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怒斩苍穹 > 第四百四十章 心机对狡猾

第四百四十章 心机对狡猾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九曜
    但如果是正常的较量而亡,这一股怨气则会小得多。魂皇是老奸巨滑之辈,此中的机关,自是早已经算尽。所以悍不畏死之下,想以此来成全他的一世高名,实是机关算尽之举,让人愕然失笑。

    “说句老实话,我现在要杀你,简直易如反掌。我敢打赌,不出百招之数,魂皇你就战不过我了。不知魂皇有何评价。”

    魂皇黯然不语,良久过后才道,“你果真不趁虚而入取我人头?”

    虞卒摇摇头,道,“雪下得如此之大。魂皇你不用我动手,想必也会被冻死了吧。告诉我,你们的粮草是不是早就已经用尽了?”

    魂皇吓了一跳,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什么意思?你想盼着激老夫动手么。”

    “什么意思?你自己知晓。连同夜君从妖界带来的那一点可怜而且有限的粮草,怕是整个的魂界妖界联合大军,连一月的粮草都不够了吧。”

    魂皇心中巨震,他哪猜测得到虞卒居然如此厉害,即在万分的忙碌之中,为了易灵儿的事而伤透了脑筋。居然还有一只眼死死地盯在军中,知己知彼之下,将自己大军和妖族大军的情况摸了一个一清二楚。

    魂皇没有打算隐瞒他,淡然地道,“然则,就算只有一天的粮草。我们魂界的勇士,也决不会投降的。你看我的麾下战士,人人威霸有如神兵天将。哪会像你虞卒一样,只会处处用诡诈之术对敌。”

    此时从魂界大军之中开出了一小股的战士开到了魂皇的身边,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与虞卒有过几次交手的左右两将军。他们居然全来了。

    其中一个艳丽的身影就算化成了灰虞卒也记得,她就是媚惑无限的椱香仙子。

    随雪传来的,居然是椱香仙子身上淡淡的幽香。

    虞卒大为惊讶,向魂皇道,“怎么,她身上的咒誓已经解除了么。”

    魂皇不以为意,先向属下们打声招呼,再向自己的爱妃点点头,椱香仙子却透过他的肩膀,向身后的虞卒打量而来。

    没有想到异日被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小子虞卒,现在已经成了可以与一代皇者相抗的高人。

    椱香仙子心中震惊之余,也大力地摇摇头,向魂皇似在示意着什么。

    魂皇大惊,失声道,“为何。”

    虞卒也奇怪地扫视了两人一眼,他们分明是在用暗语通音,想必是魂皇在问椱香仙子愿意不愿意接受他的主张。而椱香仙子则否定了他。这一切表面上看起来,是在悄无声息之下进行的。不过虞卒的上仙境界的仙力扩散开去,还是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声由妖力传出的暗息。这就是虞卒和椱香仙子无声通音的手段。

    虞卒根本就无意加入到他们之间的争辩和决定中去,此时两方面的三军将士们,都在用热烈而奇怪的神情向这一边打量而来。显然没有料到两大绝世高手,打着打着就停下了。好戏刚刚开锣,却又因因而止,的确让人可惜。

    “你要不答应,老夫今日就战死在此。”魂皇以明言向椱香仙子道。

    左右两将军面夫人色,显然他们已经了解到了魂皇与自己的爱妃之间所言之事是怎么一回事。

    唯独虞卒这一个外人被蒙在了鼓里,仍旧在雪地上张目结舌,不知道对方在互相通着什么有无。

    虞卒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对这一双贼公贼婆,倒是恨意从来没有减弱过。

    他们至少在合谋残害易灵儿一事上,就曾经无比默契地共事过。椱香仙子更是当着成百上千的魂界百姓的面,吸收来自易灵儿身上的至阴之力。

    这一切还要从椱香仙子身上所中的咒誓说起,记忆好像把虞卒带回了风月岛。即是敌人,也是故人的椱香仙子到来,让他想到了曾经在风月岛上发生的所有事情。

    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椱香仙子身上虽然产生了让所有的女子羡慕的天然香气,但同时也有一种让人闻之如恶的毒气。这有如一个致命的诱惑,而且二者同时到来和满足。拥有香气的同时,也会拥有不想附身的恶气。至此,椱香仙子才会四处寻找医药,甚至不惜运用自己的美色和手段来达到治愈此症的目的。

    后来在屡屡不得意之下,她和魂皇不知从何处听得风声。要治疗此种毒症,就必须得有至阴至阳之力的帮衬才可彻底将其治愈。

    因此魂皇为了爱妃的病症,施法将虞卒等人骗上了风月岛。以各种手段对付他们,最后事情败露之下,转阴谋为强夺,将易灵儿给掳了去,逼迫她交出至阴丹,而后又转战它处寻找虞卒的下落,想一并把至阳丹也给找到。

    幸好虞卒百般机灵,又在种种运气的配合下,躲过了对方的追截。在此过程之中,不断地修炼强大自身。终于拥有了一身无上仙力。

    面前出现的两人,让虞卒印象深刻。随着记忆的展开。虞卒对魂皇和椱香仙子的恨,也从来没有达到如此高度过。他咬牙切齿地紧握了拳头,而后在随机开来的一队仙界骑兵的领队处耳语几句,易灵儿不时已经闻声而至,到了他的身边。

    大雪下疯了一般,不停地从天空不知名的高处飘落。转眼就已经漫过了马蹄。差一点没有手臂那么厚。幸好此时还是松香软雪,没有结上厚厚的冰冻,不然会更不利于大军作战。

    当易灵儿到了虞卒的身边之时,他立即向心爱的灵儿道,“你来认认这两个家伙。灵儿,今日你我复仇雪恨的时间到了。”

    灵儿面向椱香仙子,双目中射出复杂难明的神色。

    对方和魂皇一起狼狈为奸,合作着将她劫走软禁的事情,天下皆知。

    而椱香仙子的目的更是简单得不行,就是要逼其交出体内先天具足的至阴丹。

    幸好她仙力不足,还未有将似曾成形的至阴丹修炼成熟,而后再逼出七窍之外的能力。

    再者,是虞卒的默契配合,不断地逃亡和强大自身,造就了当下的形势。不然的话,要是虞卒也落入到了魂皇的手中。任她再怎么命好,也绝逃不出椱香仙子的毒手。

    只因至阴丹得配合上至阳丹,才能够发挥魔力。从而有助椱香仙子去除身体内的禁锢,将那一股天然的恶味去除。

    易灵儿良久之后,才呵出一口冰气,向椱香仙子道,“干娘。”

    “什么。”虞卒大惊失色,还以为易灵儿中了邪般,要认贼作娘。

    “你……好,狠。”易灵儿继续补充道。

    椱香仙子终于意动,差一点没有失声从马背上滚落下来。幸好有魂皇在旁边照看着她,才不至于出尽百态。

    “灵儿,是干娘对不住你。今日干娘非但不会奢求你们帮我,而且也不会求你们放过魂皇。只是今日即是我们的末日,就让我们死在一起吧,我只有如此一个愿意而已。你们能答应么。”

    楚楚可怜带上点求助眼神的动人目光,顿时打量到了虞卒的眸子里。虞卒心中一动,却又突然间心情大乱。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内心之中,原来对美色是这么有好感的。即便对方毒如蛇蝎,面对椱香仙子,虞卒也不忍心让其一朝覆灭。

    “这里面的敌人,除了普通的战士之外。其余的一个也别想逃。”红云散仙不知何时,也一并的在雪地上策马过来了。

    红云散仙一过来,与他交战良久,终于暂时休兵的夜君也开了过来,情况一时热闹无两。

    面对红云散仙,夜君哈哈大笑一声道,“只怕以你们仙界之能,还没有本事做到让本尊也留下吧。”

    “是吗,能不能,要试过才知道。”虞卒将注意力从椱香仙子身上移开,心中如同腾地突然点亮了火把,熊熊燃烧的烈火,将他对战胜夜君的豪情壮志给点燃。

    他们本就是一双永远没有可能和好的冤家,非是虞卒没有容人之量,他对夜君实在是太了解了。

    此君虽然是不久之日才继承了妖王的新君,但是能量惊人。而且狡猾无比。与魂皇相比,他的妖力高绝不相上下,更兼身经百战,不是很大的年纪,就有如此多的战功。而且差一点就把人间王者剑傲天的天下给夺了去。

    如此人物,世间谁不顾忌。连虞卒也曾差一点被其所灭,幸好虞卒也非是普通庸手,他与夜君各有千秋。虽然没有对方出身那么高贵,但也是一位心智高绝,而且功法强大的仙者,有着不弱的名声。更在风月城之战中,战功轰传天下,力压夜君后一夜成名,为天下人所熟知他虞卒的大名。

    对方即有此言,也就是在向魂皇示意,此战也许他们已经现出败势的联合大军,也许还有共同退敌的良策。

    魂皇一双眼神顿时神光熌动,不敢相信地望向夜君。

    夜君则向他肯定地点点头,示意在此之时,千万不可轻易投降。

    虞卒一股不好的预感慢慢地从心底处爬升,他不知道问题出在何处,夜君的保住天界地盘的义气又是来自哪里?

    照说,现在无论是从单打独斗以一对一的单挑上,双方的高手也已经基本扯成平手。

    而在两军对垒的战略对比上,仙界大军则明显地占到了上风。现在不但拿下了东南两门,死守到位。而且大军开进了皇城,现在就只等一声令下,即可将对方的孤军连根铲除。

    夜君又何来底气,大言不惭呢?

    只见夜君到了魂皇的身边,与他耳语了几句,这一位即将被这不停下坠的飞雪给融化了的枭雄,突然之间像是年轻了多少岁般,奋然上马,重新整理了身边的军阵,一点儿败象也没有地向虞卒亲口叫起阵来。

    前后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虞卒一时间里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与众手下在将及天界的实际领导者红云散仙对个眼色。对方也是莫名其妙,不知已经被围困了的敌方联合大军为何还要作绝命下的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