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超时空走私 > 第二四九章 发展

第二四九章 发展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捎一半
    对于手下这帮人的想法,沈恪自然是略有耳闻,毕竟,现在兴业党的党魁可是他!瞅着众人面上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他开口道:“和有些人猜的类似,黄部长以前所管理的部门,正是为了颠覆满清政权而建立的特情机构,而现在满清政权既然已经灭亡,那么这个机构部门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有鉴于黄部长的敌后工作成绩,所以才升任到了公安部部长的职位。··..”

    说到这里,沈恪冲着刘威点了下头:“特情机构部门所有的人员,全部就地转为公安干警,虽然这些人以前都是当地的地头蛇,可既然是选择了弃暗投明,我相信在转为公安干警后,也能够好的凭借着“地头蛇”特有的能力,将这个任务干的更好!后面刘部长和黄部长办理一下工作交接手续!”

    重重的看了眼面带温和笑容的黄金荣,刘威心中微微一动,这位既然是拿着五百万银子去搞敌后特工队,而不是将他的股份撤资,那么他现在在兴业集团里的资产可是两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发现刘威在打量自己,黄金荣露出了略微焦黄的牙齿,就是点头致意:“还请刘部长以后多多指教!”

    “不敢不敢,大家都是为了工作罢了,互相学习~互相学习~”

    知道对方曾经掌握着特情机构,刘威也不想给对方什么难堪,毕竟大家虽然出身不同,可以后都是同事了,脸上当即露出了灿烂的笑,打着哈哈。

    将两人的反应看在眼中,沈恪却没有给这两人以后扯皮的机会,实际上是他也不想在后面给这二人擦屁股,当即望向了旁边的建设部部长魏喜飞:“魏部长,刘部长,黄部长,炎黄帝国成立百废待兴。重中之重就是特区内的基建事项,要想富先修路,只有把道路修好了,那么才能促进商业的进一步发展。毕竟以现有的道路系统来说,警卫师第一坦克团和第一装甲团的前车之鉴可是就在不远,几十辆装甲车和坦克在经过高强度的运动后,有三分之一直接趴窝,这三分之一当中还有二分之一是直接在路上就熄了火。说实话,我对现在的道路系统很不满意!”

    看着魏喜飞和刘威以及黄金荣拿着笔刷刷刷的做着笔记,沈恪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之所以将小日本的赔款变为劳动力,我的出发点正是这一块,建设部负责施工监理,监察部和财务部也要派出得力干将,公安部先将监狱内在押人员清理一番,身体素质还行的挑出来先给我去干活,这叫劳动教育,而身体素质不行的。那就给我登记造册在案关进监狱,既然吸了毒那就不把自己当人了,也不用把他当人来对待,国防部那边要做好随时镇压的准备,禁毒这个工作的展开,肯定要刺痛了不少人的心肝,出现一起就给我镇压一起,虽然诛灭九族已经废除了,但是连坐制我还没有废除,一人犯罪全家陪绑!咱不让他家跟着去蹲监狱。但是地区里的通报批评还是要的!”

    禅让还没进行,但是沈恪却已经没有理会帝都那边正惶惶不可终日的满清遗老遗少,新规划出来的特区区域就是两江地区,这里不光有着识字率最高的因素。更多的还是交通相对十分便利,虽说现在的货轮速度就和后世中观光团一般,可你别忘了现在全世界最快的军舰,也才十七八节,比自行车快上那么一点而已。

    这两年随着兴业集团的成立,这块土地上已经没有了晚清时期对外界那种落后的认识。对于给人做工也从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旧有理念扩展到合同制,白纸黑字的明文规定之下,双方具结按下手印,是足以保证劳动力转化为金钱的章程。所以,得益于兴业集团的带动,这块土地上的观念也随之改变,被书生们鄙视的奇淫技巧变成了可以生财的门道,在兴业集团里,脑力付出和体力付出都一样受人尊敬。

    得益于这两年的观念转变,两江地区的工业就开始了慢慢的发展,现在正式将这块土地划为工业区,炎黄帝国自然也出台了相关的政策加以扶持,新组建的炎黄银行就起到了杠杆支持的作用,大力发展钢铁冶金和机械煤矿等相关企业。大力发展工业的地方农业自然是会慢慢衰落,只是为了避免出现农作物产量下滑,沈恪自然是又做了一次走私的皇帝。几十吨各种农作物种子的采购自然是个不小的动静,好在兴业集团和共和国的关系有所升温,虽然很好奇兴业集团这个外资有啥新动作,需要这么多的农作物种子,可折腾了两天后,一辆载重四十八吨的卡车开进了一间硕大的厂房里面。

    家中有粮才不心慌,为了照顾失去了大量劳动力的田间地头,兴业集团的机械厂内,各种新式的播种机和收割机车间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扩招,对于另一个时空中美帝的农民开着飞机撒农药无比向往的沈恪,自然是将机械化种植提到了台面上,虽然现有的技术做不到美帝庄园式的管理,可能省点劳动力就是好的!

    沈恪在会议上定下了基调,基建工程就成了炎黄帝国最主要的工作任务,各大机械厂和简易的施工设备也在不断的生产出来,各种新型的小水泥厂和石灰厂更是拔地而起,特别是当兴业牌载重五吨的大型卡车的问世,虽然这在莫洛眼中就是后世中四不像车的放大版,可对于这个时空中的运输业来说,这已经是十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装备了!

    接下来的几天,人满为患的各地监狱纷纷进行了仔细的筛选,被挑出来的人无不是满头满脸的淤青和满脸的抓痕,十来个人塞在不到二十平米的监狱内,犯了烟瘾的这些瘾君子可以说是六亲不认,哭爹喊娘拿头撞墙可以说什么样的德行都有,而其他没犯烟瘾的人却是受不了这种近似乎精神武器的折磨,不是一顿暴揍就是一顿暴打,实际上就在禁毒令发布的当天,两江地区四十八人的死亡名单就已经放到了沈恪的面前,可是对于毒品有着深恶痛绝的他又且会大发慈悲,直接将这个报告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篓。浑然没事儿人一般。

    乱世用重典,这不光是对违法者的警示,更是对遵纪守法人们的保护,更何况现在还需要进行基础建设。随着监狱内的人犯纷纷筛选完毕,从魔都县到金陵的水泥路也就开始进入了前期的施工阶段,一时之间,整个两江地区为之震动。

    相对于民间的震动,实际上最为感受到震撼的。却是整个两江地区的商业阶层,在已经更名为炎黄帝国商务部的原兴业集团业务部,每天都有大量的技术在拍卖成交,得到了技术的商人们如同抱到了会下金蛋的母鸡,而没有得到的商人们却把视线又放到了下一样技术的上面。

    随着基建工程的建设,两江地区五座火力发电站也在紧张的开始了前期的工作准备,而迁移出了大量的工厂的浦东地区,将金陵制造局和江南制造总局以及轮船招商局整合为一家的兴业船舶也正式开建,十二座船坞总计二十万吨的造船总吨位,让整个浦东都沸腾了起来。新成立的各个制造公司。自然少不了工人的数量,为了提前做好准备,各个公司早就进行了超编额的人力储备,只从各个制造公司六班倒就能看出来,为了迎接这一刻,兴业集团是做了多么大的准备。

    六班倒,每个班只上四个小时,剩下的六个小时的时间,四个小时是学习的时间,另外两个小时是接受训练的时间。一时之间,整个浦东地区的村落中见不到任何一个在村头闲逛的二流子,相熟的乡亲们见面也不再东家长李家短,而是交换着自家孩子或者当家的工作心得。彼此攀比一番后领先者得意洋洋落后者却定下了奋发的心劲。

    “娃他叔,娃说码头上的劳力缺口有点大,年龄也放宽到了三十岁,要不你去试试?”

    赵坡村的村头,一个妇人正冲着操着手晒太阳的男子大声喊着,谁知道对方却连个脸都没转过来。妇人脸上也露出了怒其不争的表情,用眼睛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转身走开了。

    男子瞅着妇人远去的北影,将口中叼着的草根吐了出去:“让老子和那群力巴混,咱可是没那个命!”

    “嗡…”

    微微的轰鸣声响起,躺在柴禾垛上的男子侧耳倾听一阵,翻身从柴禾垛上站了起来,却不想脚下一空,整个人从柴禾垛上栽了下去:“妈呀…”

    “哈哈…”

    村头的道路上,一辆挂着空A001车牌的轿车内,刘刚正好看到男子一头从柴禾垛上栽下来,然后就如同屁股着火般从地上蹦了起来,远远的就在路边站好,隔着老远,就冲自己敬了个礼,当即开口道:“小铁,前面停下车。”

    “吱…”

    随着距离男子越来越近,兴业牌小轿车停在了男子的面前,随着后面的窗户落下,刘刚露出了脸:“四叔,晒太阳呢?”

    “唉…晒太阳!”

    刘福裕面上堆着谄媚的笑,右手一指村子口:“快回吧,你难得回来一次,别让你爹娘等着急了。”

    “呵呵,没事儿!反正陛下已经准我三天的探亲假了!”

    自顾自的说着,刘刚推开车门走了出来,看着比自己都要矮上大半个头的四叔,刘刚眼前一阵恍惚,几年前,这位叔叔在自己眼中可是高大的很,没想到现在都已经比自己矮了,当即从怀中摸出了一包烟,拆开包装纸后抽出了一根递了过去:“喏,四叔,你现在大烟也戒了吧?!”

    “戒了戒了,你可是咱老刘家的头面,怎么也不能为了这个耽误了你的上进吧?!咱们村,没戒烟的我全部都给弄局子里关起来了,这可是重大的隐患…”

    嘴上说着,刘福裕双手接过烟后就是一愣,瞅着烟上面多出了一小截的东西,还没等他开口询问,旁边就传来了刘刚的声音:“四叔,这是过滤嘴,你也知道先前的大烟对人体有害了,实际上,这些烟对人体都有害,装上这截过滤嘴,就是排除毒素的!”

    在刘刚的催促下将烟放进嘴里,随着啪嗒一声响,就着打火机点燃,刘福裕重重的抽了一口,面上的神情就是微楞。

    “呵呵,是不是抽着没劲?”

    刘刚自然知道对方面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收起了打火机,将烟揣回了兜里,开口道:“四叔,你知道我爹找我啥事不?!”

    “啊…我不知道…我知…我还有事,咱爷们以后再聊,啊!?”

    刘福裕张口结舌一番,夹着烟转身就朝着村子里走了回去,就如同屁股着火一般。

    “这是…”

    刘刚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位四叔的反应,很快就消失在了村子里面,转身钻进了车里:“走吧,前面第二个胡同右拐第三家!”

    随着轿车拐进村子,刘刚就发现了和以往的不同,还没等轿车拐进第二个胡同,就见到胡同口里涌出了一群人来,老远看着他就分成了两排,带头的正是自己的五服舅爷,现在赵坡村的村长刘一凡,而他的旁边几个也都是没有外人,看着小铁正准备将车拐进去,刘刚连忙开了口:“好了小铁,就停这里吧。”

    说完,随着轿车停下,刘刚推开门走下了车,看着迎头过来的刘一凡,脸上露出了一阵苦笑:“舅爷,您这是唱的哪一出?!”

    “唱的哪一出?!你小子还好意思问呐?你舅爷唱的是衣锦还乡这一出!”

    刘福贵不知道从哪蹦了出来,扫了旁边众多“长辈”一眼,正准备接着再说,就听到旁边的刘一凡开了口:“行了,福贵,这是刘刚上任后第一次回家,刘刚,今天舅爷带着你这些长辈们折腾这一出,可不是为了你那劳什子空军司令,而是专门为了答谢你带着咱们的空军,好好教训了一顿小鬼子!给你亮子叔报了血海深仇不说!更是报了国仇!!请受俺们一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