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新婚厌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苏苏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间以摇滚乐为主题的西餐厅里,正中间的位置,一声高过一声的哭泣声,惹得正用餐的客人们纷纷侧目,只见两个打扮的青春时尚的少女,一个趴在桌子上哭的稀里哗啦一个一杯接着一杯的猛灌白开水。

    听着好友伤心哭泣,顾刘研大力的吸着鼻子,在感觉到眼眶酸涩的时候,就仰头灌下一杯白开水,用力的闭上双眼,把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给生生的逼回去。

    她不能哭,至少不能在好友面前哭,她在外人面前一向都是无坚不摧的,人送外号男人婆,她不能对不起这个响亮的名号。

    “男人婆,我失恋了,呜呜呜我爱了他那么多年,而他却当我是妹妹。妹个屁妹,我两八竿子打不着,谁愿意当他妹妹。呜呜呜男人婆他说他心中已经有心爱的女孩了,你知道他说起那个女孩的时候,那个柔情蜜意,那个含情脉脉,我当时宁愿我的眼睛瞎了。谁有我认识他早?防了这么多年,他身边一有雌性生物我就第一时间拦截。哪怕是母苍蝇都不放过,怎么还是被人有机可乘,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敢跟我抢男人。次奥,老娘现在想杀人。呜呜呜”

    司徒静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抬头看见顾刘研端着白开水牛饮,柳眉微蹙,“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我都失恋了,你连安慰一下都没有?”

    “别难过。”顾刘研很敷衍的吐出三个字,眼睛连瞅都没瞅她。

    “连你也欺负我。”司徒静瘪着嘴,泪珠子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眼角余光却一直在打量对面安静的有点诡异的顾刘研。

    她不是应该没心没肺的揶揄或者嘲笑自己,或者是很气愤的说要给自己讨回公道。不正常,不正常的很不科学!

    “男人婆,你没事吧?”她的眼睛为什么那么红?还有左半边脸也是肿起来的?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顾刘研笑的很勉强。

    “你是不是不舒服?你的眼睛好红啊!还有脸为什么那么肿?”司徒静还从来都没见过她这个样子,不对,是很久没见过她这个样子了,有三年多了吧,那次她偷偷的去美国看凌炎,回来就是这样半死不活的。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可以牵动顾刘研的喜怒哀乐,那么这个人非凌炎莫属。

    顾刘研爱凌炎十多年,两人一向不被他们看好,没想到在三个月前,还真的被这丫头惦记成功了,果真是应了那句俗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在顾刘研惦记了凌炎整整十三个年头的时候,凌炎那丫的不知道是不是良心终于发现了,居然在三个月前的情人节那晚,搞了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之后就是一场盛况空前的令人羡慕的世纪婚礼。

    这三个月,顾刘研逮着机会就显摆她和凌炎那甜蜜的新婚生活,今天从两人见面到现在她竟然连一句凌炎都没有提起,要知道她可是时时都把凌炎给挂在嘴边的人,哪怕是凌炎多吃一口她做的猪食,她都能乐上老半天。

    “最近上火牙疼,还得了红眼病,你别一直盯着我看,小心传染。”顾刘研别过脸去,不让好友看出她的悲伤。

    “红眼病?看起来还真的挺像的,你继续编!”司徒静凉凉的拆穿她,“你以为我们十几年的朋友是做假的啊,是不是凌炎欺负你了?”

    “没有,我真的是得红眼病了,上午我才刚去医院看过。”顾刘研死咬着不承认,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她不希望好朋友也跟着自己难过,她不相信哥会对她那么残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哥可能是身不由己的,一定是这样的!

    “真的是这样吗?”司徒静狐疑。

    “嗯,你没看我都没点饮料和酒,一直在喝白开水吗?我在排毒呢!”顾刘研努力的扬起微笑,似真似假道。

    “咦,你是不是又熬夜了,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能老是老是对着电脑,现在好了吧,成红眼兔子了,小心你家凌炎不要你!”司徒静边奚落着她,边拿出湿纸巾坐到她身边给她擦拭着红肿的眼眶,“疼不疼啊?医生怎么说,严不严重啊?”

    “不太严重,我自己来吧,传染给你就不好了。”

    顾刘研伸出去夺她手中的纸巾,却被她没好气的拍开手,“别动,好姐妹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不就是做兔子吗?”亚住呆圾。

    “静,你突然好煽情,我想哭怎么办?”她是真的忍不住了,所以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研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咱们是朋友,你看我失恋了第一个找的人就是你,朋友就是用来分享喜怒哀乐的,有什么事千万别自己憋着不讲。”这丫头一定有事瞒着她,而且八九不离十和凌炎有关系。

    “静,我真的没事,就是眼睛好疼,总是想掉眼泪,难受死了。”眼泪一直掉,嘴角却弯起明艳的笑,又哭又笑的看着着实怪异。

    司徒静见她一直不肯讲实话,也不再逼她,深谙好友的脾性,不想说的事,你就是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不想讲的也不会讲。

    她还是去问问那个死贱男,他和凌炎不是好朋友吗?

    司徒静是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这不,念头刚过,她就借口上厕所。

    厕所里,她拿着手机,拨通那个死贱男的号码

    嗯?

    没人接?

    奶奶的,死贱男准又是在哪个波霸的身上辛勤的耕耘呢,画个圈圈诅咒他,秒射!

    “阿嚏”

    被诅咒的某人,很没形象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不过他没往别处想,只是幽怨的瞪着那个一直制造冷气的家伙。

    这家伙到底怎么了,突然打个电话要找他喝酒,结果呢?

    害他匆匆忙忙的从床上爬起来,连手机都忘了带,可是某个说是要喝酒的家伙,从进来会所开始,只喝了一口酒,还是浅抿,之后就一直沉默,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个我说,你要做沉默者,麻烦你回家去对着你那花痴的老婆,哥们昨晚一夜没睡,能不能好心的让哥们先撤?”顾邵晨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就差双手合十了。

    然而后者,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眼睛一直望着窗外。

    不正常,绝壁的不正常!

    他虽然话不多,但是和他们几个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是一言不发的,然而今天,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过。

    敛去玩味,他一本正经的道,“炎,你怎么了?”

    是啊,他怎么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脑海中那张带泪的小脸,一直萦绕盘旋,尤其是那双蓄满晶莹的眸子里的悲切,竟让他呼吸不畅。

    那双眸子总是带着狡黠,好看又明亮,然而今天那里面却盈满了泪水

    “哎,你的电话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该不会你和你那花痴老婆吵架了吧?”顾邵晨大胆的分析着,“你终于受不了了对不对?我就说,那样的奇葩,没人能受的了,做兄妹还好,做老婆就不行了吧?从小到大,你看她干过一件正常的事情没有,整个一个疯丫头,她和司徒静一样,根本就不配拥有女人这个可爱的称”

    顾邵晨是顾皓天跟梅媚的儿子,虽然比凌炎小了不少,但是却是好友。

    深受顾刘研和司徒静折磨的顾邵晨,越说越多,简直是滔滔不绝,不经意的一个抬眸,看见那双刚才还略带忧伤,眨眼间却是满布冰霜的眸子,不由的一个瑟缩,很怂蛋的转移了话题,“对了,上次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凌炎没有回答,淡淡的收回目光,仰头饮尽杯中酒,拿起放在一旁的车钥匙,头也不回的离开。

    “”顾邵晨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之后各种抓狂,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顾刘研奇葩,丫凌炎更是奇葩中的奇葩,一对不正常!哼

    **

    辗转反侧,都已经午夜十二点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从回到家,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无数条短信,都是石沉大海,就如她此刻的心情一样。

    顾刘研,他不会回来了,都已经撕破脸了,他还回来做什么,看你那张让他厌恶的脸吗?

    原本以为的幸福,竟只是昙花一现。

    顾刘研,是你自己上赶着让人家玩弄羞辱的。

    十三年了,你从初相识的那一天,就没皮没脸的献初吻,之后又是各种穷追猛打,就连结婚,都是你自己耍手段得来的。

    他虽然对你不错,可是从来都没有对你说过,我喜欢你,或者是我爱你,是你自己一直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的。

    有今天,全是你自作自受,你活该!

    她陷在悲伤的思绪里,如果不是突来的铃声,她还不知道,原来她竟早已泪流满面。

    铃声响起,她以为是他的,连看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接通,可是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些什么,只见她的脸色瞬间苍白,那单薄的身子瞬间抖如筛糠

    **

    刚把车停在靳家大门口,顾刘研顷刻间就被一大群记者群攻,费了好大一番力气,她才进了屋。

    “老妈”看着那双目呆滞,仿佛一夕之间苍老了好几岁的母亲,一路强忍着的顾刘研的情绪,差点不受控制,但是她还是咬紧牙关,极力的忍住了。

    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客厅的沙发旁,蹲在一声不吭的母亲面前,她努力的扬起笑脸,轻声唤着她,“老妈,我回来了。”

    母亲就好像失了魂一样置若罔闻,如一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眼中的湿热,就那么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她连忙抬手抹去,但是声音却难掩哽咽,“老妈你不要这个样子,你和老爸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你是最了解他的人,所以你也应该最信任他,老爸一定是被冤枉”

    怎么可能呢,老爸怎么可能贪污呢,一定是别人陷害的!

    “研研”一直未做声的顾影突然出声,:“人证物证具在,没人会相信他是被冤枉的!”

    顾影就是顾刘研的生母,当年她和靳斯黎发生了一夜情,有了顾刘研,当时她暗恋靳斯黎多年,而靳斯黎却并不知道她的存在,最后因为种种原因,她把孩子寄给了靳斯黎,之后消失了五年,却没想到命运兜兜转转两人有一天会成为夫妻。

    顾刘研拼命的反驳,“不,不是这样的,有时候眼见也不一定属实。我不相信老爸会做那样的事,他一定是被别人陷害的。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陷害老爸,被我查到,我一定要他好看。”

    “不,你不能查”顾影一把抓住她的手,狠狠的:“什么都不要做!”

    如果真的是有人暗中捣鬼,她的脾气又那么莽撞

    “凌炎呢?”想到什么,陆影道:“电话一直打不通,他出差了吗?”

    “他”顾刘研刚说一个字,眼眶就忍不住一红:“嗯!”

    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妈妈已经够难过了,她不能再让她担心了!

    “妈找我什么事?”

    她话音刚落,门口处走进来一抹俊挺身影,正是她口中说出差之人。

    再次看到他,不过才隔了几个小时而已,顾刘研却恍如隔世,眼泪倏地就下来了

    看着她的眼泪,凌辰插在裤袋里的手,握紧成拳,思绪翻转到两人的第一次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