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缉凶 > 第十九章 冉斌死了?

第十九章 冉斌死了?

类型:恐怖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罗樵森
    闪电持续了一瞬间,便淹没了下来,屋子里面重新陷入了黑暗。

    我喘息的看着葛潇潇,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葛潇潇摇了摇头,告诉我让我呆在房间里面,不要出来打草惊蛇……

    我还想说什么话的时候,葛潇潇竟然直接推开我,打开门便朝着楼下走去了。

    脚步声渐渐的微弱,消失……我有些乏力的坐在床榻边缘。

    葛潇潇只要出现在葛爸的身边,今天冉斌就不会出现……这不是长久之计。

    我马上站了起来,推开了门。

    走到楼道口的时候我才发现,葛潇潇原来没有去楼下,而是靠着楼道站着。

    从这里往下看,葛爸趴在沙发上面,地面上全部都是酒瓶子,他嘴里还在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我刚想要说话的时候,葛潇潇却突然把手放到了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又是一道惊雷炸响,闪电让屋子里面惨白一片!

    本能的反应,我就捂住了眼睛。

    睁开之时……茶几的位置,悄无声息的多出来了一个跪着的女人!她低着头,头发散乱无比,根本看不清脸。

    她的怀中,还抱着一个断头的婴儿!断头的位置,除了骨骼还是惨白的,其它的肉,已经发黑。

    烂醉如泥的葛爸艰难的抬起来头,被吓得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捏紧了拳头,背后已经被冷汗布满!强忍住没动……

    屋子里面再次陷入黑暗!

    从白到黑,快速的转变之下,人的眼睛是有一瞬间的适应过程的!我瞪大了眼睛,却看不见任何东西。

    吧嗒一声轻响,屋子里面又亮了。葛潇潇竟然已经走到了楼梯下面,同时她还打开了房子里面的灯。

    我的目光迅速的扫在葛爸刚才的位置。

    茶几上面空空荡荡,葛爸则是抱着酒瓶子,在沙发上含糊不清的胡言乱语,明显已经被吓得神志不清了。

    葛潇潇没有回头,一边轻轻摇了摇头,一边走向了葛爸的位置。

    我领会她的意思,停住了步伐没有跟上去。而是目光在屋子里面不停的扫视。刚才最多十几秒的时间……冉斌一个人,竟然带着尸体就那么跑了……

    葛潇潇把葛爸扶了起来,往楼梯这边走来。

    我缓慢的退后,退到了房间的位置。

    他们两人上了楼,葛潇潇把葛爸送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面。

    这个屋子,在我和她房间的对面。

    我很想立刻就去一楼,找到痕迹去追冉斌,可葛潇潇刚才一定看到了一些东西。

    大约过了一分钟时间,葛潇潇从屋子里面出来。

    我快步的朝着楼下走去,她竟然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冰凉的小手刺激的我打了一个哆嗦。

    我问葛潇潇怎么了?现在快点追下去,说不定还能够找到一点痕迹,抓到冉斌。

    她却又莫名其妙的说了句:罗睿,世上……真的没有鬼么?

    我面色变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葛潇潇的身后,在楼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她披头散发!低下的头只能够看到下半张脸,嘴唇乌黑,脸色煞白……

    一声尖锐刺耳的厉笑,她直接就冲进了楼道之中!

    我一把推开葛潇潇的手,快步的追了过去!

    楼道口有窗户,冷风不停的灌进来,哗啦啦哗啦啦的响动,就像是夺魂的铃铛。

    追上三楼,直接就看到楼道另外一侧,那个黑影直接就从窗户的位置跳了出去!

    我面色变了,这里……可是三楼啊!快步的追到窗户口,一阵刺鼻恶心的尸臭差点把我弄的昏厥了过去。我强忍着恶臭,探头出了窗户,往楼下看去。

    楼下,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

    她猛的抬起来了头!

    在路灯稀疏的光线下面,一张熟悉的脸,进入了我的眼睛里面!

    她脸上已经全部都是尸斑!瞪大的双眼,就像是死鱼眼一样苍白!

    一个断头婴儿,被用绳子绑在她的胸口,还在微微的晃动。

    我精神终于到达了临界点!被吓得大吼了一声,直接就瘫倒在了地上……

    闷雷不断的炸响,同时还有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落了下来,风带着雨水,吹进了窗户内,打在了我的脸上。

    冰冷,让我略微清醒了片刻,可是手,还是忍不住的发抖。

    三楼楼道口的位置,葛潇潇脚步艰难的往我这边走了过来,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硬着头皮,半天没有说出来话。

    她脸色声音有些僵硬的说:弃子,是不可能活下去的。当他老婆死了之后,他们就把冉斌也送上了路。刚才动手的那个不是人,真的是一具尸体……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锐利的看着葛潇潇,摇头说:我不相信,你当时做出来的那些事情,同样够可怕了吧?不一样能够人为么?

    她直勾勾的看着我说:你真的以为,我一个女人能做那么多事情么?

    我皱眉。

    她摇了摇头说:害死姐姐的是褚向东。他花了不少钱请了他们帮忙杀你。阴差阳错的,我也在团队之中。在他们的计划里面,我是扭转不了的,只能够插入一点点疑点给你们看。你运气好,遇到了那个警察,加上你不是那么蠢笨,所以现在都没有死。

    葛潇潇扭过头,往楼下走去,生硬的说:不管你信不信,冉斌是被开车撞死的,抛尸在了路边。我当时……就在车上。你刚才看见的,难道你自己不会判断?

    我快步的跟在了葛潇潇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直接把她拉着停了下来,接着告诉她说:我一直都被你们拨弄,还被那个警察利用,可是有一点,我知道自己一定没错。

    葛潇潇抬头看我,问我是什么?

    我一字一句的说:“世上没有鬼!我最开始不信,可是这么多事情之后,我相信了。”

    “冉斌妻子和断头婴儿失踪在警局,就是有人利用我去扰乱了中年胖子的布置,切断了警局的电源,最后得手。”

    “葛妈第一天晚上受惊吓的时候,我分明就看见了有人在沙发上,当时错认是葛爸,可之后却想了明白。他是没有时间离开,所以才装了一下而已!要是死人和鬼,还不早就杀了我解恨?”

    葛潇潇挣脱开我的手,声音有些微冷的说:“冉斌……已经死了!”说完,她就要下楼。

    我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扣在了墙上,微眯着眼睛说:“你们亲手埋了么?万一没有撞死呢?或者说,你们那个组织里面,又多出来了一个叛徒,想要毁掉所有人呢?”

    葛潇潇突然放弃了挣扎,面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

    我松开了手,一边喘息,一边朝着楼下快步的走去……

    自己心里面都有些不敢相信,竟然能说出那样的话。

    转瞬之间我就走到了一楼,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下,让我有些失望的是,葛潇潇还是没有追上来……

    脑子里面现在格外的清晰,总之,不可能是死人作祟!一定有痕迹和线索留下……

    我快步的走到了沙发的旁边,不小心踢到了一个玻璃瓶子。

    玻璃滚动的声音让我觉得有些瘆的慌,低头把瓶子立了起来。

    将要抬头的时候,我这才注意到……在前面不远的位置,竟然有一个门的门缝……

    抬起头,那个门……就不见了。

    我心脏砰砰直跳,不敢挪动目光。

    墙上……贴着的是那种颜色偏浅的壁纸,壁纸之上,又是横七竖八的条纹。

    不注意的话,还真的不能一眼就看出来这里有一个门……

    我侧眼看了一眼茶几,从茶几……到门,只有几步远!

    当时闪电出现的那一瞬间,只要有一个人,从屋子里面出来,那么十几秒的时间,足够把尸体放在茶几之上了!

    他也不用跑……就躲在尸体背后,我和葛潇潇自然也就看不见他!

    这个人肯定也发现了我和葛潇潇,所以才停止了动手,而且恰逢其时的,另外一道闪电出现,他刚好借机从门的位置离开!

    越想……我越觉得可能……

    最关键的,从三楼往下看的时候,那具尸体的脸上,已经全部都是尸斑!

    可她出现在楼道里面的时候,我看见了半张脸……虽然惨白可怕,其上却没有一点点的乌黑痕迹!

    快步的走到了门口,我用力往里一推!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股尸臭,扑鼻而来……

    灯光进入了门内。

    这是一个杂物间……放置废弃物品的地方……

    正对着门口的位置,就有一个窗户,窗户现在是打开的……雨水啪嗒啪嗒的不停被风吹进来。

    我快步的走到了窗户旁边。

    从这里看过去……正对着的,就是我刚才看见的尸体所在的位置!

    低头看地面,这是泥土的草地。

    很杂乱的脚印,很明显的留在了上面,却没有一个深坑。

    三楼那么高,真的要跳下来的话,骨断筋折不说,这里不砸个坑是不可能的事情!

    刚才,还没有什么声音……

    疑点,一直都在,就是恐惧大于了心理素质,主动的忽略掉了所有而已……

    我紧闭了呼吸,想要再找到一点线索,可是越来越大的雨,却让我心里面冰凉了起来。

    雨天,是最能消除痕迹的天气……这片草地往外,就是郊区的马路了……

    脚印,最后延伸到了马路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