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恩赐解脱 > 第三百零一章 怀表

第三百零一章 怀表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琳霖啪啪
    “嘿嘿,不认识也没关系,现在认识了就好了。《乐〈文《小说”孙心言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出声了,手里的拐杖被重新提起,不过她并不是往前进,而是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在她的身后,地面忽然崩了开来,从里面伸出了两只大手,撑住了地面就爬出来了一个巨大的像是黑猩猩一样的怪物。说是黑猩猩其实也不对,因为这个怪物不仅身上的体毛是棕红色的,而且头上还有一只长长的角。孙心言随意地一跳就跳上了这个怪物的肩膀,然后悠然自得地坐在了上面。“虽然没有灵魂,不过勉强还能出来遛遛,怎么样我的上古凶兽?上古凶兽?”听到孙心言大声地宣布了自己屁股底下的这个怪物的身份,李恶叶整个人都不好了,感情这个和楼房差不多的就是那个上古凶兽,也就是之前在那个地穴里面,白茧碰巧干掉的那个灵魂的身体吗?可是当时这个家伙的灵魂看起来挺小的啊,不像是这么大的一个庞然大物啊。按理说无论是什么东西,死之后的灵魂的身材体格应该都是和身体差不多的,现在这个情况明显不对。莫非其中另有隐情?李恶叶忍不住就这么想道。“上古凶兽……你没事干把那种东西挖出来干嘛?”漆雕鸾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立刻就翻了翻白眼,这一会儿是人造凤凰,一会儿又是上古凶兽的,事情怎么那么多?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休息了!而且这个上古凶兽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谁给起的,这么土,漆雕鸾都不好意思把这个词语从自己的嘴里念出来,真亏孙心言这个老太婆居然能这样大声地还出来,而且还很得意的样子。“哼哼哼,我看不惯新华市现在有些人的作风,所以想要出来管教一下他们,怎么你有意见吗?哟,要管教也轮不到你吧?你是新华市的什么人啊,这种事情要出面那也是第零局出面吧!还是说你讨厌的就是第零局呢?”说话的时候漆雕鸾还特意看了看李建义,虽然她对这个人不感冒,不过至少他也算是自己这一边的,虽然那个胡梅应该也会迫于压力帮她做做事,不过这个人终究还是要防着一点。这倒不是说李建义就可以完完全全放心了,只不过可以少操点心罢了。“第零局……这群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垃圾,居然还想要管理新华市,简直笑掉了我老太婆的两颗大门牙了!不过我说的讨厌的人可不是他们,而是另外一群人居然自顾自就在这个地方召开什么会议,把各路势力全部引过来,弄得新华市乌烟瘴气的混蛋!”说起这事,孙心言立刻就满脸的不悦,语气也变的十分气愤,不过虽然她嘴上说的义正辞严的,但是漆雕鸾看了看四周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建筑物,实在是难以把孙心言和正义联系在一起:“好像现在把新华市搞的乌烟瘴气的是你吧?这是我的城市!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难道还需要你们这些外人来管吗!”听了漆雕鸾的反驳,孙心言一下子就火了,举起了拐杖指着她大声地吼道。她屁股底下的怪物也跟着扭了扭头吼叫了一声,然后就朝着漆雕鸾扑了上去。漆雕鸾毫不犹豫朝着后面跳了出去,然后抬起手就结起了一个阵法,从阵法的中间就射出了一道黑色的光波。但是那个凶兽也不是善类,张开嘴就吐出了一个鲜红色的能量球,把漆雕鸾的那个光波抵消掉了。“我明白了,你是想要把那个女孩子的灵魂改造成能够适应这个怪物的身体的状态,然后弄进去是吧?”漆雕鸾总结了一下刚才孙心言说过的话,再加上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下子就想出了结果。孙心言也不否认,干脆利落地承认道:“还挺聪明,没错我就是这个打算,不过既然答应了你要把她交给你,我也不能不守信用,所以现在把你杀了再夺过来就是了!你这如意算盘打得真不错!”漆雕鸾冷笑了一下,往旁边看了看之后,抬起手摆了一个手势之后,在那个怪物的周围就出现了无数个小的魔法阵。“雕虫小技!”孙心言冷笑一声,高高地举起了手里的拐杖,明明现在的那么晴朗,一点乌云都没有,可是愣是从空中劈了一道闪电下来,正巧砸中了她的那根拐杖。随手那个雷电就在拐杖的尖端汇聚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球,然后四处扩散,打中了那些飘在空中的魔法阵。漆雕鸾的动作也够快,赶在那些雷电集中的前一秒控制那些魔法阵激活了,一瞬间漫天的激光和雷电交织在了一起,过了没一会儿在这些炫光之中,一个红色的光球打破了这动态的平静,划破了空气朝着漆雕鸾射了过来。漆雕鸾立刻抬起了右手,那个光球就打中了她手里的怀表,然后就这么消散掉了。“你手里的怀表倒是个好东西啊!”两次见识到了漆雕鸾手里怀表的能力,孙心言不禁对这个宝贝产生了很高的兴趣,心里动起了要抢夺过来的歪脑筋。“你想要就给你好了,不过这东西也不是谁都能拿着的啊!”漆雕鸾耸了耸肩,随手就把手里的怀表扔了出去。孙心言立刻激动地从那个凶兽的背上跳了下来,到地上去捡起了那块怀表,放在手里仔细地端详了一下之后,露出了愕然的表情。之间怀表的指针往后倒退了三步,然后她的手就开始发生了变化,原本已经满是褶皱的那只手,如今开始变得僵硬,随后开始慢慢地固结石化。孙心言吓了一大跳,赶忙想要使用法术阻止这个变化,她还以为这是漆雕鸾在这个怀表上施加的法术呢,所以想着只要破解掉就好了。可是让她没想到的的是,她越是使用法术,那只手就石化的越是快,仅仅过去了一会儿,那只手就已经几乎完全变成了石头了。孙心言吓得赶紧用另外一只手把那块怀表抠了出来然后扔在了地上,之前那只手也在这一瞬间恢复了正常。“你到底用了什么法术!我什么都没用啊,这是这个怀表自己的能力罢了。”漆雕鸾淡淡一笑,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弯下腰把怀表捡了起来,顺手就对着孙心言打了开来。表盘上的指针开始高速地转动了起来,不过和之前在孙心言手上时的反向转动不同,这次的转动时正向的。随后,空气中就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孙心言拐杖一撑地,整个人马上跳到了那个凶手的肩膀上,然后控制着那个凶兽朝着漆雕鸾发起了攻击,但是那凶兽还没走几步,孙心言就感觉不对劲了。她周围的环境就像是玻璃一样一点一点出现了裂痕,然后慢慢地爆裂了开来,而爆裂掉了的那部分玻璃的后面,又出现了一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玻璃。但是这些玻璃也会破裂,所以一下子她周围的景象有些乱七八糟。“想用幻术迷惑我吗!”孙心言觉得这肯定是漆雕鸾想要干扰她的感官而释放出来的幻象,十分生气地挥动了手里的拐杖,可是很奇怪的是她手里的拐杖没有产生任何的效果,和之前很豪迈地引来了闪电不同,周围除了玻璃一点点碎掉,什么都没发生。“这要真是幻象,我还拿来对付你?”周围玻璃破碎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孙心言觉得这是个机会,立马指挥着那个怪兽想要突破这个幻象,可是紧接着,所有的玻璃一下子全部炸了开来。眼前的景象恢复了正常,但是孙心言却感觉胸口一痛,随即往前方吐出了一口鲜血。同样的,她屁股底下的那个怪物也一下子痛苦得嚎叫了起来。“哼!”感觉情况不对,孙心言毫不犹豫用自己吐出来的血迹,在手掌中画了一个很玄妙的图案,然后一人一兽化作一道光消失在了当场。“跑了啊……”漆雕鸾在原地呢喃了一句,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消失,不过却没有追出去,而是拿出了自己怀表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给,凶手已经抓到了,你们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让白茧赶紧醒过来吧。”看到孙心言已经跑掉了,而且看她最后吐血的那个样子,应该也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找她们麻烦了,夕蝶就放心地把许雯扔到了闻人絮她们的面前。许雯虽然现在感觉舒服多了,但是整个人都处于脱力状态。祝婉儿也到了这边,看到许雯就倒在地上,二话不说一拳就像砸上去,不过却被夕蝶拦住了。“你要是把她打死在这里,白茧想要醒过来就难了。”她这话虽然是危言耸听,不过却也和事实差不了多少了。林涕涟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白茧现在这个状态到底是个什么原理,所以想要找到解决的办法也不会这么简单,而许雯就是现在最大的一个突破口了。“你先别杀她,我们留着她还有用呢!我还有事要问她。”白雪和董萱仪也一起上来劝阻祝婉儿,祝婉儿想了想自己的确不该这么冲动,很多事情都应该问清楚,而许雯毫无疑问就是唯一的信息来源了。“先想办法让她的身体恢复过来,林涕涟你能做到吗?做不到!”林涕涟很干脆地伸出了两只手,坦荡荡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全场顿时一阵沉默,然后就听见闻人絮怀中的那只猫发出了一阵猫叫。闻人絮见状赶忙把手里的猫放在了地上,就看着它走到了许雯的旁边,对着她叫了一声。意识模糊的许雯听到了猫叫之后下意识地回过了头,看到了那只正对着自己鸣叫的黑猫,整个人都顿了一下。然后让众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明明已经处于脱力状态的许雯竟然硬是翻了个身,把那只猫死死地捏在了手里,脸上也是一副狰狞的表情。“她不会还没恢复过来吧!不可能啊,孙心言的那个法术已经被祝婉儿打得一点都没有了,我刚才已经检查过了。”夕蝶摇了摇头,看着闻人絮慌张地跑到了许雯的旁边要抢夺那只猫,可是许雯却自己松了手,然后十分吃力地平躺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我的眼睛,能够确立一个事实,让我眼前的那个人成为死人,这是一直训练我的上司对我说的。”许雯的两只眼睛看着正上方,现在因为已经是晚上了,所以天上没有太阳,也不会有刺眼的阳光。周围的人听了许雯的话之后都是愣住了,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能力,所以完全不理解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机理。就连林涕涟也是傻眼了,这可是她从来没接触过的领域,要说她不好奇那才有鬼,可是好奇归好奇,这可是她压根就不知道要怎么办的事情啊!“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好办。”可是夕蝶听了这话后确实松了口气,然后走向了马路。“你要去做什么?”祝婉儿情不自禁地问道,夕蝶于是停下了脚步,回过头解释道:“我要去第零局要点不可思议之花来,有这东西就能让白茧醒过来了。花?额……其实这里就有!”林涕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夕蝶。她觉得夕蝶既然和白茧这群人的关系这么好,应该也是值得信任的人了。“啊?”夕蝶露出了怀疑的表情,可是当林涕涟带着她参观了一下集装箱之后,她的怀疑就变成了倒吸一口凉气了。“你种这个是要干嘛?研究啊!按着白茧给我的提示,我现在已经研究处相当的成果了!”一提到自己的研究,林涕涟立马就兴奋了起来,跑到旁边去拿了一大叠的文件出来,递给了夕蝶。夕蝶随手一翻,可是里面的内容却让她惊讶得合不拢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