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动天河 > 第六八六章 蔷薇之欢【大结局+后记】

第六八六章 蔷薇之欢【大结局+后记】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端月
    第六八六章蔷薇之欢大结局+后记

    “不要,还给我”

    罗刹女本就已经虚弱到了极致,但当她体内的那小团被抽离之后,他发出一声虚弱的嚎叫之后,就彻底的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呼喊了。

    “你到现在仍还执迷不悟,在天女消亡的时候,你如果能够悔悟的话,本尊或许会给你一个轮回的机会,但是现在,你要为你曾经的罪孽赎罪,消亡吧”

    云天河说罢,指间突然跳出一团透明的火焰,随即一点罗刹女,罗刹女的身体便被点燃,在伴随着她一声惨叫之后,便化作一团青烟,消散于无形之中,罗刹女就此消亡。

    就在这时,一点星光闪烁,随即虎星子便出现在了云天河的身边。

    “殿下,那长生教主改头换面以后,属下一直没有寻到她的踪迹,请殿下责罚”

    云天河淡淡道:“你不必自责,她吸收了三成的本源之火的力量,又改头换面,如果要躲起来,你找不到她是正常的”

    虎星子道:“殿下,弥生世界的异灵已经清除,那八位人族曾经破虚后被天族控制的人也救了出来,只是现在所有的人都对修炼没有了漏*点,他们迷茫,不知道探索到那力量的极致之后,会不会还是这样的结局,所以意志都有些消沉”

    云天河道:“破虚,即证飞升,在飞升之后,还有更广阔的道路,如果他们想探寻,自然不会再出现这样的局面,本尊已经重新修订了力量法则与命理法则,待那些破碎的空间重整完毕之后,他们面临的,将会是全新的挑战,还有那些全新的世界体系与规则,而你们,就要担任起维系这新世界体系法则的重任”

    “属下定不负所托”虎星子道。

    “等你亲眼见到那些破虚的飞升者以后,你自然会见识体会到,这全新的力量法则体系,与那全新的世界的神奇,因为那是造化空间所建立的新世界格局,不过路,还有要他们自己走,本尊为他们制订一个框架,一切就要靠他们自己去摸索行走了,好了,你也去吧,今后这人族、或者其它的种族的事务,你也不用再理会了,那片全新的世界体系,还有更多的使命,待你去完成”

    说罢,云天河一送,虎星子化作一道流光,便消失在了原地,随即,就见那星空之中的白虎帝星,突然闪耀无比。

    而云天河此时也化作星芒,闪烁之际,便向那茫茫海域尽头而去。

    ……

    海域的尽头,这里就像是世界的尽头一样,在那如梦似幻的一座彩光绽放的小岛之上,此时一个美丽的少女,坐在海岸边,小脚丫拍着海浪,显得很快乐。

    “唔,过了十年了,应该没有人会记得自己了吧,嘻嘻,我要开始新的生活,我要嫁给他,他一定不会知道我的过去,到那时,嘻嘻……”

    “别做梦了,你虽然脱离了人鱼的体型,但改变不了你种族天赋与你的本质”

    就在这时,如轰雷一般的声音突然间在少女的耳朵炸响,少女转过脸一见,当即花容失色,就见云天河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珊瑚石之上。

    她心中恐惧,害怕,用颤抖地声音道:“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你想做什么?”

    云天河淡淡道:“我早就知道你会躲在这里,不过我来取回一样东西,那东西并不属于你,所以你没有资格拥有她”

    “那本源的力量我还给你还不行吗,我不要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吧”说着,少女咬着唇,道:“或者,你给我一次也行,一次就好”说着,她一掀她那薄如蝉翼的轻纱,露出一具丰满迷人的曼妙身体,直视着云天河道:“其实我在那京城的时候,自从见到你以后,就爱上了你,那时你还是个很平淡普通的少年,实力弱的像蚂蚁,被受肃靖王的打压,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你,可是又不敢接近你,因为我的身份,所以我一直在想办法改变这副我连自己都讨厌的样子,变成一个全新的我,从而找到你,让你喜欢我,我要做你的妻子,你为生孩子,可是后来发生了许多的事,却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不用对本尊说这些煽情的话,因为你,那海域之上,有多少无辜的百姓死于海哮,有多少军队战死于那大海之上,你在那海中,可曾感受到他们流淌到海水中的鲜血,你所做的一切,都是要接受惩罚的,要付出代价的,本尊此次来,不仅是要取回本源之力,还要取回天女缔造你时,打入你体内的那一缕不属于你的精魄神魂……”

    “不,不要,既然那是属于你的,我也属于你,你为什么这么狠心要抽走,你到底想要她做什么?”少女惊恐大叫着。

    云天河脸色一沉,道:“别在本尊面前演戏了,凡是天女留下的任何痕迹,本尊是定然要抹除掉的,她以为她这样做,就可以利用你们这些愚蠢的傀儡再次复生,本尊永远都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到现在你还没有觉悟,那么现在,觉悟吧”

    说着,云天河突然一伸出,指尖突然绽放出一团光芒,那光芒汇聚成一个小球,其中的力量凝聚之时,仿佛就是一个漩涡一般,一股吸扯力,便向少女袭去。

    “不要……”

    当然,这个少女,正是长生教主,她忽然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那股本源之力,就像是潮水一般不受她控制而倾泻出来,当即大惊。

    随即,她的脸上显露几分狰狞,叫道:“想不到你如此绝情,好,就算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你你得到的,你想让你那缺少一魂三魄的玄女妻子复苏醒过来,永远没有机会了”

    “尔敢”

    云天河见长生教主想要自我毁灭,当即脸色一沉,伸手便是一张虚空大手,带着空间的扭曲,便向长生教主抓去。

    长生教主想要自我毁灭,但是这手~机~看25800,e突如其来的规则力量,就像是限制了他的一切,让她体内的力量根本无法再涌聚起来,反而更加疯狂的往外倾泻,他焦急大吼一声,就想直接用那微薄的力量自我毁灭。

    但是,云天河绝对不可能给她任何的机会,那张虚空大手此时仿佛闪电一般,凌空抓了下来之后,在云天河狠狠地一握之际,长生教主无力抵抗,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她的身体便被云天河无情地捏爆掉。

    就在她消亡的刹那间,一团灵魂小球,此时升腾而起,云天河随即一挥手,那便迅速将那团想要消散的灵魂小球聚于掌心。

    至此,云天河完全粉碎了天女在这个世界的所有的遗留布局,也粉碎了她借助这些傀儡复生的一切痕迹。

    如今,云天河已经收集齐了玄女的那一魂三魄,看到手中欢快跳动的那个灵魂小球,云天河手一伸,随即他那身体之中,就见其它两个小球,以及一个更大一点的小球就像泡泡一般,从他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这些玄女的精魄神魂经历云天河这具分身的意境的洗涤影响,如今他们已经变得无比的纯净,此时云天河将他们全部放了出来以后,在那几个灵魂小球相遇之后,就像是水水相融一般,迅速地开始合并。

    三个灵魂小球,融合在了一起之后,随即便再与那个大一些的小球相融合,最终在他们完全融合起来之际,一块巴掌大的灵魂小球此时突然间就开始围绕着云天河在不停地跳动放置,就像是快乐的小精灵。

    虽然她有点想要消散,但云天河在她的外部加持了一层空间的力量,让其始终凝固不散。

    看到那片跳动的小球,云天河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柔情,呢喃道:“灵莎,你所缺的那神魂精魄,我终于为你找回来了”

    其实当他通造化以后,他就知道,唐灵莎修炼玄女天经完成了玄女三变之中的两前变之后,因为最后一变在修炼过完中,她因为神魂精魄有缺失,所以才致使他陷入了一种沉眠之中再也无法醒过来。

    而云天河突然了天诛者的境界以后,他更加清楚的知道,当年的那位玄女在被天女杀死取了神魂精魄之时,她残余留下的那缕神魂精魄飘散逃遁,崭新千年之后就投生在了唐灵莎的体内。

    也就是说,唐灵莎就是玄女的转世,玄女也同样就是唐灵莎

    云天河之所以要最后才让造化消灭唐肃离,就是因为唐肃离不但分了造化气运,更重要的是,她在被异灵女王转化为人种以后,异灵女王的玄女精魄,也被渡入了唐肃离的体内。

    所以他不能轻易地让唐肃离就随便的就那么样消亡,他必须是在造化影响的情况下,被造化所灭,使他分得的那些造化气运全部丧失以后,这样一来,那玄女的精魄,便会自动脱离他的控制,也不会随着唐肃离的消亡而消散。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云天河一直放任唐肃离到最后,让他最终消亡在了造化的力量之下,而这长生教主,还有那罗刹女,也同样如此。

    因这三人其中有两个是人族,他们分得了造化气运,而云天河又通造化,那就相当于她们分了云天河的气运,如果这些人被其它人随意所灭掉的话,那么其它人又会分走这些造化气运,这样一来就一直反复循环下去了,云天河想要取回玄女的精魄,那就难上加难了。

    这也是天女布下这个长远的局的恶毒之处所在。

    但是让他们在造化之下自动丧失那些气运,不会有所影响之后,再来取这些天女利用玄女的神魂精魄所造就的傀儡体内的玄女神魂精魄,就顺其自然了。

    将那缕精魄收入体内之后,此时云天河望向大海的尽头,身体渐渐的化成一片虚无,变作一道流光,便直入苍穹,就见那浩瀚星穹之中的那颗帝王的星辰,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

    十年时间,也许对云天河而言,只是弹指而过,可对于那些一直处于与异灵艰苦斗争的人们而言,确实有些漫长。

    用这十年的时间,人族空前的团结,终于将异灵消灭,还他们生存的那片大陆一片蔚蓝的天空。

    虽然那些异灵还没有被彻底的全部消灭,但这并不影响人族在取得了辉煌性的胜利之后,他们所表达出来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在东域的大地上,百姓们纷纷走上街头,举行着大型的庆祝活动,而那些地里干活的人们,也放下活计,均参与到这种伟大胜利的喜悦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开心的笑容,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发自内心深处,被压在心头十年的感情爆发。

    虽然一些死去的人没有等到这一天,但活着的人,在祭奠缅怀过他们之后,为他们分享这份喜悦。

    而在东域的大地之上,到处都可以见到百姓们自发建造的神殿,他们以那里为中心,举行着祭祀与欢庆活动,每一座神殿之中所供奉的神像,出奇地与那造化神殿之中的那尊造化法相均是一模一样。

    民意造就了一尊可以供他们供奉与信仰的神灵,而这位神灵,就真的存在,还是应证了那句话,本来这世间就没有神,但有了信仰的力量,于是就有了神。

    只是人们却并不知道,他们信仰的神,就在他们中间,就像是一位弱书生一样,带着一脸淡然的笑容,在看着人们欢庆。

    此时的云天河,当他的真身将所有的力量与意志还有升华的命格全部转移到了那造化之躯上,成就了天殊御者之后,他的无极之身,将那无疆大爱的意境,与他小爱的意境分离之后,他现在就成了一个很普通的人,他要过普通人的生活,陪着妻子和孩子们过完这段幸福的人生,所以他甘愿放下一切。

    嘶律律

    云奔此时亲切地用马脸磨蹭着云天河,发向发出一声轻鸣之后,云天河这才从百姓们热闹的场面之中回过神来。

    翻身上了马后,云奔的身影如电一般,眨眼间便瞬移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此时,一个百姓有些奇怪地道:“咦,刚才那人,怎么与神灵长的很像啊”

    “你该不会是高兴的过头了,出现幻觉了吧?”旁边的人笑着说道。

    “应该不会啊,他明明就在那里的,怎么眨眼就不见了”

    ……

    而在那海岛连接大陆的海州岛上,风平浪静。

    此时在那海边的一处望海石上,此时石桌上摆着一桌的酒菜,此时郭誉章、叶罡宵、萧勇俊、洛如图、羽方轻辰这些人都坐于那桌前,喝着洛如图这位闻名天下的酿酒师亲自酿造的佳酿,有说有笑,不过他们都在听羽方轻辰计述着他曾经与云天河的故事。

    旁边,已经是人母的林若曦、南明雪、洛如霜这些人,也结成了要好的姐妹,也坐在一旁边聆听着,当听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时,不时会抿嘴轻笑,也会偷偷地私下里聊一聊她们之间的故事。

    不过当说到与云天河的故事时,轮到林若曦后,她感觉有股异样的感觉,她说不出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此时脸红红的,感觉好像在那星空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看着这里。

    而南明雪看到林若曦的神色,就知道他们一定有故事,便催促道:“快说,你和他有什么故事,老实交待,否则,哼哼……”

    林若曦道:“曾经他与爷爷在街头时,他扮成女孩子,不过好漂亮,结果让师兄朝思暮想了好几个月,一直到了京城以后,他才知道真相,当时好尴尬哦”

    “哈哈,竟然还有这样有趣的事,那后来呢”

    “后来,没有啦,他帮我治好了病,我就和师兄回了海州,好了,到你了,快说,你们当初在跟着他跑了大半个东域,应该有许多有趣的事,他那么优秀,你有没有暗恋他?”

    南明雪一听,瞄了羽方轻辰一眼,低声道:“曾经,我确实有曾悄悄喜欢过他,不过看到他身边有那么多漂亮优秀的女孩子,所以我就退出了,后来也是师兄对我表白之后,我才知道师兄才是我的归宿,就这些啦”

    洛如霜抱着个小婴儿,此时突然凑过来道:“雪姐姐,你常说的那位神花朵朵姐姐,现在怎么样啦,她不是很喜欢那个家伙吗?”

    说到这里,南明雪神色微黯,道:“神花朵朵自香雪谷之后,就回到了南域,一直刻苦修炼,后来继承了花神正教,至今没有嫁人……”

    见气氛有些黯淡,南明雪也不愿意再提这些事,今天是个好日子,本是要庆祝的,于是也没有说别的,只是看向喝酒聊天的几人,道:“还是听他们说些什么吧”

    当众人听到云天河曾经跟羽方轻辰在云烟城中聊天时打的赌之后,不禁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改天找个时间,一起去京都找那个家伙,看看他会不会兑现当初的诺言,哈哈”

    郭雀章道:“我们是凡人,虽然曾经和天河是朋友,但想见天河,估计得人皇陛下应允吧?”

    “想那么多干嘛,朋友是朋友,管他是神,还是什么,如果他敢不认我这个朋友,我诅咒他……嘿嘿”

    洛如图看着叶罡宵一脸贼笑,调侃道:“老叶,你就不怕那神庙中狂热的祭师老头们,脑子一热,会治你一个亵渎神灵的罪名,这罪名可不轻啊,小心要切那里的,哈哈……”

    “那还是算了,万一天河那家伙打个喷嚏,把我给吹没了,那多冤枉啊,最近我在海中深处发现了一条美丽动人,婀娜多姿的人鱼公主,只看了一眼,我就发觉我已经深深地爱上她了,去他地什么神灵,浮云啊浮云,我要去找我地美人鱼……”

    “你个重色轻友地家伙……”

    众人一笑,举杯共饮,他们并没有察觉到,此时在那虚空的尽头,一朵流星过划,向这些人露出一个恍惚由星光汇聚而成的笑脸之后,忽然间消失不见青龙山中,岁月没有给这座神秘的山脉留下任何的痕迹,他依然保持着原样。

    而在这山的一片如世外桃源般的地方,那里种满了绿色的植物,满山遍野的花朵竞相绽放,遍地芬芳。

    山中建着几座小屋,朴素安静,而此时,一位身穿素衣的女子,一直站在那树林的一颗梨树下,出神地望向远方,那梨树上的梨花掉落,她都不自知,就那样痴痴望着,在等着她心爱的人的身影会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在这里等候了十年了,她一直企盼着这一天,但这一天却是如此的漫长,也许每天的眺望与守候,成了她生命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妹妹,你又在发什么呆呀,赶快帮我采些花露,我们回家做花露茶喝,承儿现在每天一回来就嚷嚷着要喝花露茶,婆婆说他现在做了人皇,每天太过忙碌,也有些劳累,这能帮他提神醒脑呢”

    夙瑶在花丛之中像小蜜蜂一般穿梭来回时,就见苏雪就像是一块望夫石一样,站在树下发呆,对于这个妹妹,每天都会到这里发呆的事情,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但是见她如此思念他们的丈夫,她们虽然心中也挂念难舍,但她们都是压在心底的。

    嘶律律

    就在这时,一阵马儿的嘶鸣之声,在这山间回荡了起来,紧接着,在这山中,突然间两匹生着美丽翅膀的马儿,回应般的发出欢快的鸣叫,便由那山间的的某处飞了出来。

    苏雪此时一见那飞马跑了出来,当即那痴痴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欢喜,叫道:“姐姐,夫君回来了,一定是他……”

    说着,苏雪就像是丢了魂儿一样,快步就往外跑,只是她才跑了几步,突然间旁边一个巨大的影从她身边一闪而过,紧接着她的纤腰,突然间就被人搂在了怀里。

    苏雪大惊,正要挣扎,但转眼就到那日夜思念的那张脸时,当即眼泪就扑簌簌地掉落了下来,紧紧地抱着他那宽广的胸膛,放声哭泣,怕他转眼会消失,恨不要将他揉进自己的心里。

    啪嗒

    此时,夙瑶手中的瓷瓶也掉落了下来,那收集了半瓷瓶的花露都洒了出来她却不自知,她此时神情呆滞,怔怔望着那一瞬闪过的的影子之后,眼泪也禁不住扑簌簌掉落了下来,她知道,妹妹没有出现幻觉,她也没有出现幻觉,她看到的,都是真实的。

    但是就在她发呆之时,此时她的身体也突然间被人抱起,紧接着他回过神来,就见果然是那日夜思念的人儿,当即也如苏雪那般,抱紧他的身躯,感受到了他那身体的温度和他的心跳之后,就再也不肯放手了。

    “老婆们,我回来了”

    云天河抱着两女,微笑着说道,结果,两女哭的更凶了,眼泪哗哗地。

    “再也不许你走了,你这狠心的人,你以后走到哪里,都不许丢下我们”

    “不会了,我会陪着你们相伴到老……”云天河抚着两女的脸颊,发自内心的温柔,并说道。

    “真的吗?”苏雪的脸上挂着惊喜。

    “嗯,真的,走吧,我们回去,是该一家团聚了”

    牵着两女的手,他们回了藏龙大殿。

    ……

    藏龙大殿,还是原来时的那般模样,没有发生丝毫的改变。

    唯独不同的是,在这里白日里的阳光,能够透过那大殿顶上的湖水,从而映照进入,使大殿中的每个角落,都落落生辉,宏伟壮观。

    这所藏龙大殿,现处于华夏国的核心,他的周围,都被一那精妙的机关与那美丽的景致所包容,这里,如今已经被人皇列为神迹,已经公示天下。

    但天下人知道,这里曾经是他们信仰的神灵居住的地方,除了造化神殿,这里,将是天下人心中崇敬的圣地,也是见证神的传说的地方。

    然而,天下人以为他们的神灵已经离开了这个世间,可又有谁会想到,他们的神灵,会以一种普通人的身份,再次回到了普通人的生活当中来。

    藏龙大殿中,真有藏龙,他心系蔷薇

    当云天河带着夙瑶与苏雪二步在步入大殿的刹那间,又有两道身影,就像是放飞的天使,飞奔而来,投进了他怀抱之中,再也不肯再放手。

    寻月与梦璃这对姐妹不同于夙瑶姐妹,他们知道这一天会到来,所以他们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她们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

    梦璃的脸上,挂着泪痕,此时却用小粉拳不住的拍打着他的胸膛,叫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让我们姐妹们等了你十五年,你曾经答应过我们,要带我们去遨游天下的,你可不许赖皮,还有,你赶快想办法让灵莎醒过来,灵莎也要一块去”

    “爸爸,爸爸,是你回来了吗?”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如黄莺的欢快叫声,自大殿之中唱响,就见一位十六七岁的婷婷少女,此时满是惊喜地飞奔而来,硬是从几人当中挤出了一条缝隙来,腻在了云天河的怀里,不住地撒娇:“爸爸,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你要补偿我,我也要去遨游天下,我不管,你不带我去,我就不理你了,哼哼……”

    嘴上虽然说着,但是那小手却抱着更紧了,母亲们的思念,让小小少女的心底,何尝不盼望着有一天能够父女团聚,享受到父亲的关爱。

    云天河想到唐灵莎的事,便道:“我先去看看灵莎吧”

    众人一听,也都不再纠缠,便随着云天河去了藏龙秘室。

    如今的藏龙大殿,只剩下云天河的一家人住在这里,安叔他们早就离开了,所以平时这里的一应事宜,都是茉儿在打量。

    当茉儿看到云天河回来以后,那已经成熟的妩媚容颜之中,带着些许惊喜,不过她掩饰了过去,便打开了藏龙秘室。

    唐灵莎至今仍是安静地躺在那玉台之上,她的容貌,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改变,这十几年过去,其它人都成熟了,而她,还是那少女般的模样,纯洁无暇。

    云天河走了过去,他伸出手,轻轻地抚上她的容颜,轻轻地道:“灵莎,我回来了”

    这声音,仿佛是来自远古的呼唤,来自恋人的呓语,唐灵莎似乎受到了某种感应一般,她的身体,突然间微微颤动了下,随即她的眼角,一丝泪水滑落。

    “三娘要醒了,本娘要醒了”

    月薇儿看到这一幕后,惊喜地欢呼一声,其它人也都是脸上有些惊喜。

    不过,云天河此时转过身对众人道:“你们先退后,不要太靠近这里”

    几众立即退后些距离后,此时云天河突然一伸手掌,就见他的掌心之中,突然有一处灵魂小球跳了出来,随即便有一股波动,开始在周围涌动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唐灵莎的身体突然间在悬浮中放置了起来,云天河轻轻一送,那小球在唐灵莎的身体周围环绕了起来,旋转了好几圈之后,将一股股波动传入了唐灵莎的体内,随即那小球便钻进了她的身体后,自唐灵莎的体内,有一股光芒自内而外透出,整个他整个人被一层淡淡的光晕笼罩了起来。

    云天河知道,这是他打入到那灵魂小球之中的规则力量起了作用,因唐灵莎少了一魂三魄,但她要接纳,就得有一个过程。

    过了大约有一个时辰左右的功夫,唐灵莎身体周围的光芒渐渐黯淡了下去,自她的身体里隐去之后,此时唐灵莎那身体也没有再悬浮着,而是轻轻地落到了玉台之上。

    云天河这时伸手取下了唐灵莎含在口中的那颗珠子,随即轻声呼唤:“灵莎,醒醒,灵莎,醒醒”

    “唔……”

    一声嘤咛,终于自她的口中发出,随即她的睫毛眨了眨,便缓缓地睁开了那双明亮的眼睛。

    看着渐渐清晰的眼前,出现的那个她时常在一些奇怪的梦境里看到的熟悉的脸,唐灵莎缓缓开启檀口,轻声道:“天河……”

    说着,她转过脸来,看到梦璃她们惊喜的表情,和那早已哭红的双眼,轻声道:“姐姐,你们都成熟好多呀,咦,这妹妹是谁呀?”

    “三娘,我是薇儿呀,我经常在你身边给你讲好多事呢”

    唐灵莎脸上微微一惊,看着月薇儿,道:“那个可爱的小孩童的声音,就是你,可是,你都这么大了,那我沉睡了多久了?”

    众女这时都围绕了直来,寻月道:“灵莎,不要再意沉睡了多久好吗,如今我们又能开心的在一起了,这不是很好吗?”

    唐灵莎伸了伸手脚,活动了下,便缓缓起身,并没有什么不适,只是她的目光,有些很不自然地看了云天河一眼,就随即有些慌乱地低下了头。

    唐灵莎这异样的神情被梦璃发现后,梦璃古怪道:“妹妹,怎么了,一觉睡傻了,害羞了,还是想再做一次新娘,进一次洞房呀?”

    “姐姐,你……”

    唐灵莎嗔了梦璃一口,此时更脸红羞涩,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而云天河却轻轻道:“我都知道的,或许,这可以成为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的……”

    唐灵莎一听,更是羞涩不止,其实她知道她的前世今生了。

    “不行,我也要知道,你们到底有什么小秘密,快说,否则今晚不准进洞房……”梦璃插起小蛮腰,满地看着二人。

    而云天河这时笑着看向唐灵莎,道:“灵莎,我们今天,再补办一次婚礼吧……”

    梦璃这时一推唐灵莎,她顺势就倒进了云天河的怀里,梦璃调侃道:“嗯嗯,今晚就洞房,今晚就洞房,给小薇儿再生个小dd,让小薇儿领着玩儿,以后就不粘着我们了,嘻嘻……”

    “大娘,你又取笑人家,不我依嘛……”

    月薇儿掘起粉嘟嘟的小嘴,就是不依,但随后却也一脸狡黠,笑道:“嗯嗯,有个小dd或***,也蛮好玩的嘛……”

    而一边的夙瑶,却是风情万种地瞄了云天河一眼,朝梦璃嗔道:“应该是某个家伙也想了洞房了吧?”

    “要不,我们一起去闹洞房吧”苏雪道。

    谁知众女一听,均是嘻嘻坏笑,弄得苏雪随即回过神来,俏脸通红,像只小兔子似的,逃出了大殿:“我去做饭,顺便让婆婆来教训你们……”

    唐灵莎此时脸红得恨不得滴出水来,但埋头在云天河的怀里,再也不肯抬起来了,但是她的眼睛里,划过一抹喜悦的光芒,充满了甜蜜与幸福。

    藏龙大殿之中,充满了欢声笑语。

    ……

    后记:

    随着时间的流逝,又是十年之后。

    在进入人皇统治天下的时代,人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纪元,经历十年的历精图治,人族彻底的将那仍存在隐患的异灵消除。

    而在那茫茫真空,天殊御者仍在继续着他重补那破碎真空的伟大历史使命,许多被异灵肆虐过的毁灭空间,经过天殊御者的重整,又开始焕发生机,让那沉寂的世界,又有了新的生命,新的种族开始繁衍。

    而在天殊御者重整破碎空间的同时,他将那些崭新的,焕发生机的世界重新定制的世界演变的空间法则,命理法则,以及力量法则等等……

    在法则定制之后,他又重新将那片轮回领域进行布置,并订制轮回法则,并让其融入到了所有生灵世界的法则之中,应天道、圣道、以及人道等各个领域的因果轮回。

    在法则定制,乾坤秩序平衡之后,以云策为造化之主的造化神殿,将那造化领域的空间,通过响应那空间与时间、命理及力量的法则,将这三大造化领域空间,分布在了整个宇宙真空领域,与天殊御者所重整的空间,进行连接融合。

    至此,天殊御者重整过的这三个拥有生灵的破碎空间连成一片,并成一界,称之为原始界,并形成最基础的三大领域空间,与那三大造化领域空间,形成金字塔式的格局,让那些一直在追求力量,探索真知及命理,以及力量奥秘的武者们,拥有了崭新的奋斗方向。

    这三大造化领域空间,天殊御者将他们以界来定名,为飞升界,虚无界、长生界

    随后,在完成了这一世界体系的构架调整之后,云策以天殊御者之名义,召集在原始界中各方部落、宗门、皇族、以及世家等等的重要代表,在造化神殿再一次举行了一次隆重盛大的封位圣会。

    而此次旷古未有的圣会,有人族、龙族、龙人族、海族……等等的部族悉数到场,云策以造化之主的名义,在这次圣会之上,对力量规则体系的调整,做了补充说明,同时,并宣布了天殊御者对界法则的划分。

    在原始界之中,武者原有的力量界定层次仍按原来的传统保持不变,原始界为基础,当达到力量体系的新规则要求之后,便可证位飞升到飞升界,那里将会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又有着不同的体系规则,如果要继续探索力量的真源,可继续到虚无界,以及那被喻为封神领域的长生界。

    这次圣会之上,原来的人族世界的各大宗门之中、乾坤双祖、艾可焚妮、南明光天、花素颜、鲁骨玄奇……这些即将破虚飞升者,将成为继沧月、连成星等这部分第一批进入飞升界之后的第二批飞升者。

    而在他们飞升之后,他们留下的传承,则继承由他们的子孙后代继承,只是没有人知道,在这批飞升者名单之中,赫然有一个叫神花朵朵的年轻女子没有被人注意到。

    云策以造化之主的名义,直接进入飞升界,依然是造化之主,继天道之主、姬涅农直接入飞升界,继圣道之主,姬羲人入飞升界,暂代人道之主,各司其职,采用新的飞升界法则体系。

    除人族外,外族之中,龙族三位祖龙,与青龙、朱雀、白虎、真武四大帝星,以及瀚海公主,入虚无界,各司其职,在遵守新的法则体系的基础上,建立虚无界体系,受星穹大帝辖治,统御虚无界,若能应证突破封神领域,自可进入长生界,受天殊御者与星穹大帝的封神洗礼后,即可成神。

    而此之以下,在原始界三大领域的各个种族、世家、皇族等等追求力量的武者,各按新的更严格,也更公平公正的力量规则体系”各凭天赋及智慧、及努力,证位飞升。

    自此之后,星穹大帝隐退,天殊御者将继续重整界外的破碎空间,所有被毁灭的破碎空间,将重新诞生生命。

    但不论有新的生命诞生,还是原有的生命,在那漫长的岁月之中,有生命繁衍,就有争斗,就有一切皆有可能发生的故事。

    虽然下一个时代,是人族的时代,但必然还会有如天族一般的新生种族诞生,可能会再次发生如异灵灾难般的纷争。

    不过,那将是下一个武动天河的故事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