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观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看到过去

第一百六十五章 看到过去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雪龍王
    PS:看《道观》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高志豪抿了抿唇角,低头看向了连形状都看不清楚的白板,用心灵传音,跟它问了一句,“白板,你能瞧见椅子在哪里么?”

    “你右手边三步开始,有三排,每排十几把,你看不到?”

    白板的所见,跟高志豪明显不同,听他竟是看不到屋子里的椅子,它不禁拧起了小眉头,这光光亮亮的一间屋子,它家志豪竟然看不清椅子在哪里?这货……瞎了?

    想到这里,白板不自觉的伸出了自己的右前爪,往高志豪的眼前晃了晃,见他眼珠都不眨一下,便是蓦地慌了起来,“志,志豪?你,你看不见我在你眼前挥爪子么?你……”

    “别闹,这么黑,怎么可能看得见。”

    高志豪以为白板是在跟他玩闹,随手往自己面前一捞,抓住了白板的小爪子后,给它塞了回去自己衣襟,“你跟我说说,那些椅子,都是些什么颜色,还有……大小,对,还有大小,有没有什么不同的?”

    “谁跟你闹了!你,你瞎了你知道么!”

    见高志豪∏↖长∏↖风∏↖文∏↖学,◆●□t是真的看不见自己挥爪,白板顿时就急了,闹,它有心思闹么它,这,这混蛋,不,不对,那个叫幻星武的糟老头儿,竟敢,竟敢对它家志豪下黑手。它,它……看它不掀了他的沧澜阁。给它家志豪报仇!

    反正,反正它的恶名已经那么多了。也不欠这一回的!

    “瞧你这小气抠门儿的样子,我不过就让你帮忙看看椅子在哪里,就咒我瞎了,这可有点儿没意思了啊你!”

    从白板的口气,高志豪就已经能听出来,它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但,出于谨慎和对它的安抚,他还是选择了跟它插科打诨。佯装不知,“那幻老先生,也是开门做生意的,要是把上门的主顾弄成了瞎子,以后,这生意还做不做了?别闹!”

    正说着话的工夫,确切的说,是白板还没来得及回应,高志豪便突然觉得自己眼前。出现了奇怪的变化来。

    光。

    一个一个,像是萤火虫的光点,开始从房间的地板下面缓缓漂浮了起来。

    越来越高。

    越来越密。

    到后来,更是一个个的粘连在了一起。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奇异变化!

    画。

    那些粘连在一起的光点,先是开始了变色,然后。色彩越来越明晰,越来越清澈。末了,竟像是活过来了一般。成了一副能动画卷!

    是翔龙镇。

    确切的说,是未遭人破坏之前的翔龙镇,街上人来车往,热闹的让高志豪觉得像是恍若隔世。

    视角转了一下,高志豪看到了摘星楼上的高清水和冀海涵,他们安静的站在那里,满面笑容的,像是在悠然自得的眺望远方,他们的嘴在动,但不懂唇语的高志豪,看不懂他们是在说些什么。

    视角再转,到了高清水和冀海涵的角度,高志豪也随之看清楚了,他们两人在满面笑意的看着的存在。

    他。

    他们在看他,看因为不懂事,跟他们争执吵闹,离家出走的他。

    他们很开心,却让高志豪不明因由,但这样的疑惑,并没持续很久,很快,高志豪便看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爹!娘!”

    画卷终了,一切又归于沉寂和黑暗,目睹了事情整个经过的高志豪,痛苦的朝着画卷曾经存在的方向伸出手去,哭得歇斯底里。

    都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却又有几人知道,那只是,未到伤心绝望之处?

    白板是只见过世面的灵兽,虽然,在开始时候,还有些讶异高志豪的奇怪反应,但看他一会儿唇角露笑,一会儿又红了眼眶,自己怎么叫都没反应的,便是明白,他这是已经进了某个幻术之中,在看那幻术里的情景了。

    原来,那糟老头是这么给人看事情的,啧,别说,还真是有点儿意思!

    白板这样想着,也不再担心高志豪的眼睛,只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猫回了他的衣襟里面,等着他从幻术里清醒过来,再跟他问询详情。

    要用幻术迷惑住高志豪这从小就在灵狐小晨那里受过无数次“收拾”人,施术那一方,一定是要耗费诸多心力才能行,若当真有要害高志豪的心思,一准儿会尽快下手,而看高志豪的反应,又没有半点儿要自残自伤的意思,所以……啧,刚才,果然是它老人家想多了!

    听高志豪大喊着爹娘从幻术中清醒过来,白板便知道,他一定是已经明了当时翔龙镇里发生的事情,无奈的轻叹一声,小心翼翼的从他的衣襟里探出了头来,跟他问了一声,“志豪?你没事罢?”

    “没,没事。”

    被白板这么一问,被之前亲见事情打击的高志豪,才是慢慢的回过了神儿来,双眼也由之前时候的发直无神,重新又凝起了焦距,“我……”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未及高志豪继续把话说下去,白板就突然伸了自己的右前爪出来,踩住了他的嘴,“有事,等咱们回去了客栈,再说也不迟。”

    高志豪被幻术困住,观看昔日翔龙镇所发生的事情时,白板想到了一个很久很久之前,就开始存在了的一个神秘家族,没人,确切的说,是连天书上面,都看不到他们的存在,他们死了,也不会落入轮回,但……就是这样的他们,却是可以借住与世间万物的契约。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如果它没记错的话。这个家族早该在几千年前,就湮灭于战火之中了才是。

    那时。它跟他们族里的一个少年关系颇好,在那少年临终之际,还曾受他所托的将一个婴儿带离危险境地,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它叼着那孩子襁褓飞天逃窜,却不幸中了暗箭,自云端跌落之时,虽拼力庇护,却终没能护其周全。

    它清楚的记得。那孩子被人残忍杀死,挑于枪尖的情景,也永远都不会忘,它因为愤怒,将那一整个国家的人,不分老幼的撕成碎片,遭无数道门中人围堵,遍体鳞伤的跃下山崖,犹未后悔自己所作所为的决然。

    它没有错。

    错的。只是世人!

    “好,咱们去跟掌柜的致谢拜别一下,就回客栈去。”

    高志豪一边应承着,一边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扭头,看了一眼空荡荡,一把椅子也没有的屋子。才移开步子,往门外走去。他不明白,为什么幻星武跟他说。让他到屋子里面找椅子坐下,屋子里却没有半把椅子,但出于对他告诉自己事情真相的敬意,他还是决定,不跟他提问此事,“他让我看到了想看到的事,又不肯收咱们钱财,这起码的礼数,咱不能没有,你说是也不是?”

    “随你高兴。”

    白板不喜欢幻星武,是因为他知道太多它的过去,但现在,想通了他为什么会知道的它,却是再也没法对他讨厌的起来了,他是它故人的后代,即便不是嫡系血亲,却终究是一脉相承的……说起来,这幻星武,还真是跟它认识的那小子颇有些相像呢,一样的自以为是,一样的不讨人喜!

    啧,又瞎想以前的事儿了,去,去,不想,不想,想点儿开心的!

    白板一边跟自己说服着,一边使劲儿的摇了摇脑袋,仿佛,它这么做,就能把脑袋里的想法摇晃出去一样,高志豪看在眼里,也是不自觉的勾了勾唇角,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它的脑袋,出言给了它一句安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你之前不还跟我教训,让我不要总琢磨那些已经发生,不可挽回的事,要好好的活在当下么?”

    “是啊,好好的活在当下,别去想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

    白板很喜欢被高志豪这么揉脑袋,顺势往他的怀里又钻了钻,就恢复了平静,它也不知,为什么会有像现在这样的,待在高志豪身边,就满心欢喜,满足愉悦的感觉,不得不承认,这在它长达几亿年的寿命里,是从没有过的,连在它爹和它娘身边的时候,也没有过。

    跟幻星武致谢之后,唤上等在柜面外边的灵狐小悦和马腹小目,高志豪便离开了沧澜阁。

    他记得很清楚,在那宛若身临其境的幻境终了,他爹是拼尽全力,连来敌同翔龙镇里的其他人一起,一起葬送了的,他想不通,他爹那么一个和善的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即便……即便有他娘的死在前,让他爹受了极大的打击,也不应该……

    可惜他不懂唇语,不然,他就能看明白,当时,他爹是跟敌人说了什么,跟翔龙镇里的其他人说了什么,不然……

    “唇语不难学,我略懂一点儿,你若想学,我可以喊我四哥来教你。”

    跟高志豪心意相通的白板,自然知道他是在想些什么,伸了右前爪出来,踩了踩他的下巴,跟他告诉了自己的建议,“不过,我个人觉得,你应该先拜师学艺,不然,你一下子想明白了其中意思,抑不住心中怒火,又打算不顾一切的去寻人报仇,岂不是更对不起你爹娘的养育之恩?”(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