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人皮艺术馆 > 第二十七章 结局

第二十七章 结局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恶魔果实
    听完林夕的话,我的心里着实的吃了一惊,我感觉难以置信的问道:“这里就是阴间?”

    林夕自然是点了点头,我继续问道:“可是我们之前明明是在那个房间的,怎么会跑到阴间里来的?我们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因为那个缝隙没有得到阻止,所以已经扩大到了整个房间,这个房间本来就是有着封印在上面的,所以这整个房间才会被吸引到阴间里来的,”林夕也是头一次面露愁容的四处看着。

    我也是四处看了看,但是什么人也没有看到,荒芜的周围也是有着房间的,只不过每个屋子都是十分破烂的,一个人影都看不见,我就问林夕说道:“现在怎么办?”

    林夕说道:“还是先回到屋子里去吧,外面太不安全了。”

    说着我俩又是扶着半月天她俩回到了房间里,重新坐了下来之后我就开始思考怎么办了,真没想到没有杀死半月天竟然会导致阴间的裂缝扩大了,林夕说过半月天是那个阵法中的阳体,阴阳二体只要灭掉一个这个阴间的缝隙就不会扩大,也就不会造成现在的结果了。

    现在我和林夕我们四个是直接掉落到了阴间,对阳间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我还不知道呢,而且这些天经历的事情最让我吃惊的就是最后的黑手竟然是我爷爷在操纵着的。

    现在我和林夕也到了阴间,这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呢,我就对林夕问道:“你还能不能通过之前那样的缝隙再回到阳间了?我们现在能不能再那样回去啊?”

    林夕却是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之前的那个缝隙就是和这个房间的封印连接的,现在连这个封印所在的房子都到阴间了,我们怎么可能回得去。”

    林夕的脸色现在也是恢复了之前的淡定,而且林夕也并没有责怪我没有杀掉半月天或者方璐瑶中的一个,我就躺在了沙发上想着怎么离开这里,忽然我就想到了之前我太爷爷的事情,我太爷爷不就通过阴阳画术离开过阴间吗?

    想着我就又是翻开了那个人皮族谱,繁复的阴文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转化成信息,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我一下子就停止了自己的思考的过程,看向了林夕,林夕对着我缓缓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最好不要开门。”

    我也是点了点头,怎么可能我刚到阴间就有人找上了门,我还没认识人认识到那么广泛的地步,连阴间的人我都认识了,而且我爷爷之前也说了,阴间的人可都是阳间人的翻版,而且还是把阳间人的劣根性放大到极限的翻版。

    索性我就不理会那个敲门的声音了,我就想着那个敲门的声音一会就回停止了,但是出乎我的意料的是那个声音竟然没有停止,反而变得更加的急促了,这么响的敲门声,再加上急促的样子,弄的我的心里也是焦急了起来,我看着林夕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我就走到了门口的猫眼向外看。

    我就看见了一只血红色的眼睛同样也在猫眼里向着我这边看,我吓的连忙退了几步,我就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的熟悉,果然外面就传来了方山的声音:“有人在吗?我是跟一个女生约好来买画的。”

    这一幕我清晰的记得,最开始方山就是这样来找我买画的,难道我又是陷入了过去的幻觉?我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林夕还有半月天都没有动地方,显然我还是在这个房间的,外面方山的声音又是持续了一会,敲门的声音也持续了一会就没有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我急忙就坐到了林夕的身边,说道:“你听见了吗?刚才的敲门声,还有那个话。”

    林夕点了点头,说道:“听见了。”

    “那是怎么回事?”

    林夕伸手摸着我的头说道:“这是阴间的特别的地方,我之前也说过了,阴间的人都是比阳间的人要恶劣的多,那是因为阴间好像阳间的镜子一样,阴间就代表了阴暗的一面,同样的阴间还有一点和阳间不同的,就是阴间会随时随地的出现过去或者未来的事情,像你刚才看见的敲门声和事情,就是阳间过去的事情映照在阴间产生的投影。”

    林夕说的话我大概理解了一些,根据这个林夕的话我忽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几次回到过去的经历,有一次是见到了林芷瑶的案发房间里,还有一次是回到了和林夕的冥婚礼,还有一次是见到了半月天去到703的事情。

    这些事情不是和阴间这些发生的事情很像吗?难道是因为我身体里有着那个貔貅魂的原因,肯定是的,我就抓紧了林夕的手说道:“那岂不是说这里真的很危险?”

    林夕自然是知道的,林夕也是看着我说道:“在阴间里不但要防备着那些人,还要防止着过去或者未来的事情的发生,因为那些幻觉能带给人十分真实的感觉,稍有不慎就会迷失自己,所以在阴间有很多的疯子,因为他们看见了自己过去的一些不想回想起的事情,或者是有人偶然间看到了未来的某件事情,所以尽力想要改变,这些都导致了阴间的混乱。”

    我听林夕这么说了之后我就更加的担心了,我看着林夕说道:“放心吧,我肯定会带你回到阳间的。”

    说着我就继续走到了人皮族谱那里,重新阅读着上面有阴文记载的内容,我看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关于那个术的记载,但是这个记载同样也是要运用龙气的,但是这次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成功,这样才能把林夕带回阳间去。

    我一直弄了好久,身体都是累的不行了,但是还是没有成功,林夕一边帮我擦着汗水,一边教我怎么感应那个龙气,最后终于出了一点端倪,就是我恰好引出了一点龙气在画纸上,但是这个画纸却承受不了龙气,一下就破碎了。

    林夕说道:“算了今天太累了,明天再弄吧,去别家店铺里买张好纸。”

    于是我就和林夕休息了,半月天和方璐瑶还没有醒就被我弄到客房里了,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很快我就睡过去了,而且睡的特别特别的沉,好像睡了好多个世纪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身边有动静。

    我伸手摸了摸却发现一开始躺在我身边的林夕不见了,我急忙起身坐了起来,这才发现床头昏暗的床头灯正开着,而林夕就坐在床头的梳妆台前梳头,我笑了笑说道:“林夕姐,怎么还不睡觉啊。”

    但是林夕却没有回答我,依旧坐在镜子前,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我睡觉睡的那么快,说来我和林夕已经是结了婚的,也有好久没有亲热了,所以我起身就从后面很亲昵的抱住了她,但是这一抱我才发现了问题,林夕的胸口有点太软了,那个感觉就好像是捏在了气球上似的。

    我有点疑惑的问道:“林夕姐,你今天穿的什么啊?怎么这么软啊?”

    林夕转过了头很木讷的看着我说道:“给我梳头。”

    我有点愣了,因为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想起,但是却还什么也想不出来,我就说道:“大半夜的梳头干什么?”

    可是林夕还是呆愣愣的说着:“给我梳头。”

    我只好接过了梳子说道:“好好,梳头梳头,梳完头咱俩睡觉啊!”

    我就开始给她梳头,不知道怎么的,我感觉林夕的头发很油腻腻的,我刚要问一下怎么回事,忽然我就感觉头发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梳子。

    我用手把她的头发向两边分开了,顿时吓得我把梳子就给扔掉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因为在林夕脑后的头发下面还有着一张脸,眼睛愤恨的瞪着我,面色凄惨凄惨的白,嘴唇却异常的鲜红。

    最让我感觉恐怖的是那张脸不是别人,那是我的脸,真真实实的是我脸,我看着那张脸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这一切怎么会这么不真实。

    就在我恍惚的这一瞬间,林夕的头转了过来,看着我说道:“怎么了吗?”

    我捡起了地上的梳子,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刚才有点看眼花了。”

    林夕也是看着我笑了笑,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有点不对劲,我用手摸了摸竟然摸出了凸起,我急忙掀开衣服看了一下,只见林夕的脑袋从我的胸口钻了出来,惨白腐烂的面孔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吓得直接跌到在了地上,这才注意到一边客房里的半月天和方璐瑶已经清醒了过来,但是两人都是隔着门上的玻璃,脸色十分惊恐的指着我的身后,似乎在大声的看着什么,但是我就是听不清楚。

    不过就在看见半月天和方璐瑶的时候,我的记忆一下子都恢复了过来,我知道和林夕重新回到了阴间,但是我不明白我怎么会又经历了一遍一开始的事情,而且我眼前的半月天和方璐瑶指着我身后是什么意思?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头看,就听见耳边传来了林夕的声音:“你就是另一个我。”

    接着我的耳边就传来了舔嘴唇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