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狂傲寒武 > 第一百七十九迷失

第一百七十九迷失

类型: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葉思堂
    天刚刚亮起,远处的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只发出了些许的光芒,就像是一个刚从睡梦中苏醒的婴孩一般。

    晨间的雾气还没完全消散,花草树枝上还留有昨日的雨露,石板路上清晰可见的雨水,显然还是湿滑的很。

    约过了一个时辰,太阳就已经升到了较高的地位置,街边上的摊贩也开始陆陆续续做起了生意。

    谢欣推开了酒店的大门,一缕阳光照进了客栈的大门。往日里都是她第一个起来准备一天的工作,今天自然是不会例外。不同往昔的是昨日修炼了一夜,今日的精神却显得不是那么疲惫。相反,满面红光,皮肤更是如出水的芙蓉。

    昨日的雷电交加伴随着稍后的磅礴大雨,谢夫人也早已利用观星之术得知。所以迫切要求谢欣昨夜借此机会专注于修炼,利用天降的无根水为引,修炼道宗水元秘法更是事半功倍。

    刚过辰时,按照往常客人们已经陆陆续续走进酒店享受着各式的菜肴,而今日却是反常,不但客人稀少,就连进来用餐的客人也是闻听到了什么风声后走了出去,还有几位账都没来得及结清,小二急忙追了上去。

    谢欣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也算是长了一些阅历。对于这种反常的举动异常敏锐,跟谢夫人使了个眼色便跟了出去。

    外面街道上还不时有好事者向那团黑压压的人群走去,谢欣身为女子也不好硬挤进去,手中法术一引立时腾身而起,一把长剑出现在她的脚下。飞到人群上方观察情况。

    只见到在厨艺大赛比试的会场上,有着一滩滩血渍,一颗散发的头颅正摆在谢欣比试刀工的案板上。鲜血已经渗进了木质的案板中,看来有了一段时间了。

    正当谢欣惊讶于如此恐怖的画面时,一个人从人群外跑了进来。旁边的人也不自主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谢欣只是觉得此人眼熟,或许是在店中吃饭的食客。见他跑进人群的那几步想来也一定是修炼道法的道友。心中好奇之心更胜,想要凑近一些。

    来人双眼通红,泪痕已经深深印在了脸上。刚刚走到近前,两腿一软竟是跪倒在地,双手捧起那颗头颅。用略微有些粗糙的双手把满头的散发梳弄了一下,嘴中哭着说:“想不到客栈一别师兄却落得如此下场,真不知是何人如此凶残,竟将师兄的首级斩下曝尸于闹市之中。李师兄真是死得冤枉啊!!!”

    说这话的人一身稍旧的衣裳,身后背着随身的佩剑。正是昨日吓得不知所措的赵峰。此时此刻正在人群之中大声哭泣,悼念枉死在秦林手上的李飞舟。

    人群中叽叽喳喳地谈论着,赵峰双眼紧闭,泣不成声,但是耳朵却是时刻关注着周围人的一言一行。

    “周老弟,看见了吗?瞧他们的服饰,想来应该是灵越剑门的弟子。但我听说这灵越剑门与这里有着千百里的路程,也不知是何等事情让这个年纪轻轻的弟子枉死在异乡。”

    旁边的周姓男子也是随身带着武器。看来和与之对话的男子一样都是修炼之人,,周姓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灵越剑门虽说不像道宗一样声势浩大。却也是修炼界为数不多正派大家。此刻有弟子死在城中,我想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更多的人来调查此事。看这旁边的兄弟如此难过,定也是门中弟子,和这死去的道友关系甚好。”

    “周兄说的极是,但不知是何人如此,非要将人身首异处才肯罢休?”

    周姓男子仔细打量着李飞舟的头颅。眉毛轻皱,说:“老兄我修为浅薄。看不出多大的端倪。但看这伤口中真气还未消散。必然是一等一的高手,修为想来已经突破了武宗境界。但是真气中却没有的煞气血气。倒散发出一股道家混元的天罡之气。难不成是正道所为?”

    “周兄是说……”男子欲言又止,像是猜到了几分,但是又不敢确定。

    “老兄或许猜得不错,有如此干净利落的手法,又留有道家正气,放眼天下,也只有道宗的功法可以做到。”

    这些话虽然只是掺杂在吵闹声中,但也足以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赵峰心中得意,脸上却还是悲痛的表情,从身后拿出一块较为干净的白布,把李飞舟的头颅抱在其内,三步一摇的走出了人群。

    谢欣在天上看的实实在在,也当然看出了伤口处的道宗独有的气息,刚要下去向赵峰问个明白,却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谢夫人一把拦下,见谢夫人摇了摇头,谢欣也就不再说话,与谢夫人一同飞回了客栈。

    自从早间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惨案,城中大街小巷,茶楼酒馆,只要是有修炼者的地方都是议论纷纷。像怡宾阁这样的地方更是不会例外,食客中你一言我一语,只当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却无人在意枉死之人的处境。更加让人奇怪的是,赵峰抱着李飞舟的头颅离开之后就再无人在城中见到过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一整天的时间也随着这桩惨案告一段落。夜幕降临,平日里热闹到深夜的闹市也冷清了许多,家中有孩子的也都是大门紧闭,生怕这枉送性命的事情落到自己头上。小贩们看见街上的人越来越少也不想再多做停留,早早收摊回了家。

    收拾的稍微晚些的几人忽然觉得后背一阵阴风吹过,全身的汗毛也跟着竖了起来。几个人埋头向前面走去,其中一人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道黑影从拐角处闪了一闪发出一道鬼哭似的惨叫。这几人心中一紧,就连手中的家伙也是丢在一旁逃命去了,原地只剩下一地的箩筐还有一只穿旧了的布鞋。

    那道黑影又出现在了街边的闹市之中,看了看周围四下无人。身形一跃竟是跳上了屋檐,几个呼吸之间已经到了城中最大的府邸。

    黑影越过了门口的守卫直接进到了后院,有了灯光的照明才发现他的腰间还别着一个黑色布袋。

    黑影在门前踌躇了几个一阵儿,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推开了木门。

    吱呀……

    随着木门打开的声响,只见到秦林正和叶寒枫坐在正中的桌前。品尝着仇天麟府中特酿的美酒。

    “秦兄,这位就是你说过的赵峰吧?”叶寒枫一身的黑色锦缎,银白色的腰带相衬其间,成熟稳重尽收赵峰眼底,眼中不禁露出了震惊之色。

    秦林看在眼里,脸上微笑依旧。说道:“是的,殿主。这位就是我先前提过的赵兄。赵兄,这位便是我们的殿主。”

    秦林向赵峰使了个眼色,赵峰上前拱手道:“晚辈赵峰,拜见殿主。”

    叶寒枫示意二人坐下。手中的酒杯轻轻放在桌上。

    “秦兄,事情都说了吧?”

    秦林应声点头,说道:“是,殿主。赵兄已经答应加入逆魔殿,为殿主的宏图霸业出一份力。”秦林说到这里,赵峰是满脸的错愕,还未等秦林说完,便是急忙说:“秦兄。这……”

    秦林心中自然明了,示意他安分下来。叶寒枫看见两人举止异常也是疑惑了片刻。

    “殿主莫怪,赵兄弟刚刚得见殿主的英姿。想必是有些慌乱,言语不当之处还请殿主见谅。”

    秦林既然这么说,叶寒枫自然也不会深究,摆了摆手也就不其何意。

    桌上的热炉下还燃烧着火焰,使沸水发出了声响。秦林和赵峰看着迟迟不作声的叶寒枫负手站在一副大字前。

    赵峰疑惑地看着秦林,秦林无奈只好上前一步。道:“殿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就先出去了。”

    “好,那后面的事情就有劳秦兄打理。办妥之后先回道宗,以免老匹夫起疑,有事我会亲自过去。”

    “是,秦某告退!”说完两人直至退出房间。赵峰走出房间的刹那心中的大石才算落地,以他现在的修为甭说是秦林叶寒枫这样的高手,就连几年前败于他手的厉云寒如今也是望尘莫及。每每想到这里都是痛心疾首,脑中都是与胞弟儿时玩耍的画面,而现如今却只剩下他一孤家寡人,世上再无牵挂。

    “赵兄,你我二人便是同僚,自然以后要多多扶持啊。”

    说到这里赵峰才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忙问道:“秦兄此举岂不是让我另投他门,我赵峰虽不是正义之人万万做不出背离师门的恶行!”

    秦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刚才所言还请赵兄见谅,我这也是替赵兄着想。赵兄天资卓越,若要是修为得其要领,日后必定修为大增,不可限量。一个小小的灵越剑门又怎么能装下你这尊真神?更何况刚才你也看见我们殿主乃是世上不可多得的人物,如今的逆魔殿正是求才若渴,倘若现在赵兄能够弃暗投明,那往后你便是逆魔殿中不可多得的战将。等到殿主统一大业已成,像灵越这样的小门小派必定是要被剿灭,赵兄有何必介怀。”

    “可……”秦林句句说到赵峰的软处,如今的他所需要的不是爆棚的正义感,而是问鼎天下的至高能力,自古修炼强者为尊,修为不济便是有再多的想法也是无从实现。何况他身负胞弟的血海深仇,如果不能把握时间那就会一再错过。

    “我答应你!那现在我们做什么?”

    秦林笑着说:“赵兄深明大义,秦某人佩服。殿主高瞻远瞩,已经算好了每一步。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陷厉云寒于不义,成为全天下的公敌。”

    “在下不解,还请秦兄明示。”

    秦林的笑容诡异而又阴险,说:“屠杀灵越剑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