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隔壁的青铜女孩 > 第七百九十章 熟悉又孤单之地

第七百九十章 熟悉又孤单之地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一织
    陈学看到我有些不高兴,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又犹豫的没有说出口。

    愣了一下,陈学委屈的小声说:“想好了,咱们走吧。”

    我没有说话,闷着脸往门口走去,陈学似乎环视了屋子一圈,跟了上来。

    我走到门口,打开了防盗门,陈学换好了鞋,走出了门外。

    我穿上鞋跟着陈学走出了出去,转身关上了门,隔开了刚刚只有我跟陈学两个人的小世界。

    陈学在我前面不紧不慢的下着楼,我看着陈学的背影,心里的失落感弥散开来。

    出了楼道,陈学依然没有说话的意思,仍是不紧不慢的在我眼前走着。

    我想了想,往前加速走了几步,追赶上了陈学,跟陈学并肩前行。

    而陈学只是歪头看了我一眼,就正过脑袋,没有说话的意思。

    我想了想,一边走着一边跟陈学说:“真的不让我送你?”

    陈学点了点头:“不用了,你还是去学校吧,你车子不是还在学校呢。”

    我一惊,才记起自己的车子还真在学校呢,我转念一想,开口说:“车子什么时候去骑都可以,不送你,我总觉得心里很别扭。”

    陈学露出久违的笑容说:“什么别扭。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能来,就能自己回去。”

    我看了看陈学,心想这小家伙看样子是铁了心不让我送她了。

    可能陈学觉得我送不送她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我总觉得这是我分内的事情,因为陈学是为了我今天才坐车回来,如果不能送她到车站,我会觉得心里十分的过意不去,有些对不起陈学,虽然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不起她了。

    不知不觉的我跟陈学走到了小区门口。很庆幸的是没有在小区里碰见熟人,可能是因为天太阴给人造成了一种要下雪的错觉,大部分人很可能都在屋子里享受着这个圣诞节。

    到了小区门口,陈学突然停了下来,侧过脑袋看向了我,我随着陈学停下脚步,看着陈学等待着她开口说些什么,陈学望着我,缓缓的说:“送到这就行了,我打车去车站吧。”

    我本想再问一次陈学真的不要我送她,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没能再说出口,我点了点头,违背心声的“嗯”了一声,回应了陈学。

    陈学脸上似乎强扭出一丝笑容,看着我暖暖的说:“要好好学习啊,不要总不上课了,你也快要毕业了。”

    我点了点头,勉强的笑着说:“行了,这话我妈都跟我说过无数遍了。”

    陈学笑了笑,微微的低下了头,这时候远处的一辆出租车似乎看到了这边有生意,不识趣的朝我跟陈学站着的方向开来。

    陈学也看到了有出租车朝我们开了过来,视线看再次看向我,眼睛中似乎透漏出一丝不舍来。

    看到陈学眼神中的那丝不舍,我心里突然感觉到无比的难过。

    我看着陈学,想开口,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出租车停在我俩面前,陈学往前走了一步。拉开车门,然后回过身子朝我挥了挥手说:“那,我回去了。”

    我愣了下,迷迷糊糊的朝陈学伸出手说:“等,等一下。”

    陈学手扶着车门,不解的看着我说:“怎么了?”

    一阵冷风吹来,我恍然回过神,吞吞吐吐的说:“没没事了,你有零钱吗?”

    陈学微微眨了眨眼睛,轻轻的说:“有的,拜拜”。说完陈学身子钻进了出租车,用力的关上了车门。

    我透过出租车的玻璃看着陈学,陈学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在车里朝我又挥了挥手。

    我心里一阵发紧,无力的抬起手朝陈学也挥了挥,这时司机发动了出租车,一个转弯,载着陈学渐渐远离了我的视线。

    看到车子越走越远,我愣了愣,深深的叹了口气,叹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形成一团白雾。

    我转过身,朝小区里面走了回去。

    第八集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家中,心里沉甸甸的十分不是滋味,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包裹着我的脑袋,陈学回来的突然,走的也很突然,让我一时间没办法去适应。

    我磨磨蹭蹭的走上楼,打开家门走回了房子里,我关好门准备换鞋的时候,突然发现地板上放鞋的地方清楚着印着一双小小的脚印,那是陈学刚刚放鞋的地方,而那双脚印仿佛是证明着陈学刚刚来过痕迹。

    我心里泛起一阵难过,无力的换好鞋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我扫了一眼客厅,客厅的茶几上还放着那个只吃了一点的生日蛋糕,沙发上似乎还留着陈学小小的体温。

    我挪开视线,拧开紧闭着的房间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依如刚才我跟陈学看到的那样凌乱,我连外套都懒得脱,跟一滩烂泥一样瘫软的躺倒了床上。

    为什么,刚才自己都没有挽留一下陈学?我侧翻过身子。

    我不知道。

    我躺了一会,从裤子兜里摸出手机,给陈学发去了短信,我短信上说:上了车告诉我,自己注意些。

    陈学很快回了短信说:嗯,好,上车了会告诉你的,你还是别逃课了,去学校上课吧。

    看到陈学的短信我心想你人走了还不忘让我去学校受苦,我编辑上短信回复说:嗯,睡会再去,有点累了。

    陈学回短信说:嗯,好的。

    看完陈学的短信,我竟然真的涌出了阵阵困意,可能是因为出去了一趟发现外面的天太阴的缘故,激发了我的老毛病,回来之后又躺在床上,导致睡神很快把魔爪伸向了我,我手里攥着手机,感觉眼皮越来越沉。最后终于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眼前的一切被黑暗所代替。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睡着了没有,只觉得迷糊之间自己似乎有感觉,但又说不清那种感觉来源于哪里。

    恍惚间我似乎做了一个梦,梦中的陈学穿着紫色的毛衣坐在我家的沙发上,露着笑容对我痴痴的笑着,仿佛刚才一样。

    梦中的客厅光线很亮,一切都显得那么洁白阳光,陈学的笑容很浅很灿烂,小小的嘴巴微微露出了好看的牙齿。

    而我就站在沙发旁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陈学,我刚往前走一步,突然外面的天空一下子阴沉下来,眼前的陈学被一团阴影遮住了样子。

    我后退一步,眼前的阴影慢慢清晰起来,原本坐在那里的陈学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紫色手套,静静的摆放在沙发那里。

    我心中一惊,睁开了眼,从梦境中醒了过来。

    手中的手机早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我扔到了一边,我动了动身子,感觉脖子有些酸疼。

    我摸索着拿过手机来,一看时间,竟然过去了几个小时,现在的时间刚好下了下午最后一节课几分钟。

    我有些惊讶,感觉自己只稍微睡了一会,没想到竟然睡了这么久?

    我心想这下好了,想去上课都没的上了。

    我估计找不出几个在圣诞节跟生日这天睡的比我还要熟的人了,我晃着脖子从床上坐起来,迷糊的看着手机,发现一下午手机都没有收到短信,我想起自己睡觉前给陈学发的短信。

    陈学不是说她上了车告诉我么?难道忘了?

    我把电话再次扔到一边,揉了揉眼睛,站起身子往房间外走去。

    走到卫生间洗了洗脸,我才感觉有些清醒过来,我走回客厅,坐到了沙发上。

    外面的天已经开始暗的不成样子,这要下雪又不下雪的天让人十分无语。

    我看着茶几上的蛋糕,心想晚饭也就拿它凑合凑合得了,不然爸妈这几天都不回来,我不吃也没人吃。

    正当我拿起餐刀准备对蛋糕下手的时候,突然听到我的卧室里传来了电话的铃声。

    我放下手中的武器,站起来小跑着往卧室走了过去,打开卧室门,我看见自己的手机在床上闪着光响着铃声,我走过去拿起电话一看,来电显示上写着刘梦欣三个字。

    我愣了愣,刘梦欣?嗯?

    我晕,这下完了,自己怎么把小洋娃娃给忘了?

    看到小洋娃娃的名字在电话屏幕上一闪一闪的,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回玩完了,自己中午还告诉小洋娃娃下午放学了在校门口等我,而现在已经下课有一小会,我还在家里,这不明显要放了小洋娃娃鸽子?

    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这电话是该接好还是不该接好,犹豫再三,为了避免让小洋娃娃继续空等下去,我还是战战兢兢的按下了接通键,我把手机放到耳边,就听见里面小洋娃娃好听的声音问:“你在哪?”

    小洋娃娃一句话问的我哑口无言,我心想要是告诉小洋娃娃我在家里,她会不会直接告诉李晓雨让李晓雨过来抄了我的家?

    我吞吞吐吐的对着电话说:“那个,我突然有点事,刚想给你打电话让你别等我了,你就打过来了。”

    我话刚说完,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嘟嘟声,我挪开电话一看,顿时头皮发麻。完了,这回事大了。小洋娃娃竟然把我的电话挂断了。

    我果断回播过去电话,企图可以亡羊补牢,继续编几个像样的借口糊弄糊弄小洋娃娃。可无奈的是无论电话响多久,小洋娃娃似乎都没有要接的意思,我越打越不安,心想自己怎么就把让小洋娃娃等我这事给忘了呢?

    但转念一想,确实下午光顾着跟陈学过生日了,早把这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终于,在我锲而不舍的播打下,电话里传来了您播的电话已关机的客服声音。

    我无奈的看了看手机。懊悔的把它装进了裤子的口袋里。我想起中午小洋娃娃回短信时语气就怪怪的,保不准小家伙今天本来就不怎么顺心,再加上大圣诞的被我放了鸽子,八成矛盾激化了,我心里一琢磨,只能明天拿着巧克力看看能不能负荆请罪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心里涌出一丝烦燥来。

    我犹豫了犹豫,又把手机掏了出来,编辑上一条短信给小洋娃娃发了过去。短信里说:其实今天是有礼物要送你,但是真的是有事一下子脱不开身,不是有意要放你鸽子的。

    发完短信我看着手机,心里只能先期盼小洋娃娃开了机看到有礼物要收能够原谅老夫了。

    我正看着手机发呆,突然想起自己不是告诉陈学上了车给我发短信么?都这么久了陈学都应该到家了才对,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我想了想,调出中午存进手机里陈学的号码,也发过去一条短信:到家了吗?

    短信提示发送成功。

    可是等了一小会,陈学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用她的小神速回复短信过来。

    我又等了等,见陈学仍旧没有回复短信过来。脑子里闪过一丝不安,但又马上心中暗骂自己,没事乱想什么。

    我愣了愣,然后拨通了陈学的电话。

    电话拨过去顿了一小下,就响起了滴,滴的声音,听到电话拨通了,我刚才的一丝不安顿时烟消云散。

    可是电话只响了几声,突然就被拒接了。

    我顿时一愣,心想陈学怎么跟小洋娃娃一样都成了不接电话的主了?

    但马上转念一想。也许陈学现在正在家里,不方便回短信也不方便接电话?

    难不成是偷跑回来的事情暴露了,现在正在家里接受思想道德教育?

    想到这里我笑了笑,心里又有一阵小感动涌了出来。

    本来猜想过陈学也许会记得我的生日,也许会给我发条短信,或者打个电话,但自己真的没想到陈学竟然专门跑了回来。

    想到这,我把手机重新放进口袋,心想一会陈学没事了应该会给自己回短信吧。

    我转身走出自己的卧室,准备继续自己的吃蛋糕大业。

    可是再次坐到沙发上。看着眼前的蛋糕,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没缘由的向我席卷了过来。

    虽然中午陈学陪了我半天,但是这还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家里过生日。

    想到这里我就微微的心烦意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一样,或者说,可能我一直还在等一些什么东西吧。

    在生日结束之前,不知道会不会等来那个人祝福的消息。

    想到这里,我顿时食欲大减,吃蛋糕的欲望也少了一大半,我切下一小块蛋糕。

    一边放到嘴边,一边把视线看向窗户外面。

    天色本来就因阴天的缘故有些发暗,而此时夜色也一点一点的降临开来。

    我回过神来,看到茶几上的水杯,感觉时间有些错乱。

    仿佛自己刚刚还跟陈学坐在这里,一转眼,一切都消失不见了。

    我愣了愣,想起了自己刚才做的那个梦来,梦里面的陈学竟然变成了一副手套,我忍不住笑了笑。

    记得人们常说梦是反的,这么说来,刚刚的陈学是手套变的不成了?难不成是小雪送我的手套看我一个人过生日孤苦伶仃的,所以变成陈学的样子来陪我过的生日?

    我越想越觉得好笑,仿佛刚才做的根本不是噩梦,而是个充满乐趣的梦一样。

    就在我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再次响起了铃声,我连忙放下手中的蛋糕蹑手蹑脚的把口袋里的手机掏了出来。

    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话的陈学,我心里松了一大口气,心想陈学没准政治课上完了?

    我按下接通键,电话里面传来了陈学的声音:“喂?”

    一听是陈学的声音。我连忙问道:“到家了?刚才怎么没接我的电话,不是让你上车告诉我吗?”

    电话另一头的陈学似乎有些支支吾吾,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我所有的疑问。

    听到陈学,嗯的一声,我本想再问一遍刚才的问题,但仔细一想,既然平安到家了就行了,别的也就不重要了。

    我对着电话,有些腼腆的说:“那个。今天你能够回来陪我过生日,我很开心,谢谢你。”

    说完我竖起耳朵听着电话里,希望听听陈学会有什么反应。

    可是没想到陈学却依旧很冷淡的,“嗯”了一声,好像并没有太兴奋一样。

    我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这时陈学突然开口问道:“你下午,上课去没?”

    我没料到陈学会突然问这么一句,有些不明所以,我疑惑的对着电话里说:“怎么了?你问这个干什么。下午是想去上课,结果睡了一觉,我才刚醒一会,已经没有课可以上了,天都黑了。”

    电话另一头的陈学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

    我有些不解,总感觉陈学有些怪怪的样子,我问道:“怎么了?有事吗?怎么感觉你挺奇怪的,难道你爸妈真的知道你偷跑回来的事了?挨训了?”

    我一下子问出了心里的疑问,只等着电话另一端的陈学给我解答。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按门铃的声音。

    我一惊,这个时候,谁来了?难不成是我爸妈突然回来也给我来个生日惊喜了?

    我一边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对着电话说:“等下啊,家里有人来了,我去开门,一会给你打过去。”

    我边说着边走到门口,把眼睛凑到了防盗门上的猫眼上。

    当我透过猫眼看清门外的人时,我感觉自己心里猛的一慌,手机差点从拿着手机的手里掉到地上。

    我一脸惊讶的打开门,门外的人对我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第九集

    我吃惊的看着站在门口陈学,一时间身子发僵,有些说不出话来,看着陈学对我微笑着的脸,我猛然想起了刚才自己做的那个梦来,梦里陈学的笑容跟此时的笑容是那么的相似,我心想难不成刚才走的那个陈学真的是小雪送我的手套变的,这才是真正的陈学?

    我抿了下嘴唇,吞吞吐吐的对着眼前的陈学说:你你没回家?

    陈学避开我的视线,歪着脑袋往屋子里看了一下说:“嗯,我落下了点东西忘了拿。”

    说完陈学又补上了一句:“家里还没有人么?”

    我一听,反应过来,歪开身子让出一些空隙来说:“先进来吧。”

    陈学身子愣了愣,往前跨步走了进来。

    陈学进来之后站在门口没有动,而是侧着身子看着我。

    我关好门,看着陈学有些发蒙的问:“你落下什么的东西了?你来的时候不是就拿了一个蛋糕么,手机你不是也带走了?你没回去这下午都去哪了?这都这么晚了还有去北京的车么?你回不去了怎么办?”

    我忍不住一口气问了一大串问题来,而陈学却好像对我问的问题并不在意的样子,自动忽略的前面所有的疑问,脸上轻描淡写的回答了我问的最后一问:“已经回不去了。”

    我一听。心中一颤,顿时有些慌张的说:“那怎么办?你回不去,你爸妈不得夜搜北京城?”

    陈学却看着我摇了摇头说:“没关系,我已经跟他们说了,今晚要跟新认识的朋友在外面逛街过圣诞,不回去也没事的。”

    听到陈学这样回答,我还是感觉有些迷迷糊糊,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陈学好端端的怎么又回来了?她落下什么东西了?

    我正脑子发晕,陈学突然又低声的说:“所以,今晚让我住你家吧。”

    听了陈学的话我先是一愣,马上就恍然大悟的明白过来,怪不得陈学中午死活不让我送她回去,一定是她听我跟她说这几天家里都没人的时候就打算了今晚不回去了,要陪我过完这个生日?

    等等,陈学刚才还说要住我家?我今天偷偷带她回家就已经犯了天条,借我几个胆子也不敢让她住我家啊!万一我爸妈突然半夜回来了,我岂不是被人赃俱获,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这这不太好吧,现在没有回北京的车了么?”

    陈学听了我的话,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来,陈学微微的摇了摇头,小声的说:“那我拿了东西一个人找个宾馆住吧。”

    看到陈学失落的表情,我突然感觉有些难过,心里也开始犹豫起来。

    这时陈学突然抬起头,脸上强扭出一丝笑容对我说:“那我就不换鞋了,你进去帮我把我的巧克力拿给我吧,我走时候忘记拿了,你拿给我,我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