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御鬼修仙 > 第一三六章占领矿场

第一三六章占领矿场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飘渺切菜0
    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青花剑魔的攻击,虞柯也是感到头皮发麻、那凌厉的青色剑气几乎是掠着头皮飞过去的,这要再晚上半分、还不给他切了脑袋。

    至于抵挡,虞柯却是连想都没有想过,青花剑魔不是普通的金丹修士、作为剑修他的攻击力要比许多普通金丹修士强上许多,而且这家伙的修为距离金丹中期也只有一步之遥、虞柯不过是初入旋液中期的小修士,即使有诸般手段在身也不敢接他的攻击。

    连续两次出手均被虞柯避开,那青花剑魔真准备追过来继续下手、却被罗天桓成功截了下来。

    青花剑魔无法只能转身与罗天桓战在一起、至于那位金袍金丹修士,则是被那银甲尸王压制的死死的,根本没办法腾出手来。

    “虞柯,赶紧动手、将这些杀光,你还想等什么?”罗天桓成功截住了青花剑魔、满是愤懑的朝虞柯怒喝道。

    “嘿嘿,之前不是要防备你这老小子吗?”虞柯微微一笑,也不再多磨蹭什么、极品千魂幡入手,微微一摇、二千多只鬼仆从幡中涌出、铺天盖地的向谷中的齐心盟修士涌过去。

    同时只见虞柯驾驭着夜叉鬼翅、在战场中快速穿梭着,所过之处、一击而走,绝不停留。糅合着玄煞都天雷元和烛龙阴火的剑气挥战而出,每一剑下去都有亡魂入账。

    凭借着出神入化的遁术、那些旋液期修士根本没办法对虞柯形成合围之士,对他的**战术根本一筹莫展。

    整个战场上,除了几个身具极品灵器的旋液后期修士有能力在虞柯手上坚持几个回合之外,剩下的人基本没有什么抵抗能力。

    随着鬼海大军的加入以及虞柯的发飙,本就呈现败象的齐心盟阵营很快开始溃败、很快便有人抵御不住对死亡的恐惧,率先向谷口方向逃去。

    战场上就是这样,在败象明显的情况下、如果士气不高、只要有人开始逃退,立即就会有更多的人加入逃亡的行列,就像蝴蝶效应一般,很快就会演变成溃逃。

    越来越多的齐心盟修士开始败逃,终于所有人都放弃了继续抗争的打算、争先恐后的加入到了逃亡大军中,逃得慢的很快就会陨灭在敌人的攻击之下。

    谷口之处尚有五艘战争飞舟,但上面的修士却没敢动用那灵晶大炮、因为此时敌我双方的人员已经完全混杂在一起,一炮下去,纵然能消灭不少敌人、恐怕还会有更多的己方修士陨殁,如此、也只能紧守飞舟、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修士从眼前逃离了。

    恰在此时,半空中与银甲尸王相争的金袍修士忽地与尸王硬拼了一记,尔后接着反推力、直接化作一道金虹向谷口飞身而去,那尸王见状也是不依不饶、化作一团青色雾隐追了上去速度之快竟然比那金虹更甚一筹,堪堪在谷口处将那金袍金丹修士截了下来。

    金袍修士一见逃不了,整个人竟然开始疯魔起来。冲着银甲尸王就是一顿猛攻。

    另一边,青花剑魔见得同伴开逃、竟也是虚晃一枪避开罗天桓的枪,尔后整个人直接人剑合一、化作一道青色剑光瞬间掠出谷口,向着远方开逃去了。那速度快的、让罗天桓连追击的**都没有了。

    青花剑魔倒也狠毒,直接将金袍金丹修士扔下、自己逃命去了。

    “人剑合一的遁术?”虞柯微微一愣,剑修不仅近战攻击极强,在逃命方面也要比很多金丹修士强上不少,那身剑合一的遁术论速度也是一等一的。

    罗天桓放弃了追击青花剑魔,却也不去协助自己的本命炼尸料理那金袍金丹修士,反而持着他的银枪法宝追杀起逃亡的齐心盟低阶修士来,那架势真若虎入羊群、银枪挥洒间一道道凌厉的强气掠出,每一次出手都能收割数个乃至十数个齐心盟修士。

    不多久之后、除了那金袍修士犹自拼命挣扎,试图逃走之外、整个矿山战场已经恢复了平静。

    整场大战,除了青花剑魔以及五六名遁速比较快,或者有着高阶遁符防身的旋液期修士侥幸逃过一劫之外,看守矿藏的近四百名齐心盟修士全都死于非命,这其中、旋液期修士就布下五十名。

    经此一役叶国最大品质最高的灵石矿藏、玄涂山灵矿场就这么落入了阴冥魔宗的手中。

    “阁下,别挣扎了,你以为你逃得了吗?”清理完低阶修士、罗天桓手持着银枪法宝,重新围上了金袍金丹修士。

    “罗天桓,不要欺人太甚、想杀我,你也得付出代价!”金袍修士面色疯狂的御使着法宝一次次将围拢过来的银甲尸王逼退。

    看到金袍修士的疯狂样儿,一众低阶修士不自觉的离的远远的。金丹修士狗急跳墙、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代价,哼?”罗天桓冷哼一声,略微有些迟疑,“阁下,你这是何必呢,只要你立下心魔血誓、反出齐心盟,加入我阴冥魔宗阵营,本座自然放你一码。”

    “嘿嘿,阁下莫不是傻子?”那金袍修士冷笑道:“我们这些人投入战场之前谁没有发过心魔血誓?否则你以为那些老怪物是傻子,敢把这么重要的矿场交给我们管理?反出齐心盟、哼,不需要你动手老子就会被血誓反噬灭杀掉……”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本座了!”罗天桓冷哼一声,身形一晃便加入了战团、与银甲尸王联手,将金袍金丹修士死死压制住。

    “是你逼我的……”眼看死亡临近,那金袍修士再顾不得其它,整个人儿的体型竟然猛然暴涨起来,同时不顾一切的向罗天桓冲杀过来。

    “自爆……”罗天桓早防到了这一手,只见一面镜子模样的法宝忽然飞出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半透明的盾牌、同时飞身后退,那银甲尸王也是悍不畏死的闪身挡在了罗天桓的身前。

    “轰……”剧烈的气浪伴随着耀眼的金光冲过,将本已是残垣断壁的山谷推平了小半。

    那小镜法宝铸成的护盾只坚持了眨眼的功夫便支离破碎了、接着冲击波冲过银甲尸王的堵截、冲破了罗天桓紧急凝集起来的法力护罩……

    “咳……”衣衫褴褛、脸上有着条条血痕的罗天桓整个人都显得狼狈无比、一口淤血止不住从口中流出,他身前的银甲尸王也不太好、银色甲胄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血洞。

    “还好,干掉一名金丹修士、也算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