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何其有幸嫁给你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圆满大结局

第二百九十二章 圆满大结局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兜里小糖
    挂了电话后,小宝撇了撇嘴:“大人就是麻烦。”

    小贝也嘟了嘟嘴:“就是嘛,人家身子小,可是心不小了呀,不就看见他们亲亲。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她的话遭到了小宝的反驳:“你还说?请记住你是女孩子,不是女汉子!”

    “女汉子不也是女孩子?你脑子是不是被我妈咪骂傻了啊?”小贝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小宝收起笔记本电脑,瞅着她看了半晌,吐出三个字:“女流氓。”

    “我又没对你怎样!”小贝拿回手机,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离开了书房。

    嗷!他居然被鄙视了?

    小宝不可思议的瞪大眼,像他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天才儿童,居然会有人鄙视他???

    这真实的发生了,偏偏这个人他又不能整,毕竟人家辈分比他大,又是个女的,他就勉为其难的不和她计较好了!

    小宝自我安慰一番。很快便将这件事忘记了,他现在的职责是帮漂亮妈赢得这场胜利,这样她就会留下来,而坏蛋爸也不能拐走她了!

    万恶的爸爸,他一定要让他好看!

    小宝匿名提醒了洛亦深和上官森他们,然后又让小灰灰到二伯的面前转悠一圈,只要有点脑子的,肯定就会明白这是一场骗局。

    而他刚刚打电话给小伯母,是不想让小伯母输得太快,不要落到倒数第一就行了。

    大功告成之后,小宝的大眼眯成了一条细缝,颇有慕冷谦的几分神采,只见他对着空气挥了挥拳头,自语:“老爸,我小时候被你虐待,是因为没有反击能力。如今我长大了,你就等着我的报复吧,哦吼吼!”

    第二天。天空中飘着连绵的细雨,带有些沉闷的气息扑面而来。

    顾漫漫半眯着眼,懒洋洋的靠在慕冷谦的胸膛上,全身酸软无力,就像是没有骨头似的软体动物似的。

    今天早上,被男人发现昨晚的恶作剧后,便拉着她在游艇上做了一上午,她大叫着向他求饶,这才避免在游艇上厮混一天的下场。

    令她很不齿的是,她连动都不想动一下,这男人却依旧精神抖擞,好像有着无穷的战斗力一样,让她觉得很不公平!

    此刻的慕冷谦。就像只餍足的老虎,和丫头一起闭眸假寐。

    半小时后,他们回到慕宅,发现慕老爷子不在家里,管家也不在,佣人说是大清早就去了药王山。

    突然,三楼传来小贝的尖叫声:“啊啊啊——”隐隐有拆房顶的趋势。

    顾漫漫目露惊恐,从慕冷谦的怀里挣脱出来,直奔楼梯,但她的身体太虚弱了,走了没两步就往前倒,慕冷谦眼疾手快的将人捞到怀里。

    “急什么,摔着了怎么办?”慕冷谦眸光微沉,打横抱起她。朝楼梯间快步走去。

    在上楼之前,他沉声吩咐佣人:“打电话给陆医生,让他十分钟内赶到慕宅,不管他用什么办法。”

    慕冷谦听出小贝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害怕,很有可能是出事了,脚下的步伐迈得很大。

    等他刚到三楼,小贝就冲了过来,满脸泪痕的抱住慕冷谦的大腿:“小婶婶,小宝出事了,小宝刚刚不知道吃了什么,倒在地上没反应了。”

    什么?

    小贝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般,炸得顾漫漫脸色惨白惨白,她无意识的掐着慕冷谦的手臂,恐慌的喊道:“快,快放我下来,我要去找小宝,他不能出事,他不可以出事的……”

    慕冷谦亦是浑身一僵,他抱着顾漫漫的手却更紧了,大步流星的往小宝的房间走去。

    小贝在他们身上,吐了吐小舌头,但感觉这次有点玩过火了。

    她觉得小婶婶刚才的表情好可怜哦,她有点不忍心了啦!

    只不过,这件事是小宝和太爷爷一起商量的,她可什么都没做哦,小贝撇清关系的想着。

    也不知道刚才抱着慕冷谦的大腿,说出那番话的人是哪个小娃娃。

    当慕冷谦抱着顾漫漫走进小宝的房间,只见小宝躺在羊毛毯上,脸色苍白,在他旁边有两支长长的药剂玻璃瓶,还有残汁浸湿了那一块羊毛毯,颜色翠绿,那是什么东西?

    顾漫漫挣扎着下来,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这怎么会,小宝在做什么,他难道喝了那玻璃瓶里面的东西吗?

    慕冷谦的双腿犹如灌了铅,像是有千斤重,挪不动分毫。

    他目光沉痛地看着顾漫漫蹲在小宝的身边,抱起他小小的身子,小宝的手臂垂落,没有半分生气。

    该死!那种药剂怎么会在家里?

    究竟是谁拿回来的?

    慕冷谦望着无声流泪的顾漫漫,幽深的眸光里闪过沉沉的痛色,终于抬脚走过去,把小宝抱起来放在床上,又将顾漫漫从地上拉起来,紧紧抱着她说:“你先别哭,等陆医生来检查,小宝不会有事的。”

    顾漫漫浑身瑟瑟颤抖着,却发现慕冷谦也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镇定,他的身体也在发抖,他也在害怕!

    她闭上了眼睛,伸出双手紧紧搂住慕冷谦的腰,他其实很爱小宝,只不过嘴上从来不说而已。

    顾漫漫的泪水沾湿了他的白色衬衫,眼泪一点一点灼烧着他的皮肤,慕冷谦唯有将她搂得更紧,更紧。

    十分之后,陆医生还没有来。

    但是慕老爷子却回来了,拄着拐杖急匆匆的冲入小宝的房间,坐在床边,老泪纵横的扑在小宝的身上:“我的乖曾孙啊,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乖曾孙,你怎么忍心丢下太爷爷啊?”

    这话感觉有点怪,慕冷谦眉头紧蹙,沉声开口:“爷爷,小宝不会有事的。”

    “哼!你小子现在满意了?现在没人再碍着你的眼了?”慕老爷子反手一拐杖打在慕冷谦的背上,冷声指责道:“就因为你一直不喜欢小宝,害得小宝没了父爱,你还要把漫丫头带走,让小宝孤零零的像放养的孩子,把他养成了天大的胆子,才会喝了那鬼东西,这都是你的错!”

    轰——

    慕老爷子的话,就像大石般砸在顾漫漫的心上,顿时一颗心砸出了一个大窟窿,脸色白了又白,犹如一张透明的薄纸般,眼泪收不住的往下掉,心中万分自责,是她忽视小宝了,小宝原本是那么的黏她,这次还讨好的让她赢得赌约,只希望她留下来不要再出国,她怎么能那么忽视一个孩子呢!

    她总以为自己很疼小宝,可是她却连小宝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

    她总以为小宝有那么多人陪着,不会感到孤单,却不知道他心里是希望她这个做妈妈的陪在他身边。

    顾漫漫很自责,很内疚,可心中却没有后悔。

    如果重来,她依然会选择和慕冷谦出国。

    不是因为她对小宝的爱,比对慕冷谦的要少,这一大一小都将是她以后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若是她想,她大可以带着小宝一起出国的啊!

    但顾漫漫知道爷爷很疼小宝,对这个曾孙和曾孙女都喜爱得不得了,老人家最大的心愿,就是在这慕宅里饴含抱孙,颐养天年。

    她和肖悦都深知,都不忍去看爷爷越来越年迈的身影。

    小贝不会黏着二嫂,反而是黏着二哥多一些,当二哥去公司上班,小贝就会去爷爷的书房玩,有时候会玩上一整天,爷爷书房里的新奇玩意也就越来越多。

    可是小宝不会,小宝喜欢黏着她,只要她在家,小宝就黏在她的身上,哪儿都不去,爷爷那儿也不去,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顾漫漫望着老人,好像在这一瞬间,老人突然老了好几岁一样,她心头一慌,忙向慕冷谦看去,只见慕冷谦神色晦暗不明,像是陷入深思中,她连忙扯了扯他的手臂,眸子里满是担忧。

    恰在这时,陆医生来了。

    陆医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语气轻松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小宝出什么事了?”

    像是遇到救命稻草般,慕老爷子激动的站起来,却又因动作太猛,而跌坐在床上,只能急声喊道:“小陆你快过来看看,我的乖曾孙到底怎么样了?”

    “什么?”陆医生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检查一番,神色渐渐凝重起来,他的每一个表情,都牵引着众人的心,唯恐有什么大问题。

    陆医生额头冷汗沥沥,真不该答应慕老爷子来玩这种游戏,他眼角的余光看到顾漫漫好像随时会昏倒的样子,还有三少那张阴沉得比外面的天还要黑上三分的脸,他这心里就直打鼓,万一事情暴露,戏耍慕三少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啊!

    人家一个是三少的爷爷,一个是三少的儿子,就他什么都不是,万一东窗事发,他真的可能会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陆医生很紧张啊,拿着医用器具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但就因为他心虚的动作,顾漫漫的精神高度集中,死死盯着陆医生的每一个动作,“陆医生,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小宝,你可是咱们温华城最厉害的医生啊!”

    慕冷谦右手紧紧将顾漫漫搂在怀里,此时的他,面无表情,黑眸却深沉且专注的凝视着床上的小宝,心中冷冷哼了一声。

    戏演得不错,但演过了就会破绽百出。

    过了很久,陆医生收了医用器具,神色凝重万分的说道:“小宝少爷是因为喝了两种药剂导致昏迷,他现在的身体很微妙,可能随时会醒,也可能两三天都不会醒,我需要回去给他配药。”

    “你说什么?”顾漫漫眼前一花,晕了过去。

    她在晕之前,脑子里只有陆医生那一句话,可能随时会醒,也可能两三天都不会醒……

    慕冷谦眸光一凝,将晕过去的顾漫漫抱在怀里,低沉的嗓音缓缓而出:“哦,陆医生不需要抽血回去化验吗?”

    “啊?”陆医生怪叫一声。

    慕冷谦眸色深深,唇角勾起一抹纯良无害的笑容:“你不是要配药吗?抽血回去化验之后,应该能够更快的把解药配好,对不对?”

    坏了坏了!慕老爷子心中暗暗嘀咕,但眼下伸手就给了慕冷谦一棒子,冷冷呵斥道:“你这小子还笑得出来,躺在这里的可是你儿子啊!”

    这小子的敏锐力还不是一般的强,居然这么快就知道是一场骗局!

    慕冷谦淡淡的看着老爷子,俊脸上带有一抹似笑非笑的深意,直把慕老爷子看得心里毛毛的。

    “小贝啊,到太爷爷这里来,我们一起守着你弟弟,可怜你弟弟从小就没有父爱……”慕老爷子转过头背对着慕冷谦,抬手在嘴上沾了点口水点在脸上,哽咽的声音就好像在哭一样。

    慕冷谦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跳,见鬼的从小没有父爱,当他是死的吗?

    只可惜这老头子是他爷爷,就像陆医生说的,他还真不能把他老人家怎么样。

    小贝走到慕老爷子身边,扑在他怀里安慰道:“太爷爷,你怎么哭了啊?你不要难过,小宝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嗯嗯嗯,小贝说得对,小宝会没事的。”慕老爷子的肩膀一抖一抖,看起来好伤心啊!

    “哼。”慕冷谦抱着顾漫漫离开了小宝的房间,也没要求陆医生抽血带回去了。斤上宏扛。

    等那尊天然移动冰库走了后,整个房间里不仅温度都升高了,就连人也全都松了口气。

    小贝更是吐了吐舌头,童言无忌的说道:“叔叔好恐怖,好吓人哦!”

    慕老爷子深有体会的点点头:“确实很恐怖很吓人,不过有太爷爷在,小贝不用怕他。”

    这时,陆医生立刻双眼冒星星的说道:“慕老爷子,还有我呢,要保护我啊!”

    慕老爷子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损道:“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有脑子,却要我一个老头子保护,你羞不羞啊?”

    陆医生欲哭无泪:“……”

    嗷呜,慕老爷子太狠了,他明明是被慕老爷子拖下水的,却要让他一人面对慕三少的怒火!

    慕老爷子,您的德高望重呢,您怎么能做过河拆桥的事啊!

    陆医生苦着脸,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小宝的房间。

    等他离去后,慕老爷子才小声的嘀咕:“三小子可不好惹呀,我也要出去躲一躲才行。”

    “太爷爷,你在说什么呀?”小贝爬到小宝的床上,刚准备捏小宝的鼻子,却听见身后有声音。

    “我说我老了,要去药王山你佟家太爷爷那里住上一阵子。”慕老爷子拄着拐杖站起来,不再管身后那对大眼瞪小眼的曾孙和曾孙女。

    小贝抖了一下,拍拍小宝的肩膀,摇头晃脑的说道:“小宝你把小婶婶吓晕了,我觉得我还是去公司找爹地求保护比较好。”

    然后,不待小宝开口,她如一只小燕子般,翩翩然的飞出了房间。

    匆匆几分钟过去,房间里就只剩下小宝一个人了。

    “姜还是老的辣啊!”小宝懊恼的锤了锤床,但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好躲的了,翻身下床,走出了房间。

    只是刚进客厅,小宝就看见他老爸坐在沙发上,面色波澜不惊的看着他。

    “那个,我去看看妈……”

    慕冷谦眸光潋滟,嗓音低沉且好听的说道:“你妈正在休息,过来坐吧。”

    额!小宝往后退了一步,有阴谋啊!

    绝对是大大的阴谋,他老爸怎么前一刻还面无表情,看见他进来就笑得那么温柔啊?!

    小宝清咳两声,像个小大人一样,昂首挺胸向前走了两步:“咳咳,我知道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爸爸你让我去看看妈妈好么,我很担心她。”

    慕冷谦的目光很柔和,极快的闪过一抹尴尬之色,对儿子招了招手:“你妈妈晕倒不全是你的原因,她只是太累了,过来坐吧,我们聊聊。”

    天要下红雨了吗?

    小宝眨巴眨巴一双大眼,蹦蹦跳跳的到了慕冷谦身边,叹了口气:“老爸,你突然这样,我很不习惯啊!”

    “臭小子!”慕冷谦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想整我吗?”

    “有那么明显吗?”小宝摸摸下巴,眼珠滴溜溜的转动。

    慕冷谦眉梢往上一挑,并没有把他当做小孩子,而是和朋友交谈的口吻,问道:“为什么?”

    “嗯哼!你不觉得你很霸道,很过分吗?”小宝稚嫩的童音,却义正言辞的指责慕冷谦的行为,挥动着小拳头,为自己不平:“妈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怎么能把她占为己有,不让我和妈妈亲近?”

    “那又如何?”慕冷谦挑眉,眸光闪耀如天上星辰一般璀璨,低沉吐字:“在你看来,我霸道过分,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是对心爱的女人一种本能表现,当你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后,你就会明白我的感觉。”

    小宝噘着嘴控诉:“我有喜欢的女人,可是你偏偏不让我和她亲近!”

    “你个臭小子毛都没长齐,懂什么叫喜欢啊?”慕冷谦又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别让我把你丢到私立学校去,一个月只回家一次。”

    “嘿嘿,太爷爷是不可能同意你这么做的。”小宝得意的笑着,非常有恃无恐的和慕冷谦对着干。

    慕冷谦的手又痒了,忽而唇角轻勾一抹好看的弧度:“你觉得等你有了弟弟,老头子还来关心你在哪个学校呆着吗?”

    小宝蓦地瞪大眼睛,指着他说道:“你你你……你卑鄙!”

    慕冷谦斜睨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不行!妈咪答应我的,只有我一个儿子,她不会再生了的。”

    他气鼓鼓的望着坏蛋爸,但是看着坏蛋爸不为所动,他只能改变策略,窝在他怀里说道:“老爸,亲亲老爸,你不能对我……好吧,我承认妈妈是你一个人的,我以后不打妈妈的主意行了吧?”

    慕冷谦一脚把他扒拉到另一边,神色淡淡的开口:“她本就是我的,还需要你承认吗?”

    小宝又爬了过去,刚准备死缠烂打的时候,忽的听见他妈妈惊喜的声音响起:“你们在干什么?小宝你醒来了?”

    小宝眼珠转溜一圈,连忙从沙发上下来,跑到顾漫漫的身边,抱着她的大腿,委屈的说道:“漂亮妈,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呜呜呜……”

    顾漫漫听着小宝的呜咽声,顿时心就软化了,摸着他的脑袋温柔开口:“小宝乖,妈妈会永远陪着你的,不哭……”

    “嗯嗯,小宝不哭,你答应要永远陪着我的哦!”小宝吸了吸鼻子,颇有些闷闷的说道。

    “嗯,我答应你了。”顾漫漫蹲下身来,紧紧地抱着小宝,“但是小宝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能再吓我了哦,我会担心死的。”

    小宝的脸埋在顾漫漫的脖项间,小声说道:“漂亮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没有下次了。”

    “小宝真听话。”顾漫漫由心底里感到欣慰,她对小宝倾注了满满的爱,小宝虽然顽皮却极听她的话,抬眸望了眼坐在沙发上的慕冷谦,她有夫如此,有儿如此,这辈子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顾漫漫牵着小宝的手,走到慕冷谦的身边,好奇的问道:“你刚刚在和爸爸说什么呀?”

    小宝睁着一双泪眼汪汪的大眼,可怜而又委屈,告黑状道:“漂亮妈,爸爸他刚刚在欺负我,拍了我两巴掌,还一脚把我踢开……”

    慕冷谦闻言,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跳,嘴角也狠狠抽动两下,这臭小子的皮又痒了!

    “你打儿子做什么?”顾漫漫皱眉看着慕冷谦,背对小宝朝他眨了眨眼,然后又道:“小宝即使有错,你也不能动手打他呀,体罚是不对的,以后你再打他的话,我就……”

    “我就不让你进房间睡觉!”小宝这话接的比谁都快。

    顾漫漫满脑门子黑线,但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下去:“对,你听见没?”她推了推慕冷谦。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慕冷谦漫不经心的说道,深邃的眸子里却绽放一抹奇异的精光。

    看着老爸吃瘪,小宝得意的抬起下巴,扬起一抹胜利者的微笑!——

    当天夜里,顾漫漫靠在慕冷谦的怀里,抒发自己的感慨:“老公,我这辈子,何其有幸嫁给你啊!”

    闻言,慕冷谦眸光潋滟,身下又不知餍足地进攻着,在她耳畔低语:“老婆,我这辈子,不负光阴,不负你。”

    夜色渐深,一室旖旎又再次升华,在深深浅浅中谱写一曲幸福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