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棺材女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绝路

第一百二十九章 绝路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无声雀
    “嗡嗡嗡!嗡嗡嗡!”伴随着马达的轰鸣,轮胎在雪地里拼了命的滚动,滚动出了不停的刨腾冰雪的声音。

    “不要熄火,不要熄火,可千万不要熄火了。”苏海紧张的用自己的脚狠狠的踩着油门,深怕自己稍微力气没有到位。这汽车就没了动静。

    他这样,是没有用的。我看了他一眼,担心的看着窗户外面,大雪茫茫丝毫没有听下来的意思,这车子要是在这里停下来的话,一晚上的风雪,都能把这车给埋在车子里面。

    “哒达达”忽然,持续轰鸣的马达声中夹杂出几声非常清脆的车子卡壳的声音,这怪异的声音一下子把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我正要开口问苏海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过几秒,轰鸣的马达声戛然而止,整个汽车在原地狠狠的前后摇摆了两下,就没了动静。安安静静的停在雪地里好似铁皮做成的坟墓。

    “该死的!”苏海双手狠狠的在方向盘上拍了一下,显然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结果。这车子才熄火没过几秒。我就能感觉到车内的温度在缓缓的下降,虽然没有那么夸张的骤减。可那温度下降的感觉在最开始还是非常明显的。

    我连忙拿出早就备好了的大棉衣,递了过去,两个人纷纷的穿上,把自己包裹一个大粽子一般。ёǐ  .с О М

    “车子坏了吗?”我扣好衣服的最后一个扣子,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苏海问道。

    苏海皱着眉头,把车钥匙从钥匙孔里拔了出来,又塞了进去,努力再一次的打开点火阀,努力的尝试了几次,那汽车一开始还有嗡嗡嗡的声音,到了最后,好像整个车子全都在这大雪纷飞的黑夜之中冻住了一样,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反应。连个打火的声响都发不出来了。

    “倒霉,倒霉。倒霉!”苏海连着喊了三个倒霉,伸出手狠狠的在汽车上拍了几下,车身随着他用力的打拍打猛地晃了几下。啪一下,车前灯在这个时候也暗了下来,瞬间包括视野在内,我们是完全融进了这雪夜之中。

    “这车子的发动机被冻住了吧,用是没有用了。”我伸出手拍了拍苏海的手,让他不要在浪费力气在这已经没有任何反应的破车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快要下山了,都开了一天了。”

    我哪里知道我们快下山了,我又不是本地人,可这个时候苏海的心里明显非常的慌,他不说,我却能够看得出来,为了不让他有什么事情我必须想办法安慰他,现在看来只有这种望梅止渴的办法,能够让他的心安稳下来。

    “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走对了路,这个天出去的话,我们两个都会被冷风活活吹死的。”苏海有些沮丧,被困在了这么一个鸟地方。

    “那也不能坐以待毙。”我摇摇头,伸出手在车厢的盒子里面翻了一会儿,找出备用的手电筒,看看窗户外面:“这风雪的确大,我们两个一个人留在车里,一个人出去,匀一件大衣出来罩在现在的大衣外面保持温度。这车子里的温度还没容易那么快就下降,蜷缩起来能够保持温度一段时间,出去的人快点下山,寻找救援的人上山,怎么样?”

    我看着苏海,说出了我的想法,虽然我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下山的路,还有多久才会下山,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吗?

    “还有其他的办法吗?”苏海看着我无奈的耸耸肩吧,指了指我身上的衣服:“把你外套给我吧,我出去看看。”

    相对于外面来说车子里面显然要安全很多,先不说外面的温度比车子里面低上很多其次整条山路全都被大雪封住了表面,下一脚你直接从山上踩到山下都有可能的。苏海做为男孩子,显然他觉得这个更危险的事情应该自己来做。

    但在我眼里看来,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显然他现在已经处于一个受惊的状态,不应该在让他一个人在这雪夜之中乱走,虽然我也很冷,但是我现在大脑里还算冷静,遇到什么紧急的事情我应该能处理的比他更好,最重要的是。

    我抬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指了指车窗外面:“我去吧,你在车子里等我。”

    “不,不行。”苏海摇摇头,皱着眉头想了想:“你在车子里等我吧,就算这不是下山的路,或许我也能找到能够躲风躲雪的地方,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对这也比较熟”

    “熟?这鬼地方对于我们两个来说都一样,我的身手比你好。而且这山上也是我要求上来的,听我的吧。把你的棉袄给我。”我摇摇头,伸手把苏海的棉袄拿了过来,在车上强行的给自己的身体外面又包裹了一层,转头,指了指后座位的位置:“苏海,你到下面去,那位置狭小,能保温时间更长。我会争取很快回来。”

    我抬手指了指后座位与车地板的距离。

    苏海皱着眉头看着我,脸上写满了担心,他心里其实也明白,自己出去或许真走不了几步就要崩溃,倒不如我去求援,他自己再这里等着;犹豫了片刻时间,他低着头点了点头,果断的朝着后排座位怕了过去,缓缓的趴了下来,紧接着把自己整个身体都藏进了那后座位下面。

    “感觉怎么样?”我问了一句。

    “好极了,我感觉自己像是在蒸桑拿。”苏海蜷缩在那狭小的空间里,还不忘记乐观的跟我开个玩笑:“你自己也小心点。”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掉下山崖摔死的,因为我会冻死在摔下去的半空中。”我也耸耸肩膀,和他开了个玩笑,对着他笑了笑,打开车门,拿着手电筒走下了车。

    这脚一踩进雪里,那就直接没了膝盖下面一点点的位置,来不及有什么反应,连忙把面前打开的门缝隙重新关上,多开一秒车内的温度降的就不是一点点。我回头看了一眼躲在车里的苏海,确认他没什么问题之后,拿着手电筒朝着前面走去。

    好大的雪。

    走在外面的路上比坐在车里的感觉好要深刻,这雪真的好大,密密麻麻的雪花一直在眼前飘落,像我这种生活在黄土地的人看了这一天大雪对雪竟然也没有了什么特别的感觉。也不能说没有感觉,毕竟我现在没走一步,都要感觉一次冰冷,那感觉就好像是把脚套进没有干的袜子里面一样。

    呼,呼,走了不知道多久,我的呼吸就开始喘了起来,感觉自己应该是走了有些时间,挺远的样子,可下意识的回头一看,竟是能够迷迷糊糊的看到远处自己刚刚走下来的那辆面包车,面包车的车顶上也盖着厚厚的一层雪,怕就是那越级越重的雪,把这面包车压坏的吧?

    坚持住,苏海,我一定会找到救援的人的!我咬咬牙,不在原地多待着,我都怀疑我在多呆几秒,我的脚都能直接冻在原地,抬不得半分,想到这里,我连忙抬起脚,三步并着两步,强行在这雪夜中快速的前行。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这黑夜,只有大学,只有白茫茫,只有树林,三个只有都只有耳边不停地风陪伴着我一起欣赏。

    我也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越来越重,越来越湿,在这样下去,雪水浸透我的衣服,我又还能走多远?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雪山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