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侯 > 第1498章 老谋之臣

第1498章 老谋之臣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大司空
    三国时期,曹操能够成其大事,核心一条就是:不唯德,只唯才!

    而曹魏政权的衰败,则是因为,曹丕为了当皇帝,和门阀世家达成了妥协,大力推行九品中正制。

    九品中正制,有利于门阀世家,而不利于寒门庶族。寒门庶族被堵死了上升的通道之后,曹魏政权的统治基础,也就被掏空了。

    等到司马懿发动高平陵政变之时,不过是水到渠成,花开蒂落罢了。

    客观的说,李中易建立的新汉帝国,其统治基础,就是泥腿子们组成的军功和勋贵阶层。

    以大地主大乡绅为主的门阀世家,反而成了受限制,并被剥夺特权的失落群体。

    所以,门阀世家,绞尽脑汁的想要推翻李中易的统治,这其实丝毫也不足为奇。

    屁股决定脑袋!

    情怀可以骗人,根本利益的差别,绝对骗不过人的!

    李中易彻底冷静下来之后,心里已经有了决定,随即伏案连写了三份密谕,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发往京城等地。

    按照总参议司的作战计划,五十门火炮,被一分为二。负责正面进攻的廖山河,分到了二十门,而负责鸡公山上侧翼进攻的张三正,则分到了三十门之多。

    另外,简易投石机,也都分配给了廖山河。张三正那边,则需要工兵营的将士们,重新打造重型投石机,以便将“鸡尾酒”砸到蜀军驻守的阳平关内。

    李中易的习惯,向来是确定了指挥人选和作战方案之后,就甩手不理了。

    出于好奇,李中易在大批亲卫的簇拥下,登上了鸡公山。

    站在鸡公山的山顶上,李中易手里举着单筒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阳平关上的动静。

    和简易投石机不同,重型回回炮需要砍伐五十年以上的大树,这样才能承受反复抛投的反作用力。

    工兵营的将士们,分为了几拨,一拨负责指导步军的袍泽们,清理出摆放重型回回炮的阵地。

    透过单筒望远镜,李中易看得很清楚,阳平关上的蜀军,士气未堕。

    毕竟,这么一座易守难攻的关隘,上山的道路,又仅容两架马车并行,如此险要的地势给了蜀军将士们极大的信心。

    京城,内阁。

    次相折从阮站在窗边,捻着胡须,出神的看着园子里的桃树,两眼一眨不眨。

    “禀相公,您猜的一点没错,南边的信使一直未见回来。”

    折从阮的堂侄,现任内阁检正吏房公事的折德邵,轻手轻脚的走到折从阮的身侧,小声禀报了最近的异常情况。

    “嗯,李云潇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来?”折从阮转身看着折德邵,沉声问他。

    折德邵摇了摇头,拱手道:“侄儿一直派人盯着首相李琼那边,始终不曾有任何消息传来这边”

    折从阮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的说:“老夫估摸着,南边八成是出了大事。只是,政军分途,老夫不好插手枢密院那边的军务罢了。”

    和前朝不同,本朝的枢密院既不设枢密使,手头又没有一兵一卒。

    但是,按照军方条令的规定,总参议司、军法司以及后勤司的军务,都必须汇总到枢密院这边来。

    按照折从阮的理解,枢密院已经成了整个大汉帝国,最高的军方决策衙门,行使的是最高决策权。

    如今,李中易远在蜀国的腹地,京城的禁军都掌握在九门提督李云潇之手。

    原本非常顺畅的南北通信之路,忽然之间,出现了惊人的大变化:折家派在南方的信使,已经超时五天没有回来了。

    从京中派出去寻找的人,也至今未见踪影,所以,折从阮已经猜到了,必定是南方出了大事,不然的话,不至于阻断了进出京城的信使交通。

    自从,折从阮拍板交出了府州的地盘之后,老折家所掌握的巨额财富,飞速向京城和江南集结。

    李中易重商,老折家就必须跟着重商,这是折从阮定下的基本方针。

    一言以蔽之,跟着皇帝走,皇帝说啥,就跟着做啥,绝对不能和皇帝拧着干。

    客观的说,折家的资本进入江南之后,利用庞大的家族力量,生意越做越红火。

    如果不是李中易颁布了限田令,折家赚的钱,肯定会拿出绝大部分来买地。

    如今,折家捞的钱,只能用来扩大生意网络,广建各地的商铺了。

    “老五,你觉得李琼知不知道南边出事了?”折从阮故意问折德邵,想听听他的看法。

    “回伯父的话,以侄儿的浅见,恐怕李相公也不太清楚吧?”

    和以往一样,当着折从阮的面,折德邵从来都是有一说一,从不藏着掖着。

    折从阮点点头,又问折德邵:“那么,依你的所见所闻,你觉得,李云潇为啥要瞒着内阁呢?”

    “这个……以小侄的浅见,恐怕是皇上不想让内阁插手军务吧?”折德邵思来想去,只有这么一个答案。

    折从阮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老折家,后继有人矣,不枉他老人家一直看好折德邵。

    按照血缘关系的远近而言,折德邵是折从阮堂弟的儿子,算是比较远的亲戚了。

    但是,大家都是姓折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折从阮也一直不遗余力的拉拔折德邵。

    折德邵也十分争气,他自从进入内阁作了检正吏房公事之后,就成了折从阮身旁不可或缺的人物。

    “老五,你看,是不是江南出现了兵灾?”折从阮有心培养折德邵,所以,持续性的打破砂锅问到底。

    “伯父,以小侄之见,恐怕是有人谋反吧?”折德邵刻意压低了声调,小声说,“皇上颁布的限田令,在很多人看来,应该是操之过急了。俗话说的好,事圆则通,事急则变,恐怕是因江南的民变,而导致了驻军……”

    折德邵因为避讳的关系,并没有把话说完,不过,折从阮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然。以老夫所见,恐怕是出现了兵变,甚至是驻军谋反了。”折从阮拈着白须,似笑非笑的解释说,“李云潇曾经是今上的大管家,他做事一向谨慎沉稳,如果不是碰上了非常之大事,也不至于断绝进出京城的信道。”

    “伯父,小侄私下里去打探一二?”折德邵话音未落,就被折从阮摆手制止了,“此时此刻,一动绝对不如一静,军务大事与咱们何干?”

    折德邵瞬间秒懂了,折从阮担心的是,打听到了不该打听的隐秘,反而会把折家拖入不可测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