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缘之燃灯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冲虚洞

第四百六十一章 冲虚洞

类型:修真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月竹深院
    第四百六十一章 冲虚

    “这哥哥我也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此界遗留着一些上界的异宝也是十分可能的。

    而一旦这些异宝现世,一般都是一些大宗门或是传闻之中的还丹境修士给偷偷拿走了,我等修为低劣,只是听闻,却从未见过。

    还真是可惜啊。”

    昂宋玥摇了摇头,面露出了几分艳羡之色。

    “那此事既然已经了解,又怎会引发后来紫元宫十余年大战的开始呢?”

    丁道友并不放过地问道。

    “嘿嘿,丁兄弟,十余年前发生在圣元林的异象有两个,一个异象就是所谓的寒雾袭林,且这寒雾能够灭杀里面的一切生灵;还有一个异象乃是所有生灵平白失踪。

    这二者看似关联,实则却是不同的原因造成的。”

    说道这里,昂宋玥站起了身来,四处打量了几眼,又开了开有着禁制的房门,向着房门外看了一看,方才关上房门,回到自己所在的位置,看着独孤博道:“小心隔墙有耳!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再说其他。”

    看着昂宋玥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丁道友心中不免一阵好笑;不过自己既然想要从对方口中知晓真相,也只能按照对方吩咐去做了。

    “一切仅凭哥哥吩咐安排。”

    随即,这二人也就给了酒钱,相继离开了香榭小居。

    昂宋玥带着丁道友离开了玉麓镇后,也就纷纷驾驭着灵剑向着玉麓山脉深处飞去。

    飞了大约数百里之遥,却见一处迷雾瘴气笼罩着的小山谷。

    那昂宋玥当即单手一翻,手中却是出现了一柄白色的令牌,大掌一挥,只见这白色令牌激而出了一道白虹没入了前方迷雾瘴气之中。

    不久,也就见到这迷雾瘴气里一阵涌动后,出现了一个云来。

    “丁兄弟,此处乃是松月谷,在下的住处,可谓安全得很,这就请吧。”

    说着,也就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来。

    丁道友微微一沉吟,也就一蹬脚下的灵剑,化为了一道流光飞进了其中。

    那昂宋明暗道了对方一声好汉,当即也就飞了进去。

    这松月谷有一座依山而建的二层小楼,第一层小楼有一个七八丈大小的阳台,阳台之上点缀着假山花卉,却别有一番景致。

    当即二人也就飞至了那阳台之上。

    见昂宋玥关上了松月谷上空的大阵禁制,且在石桌石椅之上端上了一些灵果,灵酒。

    这二人也就再次聊上了。

    “嘿嘿,不是哥哥信不过丁兄弟,之前因为不知丁兄弟来意如何,所以才到香榭小居喝酒;如今和兄弟一家人也不说两家话了,自然是在下的住处是最为安全的。

    还望弟弟莫要怪罪哥哥。”

    “哥哥说道那里去了。”

    二人饮了几杯小酒,那昂宋玥也就接过了之前在香榭小居的话头道:“这些消息乃是冲虚上层中流传出来的,因为哥哥在冲虚也算是有些微末地位和身份,所以也知晓一点儿。

    今日和弟弟投缘,方才甘冒奇险,将这些本不该对外说的话对你说道。”

    丁道友当即说道:“那就多谢了。”

    “嘿嘿,话说,这寒雾袭林的原因却是那异宝现世造成的;而那些生灵无端失踪却非异宝现世的直接结果,而是另外有着隐情。”

    “还望哥哥莫要再掉弟弟的胃口了,赶快说罢。”

    “哈哈,这隐情就是有人偷偷转移了这些妖兽生灵。”

    “这,这怎么可能!这圣元林如此广域之地,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将所有生灵全部转移离开。

    莫说要转移,就算要在一夜之间将所有妖兽生灵杀之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还要将这些没有灵智的生灵全部转移离开,这简直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哥哥,那圣元林,听闻大妖也不再少数,即便是神宝境,乃至于华池境大能深入圣元林深处,也不太可能全身而退。

    说有人在一夜之间将所有妖兽生灵转移,弟弟却是实在不信的。”

    “哈哈哈,弟弟不相信,却是情有可原,莫说弟弟不信,就是第一次这般听闻,我也是大大的不信。

    能够做到此事的,绝非人力可为,也绝非一个大宗门之力可为,即便是那紫元宫自己,恐怕也难以做到在一夜之间将所有的圣元林妖兽全部转移离开的。

    但当哥哥听闻了其中的缘由之后,方才不得不相信此事却是真的。”

    “哦,哥哥快快说来,到底是什么缘故造成了这种奇事,难道是有着一股神秘的势力在纵。”

    “嘿嘿,弟弟果然是聪慧之辈,不过弟弟的猜测并非全部的事实,而事实本身却是十分的惊人。”

    说道这里,昂宋玥喝了一口酒,再次说道:“能够将如此众多,且充满了大妖全部在一夜之间转移离开圣元林的,绝非人力所为,而是妖族本身。”

    “妖族!”

    “不错,如此多的大妖小妖,怎么可能甘愿被凡修驱使,共同行事,只可能在其本族的安排之下,才可能做到如此同一。”

    听到这里,丁道友面露出了一分哑然之色。

    “要做到此事,第一必须要所有的妖修能够听从安排;其次,圣元林所有地点都有着转移的通道和法阵的存在,第三,还要有人能够预知那异宝现世的时机,在异宝现世的异象害人之前,转移所有的妖兽生灵。

    能够做到这三个条件的,且在紫元宫眼皮底下做到这三点,除了妖族,就必须要有紫元宫的内应才可能做到。”

    听到这里,丁道友陷入了沉寂。

    口中喃喃地说道:“紫元宫内应!”

    “不错,其实说其是内应也不完全对,而是其本身就是紫元宫的高层之一,且还是紫元宫高层之中数一数二的人物,能够呼风唤雨的角色才可能做到。”

    “哥哥所说的事情当真非同小可,还望哥哥能够告之这位高层是何人?”

    “嘿嘿,这位高层其实就是亓官家的双姝之一,和当今的紫元宫宫主亓官婉儿齐名的亓官雪。

    也只有她才可能对紫元宫的诸多人物有着根本性的影响,也只有她才可能对亓官婉儿如此深痛恶觉,竟然不耻地和妖修和魔族合作来夺取本来不属于她的紫元宫的宫主一位。”

    “亓官雪,果然是亓官雪!”

    丁道友喃喃地说道。

    “怎么,弟弟可知道亓官雪。”

    “嘿嘿,亓官雪大名鼎鼎,我想在极北境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而弟弟虽然是常年不问窗外之事,可也偶尔从师兄弟和长辈们的口中听闻过她的大名。

    却没有想到,她会和魔族和妖族合作。”

    “哎!这世间之事,不外乎争权夺利!我辈虽然为修仙者,本来以追求长生为己任,可是面对名利二字,又有几个身在其中的人能够看得清楚明白;自以为清高孤寡,实则摆脱不了名利二字的诱惑。

    其实,在更早之前的无情谷权舆山庄的一事之中,竹林社的高人前辈也就发现了亓官雪和魔族之人暗中联系。

    随即亓官雪也就被紫元宫逐出了本宗,并广而告之了天下。

    却并没有料到亓官雪并没有汲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和极北境以北的妖族合作,在十余年间就秘密地在圣元林建造了上千座大型传送法阵。

    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将极北境变为真正的战场,且要出其不意地动用大量的妖族和其他势力帮助自己夺得紫元宫的权位。”

    说道此处,昂宋玥喝了一杯小酒,当即感叹了起来。

    “这亓官雪倒是一个精明隐忍之辈,不过以她只是神宝境的修为怎么可能和紫元宫真正对抗,要知道那妖族之中相当于凡修之中的华池境存在也不少,怎么会听信于她。”

    “嘿嘿,看来弟弟并不知道十二年前,亓官雪不知何故进阶了华池境,此事一出,也就惊动了整个极北境乃至于北海域的所有大小宗门。

    因为一般的神宝境修士要进阶华池境,没有个数十年是不可能的。

    也不知道亓官雪遇到了怎样的奇遇,在短短两三年的沉寂中,再次出世,也就成为了一个华池境大能。

    且其父亲乃是赫赫有名的圣元天池前辈,好像流传了一套厉害的功法于她。

    她刚刚进阶了华池境后,凭借着这套功法,其实力也就排在了当今所有华池境存在的前五列,这可是化一宗,凌霄殿,和无相门公认的。

    当然五大宗门之一的无情谷自身却是陷入了常年的征战,自顾不暇;而紫元宫上层却是根本就不承认亓官雪的身份地位,也就对此不置一词。

    凭借她的实力和修为的大增,本来她在紫元宫还有的一些影响力自然大增,加之她和妖族的合作,以及常年暗中联络了极北境大大小小不喜紫元宫的势力竟然形成了一股新的可以和紫元宫对抗的强大的力量。

    于是乎,在她进阶华池境之后不久,也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开始将圣元林划分为了她自己的势力范围,明面上开始和紫元宫划清界限,分而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