问道,“你今天给我安排了什么惊吓了,我怕我待会吃不消。”

    一听到晚上的安排,黎皓哲冲欧阳瑄笑的暧昧。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我连晚上给你的房间都订好了。”

    欧阳瑄无语。

    走过长长的走廊,昏暗暧昧的灯光太适合发生点什么了,欧阳瑄心里有些微微的蠢蠢欲动,不知道突然怎么的响起了下班时接到的那个电话。

    钟凌瑄三个字滑过舌尖,心里激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少男心。

    欧阳瑄突然想起了这个词,就像开始青春萌动的时候,第一次偷偷喜欢某个人的时候,带着窃喜和想要让人知道又害怕知道的纠结。

    而这种心情,上一次出现还是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自己快要忘记,他曾经也和另外一个男人想过天长地久。

    文科生总是理性多过感性,就算欧阳瑄作为一个男人,他也一样的感性。

    心里微微的叹气,自嘲。

    三十岁再迈出一大步的去找寻真爱,貌似不是只有一点点的难度。

    欧阳瑄慢慢的回笼思绪,两人已经走到了一间包厢的门口,欧阳瑄看了看包间的规模,再一次的觉得黎皓哲这个太子爷是有钱没地花。

    包间的门打开,里面居然有七八个人。

    都是一些相熟的同道中人,欧阳瑄有些意外,他还以为以黎皓哲的性子会给自己找一屋子的小青年呢。

    不过这样也好,朋友时间长了也很少聚。

    “寿星,生日快乐!”

    众人一起喊着生日快乐,一边的屏幕放着欧阳瑄从大学到现在的一些照片,播着生日歌。

    突然眼角有些湿润。

    跟着众人一起拍着手掌。

    “生日快乐!”

    “谢谢大家,谢谢~”欧阳瑄的声音有些哽咽,这是他唯一一次这么隆重的过生日,欧阳瑄感动的看着黎皓哲,抱了抱黎皓哲,“小哲子,哥哥我都快要爱上你了。”

    “爱上我是你小子有眼光!”

    “修然,你抢不过齐魏之的,你这是还没恋就失恋了呢”

    “对啊,对啊,修然,你喜欢什么样的,咱身边的英俊以肠鸟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