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曾爱你执迷不悔 > 第103章 终章——你是我的独一无二

第103章 终章——你是我的独一无二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彤飞
    宋暖惊诧极了,因为她觉得楚逸一直都非常无所不能的样子,很难想象他有一天会濒临破产。..

    不过楚氏与江城楚家的祖业并没有任何关联,因此即便楚氏破产,对楚逸也没有太大的影响,而且据宋暖询问之后。才知道原来楚逸是有意示弱。

    并且借此机会,将楚家分散开,隐于幕后。

    在江城楚家的园林里,楚逸道:“都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于生意场上也是一样的道理。楚家累积千年财富,自古以来,觊觎者便不知凡几,其实父亲与我,都有些厌倦了。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只是我没料到,他们竟然动手的这么快。”

    宋暖认真听着楚逸的解释。道:“那么这次的人,他们想要什么,难道是楚家的家业么?”

    “不尽然。”楚逸淡淡道,“你还记得母亲在结婚那天给予你的玉佩么。这件事还要从楚宸身上说起。因为玉佩只有历代家主及主母才知晓,不过楚宸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一知半解就敢告诉别人,因此那些人,图谋的是楚家的这份财产。”

    “啊?这怎么办!”宋暖惊呼。

    “无妨。他们找不到的。”楚逸并不慌张,“这个地方很是隐秘,除去历代家主,纵然知晓路线,也无法到达。除非倾举国之力。但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言。他们是不会这么蠢的。”

    “那么这笔财产到底有没有呢?”宋暖现在才觉得真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如果一家还好,几家联合起来,纵然是楚家也要避其锋芒。

    楚逸俯下身,在宋暖耳边低低道:“我也不知道。”

    宋暖:“你怎么会不知道,不是说历代家主都会传下这块玉佩吗,怎么你会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楚逸面露无辜。

    “那怎么办,我们可以做什么?”宋暖皱眉。

    楚逸耸耸肩:“什么都不做。”

    “你打什么哑谜啊。”宋暖无语。

    “不是哑谜,是真的。”楚逸道。“现如今,什么都不做,才是最稳妥的法子。”

    宋暖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谁要对付楚家,楚逸不肯说,但宋暖却没有生气,因为这意味着,楚逸也觉得对方棘手,并且不适合她知道。

    宋暖现在才觉得自己依然非常渺小,在这种时候竟然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对于楚逸来说,可以有宋暖陪伴左右,已经足够了。

    楚逸这些天非常忙碌,楚氏破产清算之后,他所有的员工楚逸与特助们几个不眠夜全部处置妥当,之后便连夜飞回江城楚家,开始关于本家的财产处理。

    宋暖早在一年前便将n独立出来,不与楚氏有关联,这也是楚逸的意思,他大概在之前就预料到了这件事,因此早做了准备,在这场“浩劫”之中,楚氏的几个子公司都受到了牵连而倒闭,唯有n,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也或许,用那个人不想“赶尽杀绝”来解释更好一些。

    楚瑜也回来了,带着他的夫人,不过这次,宋暖的婆婆却没有再为难她,而是与楚瑜同仇敌忾,经过这些年的准备,楚逸已经悄悄将一部分产业转移到H市与A国,并且都在两地派了信得过的人管理。这件事做的极其隐秘,楚逸用尽了手段才隐瞒下来。

    之后又将那些不好处理的家产化整为零,每个楚氏子弟,都可以分得一份家产,按照亲疏远近,因此几个月后,曾经盛极一时的楚家,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分散了。而大部分的财产,则被楚逸上交给国家,用作建设。

    与此同时,几大世家也有消息传来,他们也解散了家族,同楚逸的做法一样,将大半财产上交给国家。

    宋暖通过这一消息,隐约猜到了什么,但是楚逸不提,宋暖也没有问。

    Vvan原本想利用这次浩劫,报复慕晚研,以偿当年被调换的痛苦,谁知道罗伊斯家族势力太过庞大,布兰科又非常精明,在Vvan还没来得及动手的时候,就将她悄无声息的处理了。

    并没有要了她的命,只不过却也让她以后都无法再兴风作浪。

    这是慕晚研的意思,因为当初因为她的一念之差,让无辜的Vvan卷了进来,所以慕晚研便给了她一大笔财产,让她终生无法再入A国。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后,时间也跨入了新的一年。

    在这一年里,n越发完整起来,在收购了一家知名的香水公司之后,n的牌子已经跻身一线品牌,与许多大牌都可以一较高下。

    年底的尾牙上,宋暖给每个员工都包了红包。

    而楚昊辰也终于结束了为期半年的训练,由楚逸接了回来。

    楚昊辰一回来就朝宋暖身上扑,半年没见,楚昊辰长高了许多,性子也越发沉稳起来,宋暖又欣慰又心疼,抱着楚昊辰差点掉眼泪。

    不过楚昊辰却非常喜欢训练,他道:“暖暖,我觉得我越来越有力量了,我很快就可以打倒楚逸这个大坏蛋,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

    宋暖失笑:“好,我等着。”

    楚逸却拍了他屁股一下,不轻不重道:“你真能打过我再来说话。”

    “哼!”

    有了楚昊辰做调剂,宋暖一直紧张了半年的心弦终于松了下来,她洗手作羹汤,亲自将丰盛的年夜饭做了出来,楚逸在一旁帮忙。

    吃完年夜饭,宋暖哄楚昊辰去睡觉,楚昊辰一直眨巴着眼睛不肯睡,但是宋暖却轻柔唱着催眠曲,因此楚昊辰没一会儿就困了,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起来。

    宋暖回到客厅,发现楚逸已经将灯光调暗,从酒柜里拿出来一瓶红酒,倒在高脚杯里。

    宋暖笑着走过去结果一杯饮了一口,浓郁香醇的红酒便顺着食道滑入胃中,美味非常。

    “事情都解决好了吗?”她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不无担忧的问道。

    “嗯,这次我们几大世家共同联合起来,纵使他再有能力,也不可能对付得了我们。”楚逸垂下眼睫,浓长的眼睫毛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扇形的阴影,“只等待楚昊辰或者再下一代,可以重组楚家,我与父亲,已经铺好了路,只待他们走了。”

    “嗯”宋暖其实依旧一知半解,但是也知道楚逸做了一个对楚家最好的选择。

    “不说这个了,今天新年夜,我们守夜吧,暖暖。”楚逸与她碰杯,“我希望以后每一年,我都可以跟你在一起,守着夜。”

    “我也是。”宋暖看着楚逸俊逸的面容,心里的爱与欢喜几乎化作气泡,将她完全包裹起来,她想,她这辈子都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不知什么时候,宋暖睡着了,楚逸眼里的宠溺与温柔毫无遮挡,他将宋暖轻轻抱起来,放到卧室床上,自己也解了衣服跟她并排躺在一起,心里想着,等他们老了,便在楚家的祖坟里选一个宽敞的地方,将他们两个合葬。

    宋暖站在一片孤岛上,手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多了一块玉佩,身边站着楚逸,依旧是带着笑意的熟悉的声音:“发什么愣,走吧。”

    宋暖有些茫然,不知道怎么就到这里了,之前他们乘船穿越重重迷雾,然后像是古时候寻找世外桃源一般,在迷雾之后,赫然发现了一片岛屿。

    “这是哪里?”

    “藏宝藏的地方。”楚逸道。

    “不是决定永远让它们留在这里吗?”宋暖奇怪,之前他们明明说好了,这些宝藏便留在这里,知道若干年后,楚氏重新聚集,然后再启用。

    “带你过来看下。”

    楚逸信步走在前面,宋暖跟在后面,非常奇怪的感觉,因为她完全想不通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跟着楚逸走到一座山前,宋暖惊讶的看着岛上竟然还有原住民,他们找了族长,拿到了另外一块玉佩,宋暖才知道原来玉佩是一对。

    族长身上竟然还穿着民国时候的衣裳,恭敬的带着楚逸及宋暖到了山脚下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然后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楚逸将手里的两块玉佩放到原本就有的凹槽里。

    只听见咔咔的声音响起之后,楚逸便回头对宋暖道:“过来,暖暖。”

    宋暖只觉得眼前一幕玄幻极了,回头却没有看到那名族长的身影,她非常惊讶,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不过没等宋暖想明白,她脚步便跟着楚逸走了进去。

    那山只开启了只容一人进入的缝隙,宋暖进去之后,却发现里面非常宽敞。

    如同帝王陵墓一般,这地方又长长的往下的走廊,仿佛一直通到地底深处,宋暖其实有些害怕的,立刻上前一步抓住楚逸的手。

    “别怕,没事的。”楚逸轻声安慰。

    两人走了约莫十分钟,台阶总算到了尽头,在一扇石门前,楚逸割破了手心,将鲜血印在石门上,然后轰隆隆的沉闷声响过后,楚逸道:“到了,暖暖。”

    宋暖心疼的抓住楚逸的手,恨不能立刻包扎一下,不过楚逸却没有在意,带着宋暖走了进来。

    一进去,宋暖就觉得非常晃眼。

    她在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霎时睁大了眼睛。

    入目是半镶嵌在山壁上的石头架子,上面整整齐齐拜访了许多金砖,每一块都要有一斤沉,高十米,长五米左右,再往里是极品的玉石,羊脂玉如同西瓜一般大小。至于其他地方,瓷器,古董整齐摆放着,皆是多的数不过来。

    宋暖看的目瞪口呆,喃喃道:“沈万三不过如此了。”

    楚逸道:“所以楚家从来都不惧怕任何打击,只要有这里,随时可以东山再起。只不过楚家先祖原本就喜好和平,未有什么野心,不然的话,明末时候,便可凭借家产起兵。”

    宋暖叹为观止。

    “暖暖。”耳边突然传来楚逸叫她的声音,宋暖奇怪,他们明明在一起的,怎么会从耳边传来声音,她转头一看,发现楚逸不见了,惊慌失措之下,立刻醒了过来。

    她惊魂甫定,看到楚逸还觉得有些虚幻,转头看看四周,才发现原来刚刚是做了一场梦。

    不过那梦太真实了,宋暖一时都有些缓不过来,她又重新闭上眼睛,冷静了一下,才慢慢睁开,对楚逸露出个笑容:“新年快乐,老公。”

    “新年快乐。”楚逸看着宋暖,关心问道,“你做梦了吗,梦到什么了?”

    “我梦到了楚家在民国时期藏起来的家产。”宋暖笑着跟楚逸将梦境讲了一遍,她道,“这个梦好真实,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没想到楚逸却面色有些奇怪,半晌才道:“玉佩确实是一对。”

    “什么?!”宋暖震惊。

    这个梦是真的彻底胡诌还是因缘际会才梦到宋暖并不想追究,毕竟她现在的财产已经够下半辈子的花销,再养一个楚逸也绰绰有余,实在没必要将心思都放在这些虚无缥缈的财富上。

    是的,宋暖现在不光要养活自己跟楚昊辰,还要养活楚逸。

    因为楚家化整为零,楚逸自然而然不再是家主,因此他无事一身轻,便成日赖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样子。

    宋暖有些心疼:“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她是真的非常担心,害怕楚逸这样的天之骄子一旦从云端落下,会有心理落差,因此非常小心,说话做事都顾忌着楚逸的情绪,生怕刺激到他。

    而楚逸其实也非常享受这样额外的照顾,因为宋暖越来越忙了。

    他并不会有宋暖所担心的那种心理落差,对于他来说,忙碌原本就不是他的喜好,难得闲下来,又有宋暖的嘘寒问暖,楚逸自然非常享受。

    况且,他其实还是有事情要做的。

    不过这悠闲地日子很快就结束了,自然是楚昊辰告的密。

    楚昊辰道:“暖暖,你太天真了,你觉得他像是这么无能的人么,一点准备都没有?”

    楚逸淡淡瞥了楚昊辰一眼,第二天,楚昊辰就被打包送走了。

    四头身的楚昊辰抓着直升机的门,恶狠狠地朝楚逸道:“你等我回来收拾你!”然后看一眼宋暖,哇的哭了出来。

    楚逸将楚昊辰送走之后,还没来得及开心一会儿,一转身就看到一脸好整以暇的宋暖,顿时心里打了个突。

    “暖暖?”

    “老实交代吧,楚先生,你所说的失业就是整天在家里开会,将办公地点挪到家里,白天把所有工作昨晚,晚上装成失业的样子?”宋暖双手抱胸,凉凉道。

    饶是楚逸脸皮厚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我只是想休息几天”

    “哼。”宋暖冷哼一声,然后转身走了。

    之后,宋暖再也不肯花费时间陪楚逸,而是每天早出晚归,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

    楚逸忍了几天就忍不下去了,换上一身帅气的西装,带着玫瑰花束去看宋暖。

    前台小姐看到楚逸的时候,眼睛瞪得很大,捂着嘴巴一脸惊艳,但是她自然认识楚逸,因此立刻起身问好:“总裁夫人好。”

    “”楚逸愣了下,“这是什么称呼?”他是夫人么?

    前台小姐笑着说:“这是我们宋总要求的,若是您过来探班,都要称呼您为总裁夫人的。”

    楚逸挑挑眉,帅气的动作让前台小姐又忍不住脸红,总裁夫人真的好英俊啊,简直比明星还好好看。

    没想到宋暖真的生气了,楚逸看了看手里的蓝色妖姬,心里道:就靠你了。

    宋暖不用问就是在实验室,听到门响时以为是调香师,因此头也不回问道:“什么事?”

    楚逸故意没出声,悄悄走到宋暖身后,然后抱住她:“最近在忙些什么,好久没陪我了。”

    “没什么。”宋暖淡淡说道,然后有条不紊的将精油都装了起来,不让楚逸看。

    楚逸也许学识渊博,但术业有专攻,他对于调香是完全不懂的,因此也看不出宋暖在调什么香,他将蓝色妖姬给了宋暖,低低道:“美丽的小姐,可以邀请你共进午餐吗?”

    “正好,我缺蓝色妖姬的花瓣。”宋暖哼了一声,将花束接过来,立刻揪了两朵花,洗干净之后放进了榨取机里。

    楚逸:“”

    “你还在生气,暖暖?”楚逸的声音非常温柔,仿佛蜜糖一般,可以将人甜到融化,宋暖身子一抖,敏感的耳朵让她对楚逸的声音有了反应,但是宋暖很快就压了下去,“我最近真的很忙,订单很多,所以中午不能一起吃饭,过几天吧。”

    楚逸无奈,只能一个人来,又一个人离开。

    宋暖听到他离开的声音,呼了一口气,打开保险柜将里面的蓝宝石香水瓶拿了出来。

    五年过去,宋暖终于可以在楚逸生日前将送给他的香水调制好,她有了灵感,现在一遍遍的试验,只等在他生日前,将这两瓶独一无二的香水装瓶,作为他的生日礼物。

    也不知道楚逸收到礼物时候,会是怎样的表现。

    赵欢颜最后还是跟荣谦在一起了,荣谦“改邪归正”之后,表现的非常好,对赵欢颜百依百顺,两人很快就敲定了婚期,接着,赵欢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会退出娱乐圈。

    她的影迷非常震惊,简直要痛哭流泪,为什么他们的女神在刚刚功成名就就立刻要离开,随即,荣氏集团总裁与赵欢颜成婚的消息便传了出来,有记者要到了专访,自然对这个新闻大肆报道,仅仅一天,全国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宋暖也觉得可惜,打电话给赵欢颜的时候还在问:“现在许多女明星结了婚生了孩子之后依然可以混得开,你不必退出吧,你看看你的粉丝们,激动的要给荣谦寄刀片了。”

    赵欢颜心情还不错:“也没有那么夸张吧,不过我在这个圈子,看尽冷暖,其实早就厌倦了,之前那次落魄,圈子里,那么多我自诩的知交好友,竟然没有一个肯为我奔走帮忙,只有你肯帮我。那时候,我就觉得,人情冷暖,口蜜腹剑,太惹人厌烦,所以,我决定退出。对了,我已经找到了心的工作,我也很感兴趣。”

    “好吧,你开心就好了。”宋暖对于赵欢颜的决定,自然全力支持。

    很快,楚逸的生日就到了。

    一大早,楚逸就接到了楚昊辰的电话,虽然一大一小平时看起来水火不容,但是关键时候,楚昊辰还是记挂着楚逸的,他在电话里说道:“大坏蛋,生日快乐,虽然你是个坏蛋,但是我还是不计前嫌的跟你说声生日快乐。以后对暖暖好一点,不要欺负她。”

    楚逸对楚昊辰也是非常喜爱,闻言笑着说:“谢谢。不过我那不叫欺负,而是喜欢。”

    “跟我说这个有什么用,我又不懂。”楚昊辰现在非常想念宋暖,还有一点点想念楚逸,真的只有一点点。

    “嗯,小屁孩。”楚逸带笑说道。

    “喂,你不要以为今天你过生日我就不敢打你哦。”楚昊辰炸毛。

    挂了电话,宋暖也端了面从厨房出来,她的手艺一向很好,做的长寿面非常漂亮。

    “生日快乐,老公。”宋暖笑着在他嘴角落下一个吻,“吃完长寿面。”

    “谢谢夫人。”楚逸帮宋暖放下手里的碗之后,一把抱住宋暖,托着她的屁股轻松就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分开双腿夹住自己的腰,然后在她耳边低低道,“比起长寿面,我更想吃你。”

    宋暖耳朵非常敏感,一碰到就要全身瘫软,她有气无力的推楚逸:“不要闹了啊,面很快就会胀了。”

    “好吧,先放过你。”楚逸轻轻咬了宋暖耳朵一口,将她放了下来。

    宋暖眼睛里蒙上一层漂亮的水光,毫无威慑力的瞪了他一眼。

    楚逸低笑。

    吃过长寿面,两人便换了衣服外出约会,虽然已经结婚5年,但是他们的感情依然很好,宛如初恋,宋暖会因为楚逸的调戏而脸红,有时候会看着楚逸的脸迷恋而发呆,她想,她这辈子大概都不会看够他,不会爱够他。

    楚逸也是如此,宋暖这颗原石,越来越璀璨夺目,不光是容貌,气质的改变有时候会令他产生一种危机感,毕竟,他在外人眼里,现在只是个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要靠着香调新贵宋暖来养着。楚逸就记得前几天有某个合作伙伴对宋暖表达出了超乎合作情分之外的情感,因此楚逸自然毫不客气的收拾了他一顿。亚华亩才。

    在鬼屋里,恐怖的音乐让宋暖吓得脸色苍白,腿软的不敢动,闭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楚逸忍笑,一把打横抱起宋暖,道:“我抱着你,没事,不怕。”

    宋暖两只胳膊如同考拉一样抱着他的脖颈,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各种恐怖的东西。

    扮鬼的工作人员觉得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这对情侣怎么恩爱成这个样子,还让不让单身狗活了。

    出来的时候,楚逸也是抱着宋暖,周遭人尤其单身的都表达了极大的愤慨。

    楚逸将宋暖放下,跑去买了水喂给她喝,宋暖这才好了些,拍着胸脯道:“好吓人,你干嘛非要来这里。”

    “因为我想抱着你。”楚逸直白的道。

    宋暖郁闷的瞪他一眼。

    之后两人又去看了场电影,吃了浪漫的晚餐。

    宋暖定了五星级主题宾馆,整个房间四处恰到好处的点缀着蓝色的玫瑰,冷艳如冰,妖冶如火。

    宋暖洗完澡之后推着楚逸去洗澡,然后取出蓝宝石香水瓶,打开盖子喷了几下,之后拿出另一瓶,朝自己身上喷了一下。

    浓烈霸道的香气顿时充盈在房间里,宋暖呼吸微微急促起来,坐在床上捂着鼻子。

    楚逸很快就出来了,在闻到房间里的味道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然后看向宋暖:“你又研究出了新的香水?”

    宋暖点点头,自床头柜上拿过一个香水瓶:“之前你拍下给我的时候,我就想着,一定要配出与之相配的香水,五年过去,我终于可以调配出来,名字叫做:你是我的独一无二。”

    香水对于气氛的调节有目共睹,宋暖的独一无二更是如此,它可以让闻到的人产生浓浓的爱意,就像是鸦片一样,对着面前的人上瘾,再加上房间里四散的蓝玫瑰淡雅的香气,混合成一种非常霸道却好闻的香气。

    “你确实是我的独一无二。”楚逸收下香水,轻笑,“暖暖,你愿意与我携手,共度一生么?”

    “当然愿意。”宋暖抱住他,情愿抱一辈子。

    “我爱你。”

    “我也是,非常爱你。”

    (全文完)

    简单啰嗦几句,在敲下全文完的时候,我深深惆怅了一下,因为这意味着,以后不会再有更新,我们也不能每天见面。而且因为飞飞工作太忙的缘故,新书遥遥无期,大概今年,我们就要缘尽于此了。写这本书,收获了太多太多,也没想到成绩会这么好,一开始,只是想着写个我喜欢的故事,最后,却收获了你们。也希望这个故事让你们有过一些的快乐~

    一直以来,因为工作很忙的关系,都没有加更,最后今天结局,也没有加更,觉得很愧疚啊,所以包个红包。

    我爱你们,希望你们生活幸福,越来越好~

    飞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