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星河 > 章六|四 太阴仙婆

章六|四 太阴仙婆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姬神霄
    心景乃是神部修士观想道韵得来,融汇心念,烙印真灵,兼具虚实之妙,介于有无之间;于修者而言,既是道业显化,亦是一身神通的根源。

    此时聂冲吃那清冷光辉一照,苦修打磨的心景顿像是坠入了胶浆之中,心念虽可运转,但却难以牵引道韵,因而也就施展不出以虚驭实乃至以虚化实的神通道术来。

    非但如此,那光辉更还镇压住了他的紫府泥丸,隔绝内外通路。这就使得他心念无法出窍,便想用些欺心幻术都不行,舍弃功果分念出逃之类的手段自也指望不上。

    这般情形放在旁人身上,任是如何不甘,也只能束手待毙。然则聂冲有过《血神经》的修行,值此关头却还有着一搏之力。

    丁引所传的这门道法,妙要便在精气神三宝之间的变化上,用来杀生害命掠夺精血反是落了下乘。聂冲深知此法精髓所在,一向都不曾将其视做争杀之术,只学来长处补足自身。眼下发觉一身神部修为无济于事,他便依着血神道法将阴神化散了开,不再依托紫府泥丸,转是汇入气血之中。

    神部修士讲求性灵变化,以神魂为根本,视肉身为衣裳,原本施展不出这等手段来。强要为之,真灵便会被自身气血冲毁。只有玄部道法才会以灵|肉合一为根基,修习到高深处,每一丝血肉之中都着记忆烙印,甚至能够分身变化、滴血重生。

    聂冲借由《血神经》迈过天堑,此刻情形却也与苦修玄功之人无异。一身法力化入肉身之后,他只觉筋骨中力道暴涨,当下不再迟疑,抽出腰间一口神剑便往身后刺去。

    早在未入道时,聂冲便已将凡间流传的运剑之法练了个通透,虽是受限于门户,未得炼体法门,但仅凭临机变化也堪与当世剑神谢尧一类的人物一较高低。

    眼下他的肉身成就堪比玄部修士,重拾当年所长也就更为得心应手,出招时力由根生节节贯通,杀合周身力道,实则化用的是南海剑派“飞龙剑”的法理。

    放在仙家眼中,“飞龙剑”仅仅是初窥堂奥的入道手段,就同杀生观里传承的“舍神剑”一般,并无高深变化。可也正因唯精唯一别无花巧,才能让他将如今的修为尽数寄托在剑上,一举爆发出数万斤的力道来。

    那出手暗算之人却是玄门散修太阴仙婆。

    当日聂冲使动心魔咒血旗勾得飞絮仙子离开四门山穿心崖,这老妪恰好在侧,一时心奇便尾随而来。因怕飞絮仙子生疑,她也不敢凑得太近,连日来遥遥窥探,心中平添许多不解,于是就更想弄清这些人聚汇于此的因由。

    直至今日,雪魂观的斗法将她引了过来,由此更还生出一些猜测,恰好聂冲孤身在外,显露出的万法入灭旗又惹她眼热,于是便想擒来拷问个究竟,顺带谋些好处。

    太阴仙婆自恃神通,并未料到聂冲会有脱困的手段,眼见他身躯一颤,还道是在徒劳挣扎;哪知下一刻就有剑光暴起,势如风雷方兴便至,一时骇得不轻,赶忙就撒手闪避了起来。

    聂冲出手建功,一腔怒意随即勃发开来。但他识得利害,这时却并未趁势追击,转是制怒持忍,一边借着神剑斩爆的元气推动,头也不回地飞掠了出去,一边又在心中想道:“那人瞒过心念感应,轻易将我制住,一身修为显然高我不知多少。想是此人爱惜肉身不愿犯险,这才容我侥幸脱困;这会再要纠缠,下场定然不妙。当务之急却该先寻生路所在。”

    另一厢,太阴仙婆也已回过神来。眼见聂冲去势如箭,她猛地伸出一只手,掌心随即迸发一道清冷光辉,电闪一般贯向前方。

    便在清光乍现的关头,聂冲忽觉脑后头皮发麻。

    “气血感应?”

    因曾以分念依附过长于气血感应的恶虫毛肠,聂冲立时便知自身异状从何而来,于是想也不想就使了个脱袍让位的手段,却将罩在身外的一面万法入灭旗送去挡灾;与此同时,他一扭摇身倒转过来,双足连连点地,去势丝毫未减,反比先前更多了一分便忽不定的意味,几乎像是化作了一抹轻烟。

    如此身法与脚力,放在俗世已是无人能及,哪怕有十个剑神谢尧一同围攻上来,定也摸不到他的一丝衣角;但聂冲却知自家这等手段在仙家高人看来不过是个笑话,因此并未将逃脱的希望寄托在身法上,甚至连化显阴神施展遁术都不在他考虑之中。

    “一应帮手招之不及……”注视着清冷光辉的来路,回想着先前受制时感受过的法力道韵,聂冲额头见汗,“如今就只能寄望万法入灭旗堪用;但能争得片刻光阴,我便可去往……”

    心念电转间,那清冷光辉已与万法入灭旗撞在了一起。

    聂冲见状,呼吸不由一窒。直至宝旗光华大涨,青紫二色铺天盖地地渲染开来,人道意志恍惚结作生民万众沉浮其间,他才稍稍松了口气。

    与之相反,接连失手的太阴仙婆脸色愈发地难看了。只待发觉自家打出的清冷光辉竟被万法入灭旗上的宝光生生消磨掉了一层,她更是忍不住恼喝一声:“油滑小儿!”边将只手齐眉平举,掌中顿有一轮栲栳大小的皓月缓缓升起。

    聂冲看在眼里,只觉此物真实不虚,似乎正是那轮寄身九天、悬照千古的太阴皓月,带着无尽光阴中沉淀下的皎皎灵光,被那老妪托在掌中招摇显圣。

    这情形先是令他感到心惊,忍不住忖道:“眼前一轮皓月,或就是此人一身功果所结的金丹显化?咝……好精深的道业,几有幻假成真之能!”旋又庆幸先前所做的决断,心道:“亏是不曾多做纠缠;若然惹动此人真火,翻掌便能将我镇压打杀。”

    太阴仙婆似有所感,转睛过去说道:“待看你还能洒出多少宝贝来周旋!”

    聂冲的猜测虽未中的,可相距实情却也差不太多。

    太阴一脉仙家,皆是得了先天魔神太阴元君所传的一部《太阴真章》的造就,走是乃是三宝合炼、三部同修的路数,据说修至高深处时,有着驾驭光阴、贯通古今、肃静八荒、镇压大千的无上威能。

    可惜此法要求甚高,只有根骨、心性与悟性俱都相合之人才有望迈过入道关卡,久而传人难觅,道统便消散了去;转是某代高人依据太阴法理改创的一部《太阴广寒宝录》,在外传承未绝。

    太阴仙婆所习的便是《太阴广寒宝录》上的道法。比之正宗法门,此法另走极端,居然舍弃三宝不修,转是要入道之人炼制一面太阴广寒宝镜来寄托道业。

    此时太阴仙婆所祭出的一轮皓月,实则就是她的本命宝镜,说来与金丹无异,皆是道业功果在所;以她如今的修为,一旦全力施展,除非是入道年深、至少渡过五次雷劫的高人,否则绝难逃脱宝镜镇压。

    最初这太阴仙婆还担心自家出手声势浩大,会引来飞絮仙子窥破行事。但亲眼见得那万法入灭旗的神异之后,她在羞恼的同时却已将其视为必得之物,于是抛开顾忌,真正使动了辣手。

    只见她发力一托,掌中宝镜倏然升至天穹之上,洒下清辉万道,笼罩十里方圆。

    一时间,天地暴起寒潮。聂冲身处其中,不但冻彻骨髓,更还难于立足,原本轻灵迅疾的身形被那在清辉显化的连绵浪潮一冲,登时就缓滞了下来。

    而那一面宝旗,这时则被重重清冷光辉包裹消磨了起来,像极是落入了一条逆时而动的光阴长河,青紫光华渐渐凝缩,饶是有着战天斗地、寂灭万法的人道意志为凭,却也无法挽回颓势重振声威。

    聂冲见得此景,惊悸之余却又暗欣喜:“果是贪婪之辈!先就把厉害手段用来拘锁万法入灭旗,想是自信我难脱厄难?嘿……咫尺之外即是生机所在,用不三息便要你悔恨难安!”

    念闪的同时,他转身跃起,人剑合一仿若游鱼,逆着寒潮走势窜了出去。

    这一动,聂冲用上了积年运使飞舟搏浪心法的所得。哪怕寒潮势大,却也不能将他拦在原地,至多是退一进二,行速似还比脚踏实地时更快几分。

    太阴仙婆见他仍在奋力挣扎,气就不打一处来,面带冷笑讥道:“进了锅的鱼,还想跳到哪里去?”

    话音方落,她就看到对方忽地收了神剑,身形往下一落,贴着雪山拔升后留下的坑洞边缘站了住。

    莫名地,太阴仙婆感到一阵不安;待要默做推算,却听聂冲作戏似的大笑三声,而后头一次开口说道:“老妖婆,你究竟如何做的美梦,竟真以为留得下我?那万法入灭旗便先寄在你处,只等日后来讨时,需记得要配上一颗头颅来做利息。”

    这话说完,他便随意往后一躺,身子却未下坠,转像是受了绳索牵引一般,幽幽向上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