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方舟之中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方舟之中

类型:网游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流血的星辰a
    天空中的要塞开始发光了!

    这是大多数目击者们的第一印象。然后,伊莱夏尔的城内便更加混乱起来了。

    一般来说这种古代决战用兵器之类的玩意,一旦发光了就一定会搞点大事出来。大家就算是没有见过世面,这样属于生物的本能认知也还是有的。

    其实,没有那么严重,正在发光的要塞说白了也就是亮灯了而已。而且,这座古代要塞外形就算是再骚气,毕竟也是为战争准备的,不可能有那么多华而不实的落地窗,也不能像主题乐园里那些大型手办那样恨不得给每个窗户框每条房檐的沟壑中都挂上几管霓虹灯。只不过,那些灯光投过门窗照到外面,再和要塞整体外围的魔力光幕遥相呼应着,倒的确会产生一种“要塞正在发光”的错觉。

    至于正在要塞之中,刚刚启动了光源的大家伙儿,倒是不知道他们给外面带来了怎样的冲击和混乱,现在的他们,立在宏大的厅堂之中,看着周围城墙般宏伟的壁画,看着巨大的廊柱宛若山岭,踩在光滑的石板地面之上就像是身处广场之上,一时间竟然看不到头。

    “这就是苍天的方舟吗?虽然已经有了心灵准备,但真的到了这里,我却总是觉得,我们就像是一不小心爬进了古代神殿中的蚂蚁。”奥薇莉娅夫人道。

    “当时主要负责螺旋要塞的守备和武装的是泰坦巨人、龙和仙灵鸟,有这样的规模也是可以理解的。”戈尔德大师道。他虽然也是第一次来,心中也震撼无比,但他知道,他现在是大家的主心骨,是这次事件的主谋,要是他不能淡定一点,大家搞不好就要被吓破胆了。

    “可是,我们要怎么才能利用它的力量呢?”奥薇莉娅道:“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活人了,不可能唤出一个泰坦的幽灵,让他们帮我启动魔力核心吧?”

    “在这种地方,这个玩笑可真不有趣,虽然我早就知道你就是这样的类型了……”戈尔德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在大厅中分辨了一下方向,迈步前进。

    “您对这里的结构似乎挺熟悉的。”

    “家族不仅仅留下了这个。”他扬了扬手中的紫罗兰权柄,用法杖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还留下了详细的地图和历代所有的研究心血。当然,只是先祖所知道的那些。这座城是上古先民们一切的智慧结晶,就算是古代那些守卫这里的英雄们复生,却也不能说全部了解,更不用说是我这样的不肖后人了。不过,一些重要的位置,以及那里的去路,我多少还是知晓一些的。”

    一行人在戈尔德的带领下,穿过了一条露天的长廊。

    他们已经能看到火光冲天的奥拉赫兰和喧嚣鼎沸的伊莱夏尔,自然是猜出发生了什么,不少人都露出了担忧和慌乱的神色,频频看向了领头的老人们。

    然而,他们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一幕似得,依旧迈着坚定的步伐地继续前进。

    家臣们无奈,只能又跟了上去。

    可是,当大家通过了露天走廊,穿过几栋不知道算是宫殿还是堡垒的大型建筑,进入一条过道的时候,担忧和慌乱甚至变成了恐慌。

    在他们面前,这条长廊一眼望去几乎看不见尽头,宽度和高度都有十余米,地板上镶嵌着青蓝色的石砖,晶莹剔透,仿佛是最上等的玉石,悬顶上每隔五米便挂着一盏古朴典雅的古代宫灯。

    这么气派的回廊,就算是放在永辰宫也不露怯呢。可是,在场的大家却实在没有去欣赏这些盛景的心思,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把手按在了自己的兵刃上,呼吸沉重了起来,步履小心精神,凝神贯注地观察着立在门廊两侧的巨大的金属雕像们。

    不,那应该不是雕像。作为两位奥法门阀家主的心腹家臣们,他们本来就是有见识有能力有经验的经验,就算不是施法者,但起码的魔法知识和辨识力也是有的。这些华丽而威严的金属造物,就算是放在永辰宫的大厅迎宾也绝不会露怯的“雕像”哪里是什么雕像啊,分明就是一个个巨型的战争傀儡。

    “大师……”

    “不用在意。没有动力,没有控制者,它们就只是摆设!先做完我们的正事再说。”戈尔德正声道。

    他依然镇定冷静,虽然明知道这里的傀儡哪怕是只跳出来十分之一也足够把大家伙团灭十几次的,于是心里面也着实是慌得一逼。然而,身为门阀贵族之首,身为联邦统治阶级的总大将,就算是别的不会,虚张声势这方面的技能也一定是点满了的。

    “继续前进!”戈尔德低声喝道。

    老法师在这些人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大家便只好继续跟了上去。

    看大家似乎还在恐惧,戈尔德一边说一边解释道:“在初期的战争中,泰坦、真龙和仙灵鸟的损失太过于惨重了,后来螺旋要塞中不得不从别的种族中吸纳军队,这便是精灵、矮人和我们人类了。当然了,能够进入螺旋要塞的,必然都是真正的强者,百族中的精英,但这点兵力依然不能完整地守护要塞。泰坦和矮人的上古君王们,才开始大量地制作战争傀儡,据说最多的时候超过十万具,都是现在堕落如我们所难以想象的自律性傀儡。它们美观,强大,令行禁止,却又无惧生死,又有方舟给它们提供无穷无尽的动力。它们真正的最完美的战争道具。在诸神之战结束之后,螺旋要塞遁入了以太之海中,傀儡们失去了动力,也失去了控制者,陷入了永恒的长眠。谁是这座要塞的主人,谁便是它们的主人……”

    家臣们的眼神渐渐变得狂热了起来。

    十万台啊!现在全联邦乃至于全世界范围内,就算是算上那些简陋的黏土制品有没有这个数量还是两说了。而且看看这些大家伙的造型吧,一看就那么威武华丽,完全符合他们心中“越华丽就越强悍”的朴素认知。就算是没有十万台,哪怕只剩下十分之一,也已经是足可以改变战争态势的力量了。

    不,不仅仅是现在这内战的态势。这分明便是足以支配世界的力量啊!

    “然而,对螺旋要塞本身的力量来说,它们也只不过是些添头罢了。”奥薇莉娅笑道。

    “是的……不过,实际上,这座要塞到底能干什么,我也是一知半解的。”戈尔德道。

    “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希望……我们确实能马上知道呢。”戈尔德叹息道。

    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铜门之前。几个强悍的武士上前去推,但使尽全力却也纹丝不动。戈尔德走上前去,将手中的奇型法杖送到了大门之前,轻轻地按在了一个花纹的缺口上。

    “嗡嗡嗡!”来自于万年前远古的大门发出了奇妙的共鸣声,然后才化作了更为震撼的摩擦声。两扇后世的金属之门,这才在众人的眼前缓缓开启。

    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大家没觉得惊讶,却更加兴奋了。这代表着,他们的主人似乎真的有办法控制这座远古的传奇之城。

    在巨大的铜门之后,引入眼帘的依然是一座充满古典韵味的大厅,虽然面积依然巨大,但至少尺寸上应该不会让人太过于心慌了。至少,大家已经能看到桌椅、阶梯、控制台等等设施,应该都是比较符合他们这种正常人尺寸的。那些看上去特别复杂的控制台虽然科幻得有点超过大多数人的想象力,但似乎也就是比魔晶炮啊导力船啊之类的控制中枢复杂那么一点点吧。

    好吧,这个小点点有点多,但至少还是能看得出是干什么的。

    “苍天方舟的最高指挥官是泰坦之王艾俄修斯,但是他随后又将要塞的最高控制权交给了后来精灵和人类的统帅,他们两位也是当时的要塞的两位副将。”

    “秘银公主艾德雯娜·朵茵和北国贤者萨罗曼·夏兰特。”奥薇莉娅沉默了一下,道出了这两个名字。

    那位来自凡尘精灵最后一个统一王朝的公主,以及那位来自极地冰原的人类大魔导师,外加铁背龙后薇贡,以及仙灵鸟之王埃哈梅尔,便组成了当时螺旋要塞守军的最高指挥层。

    ……矮人依旧还是缺乏成就感啊!

    “如果我想要问问,维兰巴特家的祖上是不是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你大约也是不会说的吧?类似这样的传言至少已经传了好几百年了,但好像你们都没有正面回答过。”奥薇莉娅夫人笑道……

    “呵,都是快两万年前的旧时代了。山河破碎,海水倒灌,日月无光,诸神陨落,被彻底毁灭的国度和种族不知道有多少,又不知道淹没了多少历史和传说。连伟大的神眷之地乌尔克,都变成了现在常年都受到海啸飙风侵袭的风暴海角,四季如春土地肥沃的伊里恩盆地化作了五大湖,而当初横贯大陆的通天大河却成了现在的赫加罗斯高山。那么久远的事情,现在又怎么能说得清楚呢?”

    说到这里,老戈尔德却又有些矜持地握紧了手中的法杖,沉着地道:“可是,既然有了现在的机会,那便是我们的机会。”

    他走向了控制台中央的那座高台,步子稍微有些犹豫,但走到了高台上的时候,步伐却越来越沉着了。老法师望着高台的中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高台之上的凹槽,以及上面的孔洞就像是钥匙口一样形态奇特的孔洞。

    如果真是别的地方,将近两万年的岁月,不说是落灰了,光是风化的侵蚀便足可以把这里一切埋葬在沙海之中。可是,这座高台,这里的孔洞,依然亮丽如新。

    戈尔德·维兰巴特咬了咬牙,用力地握紧了自己的“法杖”,将其尖端对准了那个孔洞,按了进去。

    “咔嚓!”孔洞就像是忽然有了生命似的,瞬间便咬死了法杖的末端,然后随着一声机簧的波动声,将其彻底地锁死。

    戈尔德闭上了眼睛,沉默不语,但整个人如同被注入了无穷的能量似的,就连面颊上似乎都多了几分生命力。

    “我们,成功了……是吗?”奥薇莉娅走到了老戈尔德的身后,见对方一直都没有动静,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道。

    “是啊!成功了,果然……所谓的智慧权杖,所谓的维兰巴特的权柄,就是这座苍天方舟的启动之匙!这,便是祖先留给维兰巴特家的遗产啊!我,我果然是伟大北国贤者的后裔,体内流淌着神圣的仙灵之血!”他须发皆张,发出了昂扬的大笑,灰黄的双眼多了一丝血光,便连布满皱纹的枯槁面容上,也多了意气风发的狂态。

    “我们成功了,奥薇莉娅,我现在……感受到了真正的力量!”

    然后你的格调怎么就一下子降了那么低啊?就像是一个已经被逼得山穷水尽躲在山洞里藏了十天快要饿死的土匪,忽然从洞里挖出来了一篮子甜甜圈似的。

    奥薇莉娅夫人干巴巴地赔笑了两句,稍微离开了对方半步。

    “这个,力量,是吗?除了让您有点回光返照的感觉,我是真的没觉察太多呢。”

    “呃……抱歉,有点失态了。”戈尔德大师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人设有点崩了,赶忙咳嗽了一下,重新凹了一个沧桑而又充满智慧的站姿,用自己惯用的平缓语气慢慢地道:“但是,我确实能感觉到力量流入了我的血脉,精神充盈了我的灵魂,我的感官……已近扩散到了这座苍天方舟的尽头。现在,奥薇莉娅,我是列伦萨克城的主人。不……我已经和列伦萨克城,融为一体了!”

    “是,是这样吗?”见对方似乎是恢复了正常,奥薇莉娅夫人这才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也才终于能找到那些,一直在窥探着我们,跟踪着我们的老鼠呢。是这样吧?拉瑟尔·克莱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