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医香 > 后记—害喜

后记—害喜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雨久花
    “阿弥陀佛,沈夫人此言差异……”圆通双手合十,“当年贫僧救沈夫人虽是受燕祁皇帝所托,却并非想消弭这场战争。”

    并非想消弭战争?

    那是什么?

    甄十娘眼底闪过一丝困惑。

    “当年燕祁气数未尽,大周擅自发动战争得不偿失,天下百姓也会因此陷入连年战乱……”圆通又念了声阿弥陀佛,“贫僧只是把这场战争推迟了几年罢了。”

    想起沈钟磬父子只用了不到三年后便平定燕国,一路攻城掠阵仿佛摧古拉朽一般,甄十娘暗暗点了点头。

    只是,她又皱皱眉。

    他这意思,是早就猜到了她当年和万岁定下的计策?

    既然能预知未来,那么,他现在又来干什么?

    是来质责沈钟磬违背誓言的吗?

    还是……心里翻江倒海,抬头对上圆通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甄十娘一瞬间平静下来。

    无论破阵结果如何,沈钟磬生,她生,沈钟磬死,她死,即决定了要生死相随,此时此刻,无论圆通大师有何目的,已经不重要了。

    没有人在自己的如炬目光注视下还能这么冷静,对着甄十娘古井无波的眼,圆通眼底闪过一丝钦佩。

    不愧沈钟磬甘愿为她舍弃一切,她果然值得。

    若换一个人,大约早已磕头哀求了,她却一直那么坐着,甚至连自己来干什么的都没有问,仿佛早已洞悉了一切。

    她一无所求。今日之事。怕是不好办了。

    “阿弥陀佛……”一瞬间。圆通敛了几分从容,“贫僧听说周兵正在遣散邬洛河两岸百姓,准备决堤淹阵?”

    决堤淹阵?

    甄十娘微怔。

    随即恍然,是了,邬洛河一旦决堤,便是一场空前的灾难,他是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根本就没打算采用水攻,之所以大张旗鼓地遣散两岸百姓。也是沈钟磬临走之前的计策,意在蛊惑祁太子借来的十万精兵。邬洛河下游贯穿整个邬落部落,一旦决堤,整个部落将会变成一片汪洋,相信这个谣言一定能阻止他们援助祁国的脚步,减轻周超阻援压力。

    没想到,祁太子那面没好消息,倒把这位德高望重的圆通大师给忽悠出来了。

    甄十娘嘴角微弯,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笑意。

    “……决堤到底是个下策。”甄十娘神色淡淡的,“否则。钟磬也不会打破当年的誓言。”直言不讳地把周兵困境说了,她话题一转。“若他也破不了阵,为大周三十万儿郎的性命,即便下策也不得不勉强为之了。”又道,“所谓慈不掌兵,为将者,绝不能有妇人之仁。”

    甄十娘一句话,若大周破不了祁国的五行九子阵,那么,对不起了,我们还得水攻。

    耿耿于沈钟磬当年被迫发誓所受之辱,甄十娘才不想就这么轻易成全了圆通大师。

    她静静地看着圆通大师。温淡的目光沉静如水。

    圆通大师注视了半天,也没能看出一丝睨端。

    “……沈施主带兵破阵并没违背誓言。”圆通大师语气少有地恭敬。

    虽是平民夫妻,但甄十娘和沈钟磬对周兵的影响不容小觑。

    要说服周军放弃水攻,只有说服甄十娘这一途,他必须先消除了甄十娘因当年之事对自己的怨怼。

    “怎么?”甄十娘坐直身子。

    “贫僧当初只让沈施主发誓,此生不得执掌兵权,并没禁止他身为将士参战……”圆通大师笑容祥和,隐隐有丝讨好的意味。

    甄十娘愕然。

    当年圆通初见沈钟磬,就当众提出要他辞去大将军之职,并发誓从此永不言兵,似是有意的,圆通的话也很快就被散播出去,至此,大周上下都知道沈钟磬为救她被迫发了毒誓,从此永不言兵,但具体誓言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这是把军营视为第二生命的沈钟磬心底不可触及的一块痛,她从来没问过,相信以沈钟磬的粗心,也从没仔细去研究过那个誓言的漏洞吧?

    看着可爱的圆通大师,甄十娘笑了。

    “早就决定生死相随,那个誓言已经不重要了。”她声音平静,“关键是,他要保证我大周三十万大军绝不能覆没了。”当年给她治病,这圆通可是把大周折腾的底朝天,现在要她们放弃水攻,总得拿出点诚意来吧。

    甄十娘怀疑,圆通一定有破阵之法。

    圆通为甄十娘的精明坦荡念了声阿弥陀佛,“若贫僧献出阵图,沈夫人可否保证说服武将军放弃水攻之策?”

    阵图?

    甄十娘心砰砰一阵乱跳,正要说话,帐外一阵凌乱,百合气喘吁吁跑进来,“夫人,夫人,五行九子阵破了,武将军已经带兵去接应老爷了!”

    他回来了!

    他活着回来了!

    甄十娘整个人僵住。

    圆通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没有阵图竟然破了空古绝今的五行九子阵,他真是一颗奇材。”暗暗擦了擦额头的汗。

    幸亏,他当年没把这对夫妻得罪透了。

    沈钟磬左肩受了箭伤,虽不致命,却也不轻。

    简武亲自给送到了娘亲的营帐。

    包扎完伤口,甄十娘喂沈钟磬喝了药,正要把圆通大师来军营的事告诉他,百合端了热呼呼的排骨汤进来。

    甄十娘舀了一勺在唇边吹了吹,正要喂沈钟磬喝,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地难受,咣当,汤碗掉到上。

    “夫人……”百合吓得一把扶着她。

    两天两夜没合眼,躺在柔软的床上,沈钟磬昏昏欲睡。听到声音。他扑棱坐起来。怔怔地看着哇哇大吐的甄十娘,顿时傻在了那里。

    九年前,甄十娘得病后期,一发病就吐的天昏地暗的情形又闪现在眼前。

    突然,他一步窜下床去,“阿忧!”撕心裂肺的一声呼喊直令天地变色。

    “娘怎么了?”打扫完战场,正拿了作战计划来找爹爹商量明天攻打祁都方案的简武远远地在帐门外就听到爹爹的嘶吼,顾不得让人禀报。他几步窜了进来。

    正瞧见爹爹光着脚站在地上抱着脸色发白的娘亲。

    目光缓缓落在狼藉不堪的地上……爹爹的誓言应验了!

    这念头一闪过,简武顿时如被抽干了血,整个人僵住,“娘!”凄厉的声音里有股末日般惶恐,看向爹爹的目光满满的幽怨,痛苦。

    他不让爹爹去的。爹就是不听。

    胃里吐干净了,甄十娘好受了许多,恍然才发现沈钟磬正大惊小怪地抱着她,余光瞧见儿子正瞪着大眼看着他们,不由脸色一红。“……我没事的。”挣扎着要下来。

    “阿忧……”沈钟磬紧紧地抱着她不撒手。

    挣了几下没挣脱,对上沈钟磬凝重的神色。甄十娘恍然醒悟,他是误会了,“你快放下我,我是……”她趴在沈钟磬耳边低语。

    “你……”沈钟磬睁大了眼,“你是说……你害喜了?”

    甄十娘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这个煞星,怎么当着儿子的面就吼了出来。

    “娘……”简武张着大嘴闭不上,脸色由最初的惶恐变成错愕。

    不是誓言应验了,他是要有,弟弟或妹妹了?

    沈钟磬也才发现儿子不知什么时候闯了进来。

    难怪她会羞成这样,儿子都十七了……看着甄十娘埋在自己怀里的脸都红到了耳跟,沈钟磬呵呵地傻笑,转过头朝简武一板脸色,“这没你的事儿,你去忙吧。”

    百合掩着笑收拾地面。

    “爹的伤绷了!”放下心来,简武才发现爹爹肩头又渗出了血,殷红殷红的一大片,焦虑的声音里满是关心。

    甄十娘也慌了神,“你快松手。”

    沈钟磬固执地抱着她不撒手,“你去忙你的!”兀自冲简武说道。

    简武一出去,沈钟磬就迫不及待地把甄十娘放在床上,掀了衣服摸向小腹,“就在这里,我们的孩子……”兴奋的如初涉人事的少年,“我听听……”

    甄十娘哭笑不得。

    “才两个多月,还看不出来。”挣扎着坐起来,“你快躺下,我给你重包一下。”

    “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沈钟磬兀自摸在甄十娘小腹呵呵地傻笑,“她什么时候出生?我抱她去观日峰看日出……”

    甄十娘哑然。

    孩子才上身呢,他就惦记着抱出去玩了,是不是太着急了些?

    说了半天,没听到甄十娘回答,沈钟磬一抬头,正对上甄十娘一脸奇怪的表情,他笑容僵住……曾经甄十娘病入膏霜的情形又闪现在眼前,当初她就是因为产后血崩,最后差一点死了……现在,她又有了身孕,会不会……再血崩,然后变成不治之症……最后,回到原点。

    念头闪过,沈钟磬一阵慌乱。

    “阿忧,阿忧……我们不要这个孩子…我们现在就打掉他……”不要就不会难产血崩,甄十娘就会没事,沈钟磬语无伦次地说着,抱着甄十娘的手臂越箍越紧,“我们不要这个孩子,不要了……”他打破了誓言,这就是老天的报应,让他们一切都回归从前的模样。

    能切身地感到沈钟磬对这个孩子的期待,甄十娘对着他骤然改变的态度疑惑不解,“钟磬……”

    “我们不要这个孩子……”

    “钟磬……”

    “不要,我们不要……”沈钟磬兀自摇头,“这样你就再不会血崩了……”

    “我不会再发生血崩!”甄十娘大声喊道。

    声音戛然而止,沈钟磬怔怔地看着甄十娘。

    “当初是因为我年龄太小,现在不会有事了。”甄十娘低声安慰着六神无主的沈钟磬,“圆通大师亲口说了,你没有违背誓言。”

    ……

    安帝十七年十月二十,简武亲自将大周的旗帜插在祁都城楼上,从最初的筹谋到攻陷祁都,历时十二年,大周皇帝的统一梦想终于实现。

    因甄十娘身体不适,简武推迟了还朝的日期,一家人暂时住进了祁国皇宫。

    和当初怀简武简文不同,甄十娘这次折腾的特别凶,甚至连喝口温开水都会吐出来。

    沈钟磬得了“孕期恐惧证”,天天担惊受怕地守着甄十娘。

    直到孩子五个月,甄十娘孕吐慢慢好转,甚至连卢俊都憋笑憋到脚抽筋,硬扳着脸一本正经地向沈钟磬保证,“师父现在的身体好的很,绝不会再发生当年的事情。”沈钟磬心好歹定下来。

    恐惧一消失,随之而来的便是即将为人父的兴奋。

    当年生简武简文时错过了,这一次,他要全程守在甄十娘身边,和她一起感受孩子一点一点长大的喜悦。

    “……能不能诊出是男是女?”贴着甄十娘微微隆起的肚子,沈钟磬一面急于再一次感受胎动的喜悦,一面目光闪闪地看着甄十娘。

    诊出是男是女?

    她又不是b超眼,哪能诊出来?

    甄十娘看着自己高挺的肚子,都说肚子尖尖是儿子,圆圆是女儿,这胎相尖尖的,应该……是儿子吧?

    她转向沈钟磬,“你喜欢女儿,还是儿子?”

    “女儿……”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长得向你一样,我们给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地抗在肩头出去玩。”沈钟磬眼睛亮晶晶的,恍然初为人父的少年。

    甄十娘不由皱皱眉。

    他这么渴望女儿……若果真是儿子,怎么办?

    他会不会失望?

    突然之间,甄十娘发现,她一点也不舍得他失望。

    “我诊不出来……”她笑看着沈钟磬,“男孩太淘气,我也喜欢女儿。”简武简文小时候就淘的没边,“如果这胎是儿子,我们就继续生女儿。”

    越说甄十娘心情越好,她恍然发现,来古代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用担心超生被罚款,落不上户籍,她可以放心大胆地生,想生几个就生几个。

    沈钟磬张着嘴说不出话。

    她还要生?

    生简武简文差点要了她的命,这胎才几个月就折腾的她又吐又呕的死去活来……她绝不能再生了!

    就这一个,这是最后一个。

    看着甄十娘笑意满满,沈钟磬暗暗下定决心,回头一定要偷偷喝绝育药,沈家子嗣单薄,虽然他也非常非常的想要孩子,可女人生孩子太遭罪太糟蹋身体,他可不想她好容易养回来的身体再给糟蹋了。

    曾经那撕心裂肺的感觉,他经历一次就够了。

    甄十娘这么漂亮,没有一个向她一样漂亮的女儿会有些遗憾。可甄十娘跟自己撒起娇来直比那小女儿还贴心,想起甄十娘倒在他怀里咯咯笑的模样,沈钟磬心都软出了水。

    没有就没有吧,今生他只宠着,纵着她一个就够了。

    ps:后记有点长了,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