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怒斩苍穹 > 第五百二十八章 艰难的舌战

第五百二十八章 艰难的舌战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九曜
    “什么,你真的愿意把运兵艇全数归还?”刚才还佯装醉了的施将军,此时言语清晰,吐字如电,站得也比平时高大威猛许多,带点威逼意味地向虞卒道。

    众魂皇属下皆射出企盼的目光,希望可以得到虞卒的首肯。

    虞卒目光游移,来回扫视一眼大帐内的全场众人,顿时再回到魂皇处,大声道,“本仙王从来说一不二。说要把所有的运兵艇归还仙王,就一定会做到。只是时间上面,稍微有点出入,因为某些原因,只能先归还三分之一,后边的吗,我风月城会择机再行归还。”

    “大胆。”魂皇手下大将,姓施的怒不可遏,立即向魂皇建言道,“皇上,此子根本就无诚意。看来不采取一点手段,他是不肯与咱们合作了。来人。”

    魂皇大马金刀坐在皇位上,即没有鼓励属下采取行动,更没有制止。没有态度就是一种态度,虞卒和易灵儿两人的情况变得危险起来。

    施将军一声令下,大大帐外立即涌进来上百的刀斧手,人人目露虎光,随时准备对这两位不速之客动手。

    虞卒从容以对,易灵儿虽然有些小担心,但有身边人在侧,她并没有太多的考虑,与虞卒铁了心保持高度的默契,丝毫不惧地瞪着魂皇。在这个大帐里,只有魂皇才是能够决定两人生死的人。

    “等一下,魂皇,在还没有酿成大错,让他们住手吧!施将军,你千万不可以鲁莽,左右,暂时先退下再说。”帮虞卒两人说话者不是别人,正是魂皇最为宠信的左将军。

    虞卒大讶,想不到此子居然有如此见识,真是小看了他。

    左将军见到已方大将的施将军不肯退兵,向前踏出一步,挡在了一众魂族高手们的面前,形势顿成僵持之局。

    现在所有人的眼色都往魂皇身上瞧,到底是一代宗师,魂皇想了想后果,心中思忖,再怎么说,虞卒也是一代仙王。继承了红云散仙的衣钵,在已方阵营中,要是能将他击杀还好,万一要是逃了,等于是捅了马蜂窝,后果绝对不值。

    再者,看在左将军的份上,她好奇地下令道,“住手。”

    左将军告罪一声,转向虞卒,态度并不友好地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孤身犯险,单枪匹马就来到我军营中。要不是我家魂皇量大,仙王自己估计一下,你能有几条命够我军的刀斧手斩的。”

    众将领大感痛快,这些话正憋在肚子里许久,终于被左将军代为说出。

    而虞卒则更是暗中赞叹不已,这家伙给了一颗枣后就打一个耳光,方方面面都能交代得过去,果然是个老滑头。

    虞卒见说服魂皇的时机已经到来,左右各看了一眼,将已经弹出的灵力长剑重新纳入剑鞘内,淡淡地道,“左将军说的极是,你待或许有本事将我二人留下。可是你们不要忘了,现在双方之间的关系,仍旧是敌非友。而我二人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最大的一个考量,就是要告诉魂皇一个重大的秘密。”

    “啊,秘密,什么秘密……就是,一点说出来吧。”

    魂皇的手下顿时议论纷纷,乱成了一锅粥。

    虞卒送出个微笑,环目一扫道,“既然是秘密,知道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了,这个秘密我只能跟魂皇说。至于众位吗,你们不能代魂皇伐罪,虽然个个位高权重,但却没有像魂皇这样的霸主级地位。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沉默中在专注地观察着两人反映的右将军此时冷冰冰地说道,“谁敢保证等我们众人离开的时候,你会不会对我们的皇上不利。”

    “是啊,就是,虞卒可能就是来行刺魂皇的……。”

    “哈哈哈哈!我虞卒虽然一向胆包着身,但也不至于做这么不划算的买卖,再说。魂皇的功法绝对是在我之上,要杀他?他杀我还差不多,如果魂皇自认功法不如本仙王,那就埋伏上千个刀斧手在一边侍候着,看我虞卒如何对你不利好了。”

    ……“够了。”魂皇怒喝一声,再对虞卒道,“你在对我冷嘲热讽,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他挥退了左右,众魂界精英们纷纷退下,大帐内,只剩下了三人。

    虞卒让易灵儿坐到刚才入席的位置上,自己则来到魂皇面前,压低声音,轻声细语地在他耳边喁喁了一阵。

    魂皇闻之,立即色变,咽了一口,震惊道,“原来你早就已经知道这个秘密了。”

    “这有什么?知道这个秘密的不止我一个,而开掘这个秘密的,更是不缺其人。魂皇,如果再不把握这最后的机会,你是不是甘愿一辈子屈居人下。是与否,如何选择,就要看你的了。”

    魂皇仍旧是震惊无比,双目大睁,从王位上站了起来,左右踱步不止,非常显然他内心因虞卒之言而变得不安起来。

    良久,魂皇一拍龙椅,却哈哈大笑起来,虞卒立觉不妙。

    这样的态度反映出魂皇至少还在犹豫不决,拿不定究竟合作与否的最后主张。

    大帐之外,同时一把非常娇媚的声音传来,圣灵公主尤丽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入到帐内。

    她快速地走向魂皇,在他耳边也低声说了几句话,魂皇傲然点点头,终于变得态度清晰起来,神色不善地对虞卒道,“真有那么好的事?只怕是你想独吞宝藏内的财富和秘密宝贝,才会拿我来当渡船用吧。”

    虞卒脸色倏地一变,知道对方受了尤丽可的蛊惑,哈哈一笑,态度从容地道,“尤丽可公主果然很会幻想,不过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不是每时每刻对谁都有效用的。这次的事实,与你们的想象刚好相反,我要不是考虑到当今天下大乱,隐隐有霸兵崛起的忧虑。也绝对不会来到你们的阵营里,费这么多口舌苦苦相劝。

    死水沼泽的亡灵宝藏固然极为重要,人人皆想极欲得之而后快。不过最有机会彻底地将宝藏据为己有的,不是我虞卒。也不是妖王夜君,更不是魂皇你,而是天下共敌,人神共愤的妖族魔魂哥叔达。

    哥叔达现在已经有一支横扫宇内的亡灵军团了,再加上无尽的财富,和宝藏内传说中的秘宝。无论是军团实力,还是个人修炼功法的强度,都会立即对其它的霸主生成压倒性的优势,界时再想联合抗争,只怕是再无机会。虞卒言尽于此,魂皇三思。”

    说完,虞卒携了易灵儿,手臂扣上对方的香肩,两人欲要离去。

    “放肆,我魂族军营,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尤丽可毫不客气地道。

    虞卒和易灵儿双双停了下来,回头转身,但见魂皇仍是犹豫不决,虞卒立即对尤丽可道,“圣灵公主,你真是精力充沛。不但在跑虎泉谷底追踪过本仙王,而且现在仍旧一副不肯放过在下的样子,嘿嘿,要是左将军知道你这样,他也许会不高兴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与魂皇之间的交易,对魂族的利益也绝对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魂皇你说对吗?”

    虞卒先前对尤丽可所言的话除了各中人知晓内情,了解它的影射意义外,其余的人一概不知。

    尤丽可却闻言色变,知道与左将军的暧昧没有逃过虞卒的法眼,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娄子,居然让他逮住了把柄。

    面其它的魂族精英们,此时也已经陆陆续续地走入大帐之内。闻言无不赞同。

    尤丽可却怒喝嗔道,“胡说八道,现在两家还没有开始合作,你怎么夸大魂族将要在这一次合作中获得的既得利益都好。只是有一样我不明白,哥叔达即已经修炼龙虎仙诀这样霸道的功法,世间几乎没有人可以抗拒得了他。一旦选择与他彻底地决裂,我们魂界大陆就要陷入万劫不复的死地了。大哥,你好糊涂啊。”

    魂皇面容一扭曲,正要说话,虞卒抢先言道,“唷,尤丽可公主此言差矣,正所谓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魂皇为了保存魂族的实力,一直在哥叔达手下屈膝以对。真是难为他了。可是妖族魔魂哥叔达是一个不知满足的人,他的霸道和暴力,终究是会失控的。

    也许现在魂族对他还有一点利用的价值,一旦他得到了亡灵宝藏,霸兵真的崛起,再加上修炼成功了深不可测的功法龙虎仙诀。试问到那个时候,他还会不会对你们魂族感恩戴德,知恩图报呢。”

    虞卒这句话如同一记巨锤,狠狠地敲击在了每一位参与议事的精英心坎上。这绝对不是吹嘘,以妖族魔魂哥叔达的暴戾,他本身就是四大邪王之一,能够背叛曾经血誓过的四大邪王而自成一家,与其它三大邪王为敌。正是因为其志不在小小的击剑任侠,称霸江湖,而是有更大的野心,想一统天下。将几大界域统统纳入其一人的掌控之下。

    虞卒暗想,与哥叔达相比,魂皇的野心又何时停止过膨胀。事实比人强,此时魂皇面对最后的选择,相信他不会乱来的。

    魂皇似乎下定了决心,赞叹一声道,“仙王的话很有说服力,老夫找不到反驳你的理由,不过此事事关重大,容我等商议过后,再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看来对方是要谢客了,易灵儿着急虞卒的伤势,向魂皇道,“魂皇,虞卒大哥是带着诚心诚意,前来找你老人家谈判合作事宜的。如果你不答应,也给一个痛快的回复,免得虞卒大哥伤势日重,被拖延害死了他。”

    “废话,虞卒伤势重与否,他的生死,与老夫何干。”魂皇带点愠怒地道。

    “就是就是,你们回去吧!魂皇是绝对不会与风月城的人合作的。”少数将领仍旧对虞卒满怀敌意,在旁边散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