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侯 > 第1506章 剑门关下

第1506章 剑门关下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大司空
    从出发地,到剑门关下,直线距离仅有十余里山地。

    这么短的距离,看似很近。然而,实际上,大军绕着群山打转,至少超过了四十里地。

    望山跑死马,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廖山河领着三千名长期经过特殊山地战训练的工兵营战士,拖拽着几门6磅炮和回回炮的零部件,开始翻山越岭。

    战士们爬山,速度其实一点不比山区的老猎人慢。问题是,6磅炮和回回炮的大型零部件,拖了整个队伍的后腿。

    6磅青铜野战炮,全炮的重量,高达五百多公斤。带着这么重的火炮爬山涉水,难度可想而知的不是一般的大。

    炮营的官兵们,或推,或拉,或拽,带着几门火炮,每前进一步,都要累瘫一队人。

    眼睁睁的看着炮队,拖慢了整个队伍的前进速度,廖山河自然是心急如焚。

    但是,廖山河的心里更加清楚,要想攻破无比险恶的剑门关,必须要靠火炮和回回炮。

    不过,为将者,必须审时度势,并作出灵活机动的部署。

    既然火炮的挪动速度慢,廖山河果断的下了决心,留下一千名将士,让他们拖拽着火炮和回回炮,慢慢的爬山越岭。

    廖山河自己则率领两千兵马做为前锋,抢先赶到剑门关下,看看有无趁虚破关的机会?

    毕竟,廖山河的手上,还有一种大杀器:竹制的简易投石机+鸡尾酒。

    竹制的简易投石机,因为投出的也是鸡尾酒罐,燃烧的威力自然是无与伦比的。

    美中不足的是,这种简易投石机的最远投掷距离,仅有三十丈而已。也就是说,大约90米左右。

    换句话说,要想凭借简易投石机,把鸡尾酒砸进剑门关里去,布设的发射阵地其实已经顶着剑门关的城楼下了。

    这个难度,绝对不是一般的小!

    廖山河心里很明白,他能够坐上第六厢都指挥使的宝座,主要靠的是李中易的信任,至今并无特别拿得出手的大战功。

    据廖山河估计,蜀军既然拆毁了的栈道,修复栈道的时间又长达一个多月,警惕心应该是不怎么足的。

    只要两千大军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剑门关下,就有机会趁夜偷袭,利用混乱之机,拿下这座天下第一的险恶关隘。

    翻过又一座山岭之后,廖山河接到了哨探营的报告,剑门关内的蜀军,大约有两万之多。

    廖山河不由皱紧了眉头,以三千敌两万,而且敌军又有雄关天险作为凭仗,这就有些头疼了。

    按照汉军制订作战计划的老规矩,廖山河一时间想不清楚的事,就召集随军参议司的参议们,聚到一起议事。

    “诸位,敌众我寡,而且,敌军又驻守于雄关之中,如何破之?”廖山河学着李中易的作派,手里抓着水囊,淡淡的询问参议们。

    “大总管,某以为,此战必须趁夜进行,不然的话,很难给敌军造成太大的混乱。若是敌军不乱,我军的胜算就不大了。”参议秦钟率先站出来发言,博得了廖山河的赞许。

    “敌军虽众,却是新败之军,军心和士气必然远不如我新胜之军。”参议杨刚抬手指着军用舆图上的剑门关,朗声道,“此关虽险,却是两山夹一关,这就给了我军可以利用的地势。”

    “大总管,您请看这里,只要咱们把回回炮架到这里,就可以将鸡尾酒砸进剑门关里去。鸡尾酒是扑不灭的,则敌军必乱。与此同时,拖拽着火炮,隐蔽靠近剑门关前,对准了城门轰上几炮,大军就可以掩杀进城了……”参议杨刚的一番分析,令廖山河频频点头。

    俗话说的好,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必须因地制宜!

    廖山河还想继续试探一下杨刚的深浅,便主动抛出了一个大难题,皱紧眉头说:“回回炮可以拆卸了,带着零部件上路,可是,6磅的火炮实在是太重了,山路又崎岖难行,恐怕会拖慢就位的时间啊?”

    杨刚朗声笑道:“大总管,某家已经想好了:人歇,炮不歇。拖拽那几门火炮的将士们,完全可以分为八到十队,只要体力不支了,就换下来歇着,另换一队接着拖拽。”

    “好,好,好!”廖山河不由笑出了声,不过,疑问依然没有完全消除,他接着又问,“为了避免惊动敌军,夜间恐怕无法举火照明啊?”

    杨刚叹了口气说:“俗话说的好,慈不掌兵,夜间拖炮,又不能举火照明,难免会出现伤亡的。不过,某有一计,可以大大的减少伤亡。”

    “哦,请速速道来?”廖山河精神猛的一振,连声催促杨刚说出计划。

    杨刚眯起两眼,淡定的说:“只须在每位拖炮将士的腰间系上粗麻绳,另一头则绑在大树上,虽然不可能完全避免受伤,却可以降低坠山而亡的风险。”

    “好。”廖山河的眼前猛的一亮,感叹道,“此计甚妙。”

    如果,李中易就在现场,他一定会脱口而出:三班倒的流水线作业!

    一千名将士,拖拽区区几门火炮,完全可以做到十班倒。反正吧,拖累了的那一队将士,随时可以转入原地休息的状态,然后换下一队将士顶上来,继续拖拽。

    这么做的好处,自然是大大的提高了,带着火炮翻山越岭的速度。

    趁着主力大军修复栈道,吸引住蜀军注意力的时候,廖山河这边完全可以玩一出暗渡陈仓的戏码,趁机打剑门关的蜀军一个措手不及。

    廖山河是个急脾气,既然已经商议了妥当,说干就干,绝不拖泥带水。

    在山区宿营,第一是防火,其次是防露水。数万大军聚集于一地,稍微不注意防火的工作,就很容易被敌军所趁,从而酿成大祸。

    山间的露水多,如果将士们不注意保暖,露天而睡,就很容易患上风湿之症。

    和往常一样,李中易匆匆用罢晚膳后,就打算到处去走走看看,检查一下大军的宿营情况。

    刚要出帐的时候,廖山河制订的新作战计划,递进了中军大营。

    李中易仔细的看了一遍,不由微微一笑,抬眼望着杨无双,说:“喏,这是廖晓达的作战计划,你也看看吧。”

    杨无双接过作战计划,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拱手笑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您的一番栽培苦心,完全没有白费。”

    李中易点点头,说:“俗话说的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将来,我军势必要北伐契丹,到时候啊,就让廖晓达独领一军好了。”

    杨无双拱手道:“我军将士,本就是最好的战士,再加上良将的指挥,必能北击鞑子,攻克上京。”

    在总参议司里,负责制订北伐计划的,不是别人,正是杨无双。

    说句大实话,这么多年下来,北伐的作战计划在杨无双的手上,已经是不厌其烦的数易其稿。

    蜀军,不过是占据着山川之险罢了,其战斗力十分有限,并不足为虑。

    中原的真正心腹之患,一直都是北边的契丹。等平灭了蜀国之后,接下来,就是筹备北伐的大计了。

    按照杨无双的计划,北伐的汉军,至少需要三十万之众。其中,骑兵也至少要在八到十万之间,不然的话,即使正面击败了契丹军,也难以最大化的扩大战果。

    如今的战略形势,早已经不是柴荣当政的那个时代了,最重要的区别是:幽云十六州已经重新回到了大汉朝的怀抱。

    这么一来,汉军的北伐,就可以依托燕山和长城,作为出发的阵地。进可攻,退可守,战略形势很不错。

    至于骑兵部队,凑齐八到十万人,其实不算什么难事儿。

    毕竟,李中易最早就是从西北起家的。在残酷的镇压了党项族拓拔家之后,灵夏诸州的党项各部,已经是俯首帖耳长达十余年之久。

    按照汉军出兵的习惯,从西北调动骑兵出来,肯定不可能留着党项各族的壮汉们,给其犯上作乱的机会。

    在大西北,只要是汉军出击,党项族各部必须按照十丁抽一丁,甚至是五丁抽一丁的老规矩,追随汉军一起出击。

    当然了,宋云祥常驻于灵州这么多年,除了以强大的兵威震慑党项族各部之外,经常做的事就是挑拨各族之间的关系,甚至暗中怂恿他们为了争夺肥沃的草场,而大打出手。

    俗话说的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在跟随李中易之前,宋云祥就是灵州州衙的一名小吏,曾经无数次亲眼目睹党项族各部是怎么作恶的。

    所以,李中易有意识的安排宋云祥父子坐镇灵夏,目的就是让他想方设法的削弱党项各部的实力。

    尽可能的减少党项一族的男丁人口,持续不断的迁移中原汉民去西北屯田实边,这一直是大汉朝长期执行的最高边疆政策!

    通俗的说,也就是仗剑屯田的汉民越多,则边境地区越是安稳!

    等到汉军大举北伐的时候,再从党项各部中抽调一大批蛮子骑兵,送上战场,趁机消耗掉一部分精壮的党项蛮子。则契丹人和党项人双双被削弱了,岂不美哉?

    山林之中,廖山河单手扶着一棵小树,抹了把脸上的热汗,心里暗暗感叹不已,爬山确实非常消耗体力。

    经过一整夜的山间跋涉,整个前锋三千人,除了一千人负责拖拽火炮之外,其余的两千人已经渗透到了距离剑门关不足五里的山岭之上。

    廖山河略微休息了一会儿,继续迈腿爬上了山巅,举着单筒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剑门关附近的地形。

    尽管在沙盘上和舆图上,廖山河已经研究过无数回了,但是,对于地形的实地考察,依然是不可取代的。

    过了好一会儿,廖山河缓缓放下单筒望远镜,暗暗咋舌不已,好一座雄浑的险关呐!

    由于两山夹一关的独特地形,廖山河看得非常清楚,整个前锋大军要想翻山越岭的绕过剑门关,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夹住剑门关的两座高山,高耸入云宵,几乎垂直于地面。而且,根据初步的观察,两山上的驻军,都不会少于两千人。

    显然,蜀军已经吸取了阳平关陷落的失败教训,将控制住夹关的两座山峰,当作防御的重点。

    廖山河在心里盘算了许久,最终得出结论,哪怕是再难,也必须派出决死队,夺取夹关的两座山峰。至少,需要夺取一座山峰。

    只要有一座山峰在手,即使不用回回炮和火炮,仅靠简易投石机投出的鸡尾酒,就足以将剑门关内,烧成一片火海。

    现在的难题是,怎样才能顺利爬上几百丈的山峰呢,这的确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有难题找参议,这已经成了整个汉军之中,最基本的作战原则之一。

    廖山河把参议们再次召集到了一块儿,大家围在草地上,坐成了一圈。

    “诸位,想必大家都已经看见了,剑门关不愧有天下第一险关之称。眼前,两山夹一关的地形,确实很令人感到棘手。某以为,必须拿下两座山峰的至少一个,不知诸位有何高见?”廖山河是个急脾气,完全学不来李中易的举重若轻,索性开门见山的把困难都抖了出来。

    实际上,参议司制订的备用方案里,就有暗中派人攀登两座山峰的预案。只是,廖山河不太清楚,登山官兵的真实战斗力,这就需要懂行的参议们负责解释了。

    廖山河见参议们都看向一直稳如泰山的杨刚,他也不由扭过头,极其认真的盯在杨刚的面上。

    杨刚笑眯眯的说:“不瞒大总管,当初,皇上选择特战营官兵的时候,某正是第一批受训的军官之一。大总管恐有不知,早在十年前,皇上就特意训练了一大批比山区老猎人还要精锐的战士,等的就是伐蜀的这一天。”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如果,仅仅依靠人力,硬攻蜀军的各个关隘,即使最终拿下了成都府,我军的伤亡也必然不会太小。”杨刚笑望着廖山河,详细的解释说,“皇上给大总管您的这三千工兵营将士,个个都是登山的能手。以某家观之,让他们爬上剑门关的这两座山峰,不敢说如履平地,至少不能算是特别大的困难。”

    廖山河这才恍然大悟,拍着脑门子,笑道:“我说呢,皇上硬要派遣这三千人给我,敢情是早就做了准备啊。”

    杨刚微微一笑,皇上命他暗中辅佐廖山河建功立业,等的就是现在的好时机。

    皇上曾经说过一句话,时代已经不同了,战争武器也不同了,将领们必须学会新的战争模式,而不能固步自封。

    对此,杨刚深以为然。具体而言,有什么样的武器,就打什么样的仗。

    比如说,自从汉军拥有了火炮之后,中原地区的任何一座城池,也就成了随时随地可以攻破的土围子。

    再比如说,自从汉军拥有了回回炮+鸡尾酒后,在大规模的阵地战时,将会占尽敌军的便宜,稳立于不败之地。

    李中易很了解廖山河的忠诚,所以,委他独领一厢的兵权。

    但是,廖山河的脾气比较急,文化水平也比较低,对新事务的接受能力比较慢,这就需要有人从旁予以辅助了。

    杨刚,这个前任特战营副指挥使,正是李中易从总参议司中,选拔出来的那个合适的人选。

    “大总管,别看咱们只有三千人,都头以上的军官,可都是蜀人呐。”杨刚微笑着点醒廖山河。

    廖山河略微一想,随即一阵狂喜,哈哈大笑道:“好,很好,好极了,吾知之矣!”

    前锋营里,有很多老蜀人。这就意味着,攀登上山峰之后,他们可以利用蜀军混乱之机,散步蜀军已败的谣言,以动摇蜀军死战的斗志。

    “大总管,每拖一日,我军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险。事不宜迟,今晚就安排将士们登山,偷袭山上的蜀军。”杨刚趁热打铁,给了合理化的建议。

    廖山河重重的点头,和一众参议们,热火朝天的商量着下一步的攻击计划。

    经过商议,杨刚和另一位参议各领五百人,携带着充足的鸡尾酒,各负责攻击一座山峰。

    廖山河则率领主力军,趁夜携带几门火炮,找机会摸到剑门关的城门前。

    只等山头上传下喊杀声,廖山河就指挥炮营的将士们,趁机轰开城门,杀进天下第一险关里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杨刚换了一身装束,出现了廖山河的面前。

    由于担心惊动了蜀军,不能举火照明,廖山河借着星光,瞪大了两眼,努力的看,这才隐约发现,杨刚并没有穿盔甲,背上背着箭囊,腰间挎着战刀。

    除此之外,在杨刚的腰间,还斜插着一把奇形怪状的东西,廖山河仔细的看了半天,竟然没有认出来,那是啥?

    杨刚看出了廖山河的疑惑,不由轻声介绍说:“此物名唤登山锄,徒手爬山,全靠此物提供助力了。”

    在杨刚的脚前,扔了一大捆麻绳,廖山河左看右看,始终觉得这捆麻绳,和平时所见的麻绳,很有些不同。

    没等廖山河发问,杨刚便解释说:“这是特制的麻绳,哪怕用刀割,也要割不短的时间,才能割断。”

    “哦,原来如此。”廖山河大开了一番眼界,不由感叹道,“皇上他老人家说的没错,还真的是活到老,学到老哇。”

    “大总管,时辰不早了,我们该上路了。”杨刚说罢这话,抱拳拱手,转身领着和他同样装束的几百名战士,悄悄的摸向了山脚下。

    早在十年前,李中易就开始暗中训练特种山地部队,并组建了所谓的特战营。

    此次伐蜀,因为需要翻山越岭,特战营的将士们恰好派上了大用场。

    临出征前,李中易把三千特战营的官兵们,全都调到了身旁,等的就是这一天。

    和一般的老猎人独自爬山不同,特战营的基本作战需求是:上百人,甚至是上千人,都要爬到险峻的山峰之上,才能给予敌军致命的一击。

    所以,在山地特战营之中,李中易又逐步选拔出了大约三百名最擅长徒手登山的勇士。

    杨刚,身为山地特战营的前任副指挥使,他就是这些勇士之中,当仁不让的佼佼者。

    实际上,廖山河并没有完全看清楚杨刚的全身装备,至少漏掉了杨刚脚上的鞋子。

    如今,杨刚所穿的鞋子,既不是布鞋,也不是麻鞋,而是特制的登山皮靴。

    这种登山皮靴,并不适合在平路上快走,因为,靴底安装了尖利的小倒钩。在登山的时候,这种小倒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抓地和借力的作用。

    杨刚的装备不仅有特制的皮靴,而且,随行人员的肩膀上,还扛着可以扔出去勾树叉的钢制钩爪。

    另外,杨刚的怀中,还揣着特制的皮手套。总而言之,这些自古以来就没有的装备,都是李中易在训练山地特战营时,脑洞大开之时,持续不断添加的特种装备。

    摸到山脚下后,杨刚眯起两眼,借着满天的星斗,凝神观察着几乎笔直的山体。

    大约过了一刻钟,杨刚双手并用,两腿猛蹬,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了艰难的登山之旅。

    陡峭的山壁之上,几乎没有可以借力的树木,杨刚仗着体力好手脚灵活的优势,借用尖利的登山锄,快速向上攀登。

    由于是深夜,又不能举火,山脚下的将士们,只能选择默默的等待。这个节骨眼上,谁都帮不了杨刚,只有靠杨刚自己的努力了。

    按照战前制订的计划,在看不见杨刚之后,十名嘴上含着竹筒的勇士们,各选一个方位,纷纷开始向上攀登。

    小心求证,谨慎用兵,宁可不胜,绝不能大败,一向是汉军用兵的基本准则。  

    把所有的苹果,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显然是不符合这个用兵准则的错误方法。

    眼前的形势,正所谓,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谁能最后建功立业,谁就是大爷,就会获得各种荣誉和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