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逍遥侯 > 第1385章 盐商

第1385章 盐商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大司空
    根据初步的统计,吴越国的十大盐商,其总资产竟然超过了四千万贯。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整个强汉朝一年的各种税赋总收入,汇总到一块儿,也不过才三千多万贯而已。所以,盐商跌倒,无咎吃饱,就成了本年度强汉朝最大的大事。

    自从,强汉朝的禁军,打进了杭州城后,搜捕盐商的重任就交到了李浩东之手。

    如今,在李浩东的主持下,十大盐商一共抓到了八个,还剩下两个未曾到案,成果可谓是异常之丰硕了。

    “继续抓捕,不能有丝毫的放松。”李中易刻意加重语气,提醒李浩东,盐商们的身上拥有极大的利益。

    “臣一定尽快将他们都抓捕到手。”李浩东心头猛的一凛,赶忙下拜行礼,并大表决心。

    吴越国的官员们逃走的也有不少,李中易显得很不在乎,但是,李中易对盐商的关注度,却不是一般的高。

    打仗,打的就是钱和粮。吴越国的盐商们,个个该杀,个个可杀,李中易的想法很简单,务必把他们抓到手,然后榨干他们的家产。

    至于,那些提前逃跑了的吴越国官员们,李中易还真没所谓。跑了就跑了吧,等到土改工作组下乡的时候,那些人跑得了和尚,还跑得出庙么?

    如今的强汉朝禁军,经过多年的抄家实战之后,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抄家经验。

    每打下一座城市,即使李中易没有吩咐下来,军法司的人也知道该怎么去做。

    首先,城市里的粮商、盐商和绸缎商人,都必须登记在册。其中,大粮商、大盐商和大绸缎商人,属于军法司审查的重中之重。

    在这个年月,凡是能够把生意做的特别大的商人,背后都必然有官方的背景,无一例外!

    军法司有针对性的抓捕和打击大盐商、大粮商和大绸缎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就等于是一次商业环境和社会基础的大洗牌,同时也是根本利益重新分配的重要手段。

    打击大商人,对于李家军而言,首要的利益便是军费支出的有益补充。其次,对于国营李家商号在本地的生根发芽以及逐步扩张,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与此同时,严厉的打击了大商人,等于是变相削弱了本地大士绅们的经济根基。

    本地的大士绅们,不仅失去了权势,更失去了控制本地经济的资本,其为恶乡里的本钱,也必然跟着大打折扣。

    当然了,李中易从来都不是蛮干者,他对吴越国的士绅阶层,采取的是分化瓦解的策略。

    公开考试,选拔新朝的官员,这就是最典型的分化瓦解,也是权力圈的一次大洗牌。

    毕竟,吴越国已经灭亡了,新选拔出来的官员,都只能是州县级别的官员。

    按照选拔官员的规律,越是基层的官员,也就是牧民之官,其实越接地气。

    反而是,那些专门监督和管理官员们的权贵,所谓的牧官之官,反而是官僚主义体系之中,最擅长捞钱捞官,而且腐烂最快的阶层。

    所以,李中易打进杭州城的第一件事,便是利用公开性质的考试,来考核吴越国的官员。

    所谓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李中易一边公开选拔州县官员,一边狠狠打击大商人阶层,可谓是双管齐下的妙招。

    两天后,考试的试卷,李中易全部批阅完毕。有考试,就必须有名次,在李中易拟定的初步选拔名单里,大多数的州县官员都出身于寒门。

    之所以选拔寒门子弟出来做官,最核心的一点,就在于,他们没有硬靠山,必须依赖于李中易的信任。

    更重要的是,本地的达官豪门对于政治的逻辑和利益分配,有着天然的优势。

    说白了,即使李中易选拔了他们出来主持吴越十三州的政局,他们也不会对李中易有太多的感激。

    与他们相反,那些寒门读书人以及没有大靠山的低级官员们,一旦坐上了那个位置之后,肯定不乐意被替换下来。

    这么一来,他们只能跟着李中易走下去,哪怕前路再艰险,也必须一直追随下去。

    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李中易的用人原则一向是唯亲,也只有他深入了解过的人,才会获得足够多的信任。

    在李中易的书案上,有好十个装订好的厚本子,分别记录他比较熟悉的各级军政官员的动态表现。

    说白了,这就是李中易私下记录的官员人事档案。档案里包罗万象,从官员们的治政表现,一直到诚信记录,无所不有。

    俗话说的好,走的路,说过的话,只要做了必定会留下痕迹。把这些痕迹记录在案之后,李中易的用人,可以更加的有针对性,可谓是善莫大焉!

    三天后,考试的名次,正式张榜公布于众。

    按照事前制度的规则,本次考试合格的官员们,还需要参加李中易亲自主持的考试,才能按照各自的能力和水平,被分配为各级官员。

    张本年,原是杭州府衙的推官,自从李中易打进杭州城之后,张本年就失业了,回家闭门读书。

    原本,张本年以为再无出头之日,万念俱灰之际,甚至有过索性从商的打算。

    然而,形势变化之快,完全出乎于张本年的意料之外。

    李中易进杭州之后,没过两天,就宣布了原任各级官员参加全新考试的政令。

    张本年原本不想参加这种莫名其妙的考试,但是,他做官多年,对于经商却是不怎么精通,左思右想之下,最终还是决定参加此次考试。

    毕竟,榜文里有句话特别容易打动人心: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贵贱,识字即可应试!

    客观的说,以张本年作官的资历,早就提拔成为朱紫重臣了。然而,没有硬扎靠山的张本年,此前只能混迹于中下层官员的行列之中,始终无法获得晋升。

    今天是放榜的日子,张本年叮嘱管家,让他去张榜的宫门口,去看一看考试的名次。

    可是,张本年在家里左等右等,始终没见管家回来报讯,他心里一急,索性换了身不由己起的眼便装,亲自出门来看榜。

    宫门前,人山人海,万头攒动,比任何时候都热闹。

    张本年好不容易挤到了前排,迎面却见他的名字,居然排在了第一的位置上,他立时呆住了,简直不相信他自己的眼睛,怎么会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