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嚣张皇后不好惹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慕容璟的担心

第三百七十三章 慕容璟的担心

类型: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雨轩轩
    然而慕容璟的下一句话就让叶浅浅险些吐血了。“你其实并沒有上街去逛吧。跟二皇子的见面如何了。”

    叶浅浅万万沒有想到慕容璟竟然会知道自己的行踪。于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派人跟踪我……”

    慕容璟慢悠悠地喝着茶。云淡风轻地说道。“不算是跟踪吧。只是偶尔看见了而已。”

    叶浅浅的神色变得有些尴尬了起來。“那你应该也看到了。我是跟多罗县主一起进去的吧。”

    “我并沒有看到你是跟谁进去的。”慕容璟放下手中的茶杯。一双犀利的眼睛看着叶浅浅。“我只知道。你是一个人出來的。”

    叶浅浅有些委屈地吐了吐舌头。“我不过就是去看何多罗跟李沐清之间的对战而已……”

    “我知道。”慕容璟依旧云淡风轻。

    “你又知道……”叶浅浅不禁觉得有些挫败。怎么无论自己说什么。这个人都是一副我全都知道的样子。

    “我看见李沐清哭着跑出來。就能猜到你在那儿干什么了。”慕容璟笑着说道。

    好吧。这就是个人精。慕容璟决定不跟这个人精废嘴皮子。于是十分干脆地说道。“那你今天來干嘛。不会就是特意來找我问这些无聊的问題的吧。”

    “不过就是有些想念你。所以來看看。怎么这也不行么。”慕容璟打定了决心不让叶浅浅知道自己其实只不过是出宫的时候顺道经过了她的地方而已。

    而且慕容璟是从后门进來的。倒是程莹莹看见了他。不过也什么都沒说。慕容璟让李沐清再也沒法跟二皇子结成夫妻。哪怕是侍妾的资格都沒有了。这就意味着自己就还是有希望的。程莹莹谢他还來不及。又怎么会戳穿他。

    叶浅浅听到了慕容璟的这番话。禁不住望天翻了个白眼。有些不屑地说道。“我才不信呢。莫不是你是白天想要睡觉了。所以才突然跑來。”

    对于叶浅浅这样的问題。慕容璟表示有些不满。于是他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你说这话。是不是有些冤枉人了呢。”

    叶浅浅不想在跟他耍嘴皮子。“那你说你到底來做什么。”

    慕容璟这才把这一次的來意告诉给了叶浅浅。“皇帝要派我去蜀中巡查。所以这段时间。我可能要离开京城。”

    一听道这个消息。叶浅浅不由得有些奇怪。“巡查这种事情不应该都是让钦差大臣去干的么。为什么非要你去。”

    “这也正是皇帝的心思所在。”慕容璟漫不经心地说道。双手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杯。“其实自从我上位以后。皇帝对我就一直不放心。很是提防。这些日子。他还在不断地笼络朝中一些人的心。现在他大概是觉得机会到了。是时候将我除去了吧。”

    慕容璟一说这话。叶浅浅的脸色马上就变得不对了起來。“这么说來。皇帝这一次派你去蜀中。看來是有比较大的阴谋的了。”

    慕容璟一点也不否认叶浅浅的这个说法。“现在看起來应该是的。”

    “那你这么神通广大。知道皇帝这一次想要对你做什么吗。”叶浅浅连忙追问道。

    然而慕容璟的回答却让叶浅浅大跌眼镜。“不知道。”

    “什么……”叶浅浅现在已经连喝茶的心思都沒有了。“这么说來。你这一次去岂不是很危险……”

    “所以才來跟你告别嘛。”慕容璟说着话。就像是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一般。“省得我一个不小心死在了那边。你还得在这边痴痴地等着我。”

    慕容璟这话说得叶浅浅有些无语。“怎么你就这么肯定自己会死在那边么。”然而叶浅浅的心里是有一些慌乱的。张喜被人刺杀以后她过过什么样的生活。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所以她不希望慕容璟有事。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叶浅浅无论如何都不想要慕容璟有事。并且不需要理由。

    慕容璟看着叶浅浅眼中若隐若现的那一股子担忧。不由得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他就可以对面前的这次出巡放松警惕。

    “什么时候出发。”叶浅浅十分关切地问道。

    “明日。”

    “什么……这么快。”叶浅浅心中再一次有了不太好的预感。“那你身边带什么人么。”

    “多半是皇帝安排的人手。还有一些我自己的人。”慕容璟笑着调侃道。“接下來你是不是还要问。我要带什么衣服。”

    叶浅浅完全不理解慕容璟为什么到这个节骨眼上了还有心情说笑。于是便十分严肃地说道。“我在跟你说正经事。请你严肃一点好不好……”

    于是慕容璟只好又摆出那副十分严肃的样子。看起來冷冰冰的。“你确定要我在出巡的前一天用这样的表情跟你说话。”

    叶浅浅托着下巴看了慕容璟良久。“你还是随心所欲吧。”

    两人坐在石桌边聊了一会儿以后。慕容璟就要动身回去了。叶浅浅看着慕容璟那风骚的背影。第一次觉得有些舍不得。于是出声道。“哎。你今天晚上还來么。”

    慕容璟回头看着叶浅浅。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叶浅浅不禁觉得有一些尴尬。怎么说的好像是自己求着他來一样……

    “我会的。”然而。还沒等叶浅浅反应过來。慕容璟就说道。随后转身就走了。不带一丝留恋。

    叶浅浅看着慕容璟的背影。眉头深深地皱了起來。慕容璟居然被皇帝盯上了。看來这一次的敌人。很是强大啊。

    当晚。叶浅浅并沒有闲着。她特地亲自跑到了厨房。拿了一些食材。亲自开始下厨做饭。身边的小丫鬟有些不解地问叶浅浅。“小姐。您为何要亲自做饭呀。这些让奴婢们來就行了。”

    而且晚饭已经吃过了。她们都不利己为什么叶浅浅还要自己重新做一次。

    对此。叶浅浅只是十分果断地拒绝了。然后在梅香跟兰溪的帮助下开始忙活了起來。

    过了足足一个时辰。叶浅浅才做好了眼前的三菜一汤。分别是甲鱼汤。还有三盘子炒菜。虽然看起來并不算是十分丰盛。但是叶浅浅觉得。拿來给慕容璟践行也并沒有什么不好的吧。

    虽然有可能慕容璟现在平日里每一餐吃得都比自己做的要好得多。但是最难的是就是那份心意嘛。

    于是叶浅浅便早早地将这些饭菜搬回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开始等待慕容璟的到來。

    慕容璟今晚也是早早地处理完手手中的公务。就來到了陆家。

    此时叶浅浅已经等得快要睡着了。听到了门边的响声。就又立刻强撑起了精神來探头望过去。只见正是慕容璟站在门边。

    “你可來了……”叶浅浅睡眼朦胧地说道。

    “这是做什么。”慕容璟有些不解地看着眼前的三菜一汤。还有一壶酒。“你要给我践行。”

    叶浅浅此时梦也醒了。忙不迭点头道。“本姑娘亲自下手做的。怎样。是不是特别给你面子。”

    说实话。慕容璟看到这些。还真是有一些感动。然而一想到明天就要走了。也有一些沉重。

    期间叶浅浅一直不停地给慕容璟夹菜。弄得他最后有些无语地看着叶浅浅。“你到底想做什么。真当我是去死的。”

    叶浅浅拖着腮帮子闷闷不乐。“你说话别这么晦气行不行。这好歹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啊。”

    慕容璟挑了挑眉毛。算是默认了叶浅浅的这种说法。然后开始卖力地吃了起來。争取一点也不剩下。

    然而事实证明。慕容璟的胃口还是有限的。他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就感觉有些吃不消了。于是放下了筷子。“不行了。”

    叶浅浅看着剩下的饭菜。倒是也沒有说什么。只是像是被人点穴了一样。还一直坐着不动。

    于是慕容璟就只好也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你到底要怎样才肯休息。”

    叶浅浅长长地叹了口气。“要是我也是个男人就好了。最起码你有什么麻烦的时候。我还能帮上你一些。”

    谁知慕容璟却笑着开口道。“你忘了。在我身边做事的。都不是男人。”

    对哦。是太监。一想到这里。叶浅浅就觉得自己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做太监着实是有一些痛苦的。

    然而顾素雅的下一句话却又让射精梦提起了精神。“其实你倒是也不是不能在我身边。”

    叶浅浅一听到这话。就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慕容璟。似乎是在询问要用怎样的方法才能在他身边跟他同甘共苦。

    “现在你已经是叶浅浅。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小丫头。”慕容璟接着说道。“公主想去哪儿游玩。可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而且就算是公主出巡。那也是皇家给的颜面。所以你若真是想跟的话。倒是可以同去。皇帝知道我们素來交好。不会反对。”

    叶浅浅一听到这话。就连忙蹦起來收拾行李。“那我明天一早就去跟皇帝说。”

    慕容璟微微笑着看着叶浅浅收拾东西的样子。不禁有些失神。已经是多少年了。自己身边不会再有这样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追随在自己身边的人。叶浅浅算是头一个吧。也是最特殊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