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言婚不言爱 > 第152章 你是阳光

第152章 你是阳光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十四妃
    屋子里的煤气味越来越浓,内心深处的恐惧让大家变得安静了起来大概是庄慧茹把煤气管道切开了,几乎可以听到煤气泄露出来的呲呲声。

    莫深林叫了一声之后,没有人敢上前。毕竟庄慧茹的手里还拿着打火机呢,要是她把打火机打开了,大家可就一起粉身碎骨了。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庄慧茹的身上。

    陆易城倒是空闲了下来,他环视了一圈。看见白苏在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他走了过去。

    周芷晴就站在白苏身边,看见陆易城过来的时候,她的心底涌起了一抹期待。可是最终,陆易城并没有看她,而是将白苏揽进怀里,心疼的看着她的额头,“痛吗?”

    白苏摇了摇头,“还好!”只是头晕的厉害,她不想让陆易城担心。

    周芷晴暗暗握了握拳,低头不语。

    “把打火机放下!”莫深林说道。役妖肝扛。

    庄慧茹手上没动,笑道。“深林,你刚才不是说,白苏是你的女人吗?”

    莫深林皱了皱眉,他之所以那样说,有一半是为了刺激陆易城。而且,他也特别不喜欢女人破坏他的计划,所以才对她下手。

    “你什么意思?”莫深林问道。

    “我成全你们啊?也不枉咱俩这么久以来的恩爱。”说完,她看了一眼正靠在陆易城怀里迷迷糊糊的白苏命令道,“你和她一起过来我这边。”

    莫深林蹙眉,“庄慧茹,你疯了!你以为我会听你的话?”

    庄慧茹冷哼一声,“是啊。我疯了。你不过来,那今天我们大家就一起死!”

    说完,她大拇指一抬,就要点燃打火机,一道微弱的声音突然响起,“等一下!”

    那声音虽然微弱,可是在寂静的人群中却显得格外洪亮,所有人的目光从庄慧茹的身上,又转移开了。

    “白苏,你想干什么?”陆易城心里突突的跳。

    白苏扬唇冲着陆易城笑了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说过的话吗?等出去了,我们要两个孩子,男孩像你,女孩像我!”

    陆易城心里隐隐的知道她想干什么了,手下抱着她的腰的力道悠然收紧,“白苏,我当然记得。”

    “那就好!”

    说完她看向莫深林,“把钥匙拿出来!”

    莫深林有些意外的看着白苏,他从最初就是抱着一种利用的心态去接近她,没想到最后关头,她竟然这么勇敢,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只是要他放走陆易城,那他宁愿死。

    所以,他淡笑了一声。“你认为我刻意做的这一场戏,还会把钥匙带在身上吗?”

    “你”白苏猛咳了一声,煤气味越来越浓郁,让她的胸口闷得发慌,甚至想吐。

    庄慧茹大概也感觉到了,于是又催促道,“我数到三,再不过来,我要点火了。”

    三!

    三字念起,白苏突然看了一眼方嘉赫,方嘉赫和霍震霆会意,从身后制住了陆易城。

    白苏趁机往前跑了几步,站到了莫深林的身边。

    二!

    人群因为这一声倒数微微的骚动了一下,白苏靠近莫深林的耳边说了声什么。

    莫深林终于在一字出声的时候,抬手说道,“好!”

    “白苏!”被方嘉赫和霍震霆钳制住的陆易城,大叫了一声。

    白苏脚步一顿,回头冲他绽开了一个明媚的笑容。虽然她的额头上还有血迹,但是那笑容还是震撼到了他。

    陆易城只觉得心里一紧,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身体了剥离,他大吼一声,“白苏,你要是敢去,我出去就签了那份离婚协议!”

    白苏的脚步顿了一下,却没有再回头,两人并肩朝着庄慧茹的身边走去。

    白苏的表情很沉静,莫深林忍不住侧头了她一眼。他觉得突然对白苏有了新的认识。

    刚才白苏走过来的时候,趁乱在他的耳边说道,“抢打火机!”所以他才同意了庄慧茹的要求。

    两人从迈出去的第一步起,便被所有人的瞩目,伴随着心跳,每一步都像是走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渐渐地,距离越来越近。

    庄慧茹突然诡异的笑了,她手指微动,莫深林趁机往前一扑,攥住了她的手。

    庄慧茹又抬起另外一只手想要夺回打火机,莫深林眼疾手快,又按住了另外一只。

    紧接着,庄慧茹往后一倒,因为惯性的缘故,他们两人摔进了厨房。

    白苏趁机看了一眼,厨房里的煤气管道果然被庄慧茹破坏了,而且是那种无法修复的破坏。

    门外适时的响起了撞门的声音,大概是煤气的味道已经散出去了,所以警察已经开始救援。

    庄慧茹见状,像是疯了一样,怎么也夺不下来打火机。

    莫深林忍不住的大吼一声,“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过来帮忙!”

    闻言,他的那些属下,忙跑过去帮忙。

    陆易城冷冷的瞪了一眼方嘉赫,“还不放开我!”方嘉赫和霍震霆对视了一眼,讪讪的放开了陆易城。

    陆易城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厨房里,发现白苏正靠在一边的角落里,整个人已经摇摇欲坠了。

    他一把将她抱出来,往门口那边走去。

    那边离厨房比较远,煤气的味道应该没有这边那么浓郁。

    莫深林的属下终于将庄慧茹制服,然后抢出了她手中的打火机,很快就有人拿出了链子,将庄慧茹绑住了。

    弄完这一切之后,大家全都四肢无力,失去了一半的力气。

    莫深林看着那扇虽然一直被撞着,却纹丝不动的门,“没用的,这扇门如果没有我的人拿来钥匙,根本撞不开。”

    说完他笑眯眯的看着陆易城,“不过有你给我陪葬,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为什么?”陆易城冷声问道。

    莫深林半靠在柱子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十八年前,他死了!”说完,他突然笑了,“是我杀的!”

    陆易城皱了皱眉,十八年前?那时候的莫深林应该还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他是谁?”陆易城问道。

    莫深林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回忆道,“小时候,我和他相依为命。那时候我们很穷,他努力的赚钱,白天就去工地上搬砖。晚上去路边摆摊,有时候我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那么辛苦,就想着总有一天我要赚很多钱,让他过上好日子。”

    莫深林一边说着,脸上扬起了笑意。“那时候我虽然没有很多喜欢的玩具,但是每天他都会抽出时间来陪我玩。家里地方太小,他就带着我在天台上玩。”

    被绑在一边的庄慧茹有些惊讶,没想到莫深林小时候竟然是这样的。

    紧接着,莫深林表情一变,脸上写满了怨恨。

    “可是后来他变了!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关心我了,甚至有一次我考试考得不好,他也不骂我了,只叫我不要太在意。他是要放弃我了!”

    “我跟踪他才发现,原来他恋爱了,和一个美丽的女人。那女人看起来很有钱,可是我不喜欢她,每次她来我家我都会刁难她。有一次我还故意把她买的礼物丢进垃圾桶,那是他第一次打我。他叫我滚,叫我永远也不要回去了!”

    莫深林说完,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那一次,他真的没来找我。晚上我回去的时候看见他收拾好了一个包裹,说第二天要带我出去玩。可是我知道,他是要送走我。他甚至联系好了孤儿院,他嫌我碍事,所以要和那个女人双宿双栖了。”

    “所以我跟他说我想去天台上,他带我去了。于是我趁他不注意将他推了下去。”

    说到这里,莫深林突然发出了凄厉的笑声。

    “他不能和别人在一起了,他永远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莫深林笑的太恐怖,现场所有还清醒的人,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噤。

    良久,陆易城突然开口了。“你错了!”

    莫深林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剧烈的反抗道,“你懂什么?”

    “你说的那个他是你爸爸,叫做莫祥裕,是吗?”

    闻言,莫深林的眼底突然有一丝慌乱。

    “而你说的那个美丽的女人,叫做易敏,他是我的母亲!”

    “你知道了!”莫深林吼道。

    陆易城看了一眼莫深林,带着一丝怜悯的表情。

    莫深林顿时崩溃,“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凭什么可怜我?”

    “我是可怜你那个含辛茹苦的父亲。”陆易城徐徐说道,“你要不要听我说说真相?”

    莫深林眼底闪过挣扎,不过还是没有阻止,“那时候她和我爸弄了一个慈善项目。当时知道你家的情况之后,就一直想要帮忙,可以后来那个男人竟然拒绝了她,还说要带孩子出去散心。谁知道当晚他就自杀了,那个孩子也不见了。为此,她遗憾了很久。”

    莫深林的神色,有一瞬间的瓦解,随即又说道,“你以为我会信你吗?你不过就是想让我后悔,我告诉你,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这段话他说的信誓旦旦,不知道是在说陆易城,还是在告诫自己。

    陆易城闻言,有些愤怒,“莫深林,何苦自欺欺人,一切都是你的臆想,因为臆想,你杀了自己的父亲。又在5年前设计害死了我爸妈!”

    “你爸妈?”莫深林笑了,“你爸妈需要我害吗?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那照片上的人是谁?”说完,他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周芷晴。

    周芷晴浑身一震,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突然捡起刚才地上的那把刀冲向了莫深林。

    “芷晴!”陆秦大叫一声。

    只是还没来得及上前,周芷晴已经被莫深林一脚踢开。她顿时撞在一边的柱子上,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

    大门就在这一刻,突然被撞开了,门外的警察正要往里面冲。

    莫深林顺势掐住了周芷晴的脖子,“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

    警察闻言,都站在那里不敢上前。

    莫深林又说道,“陆易城,那个照片上的女人就是她!是她想要设计救你,然后得到你的感恩和陆老爷子的接纳。只可惜她没算到那场车祸那么严重!啧啧!警察先生,要是我帮你们杀了这个杀人犯,可以立功吗?”

    李队抬手叫了一声,“请不要伤害人质!”莫深林没理他,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一些。

    “你胡说!”周芷晴被他掐的咳了一声,紧张的看着陆易城,“没有的事,都是他,是莫深林做的,不信你问问陆秦。”

    她又看向陆秦,“陆秦,你告诉易城,我没有!”

    陆秦犹豫着点了点头,“哥,我知道以前我做了不少错事。这次的事情,我爸也脱不了干系。但是我根本不想和你争什么家产,所以我才会把你在这里的事通知给方嘉赫。”

    陆易城不语,陆秦又说道,“芷晴是真的爱你,你一定要给她一个机会。”

    这一次,陆易城终于抬起了头,“陆秦,我不管你为了什么做了那些事情,我不会原谅你!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这种话。”

    莫深林见状,看向周芷晴,“既然如此,那我只能跟你说再见了。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个你爱的人,是他不肯救你!或者你叫他把白苏送过来交换,那样我就放了你!”

    “白苏?”周芷晴说完,只觉得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紧。只是陆易城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周芷晴眼底的希望越来越暗,最后一行眼泪划出脸颊。

    陆秦想上前救她,莫深林的手下,将他团团围住。

    虽然门开了,但是厨房里还在泄露,味道还是很浓,所以大家都很虚弱,陆秦一时间也没法了。

    “莫深林,你放开她!”一直昏迷着的白苏突然醒过来了。

    “白苏!”陆易城惊喜的叫道。

    “易城,她是我妹妹!”白苏说道,“我答应妈妈要好好照顾她!”

    闻言,陆易城蹙眉。

    “我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你不能原谅。我也不敢奢求你原谅,自有法律来约束她,而不是这样看着她死,不是吗?”说完,她喘了一口气,脸色更难看了。

    “白苏!”陆易城抓住她不放。

    “易城,如果我不去救她,等我死了我怎么有脸去见我妈?”

    说完,她挣扎着站起来,但是因为浑身无力,她又晃了几下才站稳,“莫深林,我去了你就放了她!”

    “当然,你可是差一点就是我的妻子了。”说完,他掐着周芷晴脖子的那只手,松了一下。

    白苏摇晃着往前走了一步,陆易城忙抬手拉住她,白苏很快便挣脱了。

    陆易城无法,只好冲着不远处的方嘉赫使了个眼色,方嘉赫默默的点了点头。

    周芷晴更是大叫了一声,“白苏,谁要你救!你以为你救我我就会认你吗?我不会的!我恨你!”

    白苏闻言,笑了笑,“我并不是想让你认我!我只希望,如果有下辈子,如果我们还是姐妹。到时候你不要跟我抢陆易城,让我先认识他,好吗?”

    周芷晴一怔,随即摇头,“不可能,我不答应!”

    岂料,白苏并没有因为她这句话停下来,而是又上前了几步,她笑道,“我知道你同意了。”

    “你知道什么?”周芷晴瞪了她一眼。

    “我就是知道,刚才你那个表情和妈妈一样,我知道!”

    说话间,白苏已经走到了房间的中央,眼看着就要走到莫深林身边了。

    方嘉赫突然从莫深林的背后的柱子后面窜了出来,狠狠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岂料,他却没有放开周芷晴,而是带着她一个转身,周芷晴的脑袋狠狠的撞到了他身后的柱子上,紧接着就晕了过去。

    霍震霆见缝插针,抓住了莫深林的另外一只手。门外的警察见状,也都找到了突破口,纷纷端着枪冲了进来。

    莫深林的手下很快就被制服了一大半,陆秦也趁势抱着周芷晴出去了。

    白苏松了一口气,转身冲着陆易城笑了笑,下一秒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之前一直看守着陆易城的那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陆易城的身后,手里拿着刀正刺向陆易城。

    白苏惊叫一声,方嘉赫和霍震霆,也都紧张的看着陆易城,“易城(陆总),小心!”

    紧接着他俩因为分心被莫深林趁势推开,然后他往前跑了几步,钳制住了白苏。

    而陆易城也因为躲闪不及,被狠狠的刺了两刀之后,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鲜血顿时染红了地面,白苏冲着正要来救她的方嘉赫大叫一声,“救他,带他出去!”

    方嘉赫和霍震霆慌忙过去对付那两个拿着刀的人去了,莫深林顺势钳制着白苏又退回了方才的柱子那边。

    “都别动,不然我杀了她!”莫深林狠戾的说道。

    这一次,房间里只剩下,莫深林,白苏,方嘉赫,霍震霆,还有那两个拿着刀的人,以及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的陆易城和绑在一边的庄慧茹。

    刚才冲进来的警察都带着莫深林的手下出去了。方嘉赫没法再趁乱救白苏了,他和霍震霆对视了一眼,只能站着不动了。

    莫深林满意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贴在白苏的耳边说道,“白苏,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真舍不得杀你呢!”

    白苏不理他,只泪流满面的看着陆易城。陆易城的血流的越来越多,白苏的心也越来越冷。

    而那两个拿着刀的人,看霍震霆和方嘉赫都不动了,又纷纷冲他们挥起了刀。

    白苏心惊肉跳,终于,她说道,“我答应留下来陪你,你让他们走!”

    “真的?”莫深林笑道。

    “真的!”

    “好!”反正陆易城也只剩下一口气了,他何乐而不为。

    达成协议之后,莫深林冲着那两个人挥了挥手,那两人往后退了几步。方嘉赫忙上前抱起了陆易城出去了。

    霍震霆看着白苏,坚持着不出去。白苏冲他摇了摇头,“你自己也受伤了,快走吧!周乔还在家里等你,对她好一点。”

    霍震霆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如果我不救你,她不会原谅我!”

    莫深林见状,嗤笑了一声,“既然你想送死,那就算了。”说完,他说道,“关门!”

    那两个手下,再一次将门关上了。因为有人质,警察也无可奈何。

    厨房里的煤气又渐渐的浓郁了起来,莫深林后退了几步,将白苏带进了厨房。

    霍震霆被那两个人堵住不能跟进去,只能僵持着。

    厨房的门关上之后,莫深林靠在门上,放开了白苏。

    他缓缓的坐在了地上,笑了出来。他笑了很久,笑的越来越凄凉。“原来我花了半辈子做的这一切,都是一个笑话。我以为我爸爸抛弃了我,所以我杀了他。为了报复那个我自以为破坏我家庭的女人,我又设计拆散了她的家庭。可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臆想,是不是很好笑?”

    笑了一会儿,他说道,“白苏,你愿意陪我一起死吗?”

    白苏没回答,他又笑了,“我知道你不愿意,你会留下是因为陆易城。我只是羡慕他,可以有你这么爱他。”

    白苏动了动唇,说道,“其实你也有的,庄慧茹就很爱你!”

    闻言,莫深林讥笑道,“她爱的是我的地位和金钱而已,,那是有条件的。”

    白苏不置可否,“那是因为你自己也带着条件,所以得到的只能是有条件的爱,爱情是需要相互包容和沟通的,和亲情一样。”

    莫深林闻言沉默了一会儿,良久他抬起头,“你说的对,下辈子我会记住你的话。”说完,他拿出了刚才从庄慧茹那里抢来的打火机。

    门外,陆易城直接被带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刚开出去几分钟,他就醒过来了。发现白苏还没出来,他拼了命的要下车。

    最后方嘉赫只能叫司机停车了,两人直接往回走。

    刚走出去,只听见轰的一声,陆易城浑身一僵。不远处那栋别墅,一瞬间倾塌了下去,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气味。

    紧接着,他疯了一样的跑过去,现场的警车和之前联系好的消防车都围了上去。

    陆易城抓住李队的衣领,失声大吼,“白苏呢?”

    李队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丝愧疚,“对不起,我们还没来得及救援。”

    陆易城闻言狠狠的给了他一拳,可是想想,这这能怪自己。要不是他放开她,怎么会这样?

    刚才她就应该拼了命的抓住她,死都不放手。

    顾不上那里的煤气味还没散开,也顾不上有的地方还燃烧着大火。陆易城徒手跟着警方的人一起实施救援。

    最后,在门口的位置,他找到了一片白纱。被火烧掉了一半,只剩下了一个角。可是他还是认出了,那是白苏今天的头纱。

    就在几个小时前,她还笑着问他,“我漂亮吗?”

    当时他没有回答,现在他努力的对着那片白纱,牵起了一个微笑,“好漂亮,白苏,真的好漂亮!”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如果可以未卜先知,他一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可是

    人生没有时光倒流,也没有未卜先知,他的白苏可能再也没有了。

    耳边响起她说过的话,她说:

    陆易城,我们要好好培养感情哦。

    陆易城,我这么贤惠,你喜欢我吗?

    陆易城,等我们出去了,就要一个孩子。

    最后这些话全部化作了一句,“陆易城,你爱我吗?”

    爱!白苏,我爱你!只是,白苏,你怎么不应我了?陆易城抱着那片白纱,歇斯底里的哭出了声。

    直到最后,血流过多,终于昏了过去。

    三天后,陆易城在医院醒来。

    期间,方嘉赫告诉他,警方那边已经查清楚了,这次的事情和陆家二房也是有关系的。陆志有全权承担了责任,已经被关起来了。

    其他的,方嘉赫没敢再说。

    后来陆老爷子,也来看了陆易城,他声泪俱下的跟陆易城道歉。还说陆家的一切都还希望他能继承下去,不过他没有理他。

    从醒来之后,陆易城就一直拿着一片残破的白纱,没再说过一句话。

    半个月之后,陆易城出院了。

    在医院门口的时候,他遇见了周芷晴。

    陆秦带着她,她安安静静的跟在陆秦的身后,像小时候那样,是个乖巧听话的小女孩。

    陆秦说,周芷晴当年是想制造一个小车祸,她来就他,以此得到陆家的接纳。但是后来的大车祸是莫深林设计的,绝对和周芷晴无关,希望陆易城可以放过她。

    而且她从那天撞到头,醒来之后就失去了记忆。不过这样也好,有些痛苦的往事,忘记很好。

    陆秦还说,他准备带周芷晴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陆易城就那样安静的听着,直到陆秦说完,他便走开了。

    他并不是不想追究,他只是想起白苏说过,周芷晴是她的妹妹。

    所以,白苏。现在我放过你妹妹,你回来我身边可好?

    陆易城直接回到了和白苏生活了很久的公寓,本来方嘉赫已经收拾好了苏明依住过的那间。

    还特意把白苏的一切都磨灭了,岂料陆易城却直接去了对面那间。

    方嘉赫没拦住,他已经打开了门。方嘉赫一想,完了。

    因为很久以前,他为了帮陆易城讨好刚刚丧母的白苏,把这间屋子精心装扮了一番,里面还摆上了从陆易城办公室拿回来的照片。

    方嘉赫忙冲进去想要藏起照片,陆易城却一把接了过来。

    那是在普罗旺斯的时候,白苏趁他睡着了拍的。画面上,她做着鬼脸,看起来那么明媚。

    陆易城忍不住的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白苏,我好想你!”

    方嘉赫见状,默默的退了出去。

    陆易城就在这里住下了,他给房子换了很多东西。他亲自买的情侣杯子,还换上了白苏喜欢的床单和窗帘。

    重要的是,他又种了好多白苏,一盆盆的摆在阳台上。夏天来的时候,它们提前开花了。

    陆易城下楼买东西上来的时候,发现门被人打开了。

    一个女人站在窗前,手里拿着水壶,正在浇花。陆易城浑身一震,手里的东西应声落地。

    听见声音的她回头冲着陆易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她说,“陆易城,我这么贤惠,你是不是更喜欢我了?”

    这一次,陆易城快速的点了点头,“我爱你!”

    今天没有太阳,可是陆易城却突然觉得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紧接着两道身影紧紧的依偎在了一起。

    原来莫深林最后还是将白苏从厨房里推了出来,他说,“这辈子我用真心待你,下辈子请让我爱你!”

    然后霍震霆拉着她就往门口跑。也是那扇坚固的大门将他们夹在了中间,保住了一条命。

    两人都伤得很重,直接就被带走了。因为怕有变故,所以方嘉赫他们一直都没说出来。

    真好,你还在。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离开!良久,陆易城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窗外,心里暖暖的。

    原来,只要有你在,即便是阴天也有阳光,照在心上。

    2016年,1月1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