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匹夫 > 第302章 车上有火药味

第302章 车上有火药味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大头
    第三百零二章车上有火药味

    无论龙钟怎么真心劝说,李时却是坚辞不受,这么大的人情,李时感觉对自己压力太大。

    再者,李时没有那么大的权利欲,一听什么协会就头大,自己可不希望加入任何团体。任何团体都存在利益博弈,博弈的结果就是成就许多肮脏交易,那都是令自己不齿的东西,就像自己和夏芙蓉理解的那个心理咨询事务所一样,认为给那样人的咨询被给出建议,就是混迹于藏污纳垢之所,自己的个性受不了那样的氛围。

    而且李时还知道,权利和义务总是如影随形的一对孪生兄弟,有多大权利,就要承担多大的义务,那样的话会妨碍自己的很多自由,也是自己不能接受的。

    梵露虽然对李时的推辞感到遗憾,但是李时能坚持自己的原则,不是那种见好事就上的让你,也让她感到欣慰,套用一句很俗的话来形容,梵露感觉自己还真有点爱了!

    李时如此坚决,龙钟苦劝无用,只好不再坚持,被拒绝的龙钟又有点无以为报的感觉了,只好给李时出了一道选择题:“这个理事你要是实在不做,我可以不再坚持,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二选一,要么答应条件,要么做理事!”

    “那还得请您说说什么条件,没弄清楚情况,我可不敢答应!”李时笑了,如果自己贸然答应一个条件,龙老爷子说不当理事可以,当副会长吧,自己可就瞪眼了。

    “小李你也太谨慎了!”龙钟笑道,“你不是喜欢我那套茶具吗,送你了。”

    李时又惶恐起来,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一直惦记着那套茶具,可是君子不夺人所爱,那套茶具可是老爷子的爱物,自己要了,他用什么喝茶?

    龙钟一看李时又要推辞,轻轻一拍桌子:“那好,茶具不想要,就做理事去!”

    李时一看老爷子是真的要用干货向自己表达救命之恩,自己必须要做出选择了,而且李时知道老爷子也是深通易卜之道,懂得阴阳均衡的道理,他一定要报答自己,其实也是为了均衡彼此的业报结果。于是只好惶恐不安地接受茶具,并在心里下定决心,等以后捡到什么好东西了,再回赠老爷子一个,这样就更均衡了!

    不知不觉天快黑了,老爷子早就吩咐厨房准备了最好的酒菜,这时摆上来,宾主尽欢。龙华南就像真的摈弃前嫌一样,来到餐厅陪客人吃饭,欢身笑语,一点都不是勉强装出来的。

    李时很清楚,龙华南此时的心里,是真的很欢乐!

    等到晚宴结束,李时已经是一副尽醉模样,龙钟早就吩咐保姆把客房打扫出来了,让梵露和李时在这里住下。

    李时是打算在这里住下的,要不然好像不给老爷子面子。想不到梵露却是偷偷地狠掐李时的后腰,找个空儿悄悄告诉李时:“你要是敢答应在这里住下我就跟你翻脸!”

    这让李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这里住下又怎么啦?龙钟不是你们家的世交吗,上次不是答应过老爷子,再次来江海的时候一定到家里来住,不要住宾馆,现在为了这事干嘛掐我?

    而且还是真掐,这个疼啊,肯定都掐起青来了!

    要是不想在这里住下你就说出来啊,想不到这小女子自己还不说,把李时弄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出言威胁:“你说不在这里住下,我不说,就让你说,你说不说,不说掐你啊!”

    李时喝得摇摇晃晃,被掐得都要哭了:“不是上次就答应再来的时候在这里住下,我记得你还点头表示同意,头点得就像振动器,这回又反悔了,不在这里住下没理由啊,我怎么跟老爷子说?”

    梵露蛮横道:“我不管你找什么理由,快去说!”

    找理由啊找理由,李时当然不会真的喝醉了,在这个家里除去龙老爷子还值得信赖,其他的每个人都要时时提防,真要喝得人事不省那不是找死吗?再说只要不是跟那五个土驴在一起喝酒,哪怕再安全的地方,李时也不会尽情喝醉。

    李时似乎想起一句成语,理由就像女人的乳*沟,挤一挤总是有的,那么就得挤了!

    龙钟一听李时和梵露要走,不在这里住下,感到很奇怪,问李时为什么?

    “龙爷爷!”李时毕竟喝了不少酒,酒意还是有的,做出醉酒的样子来也不是很难,“我真的有不得不走的理由,这是刚才我去卫生间的时候,刘云刘大师打电话告诉我的,他正在宾馆等着我,好像很紧急的样子!”

    “可是你喝酒了不能开车,我派车送你去吧,露露住下。”龙钟道。

    “不用。”李时道,“梵露没喝酒,让她开车就行。”

    既然有急事,龙钟也不好再留了,这次更是降格出送,一直送出大门,这让李时和梵露十分惶恐。

    出来之后李时掏出钥匙给梵露,让梵露开车,梵露按下遥控,走过去就要拉车门,正在跟龙钟和龙华南道别的李时突然叫了一声:“梵露,先别上车,我怎么觉得不大对?”

    梵露奇怪道:“哪里不对?”

    “就是不对!”李时一边说,一边放开亲热拉着龙华南的手,走到迈巴赫旁边,围着车转了一圈,一边转一边抽鼻子,惹得梵露禁不住笑道:“你好像条狗啊!”

    “味道不对,好像有炮仗的味道!”李时抽着鼻子说道,拉着梵露离车远一点,回到龙钟旁边,“龙爷爷,我问到车上有火药味,这附近有没有喜欢放炮仗的小孩子?”

    “现在这个季节,哪有放炮仗的!”龙钟感到很奇怪,别说没有放炮仗的,就是放了,又能怎样?

    龙华南的脸色却是变得相当难看,他想不到李时居然还长着一副狗鼻子,同时心里在暗骂那两个混蛋,弄的这是什么炸药,怎么还有炸药味儿?不是说这是军用炸药吗,军用炸药据说是杏仁味,不是传统的火药味儿啊!

    “龙爷爷。”李时摇摇晃晃地说道,“我的意思是,车上这么大的火药味儿,会不会让人给放上火药了?比方那种拴在排气管子上的,车子一开,轰的一声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