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缉凶 > 第四十一章 祭拜

第四十一章 祭拜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罗樵森
    我直勾勾的看着电脑的显示屏。

    我现在还能够清晰的记得,最开始我为了不让电脑随时亮起,还把电脑的插头扯掉了的!

    目光微微一动,就能够看见插头的位置,已经被插上了电源。

    心里面冰凉无比,我家里面……凶手组织,又来过了!

    我快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冲到电脑桌的面前,死死的看着电脑屏幕亮起。

    这一瞬间,我看见了平时没有看见的东西。

    鼠标,自己移动,快速的打开了视频窗口!

    我心里面总算明白了过来……我眼睛里面看见的电脑自动开机,然后跳出视频,其实就是这样来的……

    视频的另外一头,会出来谁?

    凶手组织?

    片刻之后,视频里面出现了一个场景。

    这是一个空空荡荡的房间,屋子里面的地面之上,有一个人正半跪在那里,不停的在地面摆弄什么东西。突然,一阵阴冷的笑,出现了。

    电脑视频,骤然被关闭,我心里面慌乱至极,刚才,就差一点点就能够看见他的脸了!

    我快速的把鼠标抓在了自己的手中,可是里面的鼠标箭头却不听我的使唤,我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将我的电脑关机了。

    坐在电脑椅子上,我用力的喘息着,凶手组织给我看这么一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

    地面上那些东西,就像是那种竖条形的表格,只不过是凹槽,好像是用来防止什么东西的。

    手,接近了电源开关,我犹豫了半天之后,始终没有把插头拔掉。

    电脑伤不了我,反倒是凶手狂妄之下,竟然开始用电脑给我某些提示上的东西。

    留着它,说不定还有用。

    我把手收了回来。

    窗户的位置,开始灌着阴冷的风,我打了个哆嗦,走到了窗户旁边。准备关窗的时候,刚好看见,在外面的路上,一个低着头的身影快步的朝着我这栋楼走了过来。

    我心中微跳,葛潇潇终于来了!

    看着葛潇潇消失在我的眼前,我关闭了窗户之后,快步的到了客厅之中,本来准备提前打开门,可是怕万一让葛潇潇怀疑,转身就走,我还是坐在了沙发上面。直勾勾的看着门。

    过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响。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自己不发出声音。

    片刻之后,房门开了,葛潇潇略显苍白的脸,出现在我的眼中。

    同样,她也看见了我,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愕。

    关门进屋之后,葛潇潇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前,说了句:“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说:“孙志龙被割了舌头,毁了容,脑子还傻了,几乎没用,只能够确定孔闲的问题。再加上他开始逐客,我们只能够回来了。”

    葛潇潇若有所思地说:“你现在就想要宋三?”

    我马上摇了摇头说:“我不是那个意思,至少要找到芸芸的尸体之后,再试试能不能从宋三的嘴巴里面问出来什么事情。”

    葛潇潇的面色并没有恢复多少,还是苍白,而且还略微带上了一丝冰冷,我知道,她有些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叹了口气,没有解释,而是站起身来,朝着冰箱的位置走了过去。

    打开冰箱门,把里面褚向东的头颅取了出来。

    保鲜膜上面已经全部都是冰花了,根本看不清褚向东头颅的模样。只能够看见模糊的五官。

    葛潇潇目光怨毒的看着褚向东的头颅,说这样就让他死了,真的是便宜他了。

    我强笑了一下问葛潇潇,芸芸的尸体有没有找到,放在了什么地方?

    她示意我先把这个头包起来,然后跟她走,我照做。

    找了几个塑料袋先包了一遍,以防等会儿解冻了之后滴水渗出尸臭,又找了一个黑色的皮包,将头颅塞了进去。

    我和葛潇潇才出了屋门。

    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竟然是宋三所在的废弃医院!

    我背上都是冷汗,葛潇潇看了我一眼说:“要论安全,还是只有这里。自从里面的尸体被你们弄出来了之后,这个地方就被组织放弃了,还有一点就是,就连我都不知道,在这个医院的什么地方被安装了监控,只不过因为你我的关系,某些时候我的出现就被他们当做看不见而已。”

    我告诉葛潇潇,其实我们都是在为自己,中年胖子如果解决不了这个案子,到时候他上面的人把他的职位撤了,没了保护伞,他会死的很快。

    葛潇潇不说话了,我们两个人进了废弃医院,直接到了最下面一层的停尸间。

    我看着葛潇潇把其中一个门打开,拉了出来。

    一张微微泛黄的白布,盖着架子车,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强忍住心头的悸动和缓慢升起的悲伤之意,把白布拉开。

    一张青白色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她瞪大了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上方。

    我哆嗦的捋了捋芸芸的头发,颤抖的说:“死不瞑目。”

    回头看了葛潇潇一眼,她早已经泪流满面,扭头,就朝着出口的位置跑去了。

    白布没有拉完,只露出了芸芸的脸。

    我深吸了一口气,任由泪水落满了脸庞,然后把整张白布全部的拉扯了下来。

    尸体的上半身还算正常,可是下半部分,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尽管我不止一次看见这样的死亡方式,可是心中还是忍不住的绞痛。

    一具断头婴儿的尸体被芸芸的双手抱住,而张开的腿间,露出来半截脖子。

    我闭上眼,伸手抓住了那根凸出来的脊椎骨,用力往外拉扯。

    就像是破布败絮的声音,又像是粘稠的糖浆里面拔出来一根勺子。

    一个黑红色,血肉模糊的头颅,被我拔了出来。

    哆嗦的把头安在了断腔子里面,我嘴巴都被咬出血来了。

    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脑子里面所有的记忆,全部一涌而出。哭着哭着,我的手摸到了怀中的东西。

    那是一个硬硬的盒子。我哆嗦的把盒子取了出来,然后走到芸芸的尸体旁边,把她的右手拿了起来。

    葛潇潇虽然把戒指还给了我,可我还是要给芸芸带上。

    但是让我瞳孔紧缩的是,芸芸的手上,竟然带着一枚戒指!就是我当时送她的那一枚!

    我快速的把盒子打开。

    盒子里面不是戒指,反倒是放着一张小小的内存卡!

    心中砰砰直跳了起来,我关闭了盒子,重新放回衣服里面。

    虽然心中疑惑,可是现在芸芸尸体在前,还没有祭拜,我没有时间去看内存卡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把褚向东的人头拿了出来,平放在了地面上,对芸芸说:“褚向东已经死了,可他不是我杀的,芸芸,我没有办法给你报仇,唯一能做的,就是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葛芸芸的眼旁,有一点点的湿痕,让我心里面猛的一跳,但是瞬间又落空了下去。

    葛潇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边,轻声说了句:“不能再放在外面了,冰已经开始溶解。”

    我点了点头,那些水渍,就是融化后出现的。重新盖上白布的时候,我去抚了抚尸体的眼睛。终于,双目闭合了下来。

    重新把架子车推进了冷库,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看了看地上褚向东的人头,声音冰冷的说:“这个头,就拿去喂狗吧。”

    葛潇潇点了点头,目光看我已经略微有了一点点的变化。

    我也直视着葛潇潇,问了一句:“内存卡里面,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之前不给我说,里面并不是戒指?”

    葛潇潇眉头皱了皱,说了句:“原来,你一直没有打开看过。”

    我点了点头,问:“里面到底是什么?”

    葛潇潇嘴角挂上了一丝有些悲凉的笑,说:“姐姐给你的遗言,其实褚向东当时并没有直接要杀姐姐,只是要她打掉孩子,然后把你骗出来,他只想杀你。姐姐没有同意,才被褚向东杀死的。”

    葛潇潇说完之后,转头就往外面走了。

    我都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哆嗦的从地上捡起来褚向东的人头,跟着葛潇潇同样出了废弃医院。

    我没有跟着葛潇潇,而是绕过她,一直往前走去。

    不多远,就走到了一个垃圾场的附近。

    漆黑的夜里面,几只幽绿的眼睛不停的上下漂浮,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把手上的人头用力朝着他们中间一甩。

    狗吠声和嘈杂的脚步声之间,我看不见褚向东了。

    回到废弃医院的时候,葛潇潇蹲坐在门口,双手抱膝。

    我心里面颤抖了一下,然后过去问葛潇潇说:“芸芸的尸体,就先放在这里吧,等到哪天我们真的安全了下来,再为她下葬,而现在,你是不是应该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一些给我了。还有宋三。”

    葛潇潇没有抬头看我,而是说:“孔孟早年的时候受过伤,没治好,不算一个男人。所以不可能有孩子。宋三的话,被我放在一个隐秘的位置了,并没有带来这里。”

    一边说话,葛潇潇一边带我往外走。

    我脑子里面却在想,孔孟不能生育,孔闲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以前的孩子?

    就在这个时候,葛潇潇又说了一句话,让我瞬间明白过来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