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乱臣贼女 > 493 终章加后记

493 终章加后记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福多多
    慕容千觞将大军交给了裴东成,让他全权负责,只需要在边界上造造声势便可,自己则带着程嘉假扮成了商户潜入了南疆的地界。

    原本南疆与大齐的关系十分的友好,这一次虽然起了嫌隙,但是看大齐的军队进入了南疆的地界之后又退了回去,南疆人就觉得大齐应该不会着急的攻打他们。

    只要南疆王与大齐的女皇帝好说好商量,便无战争的危险。

    裴东成还派出了一个军中的文职前去南疆的朝廷与南疆王继续商讨借道的问题。

    如此这么做,不过就是为了麻痹一下南疆王。

    有云亭派在南疆的人接应,慕容千觞和程嘉一路倒是没引起什么人的怀疑。大齐脂粉生意在南疆做的十分好,这些香粉腻子在南疆的贵族之中声誉很高,南疆的贵妇几乎都以能用上大齐的胭脂水粉为一种身份的荣耀。

    不过虽然进了南疆的都城,但是想要进入南疆的皇宫打探消息也就没那么容易了。

    慕容千觞与程嘉夜探皇宫,第一次走入了一种迷阵之中,多亏了程嘉两个人才成功的脱险,饶是这样,两个人也是吓了一大跳,不敢再轻举妄动。

    南疆王历代都以巫医为尊,世世代代下来,南疆王的皇宫之中肯定有巫医们布下的各种阵法,并不是那么容易说闯就闯的。

    这一次程嘉破阵还是花了不少时间,也惊动了南疆皇宫的守卫,接下来几天,皇宫的守卫必定会加强,不适宜再去。

    慕容千觞和程嘉觉得既然暂时进不了皇宫,就索性去看看巫医一族原本的地盘。

    毕竟那半张药方才是慕容千觞来的目的。

    程嘉凭着记忆之中传承下来的东西,带着慕容千觞进了南疆京城附近的一座神山。

    这里即便巫医一族已经全数覆灭了,神山的山门口还是堆放着各种供奉的物品,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

    程嘉得了德娜的传承,又研究了那么长时间的南疆文字,对南疆话已经了若指掌,所以与人交流起来完全没有什么问题。他询问了山下朝拜的老者,老者和他说了许多关于神山的传说。

    这里曾经是月氏一族的起源地。

    南疆人相信月氏一族是神族的后裔,聚集于此,所以这山也因为月氏一族被尊为神山,一传就是几百年。可是月氏一族不像其他的族人,他们的人总是在减少,几百年下来。真正拥有月氏一族血统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德娜就是其中的一个,月氏一族的精神力十分的强大,这就是为什么德娜能保住云初,顺利产下小云铮的原因。这一点,程嘉自问就是他借助了法阵的力量都不一定能做到。毕竟孩子要在母亲的身体里生长十个月的时间,这其中消耗的精神力之大,常人无法想象。程嘉上次用了一次法术就昏睡了好多天。如果是德娜的话,情况会比程嘉好许多。

    不过德娜倒也没看错人,程嘉在这方面也的确是很有天赋的,再加上他学医出身,本人就喜欢钻研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程嘉带着慕容千觞一路朝神山的深处走去,在神山的半山腰看到了一座大的神庙,这就是原来巫医们住的地方了,现在这里已经大门紧闭,虽然隐隐的可以看到里面有人,但是这些人都只是负责打扫神庙的仆从。

    巫医们一夜惨造杀灭,这件事情成为南疆最大的悬案,这神庙从那时候就被南疆王下令封存了。

    神庙看起来十分的宏伟,白石堆砌而成的台阶将整个神庙映衬的更加的巍峨高大。神庙前有一大片汉白玉铺就的广场,广场正中央是一方祭台,祭台的边缘镶嵌着各种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是南疆人几百年积累下来的财富铸造成的神庙。整个神庙都是用一种莹莹生辉的白石搭建起来的,边缘雕花上贴着金箔,白色与金色构造出一种浑然天成的神圣与高贵。阳光映照在神庙的金顶上,让整个神庙都散发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光辉。

    神庙外的祭台上还是有不少山下的南疆人前来供奉的东西,门前也有不少南疆人过来朝拜,因为神庙已经被下令封存了,所以他们只是在神庙前祭拜,祭拜完毕就三三两两的坐在神庙前的广场或者台阶上休息。南疆人对神庙极其的敬畏,所以虽然人多,但是却一点都不嘈杂。他们怕声音大了会惊扰神庙里的神明。

    “一会找个没人的地方翻墙进去看看吧。”程嘉对慕容千觞说道。神庙的大门是紧紧关闭着的。想进去就只有翻墙了。

    “好。”既然要找药方,这神庙就必须要找一找。

    “对了德娜给你的东西你带来了吗?”慕容千觞问道。

    “带来了。”程嘉点了点头。

    “那就带上了吧。”慕容千觞略一沉思说道。“不管怎么说,你都已经是这里的大祭司了。就算是为了德娜,也应该来看看她的地方。”其实慕容千觞也想过,如果南疆人那么推崇巫医的话,程嘉作为大祭司可以以这种身份接近南疆王,只是他们就这样跑去皇宫的门口说程嘉已经传承了南疆巫医的大祭司,一定会被人当有病被拍出来。

    倒不如进这里,戴上大祭司的信物,说不定里面的人会发现程嘉的身份,从而禀告给南疆王。

    慕容千觞这些想,程嘉也马上想到了这一点。如果这里面有人能证明他的身份,那他和大将军就可以不费劲的进入皇宫了。

    “也对。”程嘉点了点头,他从怀里将德娜之前转交给他的镯子取出来,带在了手上。

    说来奇怪,本来平淡无奇的镯子在戴上他的手腕之后马上发出了一道炫目的,这从程嘉的手腕处缓缓的升起,接着神庙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与这镯子所发出的相互辉映起来。

    神庙里面的越来越强,让整个神庙都好像掩映一片悠然又神秘高贵的烟雾之中。

    “新的大祭司诞生了?”坐在神庙前台阶上休息的南疆子民看到这样怪异的景象之后,纷纷用惊骇和敬畏的目光看向了站在台阶上一身布衣的程嘉。

    “新的大祭司!”

    “看他的手上!是大祭司的信物!”

    “大祭司得到传承了!”

    众人先是惊讶的看着程嘉,随后有一位老者颤颤巍巍的走过来,恭敬的程嘉的身侧跪下,“尊贵的年轻人,您是得到了大祭司的传承了吗?”

    他说的是南疆语,慕容千觞听不懂,但是看着那老者一脸的尊敬和虔诚。慕容千觞也知道他是在询问程嘉。

    “是。”程嘉显然也没想到自己刚一戴上这手镯,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在他戴上手镯的那一刻,心底亦是升起了一片神圣和虔诚之意。这意念似乎与神庙之中的某种东西产生了共鸣,在他的脑海之中隐隐的浮现出一些符号,他刚才整个人站在神庙前,一动不动就是在感悟那些符号的含义。

    原来传承并非是由大祭司一个人完成的,这神庙还有最后的一部分。

    一部完整的南疆祭祀仪式以及巫医和月氏一族的起源历史刚才如同画卷一样随着程嘉感悟那些符号而在程嘉的脑海之中展开。

    他整个人也沐浴在的神圣光辉之中,变得肃穆而庄严。

    良久,才从他的手镯上淡淡的消退,而相应笼罩在他和神庙上空的也逐渐的消失,一切好像归于了平静。

    程嘉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转眸对那跪拜在他身侧的老者说道,“老伯您起来吧。我的确是得到了大祭司的传承。”

    程嘉这话一出,广场上顿时一片人声沸腾。

    “神明有眼,老天忽悠。巫医一族没有覆灭!”老者双手朝天,老泪纵横,眼底的虔诚之意让一贯清冷的慕容千觞看了都有点微微的动容。

    信仰的力量。

    不过若非亲眼所见,慕容千觞也不会相信这世上会有如此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存在。

    就在大家纷纷跪下对程嘉虔诚的朝拜的时候,神庙的大门自动的打开。

    里面身穿白色长袍的人鱼贯而出。

    为首的是一名年纪约莫五十岁上下的妇人,她额角带着的刺青图腾,但是却一点丢不会叫人感觉到诡异,反而有一种神秘的感觉。

    她缓步走到程嘉的面前,一眼就看到了程嘉手腕上的镯子。

    她的目光顿时就变得激动了起来,“德娜大祭司的信物。”她深深的朝程嘉弯下腰来。

    “请问这位年轻人,您是不是得到了大祭司的传承了?”她用古南疆语又问道。

    幸亏程嘉这些日子钻研了不少南疆语,对古南疆语也有所涉猎,这种比较简单一点的日常对话,他还是能应付的。

    “是的。”按照记忆之中大祭司的礼仪,程嘉看到那女子身上的服饰就知道他是神庙的礼仪官。

    他朝那礼仪官举起了自己的手腕。

    礼仪官带着神庙里面的人朝程嘉恭敬的垂下头,“敢问您的姓名。”

    “程嘉。”程嘉谦虚的说道。

    礼仪官笑了起来,“果然娜迦回来说的话没有错,您就是德娜大祭司选中的人。”

    “既然得到了德娜大祭司的传承,您就是我们新的大祭司了。大祭司请。”

    她朝旁边让开了道路。

    程嘉和慕容千觞对看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眼底的惊喜。

    他们本来还以为要大费一通的周章才能进入神庙之中,两个人还想着要怎么费心让南疆人相信程嘉就是他们新任的大祭司。

    大祭司在南疆那是堪比王一样的存在,想要人相信程嘉就是大祭司应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却没想到两个人来神庙,却误打误撞的让众人众目睽睽的见证了神迹。眼看为实,倒是不需要程嘉去折腾了。

    还有娜迦的作证。

    程嘉这些日子倒真的将娜迦给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他得了传承之后就有点神经兮兮的。

    被这礼仪官一提,程嘉才想起来。

    “礼仪官大人。敢问娜迦在什么地方?”程嘉问道。

    “娜迦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替德娜大祭司守灵。她一会就会来前面参拜大祭司的。”礼仪官说道。

    程嘉这才点了点头,有娜迦的作证,他应该可以过关的。

    他悄悄的将刚才他与礼仪官的对话告诉了慕容千觞,慕容千觞却是有点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小声问道。“既然南疆的大祭司这么重要,娜迦又带着德娜的骨灰回来了,和他们讲述了你的存在,为什么他们不派人去找你?”

    “也对啊。”程嘉闻言微微的一惊,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情况呢。

    “小心点吧。”慕容千觞提醒道,“毕竟巫医一族都没了。你是硕果仅存的一个。”

    “恩。”两个人用压低了声音,用大齐语交流,慕容千觞也仔细的观察了这些人,他们并没有显露出什么异样,想来应该是不懂大齐的话。

    程嘉被让到了神殿内部。

    他和慕容千觞惊奇的发现这里的神庙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神像,神殿里供奉的都是植物和动物的白色雕像,这些雕像分别站立在两边,而在正中央则是一团火一样的图腾雕刻。

    “这倒是与传承里面的东西一样了。”程嘉暗自对慕容千觞说道,“他们崇拜的是自然之力。”

    “哦。”慕容千觞微微的挑眉,既然来了南疆,就按照南疆的礼仪,他学着程嘉一样跪拜了下去。

    这神殿里似乎充满了一股淡淡的香气,会让人神清气爽。

    “这香味没有问题吧?”慕容千觞问道。他现在一个人背着两条命,不得不步步小心。

    “放心。”程嘉说道,“这是这神山的特产花卉。出了神山,这种花就会凋谢。在这里有明目提神的功效。这里奇奇怪怪的东西挺多的。”

    这大概真的是大自然的恩赐之物。只要是安全的,慕容千觞就不怎么在意了,他点了点头。

    “叫来娜迦问问吧。”慕容千觞压低声音说道。

    程嘉点头,对礼仪官说了几句。礼仪官自然会照做,她们将两个人迎到了一处偏殿之中,这里看起来布置的十分华丽和舒适,一道山间的瀑布从露台之外飞泄而下,在一片苍翠的绿意之中宛若白练一般,瀑布之下是碧玉一样的水潭,这偏殿就半跨在水潭上修造。一切都是素白的巨石雕琢而成的,古朴之中透着几分奢华之意。

    “将来这是你的地盘了?”慕容千觞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倒是一个仙境一样的地方。”

    程嘉看了看周围,微微的一耸肩,“我不确定是不是要住在这里。说真的,我都没做好准备要在这里当什么大祭司。我还是想回大齐去。”

    “决定权在你手里。”慕容千觞拍了拍程嘉的肩膀。

    “对了我刚才得到了残缺的一部分传承了。”程嘉说道,“但是那半个药方却还是没有下文。”

    “没事。慢慢找。”慕容千觞微微的一笑,“应该会有线索的。”

    “是有。”程嘉说道,“刚才我看到了一整部月氏一族的历史。那药方的确是出自月氏一族中一名先贤的。”

    “那就好。”慕容千觞闻言,心头一喜,“这里是月氏一族的发源地,没准后半张药方真的会存在这里。”

    “恩。”程嘉点了点头。

    只要有希望,那就好。

    “这后面的书中还有许多关于那人的记载。一会见了娜迦之后去翻阅一下。”程嘉说道。

    这真是太好不过了。

    娜迦很快就被人带了过来,她也身穿一件苏白色的长裙。

    见到了程嘉之后,娜迦也显得十分的激动,忙走过来,跪下,“大祭司,您终于回来了!”

    她亲吻着程嘉脚下的地面,吓的程嘉差点一蹦三丈高。

    虽然他知道这是侍女对大祭司的礼仪,但是真的有人做出来了,那感觉好奇怪。

    “起来吧,娜迦。”程嘉忙对娜迦说道。

    “礼仪官大人,我有一些话想和娜迦专门说,您先出去一下好吗?”程嘉礼貌的对那礼仪官说道。

    礼仪官点了点头,悄然的退出了偏殿。

    “娜迦,你回来的时候是不是巫医一族全数都遇害了?”程嘉对娜迦说道。

    “是的。”娜迦点头。

    “那你和他们提起我,他们为什么不派人来找我?”程嘉又问道。

    娜迦叹息了一声,“大祭司,我们不去找您是为了保护您啊。那时候那个自称是蒙受过神的启发的人堂而皇之的住在了神庙之中,塞娅殿下对他言听计从的,就连我们的王也对他十分的恭敬。我们之中有人驳斥过他,但是很快就发现所有反对他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我回来的时候带回了大祭司的骨灰,和也礼仪官大人说了您的事情,礼仪官大人和另外几位大人商议了一下,暂时将这件事保密起来。毕竟如果您再出事,这巫医一族就真的完全覆灭了。就是德娜大祭司的骨灰运回来的这件事情,大家都隐瞒了下来,由我单独在后面供奉着。礼仪官大人说这样也是在保护我。”

    原来是这个情况。

    这么说来,刚才的礼仪官倒是一个不错的人了。的确,如果娜迦带回德娜骨灰的事情 被风无尘知道的话,娜迦必定会被风无尘抓去。三下两下的,风无尘也必定会知道程嘉的事情。程嘉在大齐得瑟了这么久,说起来倒也要感谢神庙众人齐力隐瞒这件事情。

    所以刚才他在门口接受最后的传承的时候,那礼仪官并没有显露出多惊讶的颜色。而是她早就知道程嘉的存在。一切都显得十分的淡定从容。

    程嘉将娜迦的话转述给慕容千觞听,慕容千觞听完后略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那就是说整个神庙的人都在保护程嘉,所以才不会将程嘉的消息外露,同样的,风无尘虽然在南疆这么长时间,但是并不知道娜迦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托付给了程嘉了。

    这对他们来说倒是一件好事,毕竟这样他就会松懈了对南疆王的看守。

    慕容千觞太了解风无尘了,师兄弟那么多年,风无尘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就是有的时候有点过于自信。大概是将别人掌握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习惯,所以风无尘会对已经掌控的人少做松懈。

    若是他认为再也没有人能威胁到他的话,他会有所大意的。

    程嘉与慕容千觞商议了一下,程嘉今日在神庙门前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传入南疆王的耳朵里,南疆王会亲自来见程嘉的。

    “现在塞娅公主殿下在哪里?”程嘉问道。

    “塞娅公主被留在了宫里。”娜迦说道。

    “他居然不带着塞娅去南诏。”程嘉觉得有点奇怪。“塞娅是他手里多好的筹码啊。”

    “他可能在南诏找到更好的筹码了。”慕容千觞听程嘉翻译过之后淡然的说道。

    “难道他不怕南疆王与大齐联手对他发难吗?”程嘉问道。

    “他不知道你的存在。自然是不怕的。”慕容千觞缓声说道。风无尘对自己的手段素来自信。

    “塞娅的情况现在怎么样?”程嘉问向了娜迦。

    “塞娅公主现在一天比一天虚弱。”娜迦说道,“我听礼仪官大人说,自从那个人走后,塞娅公主就和丢了魂一样。”

    “哦。”程嘉应了一声,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程嘉想起了当初塞娅的模样,心底倒是有点微微的不适。他不确定娜迦说的塞娅公主丢了魂一样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不过随便想想,那情况也不会太好。

    礼仪官大人在外面轻轻的敲门,程嘉应了之后,她带了一大群人进来,每个人手里都捧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有衣服,有各种饰品。

    “大祭司,这些都是我们悄悄的替大祭司准备下来的东西。大家在娜迦送回消息之后,都在期盼着大祭司的回归。大家都相信神会指引着大祭司回到神庙之中。今日神真的将大祭司带回来了。所以请大祭司沐浴更衣吧。你身上有着德娜大祭司的传承,又接受了神明最后的传承,若是您能握住这把权杖,则可以完成最后一步。”礼仪官大人带着众人朝程嘉恭敬的跪下。

    他们呼呼啦啦的跪了一大片,倒是将程嘉弄的有点手粗无错的。

    他求助的看向了慕容千觞。慕容千觞虽然听不懂刚才礼仪官大人说的是什么,但是看他们的样子也猜到他们是请程嘉换衣服登位。慕容千觞朝程嘉点了点头。

    程嘉愣了愣,最后还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过了礼仪官大人双手捧过来的权杖。

    权杖到了程嘉的手里也似乎和手镯相互的回应了起来,在程嘉握住的瞬间,一圈从他手里的权杖发出,形成了一个光环朝外快速的扩张,轰的一下,好像气流喷涌一样,不过那转瞬即逝,收到了权杖顶端的宝石之中,宝石瞬间就好像被点亮了一样,发出了淡淡光芒。

    “权杖也认可您了。”礼仪官大人欣慰的对程嘉说道,“从现在开始。您已经是大祭司了。”

    程嘉还以为成为大祭司的仪式是有多繁琐,却没想到只要握住权杖能发光就已经是大功告成了。

    他脑子里面好几套祭天的仪式完全都是摆设了。

    程嘉被人簇拥着进了内室去沐浴更衣。慕容千觞则靠在露台的栏杆上看着外面飞流直下的瀑布。

    程嘉被神庙所认可,相信很快就能见到南疆王。程嘉应该有办法移除风无尘对南疆王设下的移魂术。只要南疆王一恢复正常,他就可以借道南疆,直达南诏国国境了。

    大概师傅在天之灵都没想到,这一世,他居然要和自己的师兄站在了对立面上。

    有南疆相助,破南诏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况且他们还有程嘉的帮忙。

    不知道云初在京城过的如何,之前一直在赶路,想的不是那么多,现在事情有了发展和转机了,慕容千觞发觉自己真的很想云初。

    新的大祭司回归这种在南疆可以被称为轰动的大事很快的就传入了南疆王的耳朵里面。

    居然还有大祭司!德娜大祭司在大齐身亡之前居然找到了传承人!这让南疆王再也坐不住了。

    他是受了风无尘的蛊惑不错,但是风无尘的蛊惑是建立在南疆已经没有了巫医的前提下。

    所以南疆王才会对风无尘的话深信不疑。

    现在新的大祭司出现了,就连最后的传承都已经完成了,并且拿起了权杖,南疆王就不得不去见见新的大祭司。

    这一次他亲自带着人,叫人抬着塞娅前去神庙。

    塞娅是他最最心爱的女儿,现在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也是让南疆王痛心不已。他已经找遍了全国的医者,都对公主殿下的状况束手无策。如今大祭司出现,那是不是意味着塞娅的状况会好转呢?

    南疆王亲临,神庙的大门自然会再度被打开,程嘉穿着一身大祭司的白袍,长发垂肩,额前带着大祭司的发冠,手里拿着大祭司的权杖,在礼仪官的陪伴下,缓步走出了神庙,亲自出来迎接南疆王。

    慕容千觞也换了一席白袍,跟在队伍里面。

    程嘉人本就生的白净俊逸,这一身白袍子穿上倒真的有几分庄严肃穆的样子出来,慕容千觞看的暗暗摇头,人果然是要靠打扮的,神经兮兮的程嘉这么随便装扮一下,顿时就变得神采奕奕的。

    他手上的权杖发出淡淡的,将他整个人都映的高贵无比。

    “参见吾王。”程嘉按照南疆的礼仪前去见礼。

    南疆王一看到权杖顶端的宝石亮了,也是激动的差点没说出话来。

    “大祭司回归,万民之幸。”南疆王扶起了程嘉。他还真的以为巫医一族从此消亡,却没想到德娜在最后还是将大祭司传承了出去。“赶紧,来看看塞娅。”南疆王拉住程嘉的手,迫不及待的说道。

    程嘉虽然也很想看到塞娅,但是他还是先忍住,“还是先看看陛下吧。”

    “怎么了?”南疆王一惊,“寡人没什么异常啊。”

    程嘉朝他微微的一笑,抬手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字符,随后闭目,他握住了南疆王的手。

    南疆王感觉到一股热流缓缓的从掌心注入他的体内,他的头骤然的痛了起来,那是一阵尖锐和极其快速的疼痛,驻留的时间不长,就好象被什么刺了一下,瞬间刺破了一个屏障一样的东西。在锐痛过后,南疆的王的脑子就变得清明了起来。

    “这是”南疆王愕然的看向了已经睁开眼睛的程嘉。

    “陛下,刚才我替陛下移除的是有人对陛下使用的一种意念之术。”程嘉笑道。“陛下是不是常感觉有人会在耳边说什么,指示陛下做一些事情呢?”

    南疆王大骇,“是啊。”他以为这是神的口喻,“这难道不是神的意志吗?”

    “并非。”程嘉微微的笑道,“这只是对陛下施法人的意思。并非是神的意欲。”

    施法人!“是谁?”南疆王自然是相信大祭司的话,他几乎是稍微想了想就勃然大怒,”是谁敢对寡人做这种事情?”

    “陛下,就是之前带回塞娅公主的人。”程嘉缓声说道,“他不光陷害了陛下,也陷害了塞娅公主。塞娅公主现在变成这个模样,就是与他有关。他想控制住公主,并且接近吾王,用吾王的力量帮助他达到他的目的。”

    “你说的是无尘!”南疆王大惊失色,他前思后想了一下,程嘉说的一点都不错,他就是从塞娅将那个叫无尘的人带回来以后才渐渐的能听到所谓的圣喻的。

    程嘉医好了南疆王,再去看了看塞娅,果然是被镇魂玉锁住了自己本身的意识。

    风无尘不在,作为对风无尘言听计从的塞娅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样。在德娜的传承之中并不是美有破解这种东西的办法,只是程嘉刚刚对南疆王用了精神力,就已经感觉到十分的困乏,他的精神力还是不够。他现在只能先用法阵转移一下捆缚塞娅的那块镇魂玉归属的问题。先让塞娅将他当成主人。

    转化的仪式相当的繁琐复杂,在南疆神庙众人的相助之下,程嘉耗时三日才完成,等仪式完成之后,他整个人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

    塞娅陷入了昏迷之中,等塞娅再醒来的时候会忘掉风无尘,只听程嘉的话。

    在程嘉休息的时候,慕容千觞找到了南疆王,并且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慕容千觞名扬四海,南疆王恢复清明之后,对慕容千觞哪里还敢怠慢,想想自己之前将慕容千觞拒之于外,南疆王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慕容千觞再度阐明了自己的用意和立场,南疆王这一次二话不说,不光准许慕容千觞借道,更是要亲自发兵,配合慕容千觞一起,直取南诏。南诏新王就是风无尘!那个不光蒙蔽了他,还害他女儿的人。这口气憋在心底实在难受。

    这边商讨好借道的事宜,慕容千觞马上通知裴东成带兵过来。自己则留在神庙之中查找药方的线索。

    大军抵达南疆的京城还需要几天的时间。

    程嘉醒来之后就一直在藏书室里找着关于月氏人对药方和对那个先贤的记载。不过两个人将所有的典籍都翻遍了,却遗憾的发现了一个事实,这药方真的只有一半了。

    月氏一族的人拥有神奇的东西太多,注定是会被世人所忌惮的,他们原本移居的地方是南诏,后来因为能力太强,所以被南诏王所忌惮。南诏王想尽办法想要杀死月氏一族的人,这个药方就是在那种情况下出现的,救过不少月氏一族的人,但是南诏王是不会允许一群能力逆天的人存在的,所以他下令从暗杀月氏一族到大规模的屠杀,将月氏一族撵到了他们祖先发迹的地方也就是现在这个神山。药方就是在战火之中失落了一半,而那个写下药方的人也死在了南诏人的刀下。

    回归了深山的月氏一族已经不复兴盛,渐渐的过起了隐居的生活,但是他们还是会救助一些进山的南疆人,渐渐的在南疆就得了一些地位。他们会教南疆人医术和简单的法术,这就是南疆巫医的形成,有过南诏的前车之鉴,这一次他们十分的低调,即便是收徒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不过他们还是获得了南疆人的尊重,也得到了南疆王族的信赖。可惜几百年下来,月氏一族的人越来越凋零,月氏一族紧紧的遵守祖训,不大规模的收徒,直到现在。他们族人越来也少,巫医的数量也不多。所以才会让风无尘那么容易将巫医一族一窝端了。

    药方真的只有一半了。原本满怀希望的慕容千觞瞬间就觉得自己全身发冷。

    难道云初这一生注定要忍受那样的折磨了吗?

    约莫半个月的时间,裴东成带着大军到了南疆的京城附近。

    南疆也派出了军队与大齐的军队兵合一处朝南诏国进发。

    一个月后,南诏国外围的城池已经全数被大齐与南疆的联军占领。

    另一个月后,大齐与南疆的联军进攻南诏国的腹地,但是被南诏的军队阻挡在了天险之外,双方僵持不下。

    “大将军。南诏国使节求见。”裴东成进入了慕容千觞的大帐,对慕容千觞说道。

    他终于沉不住气了。慕容千觞淡淡的点了点头。不出他的所料,使节来是秘密送信给慕容千觞的。风无尘约慕容千觞单独一见。

    慕容千觞本不想去的,但是风无尘在信里说的很笃定,如果他不来,会抱憾终生。

    慕容千觞最后还是去了。

    山谷之中,一片繁花点点,在蝴蝶翻飞之间,慕容千觞骑马缓缓的进入,他这次没有单独过来,而是带了人已经悄然的埋伏在这里。

    现在他一身系两命,所以不是确定绝对的安全,他是不会单独涉险。

    “小师弟。你现在太谨慎了。”风无尘身穿白色的长袍,风姿卓然的站在繁花从中,看着他笑道。

    慕容千觞微微的一耸肩,不置可否。

    “长话短说。我听说你在寻找天华丹的药方。”风无尘笑道。

    “你也不会有。”慕容千觞缓声说道。

    “我是没有药方,但是我在南诏的皇宫找到一颗天华丹的成品。”风无尘说道,“只要你退兵并且答应我三十年内不发兵侵犯南诏,我就将这颗药送给你。”

    “谁知道是真是假?”慕容千觞心底微微的一动,不过还是淡淡的说道。“你也知道我找天华丹是给谁用。所以你给出来的东西,你觉得我会信吗?况且即便南诏王宫有,那东西已经好几百年了,能不能有效还是一个问题。”

    “你必须相信我。”风无尘说道,“如果你真的想治好云初的话。”

    “毒死云初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和云亭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风无尘说道,他并不知道如果云初死,慕容千觞也会跟着一起死。“南诏刚刚到我的手里,可以这么说,我经不起大齐军队倾巢而出替你们的女皇陛下报仇。我不会拿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基业去开玩笑。”

    慕容千觞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我又怎么确定那药没有别的问题呢?”

    “你不是已经找到大祭司了吗?”风无尘苦笑了一下,“大祭司的传承是一代接一代的,他自然可以辨别那药是真是假。”

    程嘉回到南疆已经好几个月的时间了,风无尘自然知道程嘉的存在。他后悔的要死,虽然他弄死了德娜,却不知道德娜在临死的时候将传承给了程嘉,老天真会和他开玩笑。他自问算无错漏,可实际上,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错失。

    风无尘有点略失落,他终究还不是神。

    慕容千觞的心底倒是被风无尘的话掀起了滔天的巨浪,不错,程嘉可以辨别那药的真假。

    “怎么样?”风无尘见慕容千觞一直抿唇不语,心底到真的有点沉不出气了。

    云初的身体不好,但是并非一定这药不可。

    他也是在情急之下才想到了这个办法,小师弟对云初的感情可以治愈心魔可以放下仇恨,那小师弟为了云初退兵也不是没有可能。

    南诏国的皇宫当年曾经存有很多这种丹药,但是几百年下来,送人的送人,消耗的消耗,等他接收南诏皇宫的时候,也只找到两颗。现在拿出一颗还引诱慕容千觞退兵。

    就在风无尘几乎以为慕容千觞不会同意的时候,慕容千觞忽然点了点头。

    这让风无尘喜出望外。

    “过三日,我就将丹药送到你那边去。”风无尘大喜,但是脸上并没表露出来。

    只要慕容千觞退兵,生下来的南疆人,他并不惧怕。

    三日后,慕容千觞果然收到了风无尘送来的药丸,他迫不及待的就带着药丸离开军营去了神庙找程嘉。

    程嘉这次并没有跟随慕容千觞一起前去,而是留下来医治塞娅公主。

    他没有德娜那么强大的精神力,能一次性解除掉塞娅身上的禁制,但是他可以每天解除一点。

    几个月下来,塞娅恢复的很好,只是毕竟是意识受过伤的人,她现在如同一张白纸一样,程嘉怎么教,她就怎么学。

    程嘉原本想将塞娅当成淑女一样来教,后来他想着当初塞娅的模样,心就软了下来,他心目之中的塞娅还是那个活泼好动,说话颠三倒四的热情小姑娘,那么,就还塞娅本来的样子吧。

    所以塞娅在程嘉纵容下,始终不可能变成淑女了。

    “程嘉,外面有一个很帅的男人找你!”塞娅公主拎着裙子跑进了程嘉的房间。

    “你永远不知道敲门吗?”程嘉正在换衣服,被塞娅风风火火的闯进来,程嘉扶额,用最快的速度将衣衫套好。

    “你的房间还需要敲门吗?”塞娅眨着大眼睛,问道。

    “需要!”程嘉跳脚说道。她一定是故意的!专门挑他换衣服的时候进来。

    “不看你就是了。”塞娅朝程嘉一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我去看外面进来的帅气男人。比你漂亮多了。”

    “你敢!”程嘉朝塞娅一呲牙。塞娅也朝程嘉一呲牙,两个人呲来呲去的,塞娅飞快的程嘉的唇角亲了一下,随后跳到了一边,看着他脸红的样子呵呵直笑。

    程嘉在心底微微的叹息,眼底却是一片柔光。

    对了,外面漂亮的男人是谁?

    程嘉走了出去,迎面见到了一身风尘的慕容千觞。

    “看来塞娅恢复的很好。”慕容千觞显然是看到了刚才的一幕,调侃道。

    程嘉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帮我看看,这药是不是真的。”慕容千觞将风无尘送来的药丸拿了出来。

    程嘉将药丸倒了出来,书籍上是有记载,只要是掌握了大祭司的传承的人,可以分辨出药的疗效和有没有毒。

    “的确是真的。”程嘉又惊又喜的说道,他刚才用大祭司的意识扫视了一下药丸。“是天华丹不错,外面包裹了一层特别的蜡,包保住里面的药效几百年不变。”

    “是真的就好。”慕容千觞将药丸接了过来,心底压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有了它,云初以后再也不需要受病痛所困!

    “我回大齐。你和我一起吗?”慕容千觞将药丸收起来问道。

    程嘉本是想马上点头的,不过他的衣角被塞娅悄然的牵住,他刚想要说出口的话就生生的被咽了回去,”我再过一段时间吧。”

    “好。”知道他舍不得塞娅,所以慕容千觞也不要求他做什么,于是他独自出了神庙,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回程。

    大齐的除夕总是一年之中家家户户团聚的时刻。

    在凤仪宫中,皇家也在热闹的吃着年夜饭。

    太上皇看起来起色比平时要好,太后为了应景和他一起穿了一身的红色,太皇太后则是穿着一袭淡色的长裙,孟岐山也被云初喊到了宫里来一起吃饭,他与云亭一起坐在云初的右侧,而挺着大肚子的小公主则坐在女皇陛下的对面。由秦锦墨伺候着。

    看着秦锦墨那令人发指外加毫不掩饰的妻奴样子,女皇陛下微微的侧目,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唉,没丈夫在身边的人就是没人疼。女皇陛下开始扯着小手帕按自己的眼角,心底却是在狠狠的骂着慕容千觞,每次一放出去就不见人影了!以后还是找个链子将他拴住好了!

    “母皇,我要吃那个!”小孩子最喜欢过年了,他扯着云初的衣袖,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母皇正在沉浸在自我的悲风伤秋之中不可自拔。

    “哦。”云初想着慕容千觞,所以心不在焉的伸出筷子去夹了一筷子放在了小云铮的盘子里。

    小云铮吃的快,很快就吃光了,“母皇我还要。”

    他马上说道。

    云初又夹了一筷子投喂给自己的儿子。

    “我还要!”

    “你还吃?”云初微微的侧目,“你小心变成小胖子,以后找不到媳妇!”

    哎呀妈呀,虽然不知道媳妇是什么,不过好像也很好吃的样子!小云铮有点被吓住了。

    “别听你母皇胡说。”太后笑着让小云铮到她的身边,耐心的将小云铮要的东西挪到了他的面前。为了让这一顿团圆饭吃的像一家人,所以这次他们都不准侍女们过来布菜。

    “可是母皇好像脾气很大的样子。”小云铮心有余悸的看着云初,对太后悄声说道。

    “她啊”太后笑了起来。随后,“呵呵。她不是对你发脾气的。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月儿是身体不适了吗?”太上皇问道。他有时候不舒服 ,脾气也会不好。云初的身体一直都不好,所以脾气大点也是难免的。太上皇关切的问道。

    “父皇,你不懂我的忧伤。”女皇陛下放下了筷子,叹了一大口气,幽幽的说道。

    太皇太后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她与云初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又怎么会不知道女皇陛下这是纯粹的又开始作了。

    云亭也笑了起来,“看来要是某人再不回来,后宫大门又要开了。”

    “你怎么知道?”女皇陛下朝大哥瞪眼睛。

    “你那日在宫门口喊的那么大声,鬼都听到了!”云亭笑说道。

    “你那是卑鄙的行径!你听人家墙角!你你你!”女皇陛下竖起了纤纤玉指点着云亭的鼻子,“不许诋毁本女皇的光辉形象!”

    云亭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陛下。”蒹葭在云初炸毛的时候匆忙的走进来,在云初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云初那原本有点失神的眸光顿时就亮了起来。

    “父皇,母后,太皇太后,我那个啥,去更衣一下。”云初顿时就一欠身站了起来。

    “好端端的去更什么衣啊?”太上皇不解的问道。“赶紧回来啊。”

    “是是是,很快。”云初站了起来,飞快的朝殿外走去。

    “长姐有猫腻!”长安公主殿下的眼珠子转了转,“我去看看去。”

    “你就别闹了。”太后白了长安公主一眼,“你也不看看你那身子!你长姐自有她的事情,你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一会还有烟火什么的。戏也都是按照你的喜好编排的。你就给我消停点吧。”

    “哦。”被母亲吼了,长安公主虽然噘嘴了一下,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原处,秦锦墨的心也放了下来。

    长安公主就快要临盆了,太医说就在这几天的时间,害的他整天都提心吊胆的,长安公主又是一个不老实的,到处扑腾,秦锦墨整天都要被吓上好几回。

    女皇陛下从大殿里面出来,蒹葭就马上给她披了一件厚实的白裘。

    “慕容千觞真的回来了?”女皇陛下急躁的问道。

    “回来了。大将军就在花园里等着陛下呢。”蒹葭笑道。

    回来了不来找我!跑花园里做什么?

    女皇陛下虽然在心底数落着,不过还是三步并成两步的去了御花园。

    “云初。”就在女皇陛下到处张望着,寻找自己丈夫的时候,她听到了一声清越的叫声,在外面一片嘈杂的鞭炮声中显得更加的安宁。

    云初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名青年身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袍,站在了临水的岸边,身姿修长,月色将他的身影投在了地上,他的一双墨眉之下是清朗的双眸,眸光轻盈,带着浓的化不开的情意。

    “你们留在这里。”云初对身后的侍女们说道。她自己则迎着那位青年走了过去。

    她将自己投入了青年的双臂之中,他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清香,已经是沐浴过后才来的。他知道自己有闻不得异味的毛病,所以即便跋山涉水的赶回来也会先行去沐浴再来见她。云初笑了起来。

    女皇陛下长叹了一声,在青年的怀里扬起了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点头。

    他们之间似乎已经不需要问好之类的话,只要一个眼神,就感觉到彼此的心都贴在了一起。

    云初拉着慕容千觞的手在御花园里转了小半圈,来到了假山的那个暗洞之中。

    慕容千觞有点愕然,不知道云初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云初一转身,圈住了慕容千觞的窄腰,“我好想你。”

    慕容千觞的目光柔和了下来,他的身子微微的朝后仰。靠在了假山的山石上,他用手臂环住了自己的妻子,“我也好想你。”

    他们两个的话音才落,天边就有硕大的烟花绽放开来,五颜六色的缤纷染上了两个人的眸色,两个人就这样凝望着,慕容千觞的心平静了下来,他们都没再说什么,而是紧紧的靠在一起,感受到彼此给予的温暖,宫墙外面有人放起了鞭炮,霹雳啪啦的炸响成了一片,而他们两个就好象被阻隔在这小小的空间里面一样,外界对与他们来说丝毫干扰都没有,两个人都是那样的祥和平静。

    女皇陛下眼底的光辉,让他想到了他初见她时候的模样,他的性子那时候是那么的清冷和寡淡,人又是那么的孤僻与孤独,这么多年。也只有女皇陛下这样的人才能将他从自己的世界之中拉出来,也只有女皇陛下这样的人才会让他完全挪不开眼眸。

    “快说,你爱我!”女皇陛下微微的一撇嘴。

    “我爱你。”青年毫无保留的笑了起来,贴在自己妻子的耳边说道。

    云初的脸微微的一红,“你这么晚才回来,害的我差点以为真的要大开后宫之门了才能将你逼回来呢。”

    “你想的都是什么啊!”慕容千觞蹙眉笑道。

    “都是你啊!”云初理直气壮的说道,让慕容千觞一阵的失笑。这就是他的女皇了,他朝着女皇陛下的唇角亲了下去。

    是啊,她想的都是他,他又何尝不是。

    “我有一件礼物要送你。”慕容千觞柔声说道。

    “我也有。”云初不甘示弱的说道。

    “是什么?”慕容千觞有点意外,问道。

    “你先闭眼啊。”云初挑了一下眼梢,坏笑着说道。

    慕容千觞真的闭上了眼睛,他听到了衣服的响动,慕容千觞不知道女皇陛下在搞什么鬼,虽然很想睁开眼睛,但是还是忍住了,耐心的等着。

    一会,他听到女皇陛下叫他,他睁开了眼睛,却彻底的惊呆了。

    隐隐的月光透过山石的缝隙映照进来,女皇陛下不着寸缕的站在他的面前,地上衣服环绕,她的墨发蜿蜒顺着她的身体垂下,衬的她皮肤白的如同雪一样,她的唇色依然是殷红的,带着惊心动魄的美。

    慕容千觞的目光定在了自己妻子的身上,她素来都胆子大的可以,即便这不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这样,但是还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力。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慕容千觞还是很快的回过神来,忙捡起了地上的白裘想要将她包裹起来,“你疯了,要是冻坏了怎么办?”

    “那你就来温暖我啊。”女皇陛下手臂一展如游鱼一样的投入了自己丈夫的怀抱之中。

    良久,假山深处传来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蒹葭在外面简直快要挖个洞钻进去了。

    “陛下陛下,长安公主殿下要生了!”白露远远的跑了过来,见到蒹葭自己站在假山之外,“陛下呢?”

    “陛下!”蒹葭也尴尬的要死,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分明是她不应该去打扰的。但是

    “你小妹快生了。”慕容千觞喘息着对怀里的朝着他坏笑的人说道。

    “没事。”怀里的人伸出手臂,勾住了他,“她一时半会生不出来的,没那么快”她贴近了自己丈夫的耳朵,“可是我也想再要一个宝宝怎么办?”

    又隔了好长的时间,蒹葭才见女皇陛下被慕容大将军从假山之中抱了出来,整个人懒洋洋的,似乎连眼睛都有点睁不开的样子。

    “走吧,去守着看看长安生的是男是女。”女皇陛下慵懒的说道。

    “是。我的女皇。”慕容千觞的眼底染上了无限的笑意。

    墙外,墙内同时升起了硕大的烟火,壮丽绚烂,星辉一样的落下,将两个人的身影紧紧的映照在一起。

    (全书完)

    后记:

    两千年后,电视里报道着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一名年轻的记者在镜头前强压着自己的激动,“这是大齐历史第一位女皇的陵墓,下面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都会在电视机前见证这一刻的到来。女皇陛下的棺椁即将被打开!而与女皇葬在一起的是女皇陛下的皇夫,他们夫妻相濡以沫七十年,相传他们在同一天身亡,算是印证了爱情史上最叫人心驰神往的一句话。但愿同年同日死。他们也是后人广为传颂的一对夫妻,相爱相恋,生死不渝。她是我国历史上最传奇的女皇,在位六十年,开创了大齐的盛世,让大齐的国力发展到了巅峰。当时的世人皆以是齐人 为荣。女皇陵墓是我国目前保存的最完整的皇家陵墓之一。”

    电视里镜头转换,一座硕大的华丽棺椁出现在镜头面前。

    虽然经历了几千年的岁月,那鎏金的棺椁依然可以见到当初的风采。

    “最最激动人心的时候到了!”记者嘶喊的嗓子都有点哑。“让我们一起见证历史的时刻!”

    随着考古人员的动作,起吊机吊起了棺椁上那厚实的棺盖。

    镜头再度转换,记者声嘶力竭的喊道,“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们在一起见证了历史!女皇陛下的棺椁被打开了!让我们一堵这千古女皇的风采!”

    不过等镜头投向棺椁内部之后,那记者沉默了。

    镜头下的棺椁竟然是一尊空的棺椁。

    “观众朋友们,这有一卷书信。”记者见考古学者从棺椁之中取出了一张纸出来。“让我们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

    随着考古人员将那卷书信展开,镜头下赫然出现了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想挖朕的墓?你们还嫩点!”

    记者在镜头前擦了擦额前的汗,讪笑了两声,“女皇陛下真的好调皮啊。”他话锋一转,“不过这是女皇亲笔所书,具备极其高的文化价值,女皇在书法上的造诣已经是登峰造极的。这是无价之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