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弃妃不善 > 451、雪殇(二十五)

451、雪殇(二十五)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黛墨
    他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放下手。

    琉歌唯有眼泪泊泊的默默地滑落下来,连绵成珠,滴落在地上,宛如一朵朵梅花。

    她难以原谅自己,是她将彦无雪推进了深渊!

    “我很恨自己……”琉歌喃喃的说着。

    “这与你无关,是我选择的呀。”彦无雪说道,又连忙拉住琉歌的手,生怕她会消失一样,“这样一来,我们不就是一样吗?”

    琉歌如鲠在喉,更家难以呼吸,眼泪如喷泉一般难以止住。

    她脑袋一阵眩晕,仿佛是一脚他踏到了无底的深渊里去。

    彦无雪的手依旧是温暖无比,可是他已经改变了。

    他……居然修炼了清心诀!

    琉歌再也忍不住,全身软弱无力,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狠狠的哭了起来。

    这是她人生中最伤心的一天,她往后的人生都不会有这么悲伤的时候了!

    彦无雪更是手忙脚乱,也蹲了下来,摸着琉歌的青丝,安慰道:“琉歌,为什么要哭呢?难道这样不好吗?这样你就可以不沾人血了,也不用看着我变老,我们能够一直保持这幅模样,一直相爱下去,不离不弃。”

    琉歌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是这样的痛!

    她用力的摇着头,大声说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这不该是让你来承受这痛苦!无雪,你好傻!难道你就不为自己想一想吗?你往后都只能这样了,这是我拖累你……是我害了你!”

    琉歌难以原谅自己。

    就算是失去了亲人,她都不曾这样伤心过。

    “无雪……”

    有人在琉歌身后喊了一声。

    紧接着,她就把琉歌一把推开!

    “无雪!”墨月汐冲上前,一脸惊讶,“无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外面,饭菜已经丢在了地上,洒落一片。

    彦无雪有些无措,看见琉歌跌坐在地上,那神情已然带着绝望。

    墨月汐紧紧拽住彦无雪衣领,满腔的心酸难以言明。

    她眼眶凝聚着泪珠,说:“就为了一个女人,你居然就这样折磨自己?!无雪!她不值得!你是要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了别人!”

    她作为母亲,怎么会接受得了。

    墨月汐的人生已经毁了,现在看见彦无雪也要毁了自己的人生,这让她怎么接受得过来。

    “我没有折磨自己。”彦无雪说道,“娘亲,我就是想要得到她,就是想要跟她在一起,我这样选择,我并不后悔。”

    “你会后悔的,你以后肯定会后悔!你敢保证自己以后爱的是她吗?今生今世都不会改变吗?”墨月汐情绪异常激动,脸颊都通红起来了。

    彦无雪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会!只要她不弃我,我会爱她一辈子!”

    听到这一句话,琉歌全身一僵,她还流着眼泪,嘴角却勾起。

    她这一生能够听到这样的话,已经足够了。

    墨月汐悲凉一笑,她走错了那一步,可她不想彦无雪走错。

    她转移了目标,将琉歌拉扯起来。

    “一定是你让无雪修炼清心诀!你说!是不是你?!”墨月汐好像疯了一般。

    琉歌也是愧疚,想不到用什么语言来反驳。

    是她,确实是因为她。

    “这都是我自己决定的,你别怪琉歌。”彦无雪说着,也想要去拉开墨月汐,但是墨月汐武功高强,怎么会任由彦无雪左右她。

    彦无雪被墨月汐一把推开,她眉头一皱,便也将琉歌抛到外边去。

    琉歌是滚落了好几米远,才停了下来。

    她狼狈不堪,支撑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墨月汐已然比她快了一步,一掌击向她的小腹。

    “娘亲!”彦无雪在里面大喊了一声。

    他没想到会这样,反应最激动的人,居然是墨月汐。

    因为那一声叫喊,让墨月汐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

    也就是过了那么一会儿,彦无雪已经挡在琉歌的前面。

    “不要……不要……”彦无雪重复着说着。

    墨月汐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将心情平复下来。

    她眼睛红红的,说:“无雪,不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后悔,但是你要知道,你就要这样子……这样子过一辈子了……你和琉歌……不会有孩子……”

    最难受的,莫过于此。

    彦无雪一愣,他垂下眼眸,淡声说:“那时候我都能为苏黛换皮,现在,于我也无碍。”

    这一些,他还能承受。

    琉歌抓住了彦无雪的手臂,千言万语都难以说出来。

    墨月汐慢慢收回手,她破涕一笑,好像是悟出了点什么,唇角勾起一弯若有若无的笑意。

    “无雪,你的克星,也就只有女人罢了。”

    她转过身,并不想看到琉歌。

    但是深想一层,清心诀是不是应该在人世间消失。

    她模样未变,可声音已经有些苍老之意。

    “无雪,娘亲这一辈子都得不到一个人的爱,你如今能够得到,还能做出这样举动,也足以证明,她就是你的全部,往后,有她在你身边陪伴着,你就不会孤独了,对吧?”

    很久以后,彦无雪还是能够记得今日,墨月汐那背影也是带着无尽的苍凉。

    尽管墨月汐与他相认的时间很短,但是墨月汐待他是真的好,生怕他走错一步,以致万劫不复。

    彦无雪握紧了琉歌的手,他容颜清逸更胜往日,他如今的样子好像是二十出头,和琉歌宛如一对璧人。

    谁会知道他们两人是藏着怎样的忧伤,直到他们死去,都要背负着。

    彦无雪和琉歌离开清海派的时候,琉歌将自己的武器连环铁索也留下,她已经决定,再也不会随意去杀一个人。

    两人执手,就算黑发老去,无儿侍奉,也是觉得,这一辈子已然足够。

    “无雪,你说温以墨和苏黛他们在哪儿?”

    “在那儿都无所谓,他们快活,我们也执手走天涯。”

    自此,天地间又多了一对璧人。

    就算十年过去,他们容颜依旧不变,乌发飘飘,时间好像不曾流逝过。

    天大地大,美好景色多不胜数,两人行走于这美好景色中,双手相扣永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