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流氓卧底 > 第六卷第三百八十一章 天亮了(大结局)

第六卷第三百八十一章 天亮了(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香烟盒子
    第六卷第三百八十一章天亮了(大结局)

    陈成默默的站在原地。没有回应老高的疯狂,在他看来,这的确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情,老高,魏天陵,萧韵如,薛将军等等等等,所有的一切,甚至包括他自己,都能够用这几个字来形容。

    其实来这儿之前,他已经想好了该怎么样脱身,可真正到了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自己想迈出一步都很困难。

    原因只有一个,面前的这个人是老高,而不是真正的魏天陵。

    无论这个人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儿,他仍然还是老高,是救过自己一命的那个老高,尽管他的出发点并不那么单纯,但那的确就是事实。

    于是,陈成只有沉默。或者说是等待。

    老高并不知道陈成在想些什么,不过他已经从歇斯底里中冷静了下来,没有再冲陈成狂吼。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伸手从陈成手中把烟盒拿了过来,取出一支点上,很贪婪的猛吸了好几口,不知是否抽得太急,他被烟给呛住了,咳嗽了好几下,他才朝陈成自嘲的笑了笑:“呵呵,小陈,我已经戒了这玩意儿好几年了,操,魏天陵那个该死的混蛋,没烟瘾的。”

    陈成闻言不知是该哭还是笑,他知道老高的烟瘾可以追溯到三十年前当兵那会儿,而且自打他认识老高以来,哪次见面老高不都是一根接一根,烟不离手的。说起来他抽烟的瘾头其实也是让老高给祸害出来的。没想到,这会儿老高为了装成魏天陵倒是把烟给戒了。

    “戒了好啊,当年要不是你带坏我,我到现在都还是个好男人呢。”陈成有些唏嘘的调侃了一句。

    “呵呵”老高笑了起来,良久之后,他才收住笑,轻叹了一声,“对不起,小陈。”

    “没事。”

    陈成明白老高话里的意思。摆了摆手。

    就在这时候,电影院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密集的脚步声。但诡异的是,才只响了片刻之后,这阵响动就停住了,影院内也再次恢复到了之前的寂静。

    老高微微一怔,等声音停下来之后他才有些颓然的扔掉了烟头,边用脚踩熄边低声问道:“小陈,外面的人都是你的手下么?”

    陈成嘴角动了动,却没说话,而是轻轻点了点头。

    “呵呵,看来你现在长进倒是不少,连你张叔叔那个几十年的老江湖都被你瞒过了。”老高笑道,眼睛里闪现出了一丝不甘。

    “老高,你忘了么,这些都是你教我的。我记得,我还在财务公司跟着Mark哥的时候,你就告诉过我,在黑社会混,凡事都得留个心眼,不过我这个人没什么记性,吃了不少哑巴亏。呵呵。这次来见你,总算是学了乖。”陈成说的是实话,当年他混黑道的经验的确都是老高手把手传授的,不然他一个大学生懂个屁。

    老高黯然的长叹了一声,缓缓踱到了舞台上,朝那俩看押住水笙的兄弟轻轻挥了挥手,这俩哥们很识趣的立刻退回了幕布后面。

    陈成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想了想,有些话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口。无奈的轻摇了一下脑袋,他也大步走到了舞台上,弯腰从地上抱起了水笙。

    水笙此刻就像睡着了一样,长长的眼睫毛微微的阖住了眼睑,呼吸很平稳,嘴角轻轻勾着,似乎正在做着什么香甜的美梦。

    这让陈成暗自有些奇怪,刚才他明明看到水笙是被打晕过去的,可现在看起来却不怎么像。

    “放心吧,她只是吃了颗安眠药,剂量不大,再过几分钟应该就醒了的。”老高似乎知道陈成在担心什么。

    陈成闻言心中一定,抬腕看了看时间,差十多分钟就到凌晨四点了。

    “老高,时间差不多了,待会儿我就安排你离开燕京。”说完,他瞥了一眼手中的档案袋,微微一笑,看向了老高,“这个,你还需要么?”

    老高也看向了这个档案袋。嘴角不由得泛出了一丝苦笑,“小陈,你知道么?其实这里面的钱都是我应得的,这么多年来,我帮着魏天陵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小混混最终混成了黑道上说一不二的大哥,没有我,他凭什么?”

    说到这里,老高停住了,眼神泛起一丝异样的神采,有喜悦,有欣慰,但更多的还是不甘。渐渐的,他的神色却开始变得狞历起来,陈成瞧见了,心中也有些骇然,下意识的紧了紧怀里的水笙。

    突然间,老高脸色一凛,眼神冷了下来,双拳紧握住,浑身上下似乎也轻轻颤抖了起来,咬牙说道:“我把魏天陵他当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可他不是!”老高说着,猛然间侧过脸来。冲陈成连连摇头大吼了起来,“陈成,你知道吗?他不是,他一直都是在利用我,利用我的职务帮他上位,帮他打击那些黑道上的竞争对手,最后,他成功了,可我呢?我什么都没有得到。”

    顿了顿,老高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才又说道:“只不过,我并不介意,真的,小陈,我一点也不羡慕他,因为我生活得很幸福,我有一个漂亮能干的妻子和一个可爱活泼的女儿,我觉得老天爷对我已经很不错了,如果真能这样过一辈子,我也绝无怨言。”紧接着,老高话锋一转,声音再次陡增了起来,“可是,这一切都让魏天陵给毁了,我这辈子所有的一切都让魏天陵这个混蛋给毁了!”

    “二十五年前,魏天陵请我在警校旁的一个小饭馆里吃饭,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着暴雨,我刚在警校附近办完一桩案子,顺便就把萧晴一块也接了过去。当时,我和萧晴已经确定了关系打算在国庆节完婚,没想到,萧晴一看到魏天陵的二流子打扮就吵着说要走,可笑的是,我竟然傻啦吧唧的去把她给劝了回来。我以为,魏天陵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我希望我的婚姻能够得到朋更}}新最~快].]*T友的祝福。可是,哈哈”

    说到这儿,老高突然间不可遏制的大笑了起来。这笑声仿佛是老高的一种情绪的宣泄,但听到陈成耳朵里却比哭还难听。

    紧跟着,老高的情绪彻底失控了,他猛的扑近到了陈成身侧,双手用力的拽住了陈成衣领,狂吼道:“可是陈成,你知道吗?你知道吗!魏天陵他简直就是个疯子,他就是个王八蛋。他不仅仅利用了我,他还看上了萧晴!他悄悄在酒里下了药。**了萧晴,他把萧晴**了,你知道吗”

    老高疯狂的摇头怒吼道,一连问了陈成十好几次,直到他的嗓子几近嘶哑,才颓然的松开了陈成,摔坐在了地板上。

    陈成默立在一旁,安静的听着老高说出这段陈年往事,他没有插话,因为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开解安慰老高,事实上,他也知道,这种事儿自古以来就是个死结,永远也开解不的。他瞥了一眼怀里的水笙,设身处地的替老高想了一下,如果换做是水笙被人**了,那自己可能比老高更疯狂都说不定。

    良久之后,老高的眼神才渐渐的黯了下来,失声自语道:“哈哈,可笑的是,魏天陵当时给我也下了药,甚至他还绑了一个女大学生给我,颠鸾倒凤一夜之后,我竟然还真以为是自己**了萧晴,却不知道跟我上床的其实另有其人。”

    说到这时,老高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陈成怀里的水笙,续道,“也许做了坏事真的会招来报应吧,魏天陵从那次之后就永远的失去了男人的能力,但偏偏却却让萧晴怀上了他的孩子,也就是七七,而他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就悄悄的在瑞士银行里把他的挣回来的那些黑钱,一点一点的全都存到了国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停过。他把这些钱都留给了他女儿,不,是留给了他的女婿。”

    女婿!?

    陈成大吃一惊,这还真是奇人奇事啊。

    老高洞悉陈成心中所想,飞快的抬眼看了看陈成,继续说道:“这个混蛋心里很清楚,他的那些钱见不得光,他也不想让女儿沾到这些麻烦,因此,虽然签字的是七七,但受益人会是七七的丈夫。”

    老高这么一说,陈成才豁然明白过来,想来定是那魏天陵怕害了女儿,干脆就把钱都留给了他的未来女婿,反正也没人知道萧韵如是他女儿,萧韵如那不知道在哪儿的未来老公自然也绝不会是为了钱才去追求萧韵如的。不得不说,魏天陵的算盘打得倒是贼精,有福就让他女儿去享,如果招来了祸事,就让女婿去扛好了。

    等等!

    突然间,陈成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并非没人知道萧韵如是魏天陵的女儿,至少,眼前的老高就是知情人之一,那么,再联想到,当初老高想要把萧韵如介绍给自己

    想到这里,陈成忍不住打量了一眼老高。

    “呵呵,小陈,你想得没错,我的确就是这么计划的。”

    老高很光棍的承认了,只是他用上了“计划”这个词,让陈成听着心里很不舒服。

    “小陈,我把你找来其实只是想让你叫七七把协议给签了,当然,仅仅这样,只是完成了一个步骤,这份协议必须要等到她结婚了之后才会正式生效。你也许会觉得我这么做很多余,但是你知道么?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找过七七很多次,我想让她签了这份协议,但很可惜,她都断然拒绝了。直到我向她阐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她才稍微松了口。不过,她并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钱,或者说这些钱其实不是给她的。而且,更可笑的是,她居然跟你一样,也劝我放手,她甚至还想让我把这份协议交到你手里头。哈哈,这个傻丫头,她恐怕到了现在都还以为你是警方的卧底呢。”

    陈成听完之后,心里一汗,不用说,老高的算盘打得也不差,如果我真按照老高的计划执行,那么我肯定在萧韵如那儿会碰钉子,不过老高他很了解我,知道我撒谎的本事天下第一,准有办法让萧韵如乖乖的把字给签了。

    嗯如果我所料不差,那么等萧韵如签好了协议之后,老高再次找到我的时候,估计他就会亮明他的身份了,而且,他也算准了我不是个贪钱的人,再加上水笙又还在他手里,他肯定会胁迫我跟萧韵如登记结婚,然后一分不少的把这笔钱都弄到手。虽然绕了一个大弯,但他这个计划实施起来并不困难。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把这个计划里头的每个人都算得死死的,绝不会出什么岔子。

    不,也不能说什么岔子也没有,至少,即便我点头了,可萧韵如她要是不愿意,我也不能强迫她去登记啊。难道说,老高他

    老高见陈成脸色变幻起来,还以为陈成被他给说动心了,顿时笑道:“呵呵,小陈,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了吧。”

    “为什么?”陈成皱了皱眉,“老高,难道你真以为你女儿会乖乖听话,跟我登记结婚么?”

    “当然。”老高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小陈,其实我早就想介绍你和七七认识了,不过当时我出了事,不得不提前对魏天陵动手,不过没想到你跟她之间的缘分不浅,兜兜转转这些年倒也认识了,关系还处得不错。”

    不错吗?呵呵。

    陈成叹了口气:“老高,我跟萧韵如之间也仅仅是认识而已,没达到你想要的效果。”

    “不!陈成,你错了。”老高摇摇头道,“七七她会同意的。”

    “怎么说?”陈成一奇。

    “呵呵,你还想不明白么,因为她喜欢你啊,我养了她十几年,还不了解她么?而且,事先我也调查过了,如果不是这样,我会这么着急的让你把协议带去找她么。”老高笑道。

    “靠!”

    陈成没想到自己跟萧韵如之间的八卦连老高都听说了,忍不住暗啐了一口,问道:“老高,你听谁胡说的?”

    老高莞尔一笑,道:“她自己亲口跟我说的。”

    “啊?”陈成大吃一惊。可不是吗?这说出来谁信啊!

    “本来我也不大敢确定,为了保险起见,昨天晚上我在别墅里头逼问了那傻丫头很久,她才扭扭捏捏的承认了。”老高说着,看了一眼紧抱住水笙的陈成,眼神很玩味,“小陈,你这几年混得倒是不错呵,身边的女人跟走马灯似的,一个接一个,没想到,我这两个女儿竟然同时爱上了你这个臭小子。”

    陈成无奈的笑笑,却没听出老高话里头的语病来,又问道:“老高,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费尽心思的把我约到这儿来。我想你应该很了解我,如果你早点亮出身份”

    “不,小陈,我必须要小心行事。你或许还不知道,我已经被人盯上了。”老高打断了陈成,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不仅仅是我,你也早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我?”陈成一愣,问:“我被谁盯上了?”

    “一个叫做张岚的女人。”

    张岚?

    岚姐吗?

    陈成脑子里飞快的冒出了薛将军家里头那俩双胞胎的形象来。

    “这个张岚的身份很可疑,我让人查了很久,但很可惜一直都没能查到她的资料,不过我从她这次出面收拾帝皇集团这个烂摊子的情况看,她的背景并不简单。”

    老高这么一说,陈成当即释然了,没错,这个张岚就是岚姐。想到岚姐,他心里登时咯噔了一下,但还是强笑道:“呵呵,张岚是谁?我都不认识这个女人,她怎么可能会盯着我呢?”

    “不,她一直在盯着你。”老高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陈成刚才还仅仅只是有些疑惑,现在已经隐隐有些忐忑了。

    老高微微仰起了头,死死的盯着陈成的眼睛,沉声说道:“因为你身上的异能!”

    异能!?

    陈成张大了嘴巴,满脸惊诧的看着面前的老高,有些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老高嘴里头蹦出来的。

    我果然没猜错,我身上这个诡异的异能果然跟老高有关!

    老高的前妻萧晴可不就是那什么研究所里头的项目负责人吗?

    **!他们究竟在我身上干了些什么?

    还有,这些跟岚姐,噢不,跟薛将军又有什么关系!?

    陈成不敢接着往下想了,他茫然的摇了摇头,搂紧了怀里的水笙,下意识的往后连连倒退了好几步。

    老高紧跟了上来,正想对陈成再说几句话时,幕布后面的一扇侧门突然间传来了“吱呀”一声轻响,紧接着便看到有一个戴着金链的魁梧男人闯了进来。

    陈成回头扫了一眼来人,笑骂了一声:“靠,四哥,怎么是你亲自来了,我还以为外面的是白板和小高他们呢。”

    “他们也在。”老四笑着朝陈成点了点头,然后掏出手枪指了指站在陈成身侧不远处的老高,问道:“外面的人都已经搞定了,这个人”

    “别!”陈成赶紧摇了摇头,又道,“他是嗯,总之他是”

    “成哥,真的是你么?是你在抱着我么?”

    陈成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隐约从怀里传来了一声喜极的低吟声。他低下头一看,却正好看到了水笙那张宜喜宜嗔的精致脸庞,貌似水笙此刻正睁大了眼睛惊喜莫名的瞧着他。水笙显然也没想到,自己才晕了这么一小会儿工夫,等再次醒过来时,竟然已经被陈成抱在了怀里了。老高下的药量看来不算太大,当然了,他也没想到会是现下这种局面。

    “是我,水笙,真的是我!”陈成也有些激动起来,把水笙拥得更紧了些。

    “成哥,我不是在做梦吧?”水笙努力的从陈成怀里把手伸了出来,用力的捧住了陈成的面颊,一仰脖,就朝陈成的脸上连续亲了好几口。兴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一向矜持的她竟然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举动。

    “没有,你不是在做梦。”陈成好不容易格开了水笙的香唇,欣喜的喊道,“水笙,一切都结束了,这一次,谁也不能从我身边把你给带走了。”

    “陈成,你们俩难道真打算在这儿亲热么?这儿可没有床铺哦。”老四调侃的声音远远的从身后传了过来。

    陈成闻言一阵赧然,刚才惊喜之下,竟然忘了现场还有两个人在呐。他赶忙把水笙轻轻放了下来,低下头轻拍了一下水笙的脸蛋,笑道:“水笙,我马上带你离开这儿,等到了家咱俩再好好说话。”

    水笙这才回过神来,立时便也发现了周围还有另外两个人,不好意思的轻咬了一下嘴唇,低头“嗯”了一声。不过,当她看到站在陈成背后那一脸调侃笑容的老四时,委实被吓了一跳,不自觉的紧了紧环在陈成腰间的双臂。倒也难怪,老四的脸上有条长长的刀疤,暗夜里瞧着着实骇人

    燕京,南五环以外的一个偏僻隐秘的小区,一户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里。虽然此时已经接近凌晨四点钟了,但屋里的客厅仍然亮着灯。

    “你们这几个疯子,噢不,你们这些魔鬼,我绝不允许你们这么干!”

    一个穿着睡衣的年青女人突然间疯了似地从房间里头冲了出来,冲着正在客厅里低声说着话的一男两女怒吼了一声。

    说实在的,此刻披头散发的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疯子,而不是别人。

    那茶几旁的一男两女同时转过头,惊愕的看向了这个疯子,哦,对不起,是这个女人。

    事实上,这个女人即便是个疯子,也是一个漂亮到了极致的女疯子,她那冷艳的面孔和魔鬼的身材绝对能让任何人疯狂,特指男人。当然了,更准确的说,她应该是一个漂亮的母亲,因为此刻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

    “哇”

    婴儿似乎被她母亲的怒吼吓坏了,大声的啼哭起来。

    沙发上的那一男两女这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那男的向左边那位穿着蓝色睡衣女人递过去了一个眼色,这位女士会意,赶紧从沙发上起了身,走到漂亮妈妈身边,柔声说道:“小卓,别闹了,来,先把孩子交给我吧,别吓着孩子了。”

    “不要!”

    漂亮妈妈触电般的躲开了蓝衣女士伸向她怀里的手,嘶喊的同时,连连倒退了几步。

    “小卓,你应该很清楚,你父亲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的。”蓝衣女士跟上去劝慰道。

    “逼不得已吗?”漂亮妈妈再次躲开了,脸上现出一丝讥讽之色,眼睛却死死的盯住了依旧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也就是她的父亲。

    男人也看向了女儿,眼中微微流露出一抹愧色,但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刚毅。他哼了一声,冷冷的吩咐道:“小岚,小紫,你们俩把她给我锁回房间里去。什么时候不闹了,才放她出来。”

    岚和小紫脸有难色,踌躇不前。

    “快去!”男人脸色一沉,闷喝了一声。

    “是。”

    两女同声应完,立时就抢到了漂亮妈妈身边。漂亮妈妈顿时拼命挣扎了起来,可奈何她双拳难敌四手,更别说她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了。才只两三个回合,她就被小岚和小紫一左一右的制住了,可饶是如此,她仍旧在不停的嘶喊着一些诸如“魔鬼”、“疯子”之类骂人的话。

    “云宗,小卓她”俩姐妹再次询问道。

    “带她进去!”将军喝了一声,然后艰难的把目光挪到了一旁,似乎不忍再看见女儿现下的这副惨状。

    就在小岚和小紫准备动手时,漂亮妈妈突然间止住了嘶喊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朝别脸到一旁的将军泣声哽咽着说道:“我求你了,爸爸”

    薛将军闻言,鼻子一酸,两行浊泪竟控制不住的,顺着脸颊缓缓淌了下来。

    “呵呵,小卓有多久没这么叫我了?怕是快二十年了吧。”将军心里唏嘘不已。但这显然并不能改变他的决定,在心里长叹一声后,他背过身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对不起,小卓”

    铛!

    就在这时,客厅的老式挂钟敲响了,时针指向了四点刻度的位置。

    很诡异的是,钟声响起的同时,客厅里立时便陷入了一阵窒息的死寂当中。而小卓怀中的婴儿也再次啼哭了起来,声音很响亮,但更似乎是在预示着什么,因此,客厅里的四人谁也没有任何反应,都怔怔的愣住在了当场。

    紧接着,大概过了不到半分钟左右,一声刺耳的座机铃声总算是把四人惊醒了过来。

    将军喟然长叹一声,有些疲惫的躺靠在了沙发靠背上,朝小紫挥了挥手。小紫会意,深吸了一口气后,她才有些艰难的走到了电话机旁,拎起了话筒,止住了这阵刺耳的铃声。

    漂亮妈妈小卓此刻已经是一脸死灰,她默默的从冰冷的地面上站了起来,神情恍惚的转过了身,拖着仿若灌了铅似的步子,走向了房间。

    她不希望亲耳听到从电话机那头传过来的冷酷消息,虽然这样做有些自欺欺人,但这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了。

    没听到,就意味着还有希望,不是么?

    转身的刹那,大颗大颗的泪珠飞快的从小卓的眼里洒落了下来,瞬间便打湿了她胸前的领襟,滴到了怀中婴儿那娇嫩的脸庞上,这些泪水有些烫,还有些微微的苦涩咸味

    钟声敲响的同时,陈成也心有灵犀般的看了看腕表,然后抬头问向老高:“老高,快走吧,四点钟到了,待会儿我先安排几个人送你出城吧。”

    老高没有回话,仍旧不死心的盯住了陈成手里的档案袋。

    靠,这老高,还想着那一千个亿呢!

    陈成暗啐了一声,说:“行了,老高,你”

    “成哥,小心!”

    水笙突然间惊呼了一声,打断了陈成的话。与此同时,也不知道她从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力量,在这个瞬间,她竟然狠狠地把陈成给推开到了一旁。

    砰!

    蓬!

    陈成倒地的瞬间,枪声响了。

    子弹没有任何意外的命中了水笙的胸口,激起了一抹灿烂的血花

    水笙一点一点的软倒在了地板上,脸上的神色从惊恐,到焦急,直到最后,当她勉力的看了一眼被她推倒在地的陈成后,她的嘴角才轻轻的勾了起来,她似乎放心了,但一股殷红的鲜血猝然间从她嘴角处狂涌而出,让她的笑容不得不戛然而止了

    是的,水笙倒下了。

    现场也被定格在了她倒下的这个瞬间。

    水笙脸上那抹笑容僵住的同时,陈成刚起身爬到一半的身体也僵硬住了,或者应该这么说,他浑身上下每一条血管里的血液都在这个瞬间,僵住了

    因为,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体其实还能动;他忘记了自己还可以拔枪还击;他忘记了自己应该冲过去把水笙紧紧的拥在怀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仿若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怔怔的眼看着水笙缓缓倒下

    是的,在这个瞬间,他忘记了所有,忘记了一切.

    老高也僵硬住了。枪响的同时,他眼中那抹执着,那抹狂热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惊恐,一抹懊悔,但更多的还是一种浓浓的悲伤。这是一个父亲才会流露出来的神情,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在当年那个狂风骤雨的夜晚中,他被魏天陵下了药,而被他**的那个女大学生,其实就是水笙的母亲.

    枪手也僵住在了当场。

    枪手不是别人,而是陈成多年的兄弟,他叫朱老四,陈成每次见到他都会很亲热的称呼他一声四哥!

    当然,他的真名其实并不叫朱老四,他的真名叫,朱子扬。他的身份也不是什么所谓的黑社会大哥,天子集团副总,他是特情六局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同事是谁,他只知道自己有一个且仅有一个直系领导,叫薛云宗!

    他在道上混的时间很长,甚至比坤哥更长,只不过他的运气不太好,一直都上不了位,而他本来接受的任务也仅仅只是秘密帮助坤哥上位而已。

    至今他仍然还清楚的记得,在那个多事的秋天,很多人死了,金三爷死了,关正死了,最重要的是,坤哥也死了。而他的命运也在那个秋天发生了改变,他接到了上级派下来的一项新的任务。

    这次,他的领导薛将军很明确的告诉他,他接下来要跟的人叫陈成!

    “对不起,兄弟!”

    老四默默无言的把枪收了起来,谁也不知道他刚才抠下那截短短的扳机需要多大的勇气,但终于,他还是抠动了扳机。

    只不过,第一枪,他已经开了,可第二枪呢?

    没有谁能够回答这个问题,除了他自己。

    他的选择是转身离开了空荡荡的电影院,把后背留给了陈成。虽然很遗憾,但这却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做到的事了。

    陈成没死,就意味着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但他选择了失败,终究还是走了。

    或者,他此刻更希望的是,陈成的子弹从背后激射过来。

    但很可惜,直到他消失在了幕布的背后,子弹,仍然没有射穿他的心脏.

    呜呜呜呜

    寂静的夜里,猝然间响起了一阵阵嘹亮的警笛声,愈来愈近,愈来愈近

    陈成似乎也从这一连串的警笛声中,听到了自己宿命的结局。

    这一刻,他没有任何的不甘心。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是么?

    他一点一点的从地上把水笙抱了起来,他感觉到有些吃力,额头上也渗出了几滴大颗的汗珠

    他没有选择和老四同一个方向谢幕,虽然那个方向看上去更安全一些。

    他的选择是电影院的正门。

    咔咔咔咔咔

    正门外,响起了无数枪栓拉动的声音,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嘶喊声,“别开枪,里面的人是我老公!”

    陈成听到了这阵能让人心跳陡然间加快数倍的机械声,但很遗憾,他选择的仍然是正门。

    因为他知道,他有这个资格,他也必须昂着头从正门走出去。

    是的,必须的。

    在宽大的幕布前,陈成收住了脚步,微微低下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静静躺在他怀里的水笙,和刚才睡着时候一样,水笙的脸上依旧是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

    但不同的是,刚才的水笙笑得很幸福,而现在,却隐藏着一抹痛苦

    水笙,别担心,我现在就带你回家,相信我,这次无论是谁,也阻止不了我

    陈成许下了他这辈子也许是最后的一个诺言,然后坚定的拉开了沉重的布帘

    布帘拉开的瞬间,一颗泪珠不经意间从陈成温热的眼眶中,缓缓滴落到了水笙胸前那血红刺眼的伤口上。

    记得有人曾经说过,女人的眼泪就像珍珠那么珍贵,可男人的,何尝又不是如此呢

    布帘拉开的瞬间,陈成丝毫没有感觉到,水笙的眼角竟然也流出了一滴同样滚烫的泪珠。

    砰砰砰砰

    很可惜,枪声终于还是响了起来,就像是礼炮般的,点亮了漆黑的夜空。

    恍惚中,陈成仿佛看到了一线光明。

    是的,就在他把布帘拉开的瞬间,天,似乎已经亮了

    (全文完)

    PS:(以下字数不算钱。)

    是的,大伙没有看错,这应该就是本书的大结局了。

    每本书在每个人心目中,结局都会不同,在香烟心目中,亦是如此。

    但是,本书的结局就好比它的宿命一样,到此为止。貌似香烟自己记得的该交代的,都已经在这里交代清楚了。

    香烟曾经承诺过,会给大家一个圆满的大结局。这个承诺迄今为止依然未变。

    首先,这个大团圆结局其实是早已经写好了的。

    其次,这个大团圆结局是送给所有像香烟一样,向往美好生活的朋友们的。内容也只是关于小陈和几位女主之后的幸福生活,无关本书大局,其实在这里也可以一笔带过。

    但香烟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花上几千字着重描写一下,否则别说大家伙了,香烟自己都觉得实在不爽。

    因此,为了防止有人骂俺啰嗦骗钱(当然,就本书的成绩而言,其实也骗不了几个钱),香烟准备在新书上传时送给大伙看,希望大伙能继续支持香烟的创作。

    谢谢!

    稍后会有完本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