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独医 > 第二十一章 正气堂

第二十一章 正气堂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笑论语
    听到袁东斌这个名字,杨睿的精神就有些恍惚,他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一道亮丽的身影,一位二十岁不到的漂亮少女。

    袁姗姗,杨睿的初恋,杨睿的高中同学,两人都没有考上大学,高考结束后,两人的感情开始升温,可是还没有等这一段感情开花结果,两人却已经闹掰了。

    曾经杨睿以为,自己会和袁姗姗结婚,就在平水县的小县城开一个小诊所,一辈子就那么下去,可是一场意外最终让他离开了平水县,前往了江平市,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袁东斌,袁姗姗的亲哥哥。

    对于一位二十岁农村的毛头小子来说,在镇上开一个诊所,娶一个漂亮的媳妇,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绝对是很不错的选择。

    杨睿虽然从小学医,然而却几乎没怎么出过县城,也没那么大的野心,一开始的想法确实很单纯,并没有多少野心。

    对农村的臭小子来说,有个不错的工作,找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居家过日子,绝对是很多人的愿望。杨睿有着一技之长,在农村也绝对算是很受欢迎的小伙子。

    和袁姗姗的交往,一开始并没有收到什么阻碍,袁家对杨睿也是很喜欢的,杨睿人长得算不上丑,又是医生,将来的生活绝对不会太差。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袁东斌生病而发生了变化。

    袁东斌生病,一开始就是杨睿给治疗的,原本一切都顺顺当当,并没有什么意外,袁东斌的病虽然麻烦,然而只要持之以恒,慢慢治疗,还是可以康复的。

    然而另外一个人的到来却打破了这种平静,这个人名叫于浩,于浩同样是平水县人,比杨睿大八岁,是京都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师承京都著名的西医内科教授任东明。

    于浩绝对是毫无疑问的天之骄子,身上笼罩着浓厚的光环,高材生,名医,同时又有名师指导,前途不可限量。

    就在杨睿给袁东斌治疗的关键时候,于浩回到了平水县,并且偶遇了袁姗姗。

    袁姗姗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不过却绝对是平水县数得上的美少女,当初就是杨睿高中时候的校花,倘若不是杨睿有着一技之长,估计也很难追求到袁姗姗。

    见到袁姗姗之后,于浩就惊为天人,开展了攻势,并且以袁东斌的病情为突破口,打入了袁家。

    杨睿虽然医术不错,然而在于浩的光环下很显然有些黯然失色,也正是因为于浩的介入,让杨睿的心境有了变化,从而有些急功近利,最终导致袁东斌的病情加重,随着袁东斌的病情加重,杨睿和袁姗姗的感情也开始产生了裂痕。

    最后的结果是,在于浩的煽动下,杨睿被告上了法庭,剥夺了行医资格证,而于浩则成为了最后的赢家,杨睿远走江平市,离开了平水县,这一走就是多半年。

    也正是因为袁东斌的事情,杨睿曾经一度意志消沉,甚至产生了放弃行医的打算,幸好遇上了沈老,如若不然,杨睿或许真的有可能放弃行医。

    和袁家的事情说不上谁对谁错,杨睿也从来没有怪过袁姗姗,只是少男的第一场恋爱结果使得杨睿有些难以接受。

    “袁东斌最终还是没能扛过去!”

    挂了电话,杨睿一时间心中无味俱杂,当时他虽然有些急功近利,导致袁东斌的病情加重,然而却并不是没有挽救的可能,然而当时的袁姗姗和袁家人却根本不再给他机会,而是直接听从了于浩的煽动,把他告上了法庭,之后袁东斌的治疗就全权交给了于浩。

    杨睿之所以痛心,就是因为最后时刻,袁姗姗并没有选择相信他,而是选择相信了于浩,也正是因为如此,最后他被告上法庭后,他甚至没有做出太多的辩解,或许有些哀莫大于心死吧。

    “杨医生!”看到杨睿神情落寞,韩香香给杨睿倒了一杯水端到杨睿边上,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杨睿摇了摇头道:“韩先生和韩夫人的情况已经开始好转,我决定明天回江平。”

    “明天回去?”韩香香闻言,只觉得心中突然有一股失落,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不要我帮忙?”

    “没什么,一位朋友去世了,我好歹也要回去参加他的葬礼。”杨睿淡淡的说道。

    真正算起来,袁东斌也确实算得上杨睿的朋友,除却袁姗姗的纠葛,杨睿和袁东斌认识也有好几年了,听到袁东斌去世,杨睿的心中确实有些难受。

    准确的算起来,袁东斌甚至有些像是他和于浩两人之间的牺牲品,或许在这些人中,袁东斌是最无辜的。

    没有于浩,袁东斌的病确实是有可能康复的,之后杨睿不赌气,也是有可能挽救回来的,只是他后来相信了于浩,觉得即便是自己不出手,于浩应该也是可以治好袁东斌的,可是谁又能想到

    除却和袁姗姗的种种,袁东斌去世,杨睿觉得自己确实应该回去一趟,不为别的,只为了让自己心安,这多半年来,杨睿很显然成长了很多很多。

    听说杨睿有朋友去世,韩香香也不多说,默默的给杨睿收拾着行李。

    第二天早上,杨睿就登上了飞往江平市的飞机,独自离开了香江,送行的只有韩香香,杨睿离开,香江的别墅自然要有人搭理,韩香香依旧住在里面。

    目送着杨睿离开,韩香香的心中同样是五味俱杂,这个比她小三岁的大男孩离去,好像带走了她心中的某些东西。

    杨睿走出江平机场的时候,孟京辉正在外面等着,见到杨睿亲热的迎了上来。

    孟家老爷子的情况已经明显好转,这一阵杨睿在香江,几乎天天都会和孟京辉通话,随时了解孟家老爷子的病情,今天杨睿返回江平,也只有孟京辉知道。

    “怎么敢劳驾孟先生亲自前来。”杨睿的兴致不是很高,却也挤出一丝笑容,客气的道。

    “杨医生这么说就是见外了,这一阵老爷子的身体明显转好,可是多亏了杨医生您。”孟京辉满脸笑意,一手接过杨睿的行礼,一边笑着道。

    要知道,眼下国内的很多企业,都存在一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集团的创始人至关重要,然而却年岁渐长,一旦发生意外,很多关系人脉都会受到影响,孟成武的存在对于孟家来说绝对犹如定海神针,杨睿治好了孟成武,孟家自然是万分感激。

    最主要的是,孟成武如今只是好转,并没有完全康复,这个时候孟京辉对杨睿可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机场外面,一辆黑色的奔驰早已经在外面等着,孟京辉接着杨睿上了车,直接拉着杨睿前往饭店,给杨睿接风洗尘,等到杨睿回到住处就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第二天早上,杨睿没有告诉任何人,再次独自一人离开了江平,乘车回到了平水县。

    从车站出来,看着熟悉的县城,杨睿不仅有些唏嘘,离开大半年,他再次回来了,回到了这个让他心境复杂的地方。

    杨睿带着行李,徒步走到了平水县正街的东北角,一家不大的医馆门口。

    医馆上面的牌匾甚至有些破旧,不过上面的几个字却依旧苍劲有力。

    “正气堂!”正是这一家医馆的名字。

    走进医馆,里面的就诊桌后面,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正带着老花镜翻看着医案,听到脚步声,老人缓缓的抬起头,表情显示一滞,然后猛然站起身来,神情很是激动。

    “爷爷!”杨睿缓缓出声,声音有些沙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