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新婚不欢愉 > 大结局(下)

大结局(下)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卿筱
    当晚,卢谨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慕岩回来时,她还醒着,听到楼下传来引擎的声音,她披上衣服匆匆下楼,就见慕岩挟着一身寒气走进来,看见站在楼梯口的卢谨欢,他一怔,随即道:“怎么还没睡?”

    卢谨欢走过去,接过他的手里的大衣,大衣上有股浓郁的味道,烟味酒味香水味混杂在一起,她抖了抖,挂在架子上。

    “心事重,睡不着。”

    慕岩一听她说心事重,就连忙走过来揽着她已经渐渐丰腴圆润的腰,“怎么了,是不是妈妈说你什么了?”

    言若回来一晃就两个多月了,慕岩一直没听她说什么心事重睡不着的话,今天突然这样,她一直在家也没出门,就以为言若是不是说什么让她不舒服的话了。

    “你少懒妈妈了,她对我比对亲闺女还好。”卢谨欢瞪着他,就恨他一有什么事,就往妈妈身上联想,好吧,这事也确实是妈妈跟阿嬷聊天引起的……

    “那是什么惹我宝贝不开心了?”慕岩立即见风使舵,忍不住想自己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惹她不快的事,都说孕妇敏感,是不是自己忙着公事,忽略了她?

    卢谨欢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有点小委屈,“今天我听到妈妈跟阿嬷聊天,说我这胎有可能怀的是龙凤胎,可你看看,都快四个月了,这肚子还是平的,会不会没有怀孕啊?”

    慕岩听了,终于知道她在纠结什么了,别人四个月都能感觉到胎动了,她四个月还没显怀,别说她着急,就连妈妈都私底下来问了他几次,欢欢的肚子怎么还不见动静?

    他将她抱在怀里,往楼上走去,“宝宝,上次去产检,医生不是说过你怀孕了吗?你要相信医学。”

    卢谨欢靠在他怀里,“那你用医学的角度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别人都挺着大肚子了,我这还是平的?”

    “……”慕岩在前面转弯,将她抱进卧室。卢谨欢怀孕后,一直孕吐,第二个月去检查时,体重还比没怀孕前轻几斤,急得言若团团转,想尽办法给她补身体。

    这个月害喜的症状轻了些,她才长了些肉。他亦打电话咨询过产科医生,产科医生说这都是正常的,等第四个月就会开始好转,只要营养跟上,那个肚子是看着鼓起来的。

    慕岩跟她一说,卢谨欢还是担心,“那要是我四个月了,肚子还是不显怎么办?”

    “那没关系,咱们就当怀了个哪吒,人家三年不一样生出来了。”慕岩的手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轻轻的抚摸着,却不知道自己真的一语成谶,后来真把他们折腾得够呛。

    “……”

    卢谨欢将他越来越危险的手从衣摆下面拉出来,屁股一撅,睡觉了。慕岩贴上去,拿身体蹭她,可怜兮兮道:“欢欢,来一次吧,就一次。”

    “……”

    “我不进去,真的不进去,就在门口,好不好?”卢谨欢被他缠得浑身发烫,其实她也想了,就是不好意思说。这会儿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她“唔”了一声,慕岩立即坐起来,秒速脱了自己的衣服,重新压了上去。

    过了一会儿,卧室里传来卢谨欢细声抗议,“慕岩,你又骗我,说好的不进去呢?”

    “……”

    卢谨欢一直担心自己不显怀,慕岩担心她胡思乱想不开心,特意去预约了产检时间,然后放下手边的工作,陪她去产检。

    那天一大早,慕岩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他看了一眼怀里睡得正沉的卢谨欢,轻轻将手臂从她颈下抽出来,轻手轻脚下了地。

    走出起居室,他才接起电话,对面传来白方渝的声音,“慕岩,我要结婚了。”

    “恭喜。”慕岩声音很冷淡,白方渝有点受伤,毕竟是曾经爱过的人,听到她要结婚了,连怔愣一下都没有,干净绝情得让人心凉。

    “谢谢,对了,我前些天回国去精神病院看过柔伊,慕岩,看在她曾经救过你的份上,放过她吧。”楚服死后,白柔伊受到强烈打击,精神是有些失常,但是还不至于严重到需要送进精神病院的地步。

    但是慕岩下了严令,不准白柔伊踏出精神病院一步。那天她回国去看她,柔伊跪下来求她,让她替她向慕岩求情,不要对她那么残忍。

    慕岩冷笑连连,“我放过她,哪谁来放过我的妻儿?挂了。”

    白方渝还来不及说别的,电话已经挂断,她瞪着黑沉下去的屏幕,格外心惊。

    这一切,都是柔伊咎由自取。两个多月前,卢谨欢产检出来,险些被一辆急驶过来的跑车撞到,而驾驶室里的女人,正是失踪许久的白柔伊。

    慕岩提起控诉,白柔伊却以精神失常为自己辩护。慕岩没能将她送进监狱,却将她送进了比监狱还恐怖的精神病院,并且让院方严密监控,她今生就是插翅,也别想从精神病院里飞出来。

    慕岩挂了电话,回卧室前,眼里的狠戾已经尽敛,他走到床边,看见卢谨欢已经醒来,他捏了捏她红彤彤的脸颊,“吵醒你了?”

    “嗯,谁的电话?”卢谨欢瞅着他,虽然他一脸柔情,但是她总能感觉到他怪怪的。

    “打错了。”慕岩睁眼说瞎话,他起身去更衣室里给她拿了一套孕妇装,出来时坐在床边,将她抱在怀里,亲自给她换衣服。

    穿孕妇文胸时,他没有放过这个吃豆腐的好机会,他状似不经意的捏了捏,然后道:“好像又长大了。”

    “……”卢谨欢最近被他宠得都快成废人了,只要他休息在家,她吃穿住行,他全都包了,把她当孩子一样对待。

    事实上,她觉得他就是想趁给她换衣服时趁机吃豆腐。

    给她穿好衣服,他拿起她的粉红色羽绒服,揽着她下楼去。

    言若跟阿嬷很早就起来,在楼下说着话,回头看见他们俩一起下来,言若站起来,道:“欢欢,饿坏了吧,吃早饭,吃完早饭让慕岩陪你去产检。”

    言若的腿经过复健,已经可以不用再坐轮椅了。她脸上的伤疤,也经过美容修复,变回了从前的样子。

    当时她要去整容时,大家都反对,舍不得她去遭这份罪,她说:“长昕走了,我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但是现在欢欢怀孕了,以后我要吓哭了我的小孙子,那我这心就真遭罪了。”

    言若将话说到这份上,慕岩只能同意她去做整容手术。

    两人吃过早饭,慕岩开车带她去产检,他们到时,李医生办公室里还有孕妇正在产检,慕岩扶着她在门外的长椅上坐下,他的手机正好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对卢谨欢道:“欢欢,你在这里等,我去接下电话。”

    卢谨欢点了点头,结果慕岩这通电话,一直接到她从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他都还没有回来。

    李医生告诉她,她现在的状态很好,身体很健康,胎儿也长得很好,让她不要担心。

    卢谨欢想起婆婆说的两胞胎,她问李医生,“李医生,我婆婆说我怀的是双胞胎,现在能看出来了吗?”

    李医生看了看她的产检册,“你b超单上的结果是单胚胎。”

    “哦。”卢谨欢应了一声,李医生看了看她,说:“慕太太,你还年轻,等这个孩子长大了,再要一个也不迟。”

    卢谨欢脸一红,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起身下床。

    从办公室里出来,卢谨欢没有看到慕岩,她往大厅走去,结果被人撞了一下,她险些摔倒,好在有人及时扶住了她。

    但是这一吓,也吓得她背上冷汗直冒。转身正要向那人道谢时,却发现那人是炎沉睿。

    她那个谢字就卡在嗓门口,半晌才反应过来,笑道:“沉睿,你怎么在医院?”

    炎沉睿静静地打量她,她长胖了,也更漂亮了。最近他时常听到她的消息,但是在她的名字前,都挂着慕岩的老婆。

    同事陪妻子去买婴儿车,看到了慕太太也在选婴儿用品,同事陪妻子去产检,看到慕太太刚从产检室里出来。

    那么多人都在诉说着她跟慕岩的幸福,而他呢,只能在回忆里黯然神伤。

    “我来看望一个朋友。”炎沉睿淡淡道,他对她不是没有怨恨的,怨恨她的执着,怨恨她最终选择了慕岩而放弃了他。

    但是现在,看到她眉目间被淡淡的幸福笼罩,他才恍然发现,能够给她幸福的人,从来都不是他。

    “沉睿,好巧。”一只大掌揽住了卢谨欢的腰身,慕岩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情敌,低头看着卢谨欢,柔声道:“医生怎么说,我们的宝宝健康吗?”

    卢谨欢斜了他一眼,“嗯,医生说没问题,让我安心养胎。”

    “那就好,这下不担心了吧?虽然怀的是双胞胎,也要看各人体质,我刚才看了一下那个资料,听说显怀的时间早晚,是跟子宫前后位有关。”

    卢谨欢看了站在他身边的炎沉睿一眼,伸手重重拧了一下他的腰,她对炎沉睿道:“沉睿,我们先走了,再见。”

    慕岩强忍着腰上的疼痛,伸手拍了拍炎沉睿的肩,“沉睿啊,等欢欢生了孩子,办满月酒时,你可一定要来参加。”

    炎沉睿瞧着慕岩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暗恨在心里,脸上却谈笑风生,“好啊,我一定备上大红包。”

    卢谨欢冲他尴尬的笑了笑,拽着慕岩的手走出大厅,远离了炎沉睿的视线,卢谨欢就气愤道:“慕岩,我明明怀的是一个,你说什么双胞胎啊,要是到时候只生了一个,你让我怎么做人?”

    刚打击了情敌的慕岩心情十分好,他笑着揽着她的腰,“那有什么,到时候就说诊断错误。”

    “……”

    卢谨欢气得直跺脚,真拿这个小气又幼稚的男人没办法。

    炎沉睿看着他们逐渐走出自己的视线,他怅然的站了许久,这才转身上楼去。

    ………………

    卢谨欢怀孕四个月后,她的肚子开始突飞猛长,到五个月的时候,已经有别人六七个月的肚子那么大。

    偶尔言若陪她出去散步,遇到附近的邻居,她会主动介绍说:“这是我儿媳妇。”

    然后别人看到卢谨欢的大肚子,就会说:“要生了啊?”

    言若笑着回道:“还早呢,这才五个月。”

    卢谨欢第一次胎动时,说起来十分尴尬,当时慕岩将她放在上面,他在下面狠狠往上一顶,然后孩子就动了。

    那种感觉真的很神奇,就像她第一次听到他的胎心,扑通扑通,那么美的声音,让她感觉到生命的神奇。

    卢谨欢怀孕期间,跟慕楚一起去监狱探望卢文彦。卢文彦苍老了许多,鬓边的发全白了,但是精神还好。

    隔着玻璃墙,他看到两姐弟坐在外面,他老泪纵横。曾经,他可以拥有一段平凡却美满的婚姻,但是他选择了一条艰辛的复仇路,让他骨肉分离,亦失去了最爱的人。如今他后悔了,却已经晚矣。

    逝去的人已经不在,活着的人却永远不会原谅他,他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卢文彦拿起听筒,卢谨欢还是不愿意叫他一声爸爸,“你在里面还好吗?”

    “嗯,我还好,听说你怀孕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别感冒了,生病了也别乱吃药,对孩子不好。”卢文彦开始絮絮叨叨的叮嘱她,卢谨欢安静的听着,不忍打断他。

    说到最后,卢文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些医生应该都已经告诉你了,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没有,您说,我听着。”

    卢文彦要叮咛的已经叮咛得差不多了,他望着玻璃窗边的慕楚,虽然他什么也没说,卢谨欢还是看懂了他的意思,她将听筒交给了慕楚,慕楚让她去外面等。

    玻璃墙内外只剩下他们两人,卢文彦对慕楚道:“慕楚,欢欢还不知道那件事吧?我这辈子做了太多的错事,最对不起的就是她跟她妈妈。”

    慕楚叹了一声,“她不知道,您别担心。”

    “代我好好照顾她,她这辈子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罪。还有,别让她来了,这来回颠簸,她挺着大肚子也累。”卢文彦说。

    “好,我知道了。”

    卢谨欢在外面等,屋子里没有暖气,她冷得直跺脚,窗外雪花飞舞,下雪了啊。她突然就想起妈妈死的那天,也是漫天飞舞着雪花,她眼里忽然就裹了泪。

    妈妈到死时,喊的都是情郎的名字,真是造化弄人啊。

    慕楚走出来,看见她看着外面的雪花发呆,他上前来揽着她,“欢欢,走吧,我们回家。”

    卢谨欢点了点头,慕楚用大衣裹住她,走出监狱,慕家的司机早已经等在外面,看见姐弟俩走出来,他连忙撑了伞过来,“大少奶奶,二少爷,上车吧。”

    两人坐上车,司机收了伞也坐上车,车子急驶而去。

    ………………

    卢谨欢六个月时去打彩超,那天慕岩刚好有空,下午就陪她去打彩超。听说最近很流行刻录光盘,慕岩问卢谨欢的意思,卢谨欢说:“不要吧,听说很吓人的。”

    “……”慕岩心心念念的就想早点看到是儿是女,又不想让卢谨欢知道他重男轻女,他想着刻录光盘时,说不定就会不小心将孩子的小弟弟给录进去。于是在挂号时,他挂了要录光盘的价位。

    回到卢谨欢身边,他很淡定的将挂号单递给她,卢谨欢看了看,就问他:“你是不是挂错号了,我说不刻光盘的。”

    慕岩惊讶的接过去,“啊,我就说怎么让多给了二十块钱,我这就去退。”

    让他堂堂慕董为了20块钱去退挂号单,卢谨欢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人,她拉住他,说:“算了,挂都挂了……”

    慕岩心里一喜,想着有戏,结果卢谨欢下句话就泼了他一盆冷水,“大不了不刻,也就浪费20块钱。”

    “……”

    慕董正要去找人走后门,看能不能提前知道孩子的性别,免得自己每天这样猜来猜去的。那边护士就叫到卢谨欢的名字,慕岩扶着大腹便便的小娇妻进了彩超室,然后赖着不出去了。

    他想,他睁大眼睛多看看,总能知道孩子带没带把。

    彩超医生开始给卢谨欢打彩超,“卢小姐,孩子现在正好在做运动,你要不要录下来……”

    睁大眼睛也没能瞧清孩子性别的慕岩,连连点头,“废话,多给了20块钱,不录白不录。”

    他这话一出,卢谨欢都觉得丢人。

    彩超医生翻了翻白眼,开始录了起来,刚录没多久,她就发现不对劲了,“咦,这不对啊,孩子怎么有三条腿?”

    “那是儿子?”慕岩曾经听人说过,现在国家规定的严,不能说孩子的性别,但是给点小费,彩超医生还是会说,但是会很含蓄,比方儿子用三条腿啊,或是带把啊,或是茶壶来形容,女儿就用花啊,粉红啊,什么的来形容。所以他下意识就问是不是儿子。

    彩超医生无语望天,她指着屏幕上一个点,说:“我说的腿是真的腿,不是你想的那样。”

    经过彩超医生一指,慕岩也发现不对劲了,这孩子不仅是三条腿,还有三条手臂,他眼前一点晕,“医生,这是什么情况?”

    卢谨欢听着两人的议论,再看慕岩一脸惊疑不定,她差点吓哭了,“慕岩,你说我会不会真怀了个哪吒?”

    彩超医生被两人闹得哭笑不得,她手里的仪器在卢谨欢肚子上来回转动,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道:“卢小姐,你怀的是双胞胎,你的产检医生没告诉你吗?”

    “双胞胎?”卢谨欢与慕岩面面相觑,“可是产检医生那边说是单胚胎。”

    “这个在怀孕初期检查时,也会有失误,刚才我也吓了一跳,但是确实是双胞胎,孩子四肢健全,发育得也好,但是体重上,你要稍稍控制一下,要不然到时候顺产会有难度。”

    从彩超室出来,两人都还在晕,明明说是一个的,现在变成了两个,任谁一时间也很难接受。

    卢谨欢手里拿着彩超,彩超单上有好几张图片,都是孩子闭着眼睛睡觉的样子,两人孩子的五官长得很像,像两个外星小老头。

    “怎么会是两个呢,明明是一个的。”她喃喃自语道。

    慕岩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紧接着被巨大的惊喜所笼罩,他弯腰将卢谨欢抱起来,兴奋的大笑:“哈哈哈,我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

    卢谨欢抑郁了。

    ………………

    得知卢谨欢怀了双胞胎,逃到山区去的秦知礼致电祝贺,调侃道:“欢欢,我说什么了,以你家慕岩的战斗力,怀孩子这种事简直是小ca色,分分钟就造人成功不说,还一造就是俩,佩服佩服。”

    卢谨欢被她打趣的无地自容,恨声威胁道:“知礼,昨天卡米尔还来我家看我来着,你说我要不要把你的行踪告诉他。”

    “算你狠!”秦知礼撂下一句,立即销声匿迹。

    卢谨欢低头看着自己越来越大的肚子,深深的忧伤起来,才七个月,肚子就这么大,等生之前,她的肚子会不会被撑破?

    卢谨欢怀了双胞胎的事,慕岩逢人便说,恨不得拿个广播天天播放n遍,因此y市人人都知道她怀了双胞胎。当然,有些人不想知道也难。

    某天,炎沉睿与卫钰狭路相逢,两人曾经爱上过同一个女人,又都惨败而归,于是相见恨晚,大有英雄惜英雄之意。

    炎沉睿:“卫局,听说你跟欢欢青梅竹马,有着如此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你怎么就被人横刀夺爱了?”

    卫钰:“炎局,我也听说了,你藏了欢欢大半年,天天同进同出,如此用心良苦,也没能撬了墙角,实在可惜可惜。”

    “彼此彼此!”

    然后有一天,卫钰陪堂姐去逛街,在婴幼店里碰到了大腹便便的卢谨欢,彼时她已经有八个月身孕了,肚子比一般孕妇要大很多,走路的姿势显得有些吃力。

    当时她正弯腰想去拿一双粉色的小鞋子,结果弯不下腰去。斜刺里伸来一只手,拿起那双鞋子递给她,她接过去,说了声“谢谢”,一抬头,就看见了卫钰。

    卫钰婚礼后,卢谨欢再也没见过他,不期然遇见,她微微一笑,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卫钰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卫钰的目光落在她小腹上,“听说你怀孕了,几个月了?”

    “8个多月了。”卢谨欢笑容恬静。

    “恭喜你,欢欢。”卫钰还记得当时李医生判了她死刑,说她只有10%的机率怀上孩子。

    当慕卢两家的恩怨曝光后,卫钰深深的担忧过欢欢跟慕岩在一起幸福的机会,只怕连10%都没有。

    然而令大家都意外的是,他们不仅幸福了,而且连那10%机率怀孕的机会都变成了100%。

    他与炎沉睿,输得心服口服。

    卢谨欢轻声说了句谢谢,那边言若在叫她,她对卫钰道:“卫钰哥,我婆婆在叫我,我先走了。”

    “再见。”卫钰怅然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也许他真的该学会放下了。

    卢谨欢走过去,言若晃了晃手里的小裙子,献宝似的道:“欢欢,这条裙子漂亮吗?”

    卢谨欢笑着点头,“嗯,漂亮。”

    “那我买了?”最近言若见她不想动,天天拉着她来逛商场,打着让她多运动为名,其实就是跑来买衣服的,偏偏买的还是小孩子的衣服。

    “妈妈,家里已经很多了。”

    自从知道她怀的是双胞胎后,言若就一口咬定,她肚子里怀的一定是龙凤胎,所以她准备衣服时,都是一套男孩一套女孩的。

    “哦,说得也是,那我再买最后一件。”说完,言若喜滋滋的去刷卡了。卢谨欢笑着摇头,售货员在旁边说:“慕太太,你好幸福,你婆婆对你真好。”

    “是啊。”卢谨欢感叹了一句,看着远处欢欢喜喜付钱的言若,她想,她上辈子修了多少善缘,才积来这辈子的福份?

    ………………

    卢谨欢怀孕九个月时,还有半个月就是预产期,她肚子沉得走几步路都累。慕岩索性将手里的工作交给副总,自己回家陪老婆待产。

    每天早上八点半,他准时起来给老婆做早餐,做好早餐,他叫她起床,陪她吃完早饭,然后陪她出去散步。

    卢谨欢看见自己肥得像猪一样,再看慕岩还是那副玉树临风的样子,她就恨得牙痒,上天怎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不让男人生孩子?

    慕岩扶着她在院子里散步,她身子越发沉了,每天晚上都会腿抽筋,怕吵到他休息,她咬着牙忍耐,好几次,他都被她小声痛吟给惊醒了。

    那个时候,看到她额上遍布的冷汗,他就格外心疼,并且发誓,等这胎生了,他再也不让她受这罪了。

    后来他就很惊醒,感觉到她腿在抽搐,他就起来给她揉小腿,直到她再度安稳睡去,他才将她揽进怀里,一同沉入梦乡。

    离预产期越来越近,慕岩就越来越紧张,几乎寸步不离的守在卢谨欢身边。结果过了预产期,卢谨欢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

    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们,一切正常,让他们不要着急。

    慕岩想说怎么会不着急,欢欢最近小腹抽筋抽得厉害,早一天生产,她就少受一天折磨。但是这两不破孩,就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慕岩着急,又不敢把自己的情绪传染给卢谨欢,他时不时安慰她几句,卢谨欢被他念烦了,索性赶他去上班。

    结果准爸爸上班还不安生,一天打无数次电话来问她有反应没,有了就马上打急救电话叫救护车。

    卢谨欢发作那天,正好怀孕十个月,她早上起来时,肚子就开始疼,她很淡定,没有吵醒慕岩。她强忍着疼痛,去浴室里洗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外出服,然后将待产包从更衣室里拎出来,这才去叫慕岩。

    “慕岩,你醒醒,送我去医院,我好像要生了。”

    慕岩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卢谨欢说要生了,他一下子醒了过来,看见卢谨欢已经换好外出服,他连滚带爬的冲进浴室,眨眼间又从浴室里冲出来,冲进了更衣室。

    卢谨欢看着他跌跌撞撞的样子,心里想着,要不还是打急救叫救护车吧,他这么手忙脚乱的,她真担心他会把车开进沟里去。

    此时天还没亮,慕岩闹得动静太大,把言若惊醒了,她披上衣服出来,就看见慕岩扶着卢谨欢下楼,卢谨欢的脸因阵痛而惨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慕岩急急道:“妈,欢欢要生了,我送她去医院。”

    言若看见儿子扶着媳妇的手都在发抖,她说:“我去叫司机,你别开车。”

    慕岩紧张得手心直冒汗,卢谨欢稍微吸一口冷气,他就跟着疼,“很疼吗?到医院就好了。”

    卢谨欢靠在他怀里,肚子虽然很疼,但是她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心,她一点也不害怕。她的手被慕岩紧紧握住,她抬头冲他微笑,“我没事,真的,别担心!”

    “傻瓜。”慕岩亲了亲她已经汗湿的额头,心一阵揪疼,这个时候都还不忘记安慰他,她怎么能让他这么心疼?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慕岩的脸也是惨白一片,竟比生孩子的大少奶奶脸还要苍白,他连忙收回视线,专心开车。

    卢谨欢疼得死去活来,她想弯下腰来抱住自己,但是抱不住,她想叫,又怕吓着孩子。

    她记得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孩子在母亲凄厉的叫声中出生,他会害怕,她不想吓着他们。

    慕岩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欢欢,痛就叫出来,别忍着,要不然咬我,就是别忍着。”

    卢谨欢摇了摇头,她疼得冷汗直冒,身上新换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她咬着牙说:“我不,不管是什么时候,我都不想你看见我狰狞的一面。”

    “没关系的,欢欢,没关系的,小李,再开快点。”慕岩心疼得吻她的发,吻她的额头,吻她的脸。

    车子在马路上飞驰着,这会儿时间还早,马路上没什么车,他们一路畅行无阻,很快就到了医院。

    将卢谨欢送进产房,慕岩焦急的在外面走来走去,此时外面天已大亮,产房里传来卢谨欢压抑的痛呼声,那声音简直让他撕心裂肺。

    他宁愿她大喊大叫,或者像别的产妇一样,一边叫一边咒骂,或许他心里还舒坦些。但是她受伤的小兽一般,呜呜呜的叫着,让他一直疼到心里去。

    卢谨欢久产不下,慕岩急得团团转,随手拉住一个护士,怒声道:“你们医院怎么回事?孩子怎么还没生下来?”

    护士并不知道慕岩的身份,她白了他一眼,“这位先生,你也知道是生孩子,母鸡下蛋还要时间呢,更何况是生孩子。”

    “……”

    又过了一个小时,里面还是没有动静,慕岩已经快急疯了,有护士从里面出来,他拽住人就劈头盖脸道:“这个医生到底行不行,不行给我换医生。”

    这护士什么难缠的主没遇见过,这回理都不理他,直接走了。

    慕岩急得直揪头发,他暴躁的走来走去,产房里面一时没有声音了,他再也等不下去,推开门就要走进去,却被护士拦了回来。

    过了一会儿,他才听到里面再度传来卢谨欢的闷哼声,他恨不得自己可以替她生受了。

    言若与阿嬷赶来时,看到慕岩正痛苦的用脑袋撞墙,言若握住他的手,安慰道:“岩儿,别担心,女人生孩子都这样。”

    “妈妈,我让我最爱的女人在里面受苦,我却不能陪着她,我……我心疼。”慕岩靠在墙壁上,又心疼又自责。

    言若轻轻抱住他,安慰他,“岩儿,欢欢很坚强,她一定会挺过去的,你也要坚强。”

    慕岩落下泪来,他发誓,今后再也不会让她受这样的苦了。

    两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听到产房里传来嘹亮的婴孩啼哭声,然后一声接一声响起,过了十分钟,又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慕岩的心重重落了地,他喜极而泣,抱着言若道:“妈妈,生了生了,欢欢生了。”

    产房的门打开,两个护士一人抱了一个孩子出来,“慕先生,恭喜你,你太太生了两个儿子。”

    “两个都是儿子?”言若惊讶道。

    “是啊,老太太,都是儿子。”护士满脸笑意道,将孩子递给她

    言若大受打击,一边接过孩子一边嘀咕:“怎么办,我买了那么多公主裙。”

    “……”

    阿嬷满脸喜色,接过其中一个孩子,孩子哭声嘹亮,她高兴道:“我也抱抱我的重孙,长得真像欢欢。”

    慕岩没有伸手去抱孩子,他的注意力全在还没有出来的卢谨欢身上,他焦急的问道:“我妻子呢,她怎么样了?”

    “慕太太生完孩子太累了,医生给她缝针时,她已经睡着了,慕先生稍等一下,缝好针,就送她出来。”

    慕岩的心终于稳稳的落了地,等护士将卢谨欢推出来时,她还在睡。慕岩将她脸上汗湿的发抚到耳后,倾身吻了吻她的额头,又吻了吻她咬得皮开肉绽的唇,他的心一阵阵抽疼,眼眶微微湿润了,他说:“老婆,你很棒,辛苦你了,我爱你,我爱你……”

    卢谨欢的睫毛颤了颤,并未醒过来,慕岩一直将她送回病房,他坐在床边,看着她苍白的脸颊,他舍不得走开。

    刚才产房里没声音那会儿,他脑海里掠过许多画面,都是曾经看过的生孩子出医疗事故的事件。那一刻,他承认他害怕了,他们不生孩子了,他只想让欢欢平平安安的出来。

    此刻看她静静的躺在床上,他的心还不安的跳动着,他握住她的手,亲了又亲,就是舍不得走开。

    直到言若叫他过去看看孩子,他才不情不愿的放开她的手,起身走到婴儿床边。

    小小的婴儿床上,躺着两个皱巴巴的小家伙,言若轻声道:“宝贝,爸爸来看你们了,是爸爸哦,妈妈刚才累着了,等她醒来,就来喂你们。”

    两个小家伙刚才哭够了,护士给他们喝了奶粉,这会儿正安静的躺在小床里睡觉,言若跟阿嬷在旁边逗弄孩子,看到慕岩过来,言若让了位置给他,说:“护士说,蓝色抱被这个是哥哥,6斤6两,粉色抱被这个是弟弟,5斤8两。你看,哥哥长得像你,弟弟长得像欢欢。”

    阿嬷也在旁边附和,“两个孩子都遗传了你们身上的优点,以后不知道要秒杀多少女孩子的芳心。”

    慕岩看着小床里眉目都还没展开,丑得像外星小老头的两个小家伙,他伸出手指碰了碰他们的脸,这才有了初为人父的喜悦。

    血脉相传的感觉就是这么神奇,欢欢怀孕时,他没有多大的感觉,她大着肚子受苦时,他只是心疼她受累,并没有觉得自己已经是孩子的父亲了。

    但是当他将两个软软的孩子抱在怀里时,他才终于感觉到,他当爸爸了,那种感觉那样自豪且骄傲。

    他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俊脸上满是初为人父的喜悦。

    言若在卢谨欢的影响下,已经会玩手机照相了,看见慕岩笨手笨脚的抱着两个孩子,如此千年难逢的时刻,她果断的拿着他的手机拍了好些照片。

    于是当晚慕岩的微信朋友圈里,上传了两张照片,一张是慕岩亲吻娇妻的照片,还有一张是慕岩抱着两个儿子脸贴脸卖萌的照片,下面是慕岩矫情又傲娇的说明:早晨10点10分,喜获一双麟儿,母子均安,亲朋勿念。

    晚上七点,炎沉睿从机场出来,他手机叮一声响起,他点开微信,看到屏幕上的照片,他怔忪片刻,眼里有什么东西在急速涌动,他喉咙处一阵发堵。

    欢欢,祝你幸福!

    全文终,宝贝们,请支持筱筱新文《新婚秘爱》,我在那边等你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