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神葬 > 最终章(一万两千字巨章!)

最终章(一万两千字巨章!)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TV帝、
    无数的异尸嘶吼出声,巫与尸的国度力量在此刻迸发。

    大片的疆域回缩,把所有的异尸护在其中。天空沉降带来的压力,就算是国度也必须把力量最大化凝聚才可以抵抗。

    可是。随着巫与尸国度的力量凝聚,我不但没感觉到安全。反而感受到更加恐怖的压迫力。仿佛国度对巫山的护持,正在减弱。

    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可确实在发生着。

    巫山裂开几条细小的缝隙,灰白色的世界之力努力维持巫山的完整。并帮助我们抵抗外界的压力。但是,透过那缝隙,可以看到天已经完全降下来。

    巫山被世界之力护佑。随着天地合一而缩小,就如同之前看到无间大地狱的变化一样。

    身在其内,并不会察觉到空间缩小,但却本能的会发现一些变化。这是巫山和自己都发生变化而产生的感受,我努力抬头,却难以看清连道真的身影。

    他离我太远了,就像隔着整个世界,我无法开口叫醒他。

    而人们在察觉到末日的来临后。都很慌张,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连道真身上。

    二十多亿人跪地膜拜,不同于执政府时期,他们此刻的膜拜,是全心全意的。因此而产生的信仰之力,也更加浓厚。每个人身上诞生的奇异气息,比以前要多出数倍。  

    这无数的信仰之力汇入连道真的体内,让他变得越来越大。乳白色的光芒,逐渐覆盖整个巫山空间。世界之力得到了这种光芒的帮助,变得更加稳定,于是,人们的膜拜也就更加真切了。

    姬孙一直未动,让人看不出他的目的。

    他似乎还在等待什么。又或者等某个时机。

    我无法呼唤任何帮忙,只能被信仰之力压在地上,屈辱的跪在那里。

    难怪姬孙从无间大地狱出来时,没有想法子坑我,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来到巫山,就是无敌的。因为他控制了拥有二十亿信仰的连道真,区区一具姬孙之身,无法扰乱他的计划。

    “叮……”仿若清脆的铃声,又像两片铁器合在一起的声音。这声音悦耳至极,听的人如痴如醉。

    然而下一刻,轰隆隆的巨声,连绵不断。

    巫山就像被暴风刮起的落叶,伴随着声响剧烈的晃动着。如果不是这里拥有世界之力,同时又有连道真的信仰之力加持,所有人肯定都会在这场风暴中被撕的粉碎。

    连道真依然在不断的吸收信仰之力来壮大自身,我看不到所谓智者和迷徒在哪,不过以心眼看过去,便能看见,那巨大的光影中,有五颜六色的气息在扭动。

    这些气息在信仰之力的加持下,正不断变换着形状。这种画面,让我看起来似曾相识。

    不久之后,巫山的裂缝越来越多。世界之力只是扩充了这里的空间,并不能完全护住山体。

    随着天地合一的进程加深,山体破碎的地方越来越多,这也使得人们可以清楚看到压在头顶的天。

    天与世界之力互相争夺着对这处空间的控制权,如果让天压下来,结果自然不用说。但如果世界之力可以撑住,那我们就能度过这次难关。

    我虽然跪倒在地,但依然紧张的看着姬孙。不管怎么恨他,都深切的希望,他不要在这一刻动手。

    你想做什么,都放在这场大难结束后再做,给人类留一条活路……

    如果姬孙愿意,那就算让我跪着求他,我也愿意!

    也不知是否听到了我的祈祷,姬孙始终没有动手。在看到世界之力被天压的摇摇欲坠,连道真伸手点去,将大量信仰之力用来支撑这处世界时,我忽然间明白过来。

    姬孙不是不想动,而是不敢动。

    如果他在此刻让连道真去做别的事情,很有可能会失去人类的信仰。没有连绵不断的信仰支撑,他和连道真都会在这场大难中被压死。

    所以,姬孙在等。

    他也在等待灾难的过去,等天地合一的压迫力消失的时候,就是他真正露出獠牙的时刻。

    巫山的山体,不断破碎,渐渐的,所有山石都被压成粉,紧接着彻底湮灭。

    四野展露在我们眼前,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看到,那原本占地数万里的金色佛国,此刻已经近乎被压平。

    一尊佛陀端坐于佛国中央,所有的愿力都集中在他身上。十八层地狱在下方托起佛国,使其不会被天压入地下。

    不知怎么的,我忽然觉得,这佛陀就像一根针。

    他屹立在天地间,像随时要捅破那层天。

    在佛国之上,是天,而天已经很薄。

    天的后面,隐约能看到一座大山。

    灵山!

    我仿佛看到了大世尊,带领数十尊佛陀,于灵山上诵经。

    魔主波旬虎视眈眈,佛在等天地合一的大机缘,魔则在等着破坏佛的机缘。大量的菩萨与罗汉,率领真正的八部天龙,围绕在佛陀四周。

    而洞天福地处,那尊古老的仙人,于无穷尽的清气中漂浮。仙人与弟子被清气裹住,不受天地压迫。十数亿的法器勾画出一道道阵法,使得洞天福地中的仙气可以被用来抵挡天地压迫。

    而在清气之上,金碧辉煌的天庭,有那威严的帝王带领群仙,于殿前等待。无数天兵天将摆开了阵势,只等一声令下。仙灵之气勾勒出许多传说中的神兽,如龙如凤。那里,是真正的仙境。

    大荒之中,古兽咆哮。

    异海之中,古神浮现。

    这两处地方有各种奇异的气息相连,无数上古遗民立于其中,被数尊神人带领,依靠神话时代遗留下来的大势抵挡灾难。

    星空之外,许多神人俯瞰人世间,他们摩拳擦掌,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不多时,天重重的砸在地上。

    这才是真正的天地合一!

    然而,地藏王佛屹立不倒,众多佛子的加持,让他真的成了定海神针。

    这针,捅破了天,使得本该牢牢贴合在一起的天地,有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灵山中,传来无数声佛号。

    那数十尊佛陀同时抬手,将灵山托起,然后迈步走来。

    他们的身体,与灵山一起越来越小,竟从那缺口处走出。

    魔主波旬也托起了六层欲界,随之而来。他没有立刻扰乱佛的机缘,而是将六层欲界压在灵山上,顶住了缺口。

    洞天福地处的那尊古仙,也是一样。

    十数亿法器勾画出的阵法,让仙灵之气配合他,成为永生不灭的存在。

    天地合一的威势无法将他抹去,便只能如佛国一般顶出一个缺口。

    天庭降临,天兵天将呐喊着蜂拥而入。一层又一层的天外天落在天庭之上,将缺口撑开。

    大荒在这场灾难中,是最吃亏的。

    神人虽然可以依靠神话时代遗留下来的力量护住自己不死,但他们没能拿到圣贤书,也就无法建立自己的国度。所以,想打开缺口,便只有一条路可走。

    只见无数古兽,遗民冲天而起,以血肉之躯,向天发起自杀式的攻击。

    一次两次的攻击,无法撼动已经落下的天,但是当他们成群结队,密密麻麻,带着誓要将天捅破的决心去死的时候,就算是天,也无法阻挡。

    如今的天,是最弱的时刻。

    当大部分古兽与遗民在与天的撞击中死去时,星空外的神人也跟着挥动自己的拳头。里应外合,终于打破了天的阻碍。

    大量神人从缺口处降临,他们团团围在两尊人首蛇身的神人身边。

    那两尊神人中,有一位有着女性的面孔。她伸手一招,已经闭合的天地中,立刻有无数的碎片飞来。

    这些碎片很是沉重,并且坚硬无比,在她手中迅速恢复,逐渐化作一柄巨斧。

    碎片看的我很是眼熟,仔细感受其中的气息,不禁大吃一惊。

    这不就是二伯当初留给我的那种金属碎片吗?

    每次耳边听到有人呼唤姬孙的时候,这种金属碎片都会如闪电划过,切断那种虚无缥缈的联系。

    没想到,这碎片竟然属于一把斧头。

    能被那为首的神人拿在手中的斧头,自然不是凡品。

    姬孙在将身体与神魂分离时,虽然没有把记忆传承给我,但通过几次与神魂的精神联系,我隐约明白,这斧头的来历。

    开天斧!

    神话初始中,盘古开辟混沌的那把斧头!

    也唯有它,才能仅仅一块碎片,便切断虚无的联系。

    这些神人也是够聪明的,他们早就想过,仙佛会全力阻止我拿到圣贤书。所以,他们把开天斧化作无数碎片散落人间,在最后的时刻才换回来恢复本来面目。

    如此一来,虽然没有国度,也没有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支援,但拥有开天斧的神,在此刻要比仙佛的优势还大!

    毕竟,这斧头曾经有过一次开天辟地的经历,说明,它本身就可以承受混沌的压力。

    在争夺开天的权力中,拥有这样一把斧头,几乎等于作弊!

    一斧头砍过去,什么都无法阻挡。

    巨斧悬浮,撑住了星空中的缺口。

    如此一来,天地合一中,便有了三处空白。这些地方,就如同龙卷风的风眼。

    风势再大,风眼中都是平静的。

    神仙佛提前安排人建立国度,不仅仅是为了接引自己人,也是为了打开一个缺口,为自己制造一片安宁地。

    天地彻底合而为一,连道真没有精力再镇压我。

    他收回了信仰之力,全力抵抗天地的重压。

    我们没有外界支援,无法打开缺口。就算打开,也没有东西去支撑。

    佛国有魔主的六层欲界,天庭有大罗天,就连神人,也有开天斧。

    我们呢?

    只有各种算计和背叛!

    人类最大的希望,如今就在人类最大的敌人手中。

    我察觉到一股强大的空间之力在远处爆发,下意识看去,隐约看到一艘巨大无比的飞船撕开空间离去。

    那应该是天空之城。

    执政府没有国度护佑,而天空之城他们还没有完全研究出来,所以不足以抵抗这股力量。在能量消耗完毕前,他们只能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书教授他们到最后,也没来找我们庇佑自己。

    或许,就像我一直不信任他们一样,他们,也一直不相信我们。

    正因为如此,之前我请求书教授发动天空之城帮我打开巫山时,荀鼎天才会那么痛快的答应。

    执政府临阵脱逃,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好怨恨的。他们看不到希望,自然只能选择离去,只有愚蠢的人,才会选择在必死无疑的时候,仍留下来坐以待毙。

    “哗哗哗……”

    “砰砰砰……”

    “沙沙沙……”

    各种声音接连响起,目所能及之处,一切都在爆开。天与地,在此刻开始化作混沌。

    什么是混沌?

    古籍中记载:盖闻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将一元分为十二会,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之十二支也。每会该一万八百岁。且就一日而论:子时得阳气,而丑则鸡鸣;寅不通光,而卯则日出;辰时食后,而巳则挨排;日午天中,而未则西蹉;申时晡而日落酉;戌黄昏而人定亥。譬于大数,若到戌会之终,则天地昏蒙而万物否矣。再去五千四百岁,交亥会之初,则当黑暗,而两间人物俱无矣,故曰混沌。

    前面那些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一段话。

    “交亥会之初,则当黑暗,而两间人物俱无矣,故曰混沌。”

    意思就是说当天地的岁数到了,戌、亥交汇之时,天与地之间,没有人,也没有物,只有黑暗存在,那就是混沌。

    而在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中也说,盘古从混沌中醒来,眼前一片黑暗,于是拿起开天斧,劈开了如鸡蛋一般的混沌。

    如此,清者上升,浊者下沉,乃生天地。

    而在西方圣经中也是如此,神出现时,天地一片黑暗,神说要有光,于是才有了光。

    再如那希腊神话,埃及神话,北欧神话等等,也都是如此。

    混沌就是虚无,就是黑暗!

    所以,当天地陷入混沌时,一切都在消失,能看到的,是一切都荡然无存的黑暗。

    天地化作混沌的速度非常快,一眨眼的功夫,便从天边来到眼前。

    佛国震动,大世尊率领佛陀菩萨罗汉诵经,六层欲界,灵山,佛国,地狱,同时被注入佛力。地面爆为混沌,但天空却有缺口,所以,他们虽然被混沌震撼,却也撑了下来。

    洞天福地也是如此,上有大罗天支撑,中有天庭坐镇,下有洞天福地守护。群仙启阵,混沌不可伤。

    而大荒之中的神人,仅凭一把开天斧便撑开了天空。地面的变化,无法伤到他们那强大的神躯。

    天地的变化,在这三处地方被削弱了大半。

    可是,巫山和巫与尸的国度并没有什么优势。相比那三家,阴尸虽然得到十亿异尸,但没有底蕴可言的国度,依然显得极为脆弱。

    混沌凶猛,大量的国度疆域毫无反抗之力就随之湮灭。

    国度如受惊的虫子,迅速收缩自己的覆盖范围。十亿异尸密密麻麻的叠加在一起,将国度硬生生挤压成了黑色的大球。

    这球在混沌中不断被剥去一层又一层,等混沌过去,已然所剩无几。仍幸存下来的异尸,不足十之一二。

    连巫与尸的国度都这般,巫山更是不堪。

    幸运的是,混沌爆开的地方,巫与尸的国度在前,巫山在后。

    而不幸的是,姬孙此刻做出一个我从未想过的举动。

    他伸手一招,巫与尸的国度立刻飞来。国度之门大开,一个身影从中飞出。

    我一眼便看到,那身影的右臂,有螺旋状的纹络。

    是阴尸!

    不过,此刻的阴尸似乎有些迷茫,身体竟然受姬孙的控制。

    我惊骇不已,姬孙怎么能控制得了阴尸?

    巫与尸的国度,将已经失去山体的巫山吞噬其中。那无数的异尸更加凝结,以自身来抵抗混沌对巫山的侵袭。

    我很是不解,如果姬孙想用巫与尸的国度保护自己,保护巫山,为什么之前不那样做?

    但仔细想想,他这样做也可以理解。

    毕竟天地化作混沌的力量如此可怕,巫山世界那么大,如果国度先来护住巫山,力量就会分散很多。在混沌中分散力量,等于找死。

    所以,国度先把阴尸护佑下来,然后生育的力量,才来保护巫山。

    不过,对姬孙来说,保护是不存在的,他只是想拖延时间。

    因为我看到,他将手插入身边那巨大的白色光影体内,然后用力的向外拉扯。

    连道真体内五颜六色的气息,此刻已经成型。那是一个巨大的人型,不过与从前见过的原型相比,它的构建更加复杂,同时也更加稳定。

    不过,原型是吸收信仰之力的关键,把它扯出来,连道真还怎么继续接收信仰?

    没有连道真,巫山是否真的能从混沌中生存下来?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连道真的气息发生了变化,然后,便看到那白色光影抬起双手抓住姬孙。

    轰隆隆如雷霆般的巨声响起:“姬孙,你上当了!”

    连道真!

    是连道真的声音!

    我惊喜交加的抬头,只见无数信仰之力蜂拥而来,化作镇压的大势,向着姬孙而去。这种力量,连我都被轻易压住,姬孙就算比我强,也不可能扛得住。

    更何况,他此刻手掌在连道真体内,又被抓住了手臂!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只要给他一瞬间,便能逃脱这里。连道真选择这个时候出手,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

    姬孙那一如既往的冷漠,无法让人察觉到他是否在惊讶,只能听到那冰冷的声音:“你怎么会醒来?”

    信仰之力继续压来,巨大的白色光影,如神王开口,说:“看来,当初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天阳,的确是对的。否则,你应该知道原因。”

    我一愣,连道真有事情瞒着我?

    是了……

    之前我确实一直怀疑,他在瞒着我什么,但连道真一直没有说。后来,神仙佛降临,我还以为,他瞒着我的事情,就是他的存在意义。

    身为道留在人世间的种子,连道真的身份很尴尬,他瞒着这件事情有可原。

    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你瞒着他什么?”姬孙问出了我也想问的问题。

    “你一定不知道,在我去寻找古老传承援助的时候,曾经见过那位八索掌门。”

    “杨天佑?这个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曾告诉过左天阳。”姬孙说。

    “不,我告诉天阳的,是现任八索掌门。而我真正见到的,是另一位!”

    “另一位……”姬孙那冷漠的声音,终于发生了些许变化。就算是拥有绝对理智的他,在听到另一位八索掌门的名号时,也充满忌惮。

    “没有错,那位以一己之力,与天下争锋的人!”:“她早已看到了世界的尽头,知晓天地重合是不可抗拒的未来。只可惜,争天之战中,没有人相信她。我花费很长时间才找到她,从她口中,知晓了关于混沌的事情。”

    “然后呢?”姬孙问。

    “然后……”连道真沉默几秒,而混沌已经来到巫山下。大量的异尸化为乌有,连道真接着说:“她对我施展了一掌定乾坤的道法,让我看到了真正的未来。”

    “未来……”

    “是的,那个我被神人抓住,被你算计,然后人类被无情抛弃,只有你成为天下最强的未来!姬孙!你失败了!”连道真大喝一声,无尽的信仰之力涌来,要将姬孙镇压。

    “难怪你可以醒来,有她的帮助,你确实有能力逃脱我的掌控。这么说,她也来到了这里,打算帮助人类?”姬孙问。

    “她在争天之战中被伤,无心再战,只想屹立时空的尽头,看这天地化作混沌,等待新生的世界出现。她要让那位唯一算计到自己的现任八索掌门看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连道真回答说。

    “是吗……”姬孙缓缓抬头,说:“这样说来,她并不在这里……”

    这时,我眼角瞥见一个缓缓而来的身影。望过去,正见阴尸已经来到他们俩跟前。

    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阴尸!还有阴尸!

    在信仰之力将自己镇压前的那一刻,姬孙再次挥手。阴尸的身体一震,一个模糊的影子从它体内飘出,如风一般窜入白色光影内。

    紧接着,巨大的白色光影疯狂的扭动起来,连道真的声音充满惊愕:“这是……”

    阴尸体内出现的模糊影子,给了连道真极大的惊扰,让他连信仰之力都无法控制。姬孙轻松摆脱了信仰的压迫,他漂浮在半空,手掌再次延续之前拉扯的动作,说:“如果她亲身来此,我还会忌惮。一掌定乾坤,确实是天下最强的道法。可以让人看清下一刻的未来,这本身便立于不败之地。但是,争天之战中,她失败了,说明就算是一掌定乾坤,也无法算透未来。或者说,她看到的只是一个未来,而真正的未来,充满变数!你看到那个被我算计的未来,但当你从掌控中苏醒的时候,未来就改变了。连道真,你以为我没有想过这一点么?真正的未来,是无法摸透的,能被看清的,只有现在!”

    连道真已经说不出话来,心眼所见,白色光影中,两个影子正在互相纠缠,争夺对身体的控制权。

    姬孙手臂用力,缓缓将原型从连道真体内抽出,说:“你肯定很惊讶现在发生的事情。不过,你遗忘了一件事,或者说,因为你的恐惧,所以才会有了遗漏。你不敢让她帮你找到遗失的东西,就是因为怕改变现在的自己。但是,想改变未来的你,却不敢面对真正的自我,又怎么能成功?”

    我愣愣的站在那里,姬孙的话,隐约让我明白了什么。我看着连道真体内的两个影子,心里很是吃惊。

    阴尸的来历,一直很神秘。

    它最早出现在西安,然后有了自我意识,接着以惊人的智慧成功算计了连道真和阿三。最后,它躲在蚩尤冢。谁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去哪里。可能就连它自己,都不是太清楚。

    然而,姬孙如此破解了阴尸的秘密。

    “它就是你所遗失的那部分!”姬孙说。

    “什么!”所有熟知连道真的人,如阿三,觉明和尚,都惊呼出声。

    连道真和我一样,都缺少了一部分。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记忆,迷迷糊糊中才到了桃花源。谁也不知道,在失去记忆前,他都做了什么,又为何会失忆。

    而如今,姬孙说,阴尸就是连道真所缺少的那部分……

    这怎么可能!

    姬孙一边拉扯着原型,一边说:“道的力量,希望用你来破坏神与佛的种子。但是,哪有那么容易?你尚未完全成长起来,便进入了蚩尤冢,面对全盛时期的姬孙,自然被剥离了神魂与身体。也正是因为你,姬孙才察觉到,或许可以用这种方法来摆脱天命。什么是天命?无非是神人之下的世界之主。姬孙想要摆脱天命,并不仅仅是摆脱这种奴役,换来大自由,大逍遥。他真正想要的,是成为众神之主!从天命之人,变成可指天命!”

    众人哗然,就连我也没想到,姬孙的野心那么大。

    他原本就是被创作出来,接受圣贤书,帮助神人取得混沌优势的。换句话说,他只是一个工具。

    但是,一件工具如今却想翻身做主人?

    我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并非不能理解。一条狗,也想没事去溜溜人,更何况,他是姬孙。

    而姬孙的话,更让人清楚明白,原来连道真之所以缺少了一部分,正因为他曾经去过蚩尤冢。

    他的神魂被剥离,肉身被驱逐。

    早在西安的时候,连道真便说,那阴尸是人为放进来的。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但它就在那里!

    如今,事情的真相被解开。

    赵启明当初前去蚩尤冢,无意中让姬孙看到了机会。连道真的神魂,被放入阴尸体内,然后追赶着赵启明回到人世间。

    二伯为了找到赵启明死亡的真相,也去了蚩尤冢。道的力量为了破坏神的手段,在半途将道剑赐予他。二伯从此成了傀儡,他将我从冰山中挖出,这并非道的力量强大,而是姬孙早已算到这一切,故意让他成功。

    否则的话,能够驱逐完整连道真的姬孙,又怎么可能挡不住二伯?

    之后我去西安虽然是个巧合,但只要我想找到二伯的真相,想找到自己的来历,必定会去蚩尤冢。

    神魂与身体分开,这是姬孙早已想做的事情,只是缺少一个契机,或者说,他之前还没有准备好。

    而阴尸的作用,实际上是为了指引我。

    我那段时间所走的路中,一直都有阴尸的身影,没有它,我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到蚩尤冢。

    姬孙以这种隐蔽的手段指引我道路,最终,他成功了。

    不过,暂时的摆脱天命,只是他要做的第一步。

    如今,他已经走到了最后。

    难怪阴尸会拥有自我意识,又难怪它的智慧那么高,它本来就是神魂!

    如今神魂进入连道真的身体,就像姬孙进了我的身体一样。神魂与魂魄,自然要相争,争出一个控制权。

    姬孙虽然没算出八索掌门会帮助连道真,但他为了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提前就埋下了种子。

    阴尸被他控制,神魂入体,连道真自然没功夫再去镇压他。

    原本我们是一个翻盘的机会,但现在,却被姬孙大胜。

    所有的事情,他都考虑在内。纯粹的理智,让他变得无比可怕。这是真正的算无遗策,虽然比不上一掌定乾坤的道法那么方便,但也惊艳天地间。

    我叹口气,想着,难道真的要失败吗?

    等一等……

    看着连道真体内,神魂与魂魄的争斗,我忽然想起了一个方法来阻止姬孙。

    既然姬孙可以利用神魂来扰乱连道真,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呢?

    我眼睛亮了起来,虽然自己所想的那个法子非常危险,很可能让我魂飞魄散,但是,并非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更何况,倘若能救下连道真,能救下所有人,就算真的死去,也值了!

    我打定了主意,便不再犹豫。

    精神世界的大门敞开,我飞掠而起,冲向姬孙。

    如今连道真苏醒,无法控制信仰之力,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镇压我。

    姬孙看到我的到来,忽然间身子一颤,因为他也想到了某种可能。

    我冷笑着说:“一饮一啄,你就是考虑的太多,才给我留下了这个机会。”

    是的,倘若姬孙果断一些,将我困死在无间大地狱中,我就再没阻止他的机会。但是,他怕会有别的意外发生,希望能留下我,给自己留条后路。

    正因为考虑的如此周全,他的计划才出现了一点小小的瑕疵。

    虽然这瑕疵可能派不上用处,但终究能给他找些麻烦。

    姬孙的身体颤抖,只持续半秒钟,因为他很快就明白,即便我想阻止他,也不可能办到。魂魄与神魂之间的差距,非常大,大到永远不可能战胜的地步。

    如连道真与阴尸相争,此刻也被彻底压在了下风,眼看用不了多久,身体的控制权便要易主。

    我将精神世界敞开,化作一个巨大的口子,冲姬孙大喝:“给我进来吧!”

    姬孙不以为意,随手放开拉扯原型。从我们俩相同的精神联系中,我可以清楚感受到他的想法。

    他看出我的念头,所以打算把我的魂魄打散,然后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毫不畏惧,就算要死,也要做出些事情再死!

    人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于鸿毛。

    我做不了泰山,也不想做那鸿毛!

    姬孙神魂入体,我的魂魄毫无反抗之力便被压到了精神世界一角。神魂在我体内,如参天巨人,而我,只是蝼蚁。

    望着那巨大的神魂,我心中惨然,知道就要死了。

    可惜啊,虽然想到这种方法,却因为魂魄过弱,无法产生任何效果。就算阻止姬孙几秒,又能取得什么结果呢?

    然而就在这时,连道真的身体忽然自主挣脱了原型。

    五颜六色的人型气息,孤零零的耸立在半空。连道真身子一转,忽然对我拍出了一掌,大喝一声:“出!”

    我顿觉魂魄像被人用钳子捏了出来,那种痛苦,让人难以承受。然而下一刻,连道真抓起我的魂魄,朝着原型扔过去。

    姬孙看到这一幕,猛地发出一声大吼:“你敢!”

    声音震天,连道真如遭巨锤轰击,吐血后退。

    姬孙伸手,向我的魂魄抓过来。连道真厉喝一声:“阿三!”

    记得,很久以前我就说过,连道真与阿三的配合,是很默契的。他们三年里共同出生入死培养出来的感觉,让我很是吃醋。

    而如今,这种默契,得到了最大的发挥。

    连道真一声之下,阿三也紧跟着毫不犹豫的喝出声来:“阿大!”

    “吼!”

    一声更加惊人的怒吼从远处传来,我的魂魄侧目望去,只见一尊数万丈高的巨佛,浑身又无尽的负面气息化作无数锁链笼罩。

    它一个人,就像整个世界,就算是混沌那可怕的力量,也无法轻易将它压制。无数负面锁链缠绕自身,等于多了无数层防护。那数万丈高的巨佛,就在混沌中奔跑,如神话中逐日的巨人夸父。

    不过,混沌确实可怕,等他来到我们面前时,已经被削去三分之二的力量。

    没有国度,也没有人支援,仅凭自己的力量在混沌中生存下来。仅此一项,阿大便可笑傲天地。就算是大世尊,也不敢说能比他做的更好。

    虽然力量被削弱,但阿大的动作并未停顿,他来到我们面前,挥拳砸向了姬孙。

    这一拳的力量令人心惊,但姬孙却没有回身去防。他似乎故意敞开后心,打算借助阿大的力量来使自己的动作更快。

    不过,阿大有阿三指挥,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一点。

    那拳头立刻化作巨掌抓来,同时,无数道负面枷锁成了渔网,当头罩向姬孙。

    “混账!”姬孙大吼出声,回身与阿大的手掌对击,借此摆脱了这一抓。但他随后就撞在了负面枷锁上,身形立刻为之一顿,紧接着又迅速挣脱。

    可是,就在这一停一顿之间,我已经成功进入原型体内。

    此刻的原型,是纯洁的。

    它没有意识,体内空荡荡的,一切都处于等待的阶段。

    魂魄的入驻,就像在给发动机点了火。

    我立刻便知晓,该如何去做。

    当原型的身体不断缩小,朝我所想的方向变化时,姬孙才姗姗来迟。他望着我,脸上虽然没有愤怒的表情,但身体,却不断发出雷鸣之声。这是将姬孙之身所有力量都调动起来的征兆,很显然,他已经怒到要失控了。

    算计了那么久,却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

    连道真一边吐血,一边大笑,说:“就像你说的,未来是可变而不可捉摸的。你自以为算尽了一切,却没有想到,一种未来改变了,那么很多种未来都要跟着变。无穷尽的变化,连道法都算不清,更何况是你?”

    姬孙转过身看他,说:“那你有没有算过,你也要死了?神魂与魂魄争锋,后者必败无疑。”

    “死有何妨?”连道真大笑,有着说不出的豪迈。

    “你不会死,有我在。”

    姬孙猛然转头,而一道白光划破混沌,直入连道真体内。

    信仰之力,轻松将神魂镇压,如绳索一般捆起来抽出连道真的身体,然后一甩之下,送入了阴尸体内。

    阴尸双目一闪,再次有那明亮的乌光出现。我已经破去姬孙在神魂上的手脚,让它恢复了神智。

    阴尸发出低沉的吼声,狠狠的盯着姬孙。

    它虽然是连道真的神魂,但这么多年来,早已形成了自己的意识。可以说,他与姬孙一样,都可以算作独立的个体。

    姬孙算计它,去争夺连道真的身体,自然让阴尸极为愤怒。

    此刻,原型体已经在我的意志主导下,完全定型。

    我依然是我,还是原来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身体是由纯粹的原型组成。

    看着眼前那个与我一模一样的姬孙,心中忽然充满感慨。

    姬孙想要摆脱天命,我又何尝不想摆脱他?

    自己的魂魄,却住在别人的身体里,怎么都觉得别扭。而如今,全新的原型体,让我仿若重生。

    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涌动,那无限变化的力量,让我明白,姬孙为什么要算计这些事情。

    原型体,可以让他重生,可以让他吸收一切力量来成长。

    如此,他才能成为最强的神。

    从天命之人,变成指派天命的人。

    但如此,他彻底失败了。

    连道真的魂魄没有神魂纠缠,恢复如常。虽然混沌中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被他调动,但是,这里有我。

    信仰之力,是一种类似佛陀愿力的东西。

    它可以产生无数种变化,换句话说,就是真正的随心所欲。

    因此,我稍微分出一些力量送与连道真,便让他恢复到了全盛时期。

    弑佛罗汉阿大,阴尸,连道真,我,可以说是如今场上最强的几个人。我们四个,围在阴尸周围,自然不是打算请他喝茶。

    如果说,各种世界是这个宇宙的毒瘤,那么,姬孙就是这个世界的毒瘤。

    不将他清除,我永远难以安心。

    不过,姬孙虽然没有得到原型体,但能够彻底掌控身体的他,依然很强大。在场众人里,唯有我,能胜过他。

    姬孙沉默,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来扭转局势。

    我已经掌控了原型,没有我的同意,就算神魂无比强大他,也无法侵入体内。

    我冷冷的看着他,说:“放弃吧,你败了!”

    姬孙看着我,许久后,说:“我没想到,你会是一个意外。那么弱的魂魄,不被我看在眼里的小东西,竟然成了你们翻盘的契机。”

    “胜利,往往在于细节。”:“你太理智,所以考虑的东西太多。而考虑的越多,就越容易忽视一些东西。倘若你能拥有一丝情感,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是这样。”

    姬孙再次沉默。

    他曾经是拥有些许情感的,姬孙当初分离神魂与身体时,为了怕他杀我夺走身体的控制权,又或者是考虑到连道真此时所说的情况,所以留下一丝丝情感在他体内。

    但是,姬孙神魂太理智了,为了考虑事情更加清晰,他毫不犹豫的将这丝情感以特殊手段磨灭。

    毫无疑问,纯粹的理智让他变得极为可怕。

    但是,纯粹的理智,也让他有了瑕疵。

    这世上,不可能有什么是完美的。

    物极必反,太过完美,本身就是一种不完美。

    所以,他才会败。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姬孙的视线,缓缓扫过我们,他的气势正在逐渐降低。随后,我惊愕的看到,他的身体,正在一点点的消散。

    姬孙看着我,说:“你似乎忘记,我曾经告诉过你,神魂与身体分开后再结合,时间长了,你的魂魄会消散。”

    我愕然,姬孙的确讲过这件事。

    他接着说:“但我没告诉你的是,神魂与身体也同样是排斥的。如果时间太长,我还留在体内,也会因为这种反噬而消散。”

    “那你……”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把话完全说出来。

    姬孙既然知道这件事,为什么还要留在身体里不出来?他虽然失败,但还是可以靠着神魂的强大继续存活下来。

    神灵的魂魄与身体,是可以单独存在的。

    姬孙的身体和神魂,一起消散的速度正在加快。他冷漠的看着我,说:“既然无法做那指派天命的人,又为何要做天命之人。我的存在,本就是为了突破,倘若不能,存在便没有意义。”

    我愣愣的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知为何,心中忽然升起了不舍。这种不舍的情绪,来的毫无理由,完全说不通。

    姬孙的大半个身子,已经尽数消失,当他只余下一颗头颅的时候,我听见他说:“天命啊……终究,还是在天命之下……可惜了……”

    而后,他的头颅也化作了混沌消散于虚空之中。

    如此惊艳的一位存在,就这样自损。而整个世界化作一片混沌,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化为乌有。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超出了一切预料。

    有些事,连道真没想到,有些事,姬孙没想到,更多的事情,我没想到。

    这就是未来,无法看清,无法摸透……

    此时,天地已经全部化作混沌。

    佛陀,仙人,神灵全部出现。

    他们怒吼着冲向混沌的最深处,谁能第一个到达混沌的起点,将第一缕混沌开辟,谁就是这一场战争最终的胜利者。

    连道真抬头看向我,说:“去吧,为人类争一个未来。”

    “不可变的未来,真的要争吗?”我问。

    “不可变的是未来,而我们争的,是现在。”

    我笑了出来,是啊,唯一可看清的,是现在。如果不争,未来就是定下而不可变的。

    那么,就争一争吧……

    这是一场赛跑,谁跑的快,谁就赢了。

    不过,赛跑中,还会有各种争斗。

    佛陀,仙人,神灵互相颤抖,其中又有魔主波旬扰乱。我在其中势单力薄,无法突破他们的阻碍,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强大的神仙佛跑在最前面。

    连道真虽然让我争,但看着如此情况,我们也只能暗叹一声。

    终究是没有那些底蕴,也没有提前埋下手段,比不过这些早在数千年前就开始准备的存在,他们拥有太大的先天优势。哪怕我如今可与大世尊争锋,可与三清并肩,也无济于事。

    然而,就在我们暗叹一声,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察觉到混沌中有强大的空间波动。

    紧接着,我看到一座巨大的城市,在混沌的深处出来。

    那是一艘庞大无比的飞船……

    天空之城!

    它竟然回来了!

    这艘永不坠落的城市,在出现的刹那,便突破了空间的阻碍,一头撞在了混沌的起点。

    一缕混沌,几乎撞碎了大半个城市,但其本身,也跟着被开辟,化作了一丝清明。

    诸佛,诸仙,诸神都停止了争斗。

    他们望着混沌的起点,默不吭声。

    混沌,被开辟了……

    我仿佛听到天空之城中,传来一声疯狂的大笑:“老子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

    我回过头,看向连道真,他似乎也听到了那狂笑声。

    我们俩互视着,忽然也都笑了起来。

    未来……

    确实是不可捉摸的……

    (全文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