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缉凶 > 第二十章 下药

第二十章 下药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罗樵森
    郊区……监控已经没有那么密布了。最多在红绿灯的位置有监控摄像头……

    我手上没有手机,也没有联系中年胖子的办法……

    关键的是,我现在绝对不能和中年胖子联系!我的消失,必然会让凶手组织震怒,离他远一点,我就安全一些。

    把头缩了回来,关闭了窗户。

    痕迹已经被雨水冲散,已经追不上去了……

    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房门已经关闭,整个屋子的光线都特别的暗。

    尸臭,让我作呕……快速的拉开房门。直接就看见沙发的位置坐着一个女人。

    葛潇潇微眯着眼睛看着我,捂住了鼻子,让我去换一件衣服。

    我摇头说没有衣服,同时又问了葛潇潇一句,她想清楚了没有?

    葛潇潇没有点头,却指了指茶几。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茶几上面多出来了一卷尼龙绳。还是经过大力拉扯的绳子,有些地方弯曲的已经变形了……

    她声音没有什么波动的说:你说的没错……这条绳子,是从楼顶的位置吊下来的……我们看见的奔跑的尸体……是一个活人装的,他也没有跳楼,接着这根绳子,去了其它房间的窗户。在我们说话的那个时间,他用绳子下了楼……带走了尸体。

    我问葛潇潇,还有没有什么发现?

    她摇了摇头,说没有。葛潇潇的面色,有些病态的苍白。

    我低头说了句:已经打草惊蛇了,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出现……

    葛潇潇站起身,让我回去休息,并且说:不管他来不来,他肯定是逃不掉的。

    我们两个人分别回了二楼的各自房间,把房门反锁之后,我躺在床上。

    没有困意,尤其是葛芸芸的遗照,一直在冷冰冰的看着我。

    勉强闭上眼睛,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我才终于进入了睡梦之中。

    可是这一次,几乎是刚刚入梦,我就出现在了自己家里面的房间之中。

    葛芸芸从我的电脑里面爬了出来,要把断头婴儿塞进我的怀里,问我为什么不但不认他,现在连他们母子都不来看一眼!

    我知道这个是梦,可是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醒过来……

    直到刺眼的阳光,照射在了我的脸上,我艰难的睁开眼睛。外面的雨,早已经停歇了下来,天色大亮了……

    靠在床头喘息了一会儿,我哆嗦着手,想要点一支烟抽……

    摸了半天,发现包里面没有烟了……叹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遗照,我苦笑了一下说: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现在折磨我,也是应该的……

    一点点蒸腾的热气从书桌的位置冒了起来,同时伴随着的,还有香气。

    醒来的时候竟然没有注意到房间里面已经多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过去端了面碗,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心里面不免得对葛潇潇有了两分感激。

    刚刚吃完东西,房门就被敲响了。

    我胡乱擦了一把嘴巴,过去打开了房门。

    开门的时候,我怔然了一下……

    我清晰的记得,房门是反锁的,随即反应了过来,葛潇潇能把面碗放进来,她肯定是找到钥匙开门了……

    拉开房门之后,果然,门口站着的是葛潇潇。

    她的手里面,也端着一碗面,不过看起来黑乎乎的……

    葛潇潇一边进屋一边对我说:我爸爸……应该去警局了,他可能会找个先生回来驱鬼,你白天的时候呆在屋子里面,我会给你送吃的来。

    话音……戛然而止,葛潇潇声音僵硬的说,你出去过?

    我面色也变了,强笑着说:一碗已经吃饱了,不用第二碗……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我整个人都觉得一阵眩晕,强烈的作呕感觉,让我差点就摔倒在地上。

    葛潇潇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扶住我不让我倒下的同时,直接把那只我吃过面的碗倒在了另外一个面碗之上……

    汤汁融合在了一起,却还有一些黄色的颗粒,漂浮在了面碗的表面。

    我死死的看着那些东西,葛潇潇声音难听的说:这碗面,不是我给你的!

    我感觉眩晕越来越强烈,甚至看东西都开始模糊了起来……

    葛潇潇搀扶住了我,说:你被我爸发现了,这是老鼠药。必须立刻去医院。

    我心里面只剩下了恐惧,老鼠药立刻毒不死人,可要是来不及医治,照样可以要了我的命。

    葛潇潇掺着我下楼,到了一楼门口的时候,我抓住葛潇潇的手,艰难的说了句:“别去医院,去了以后,我肯定会被抓回去。”

    葛潇潇的声音也有些变了,说总比现在死了的要好,那个胖子能放你一次,应该还有第二次。

    我紧紧的捏住了葛潇潇的手,想起来了一个地方,不用去医院,或许也能够救我!

    马上在葛潇潇的耳边说了废弃医院的地址,葛潇潇把我放在了门边靠着,立刻就跑出了院子,在外面拦了一辆车,也是一辆黑车……

    时间过得格外的缓慢,不单单是头晕,甚至肚子也开始绞痛了起来。

    终于到了废弃医院的门口。隔着老远,我就透过车窗,看见了那个老人,正在院子里面坐着晒太阳。

    下车之后,葛潇潇扶着我,两个人进了院子。

    老人依旧坐在那个板凳上面,直愣愣的看着地面,对我视若无睹。

    我挣脱开葛潇潇的手,晃晃悠悠的走到了老人的面前,刚想要说话的时候,那股眩晕,让我闷哼了一声就倒了下去……

    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命赌在这里了……

    昏迷的过程,格外的痛苦,因为就算是模糊的意识,也能感受到锥心的疼痛。

    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整个人都像是散架了一样。

    屋子里面漆黑一片,足足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我才略微适应了一点点的黑暗,能够看清楚东西了。

    这是一个病房,有一股久没有人居住的特殊味道……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现在躺在一张病床上面。

    一声突如其来的咳嗽声音让我猛的回过了头。

    一张苍老的脸,距离我只有半臂之远……

    老人坐在我旁边的病床,前勾着腰,直愣愣的看着我,咳嗽完了之后,说了句:死不了了,那个小女孩说会回来找你,你就在这里呆着吧。

    说完之后,老人起身,朝着病房的门走了过去。

    我硬撑着身体的虚弱,问了他一句,应该怎么称呼。

    房门关闭的瞬间,老人的声音进入我的耳中。

    “他们都叫我宋三,你也一样吧。对了,晚上不要乱走动,这里很多地方都废弃了”

    屋子里面重新陷入了寂静。

    虚弱的靠在床上,白天的时候好险……差一点,差一点我就死了……

    太大意了,那个地方,本来就不应该随便乱吃东西……好在葛爸只是个普通人,也没有敢当时用刀杀了我,才放了老鼠药。可从这里,也能够看出来他骨子里面的阴毒。

    我没办法再做什么事情,只能躺在病床上等葛潇潇回来……

    迷迷糊糊的要昏睡过去,冷风却不停地刺激我的脸。

    我扭头,看见了病房的窗户……

    这个还是那种老式的推拉的玻璃窗,风吹动窗户,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我忍着虚弱从床上翻了下来,想要过去把窗户关闭的严实一些。

    走到窗口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就往外面看了一眼。

    我这个病房是二楼,还在侧边的位置,在这里,斜着能够看见废弃医院的大门。

    老旧的铁门,仿佛诉说着岁月的无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吱呀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

    我本能的,就把头缩回去了一点……只留了一只眼睛去偷偷的看着外面的动静。

    宋三,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他手中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口袋,朝着院子外面走出去了……

    我心里面疑惑了一下,大黑夜的,他出去干什么?

    又在窗口站了一会儿,身上开始冷了起来,我把被子披在了背上,一直站在窗口的位置……

    经过这些事情之后,心里面就有了一股警惕,反常的事情,都想要先了解的一清二楚。

    大概等到了快要天亮的时候,宋三回来了……他的脸色,明显能够看出来一点点的疲惫。

    而他的双手,已经空空如也……黑色垃圾袋,不见了。

    我知道看不见什么有用的东西了。回到了床上,闭眼睡觉。

    等到再次清醒的时候,是被食物的香气诱惑的醒来的。

    葛潇潇坐在床边,手里面端着一个保温桶,正在不停的搅动。

    她见我醒了,把桶递给了我,让我吃东西。

    我问葛潇潇,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她爸爸是什么表现?

    葛潇潇却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奇怪和担心。

    看的我,心里面也发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