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观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诈唬

第一百三十三章 诈唬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雪龍王
    未及大马腹话音落下,便有一片带着黏稠邪气的黑云席卷而至,直奔躺在地上,因为受了重伤,而奄奄一息的它扑了过来。

    “为宠不忠的孽障!竟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诋毁本尊!真是死有余辜!”

    黑云里,传出了一声让人难辨雄雌的尖利怒吼,紧接着,便有若干根细如牛毛的银针,直奔两只马腹而去,“受死!”

    “小目!”

    黑云里传出的声音,让大马腹不自觉的就全身颤抖起来,见有银针射出,本能的,便拼尽了自己仅剩的力气,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用自己的身体,把那只小马腹护在了怀里!

    哧一一

    银针没有刺进大马腹的皮肉,而是被一只硕大的软垫子挡了下来。

    高志豪本能的闭眼,不忍看大马腹惨死,却是未听到它发出临终惨叫……本能睁眼,便见到了那只为大马腹挡住了银针的垫子。

    这垫子,有些眼熟。

    怎么……有点儿像常蝶语给白板缝得那只?

    这,这哪里是像?!

    这根本就是!

    可……常蝶语为白板缝制的,不是个棉花垫子么?

    棉花垫子,怎么可能挡住速度如此之快的银针?

    带着满心疑惑,高志豪便扭头看向了站在他旁边的白板,用心灵传音的方式,跟它征询起了因由,“白板,这……是怎么个事儿?”

    “回头给你解释!先应对这邪道再说!”

    白板一边说着,一边冲着黑云露出了敌对的模样,这不是它第一次参战,却是它第一次跟修行邪道的人对阵,它对邪道不甚了解,只听他娘说过,修行邪道的,大都是些穷凶极恶之人,对待自己的灵兽,也是残忍至极的恶毒,所以,有些本能的紧张罢了,“你要当心应对,邪道,可比翔龙镇里的那些,只会花拳绣腿的废物点心们厉害多了!”

    黑云在距离高志豪十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然后,便像烟气一样,慢慢的四散开去,露出了被包裹其中的人来。

    是个女子。

    眉目如画,肤若凝脂,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舍不得移开目光的妖娆。

    幻术。

    从小长在高向晨身边,没少受过小晨“教训”的高志豪,怎么被这女子使用的幻术迷惑?

    不屑的一笑,就从自己的衣襟里摸了一张符纸出来,凭空画了一个符上去,加上自己的气,朝着那女子掷了过去!

    轰一一

    随着一声足令地动山摇的炸裂声音响起,整个空间都像是被扭曲了一般。

    白色的烟雾散去之后,那邪道,刚才还是个妖娆女子的邪道,也随之现出了原型,一个脸上的皱纹足够夹死蚊虫,鸡皮鹤发的老太婆!

    “竟能破得了本尊者的幻术!小子好本事!”

    对高志豪能破自己幻术的这事儿,老太婆显得颇有些讶异,拧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番之后,便更加想不明白了起来……瞧高志豪这样子,该是个还没筑基的,可以她老人家眼见就要化神的境界,怎可能,被一个还没筑基的小娃娃识破幻术?

    她这幻术,可以吃了几百只灵狐的内丹,才有幸顿悟到的,纵行天下,还从没失过手呢,怎可能……

    难道,这小子的境界,是伪装出来的?

    境界高她三等,达到大乘,才有可能做到虚化实力,让人瞧不清楚真正本事的程度,可……像他这么小的一个娃娃,至多也就是十几岁的样子,怎么可能达到那样的境界?

    或许,也不是不可能。

    书上不是有记载说,达到练虚境界之后,就能返老还童了么?

    难不成,这小子,其实并不像是他外表看起来的这么小,而是返老还童才……

    且叫他一声小子,诈他一诈再说!

    他要是答应了,那,她也就可以下手了!

    “你叫谁小子!”

    没给高志豪说话的机会,白板往前走了一步,因幻袋里装了太多太重的东西,而让它的这一步颇有些“掷地有声”,落脚之处那被它踩出来的那坑,更是让它的这“出场”,显得高大上了起来,“本尊的主人,也是你这小小邪道,可以不用敬语称呼的!”

    白板的这话,半点儿都不费劲儿的就把老太婆给震住了。

    咕嘟。

    敢自称本尊的灵兽,只有屈指可数的那么几只,其中,以常山主人家的那几个儿子,最不好惹……这小家伙,怎长得有些像传说里的应小八呢?

    “上仙可是常山出身?”

    老太婆小心翼翼的咽了一口唾沫,跟白板说起话来,也是本能的客气了不少,常山主人,可不是个好招惹的,传说,天皇老子遇上了,都要客客气气打招呼的主儿,就她这点儿小道行,八成儿,连给人家塞牙缝儿都不够!

    “常山出身,排行老八!”

    白板知道高志豪的斤两,知道若是当真动手跟这老太婆打起来,他一准儿得要吃亏,便干脆就踩着这老太婆胆儿被一开始时候,就被吓得摸不着头脑了的软肋,使着它爹娘的名声儿,继续“仗势欺人”了起来,“怎得?你个老太婆,还认识我爹娘呢?”

    “哪,哪敢说认识,只是,只是常从旁人口里听闻些令尊令孝的传奇事情,心生仰慕罢了!”

    听白板竟真是常山主人家的孩子,老太婆当时便觉得,还好自己足够谨慎,不然,她今天……可就真得交待在这里了,“八爷……怎纡尊降贵的,到这荒野山村里……嗯,闲游啊?”

    “跟我主人拜访故友,恰巧路过此地,听到有马腹叫唤,就下来瞧瞧,看是不是有邪道恶徒,妄图祸害修仙之人!”

    在装犊子方面,白板的天赋当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屑的睨了老太婆一眼,便像是故意“敲打”她一般的,说了这么一句,给谁听,都像是在搪塞的话来,“我听你刚才说话,这两只马腹,是你养的?”

    “不是!哪有的事儿!我可是正正经经的修仙人!怎可能,怎可能养这种灵兽!认错了!刚才,刚才我是认错了!”

    听白板像是对邪道没甚好感,生怕自己被收拾的老太婆,忙不迭的便否认起了自己的身份来,“这两只马腹,跟我半点儿关系都没有,真的,半点儿,半半点儿的关系,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