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4章 一步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冷青衫
    我平静的望着他,柔声说道:“我当然也没有办法。”

    “……”

    “但是,陛下最好还是准了。”

    他说道:“你是在威胁朕,还是”

    “我什么也没有,”我淡淡的说道:“我只是觉得,陛下应该恩准我了。”

    “……”

    “我能做的,都做了。”

    “……”

    “陛下,难道真的连我的尸体也要?”

    听到这句话,他的呼吸猛地一沉,一下子从我的面前站了起来,我感到他的身形太急,都惊起了一阵风,吹得我额前的白发飘飞了起来。

    我慢慢的抬起头来,又望向他。

    他站在我的面前低头看着我,晦暗的光线下,他的身形紧绷着,微微颤抖,好像被拉到极限的弓弦,仿佛下一刻就要崩断了。

    而整个宜华宫内,也被这样的情绪所笼罩,一时间,连风都吹不进来了。

    两个人这样相对着,如同对峙。

    我的眼睛瞎了,要比明眼人更容易一些,因为我看不到别人的怒容,也不会为他的震怒而退缩,反倒他是,我感觉到他的呼吸急促得有些支撑不下去了似得,过了很久,才咬着牙,说道:“你说得对,朕,就是连你的尸体也要!”

    我叹了口气,低下头去,黯然的说道:“要一具尸体做什么呢?”

    “……”

    “要我留下做什么呢?”

    “……”

    “陛下,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能给的,也都已经给了,这样的形如枯槁,陛下留我何用?”

    “……”

    “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点安宁,哪怕只是一天?”

    “安宁?”他听到这两个字,突然笑了起来,可笑声中,却充满了咸涩的滋味:“你要的安宁,是宁肯离开朕,孤单一个人,也要去缅怀你心里的那个人,你要安宁的守着他哪怕只是他的一段记忆,是吗?”

    “……”

    我安静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原来,陛下也是明白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大笑了起来,踉跄着在这空旷的宜华宫中走了好几步,那身形就像是被抽走了主心骨的木偶,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

    他的笑声,震得屋道:“既然已经交代清楚,自然希望能越快越好。”

    “……”

    他安静了一会儿,轻轻的道:“越快越好……”

    “……”

    “你恨不得,立刻,就离开朕,是吗?”

    我闭上了嘴。

    他看着我,慢慢的说道:“难道到了这个时候,朕还不能要你一句真话?”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想要早一些离开。”

    听到这句话,他仿佛轻笑了一声,又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颜轻盈,朕这一生最希望的,就是得到你的坦诚。”

    “……”

    “可是朕又害怕,若你开始坦诚,就连敷衍,都不肯再敷衍朕了。”

    “……”

    这句话让我的眉心微微一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已经对着我摆了摆手:“坐。”

    我的肩膀微微抽动了一下。

    他让我坐?

    坐下做什么呢?

    回想起过去,他曾经对我做过的事,那种不安的感觉又一次涌上了心头。

    承明殿高大的石阶下,那条长长的,狭窄的甬道是直通向宫门的,若他真的应了我,给我一个了断,只一句话,我就可以转身离开。

    但是,他却让我坐。

    见我站在那里不动,他说道:“怎么,害怕?”

    “……”

    害怕,说不上。

    人到了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因为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什么不能失去的了。

    我唯一害怕的,只是自己已经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不能离开。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还是想就这样离开。”

    他低着头,也并不看我,沉声道:“但你应该知道,若没有朕的应允,哪怕你离宫门只有一步,也走不出去。”

    “……”

    “坐。”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走上前去,跪坐在了他的面前。

    两个人平静的相对着,他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轻轻的摆了摆手。

    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侍从,送来了一个托盘。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勉强看到了上面的东西的轮廓。

    好像,是两只酒杯。

    等到那侍从将东西放到我们面前的桌案上,果然,闻到了一股清冽的酒香。

    他,又要给我喝酒?

    我微微蹙眉,抬起头来看向他又是上一次,在吉祥村的那个把戏?

    他这样一个自视甚高的人,怎么可能同样的把戏对我玩第二次?

    对着我有些疑惑的目光,他仿佛也看透了我心中所想,平静的说道:“你可以放心,这两杯酒的确有一杯加了东西,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只问道:“那是什么?”

    他说道:“穿肠毒药。”

    这四个字,在这座空旷的大殿中回响着,好像无数人都在我的耳边说着这四个字

    穿肠毒药。

    穿肠毒药!

    我静静的坐着,连睫毛都没有颤抖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轻声说道:“陛下要我喝哪一杯?”

    裴元灏看着我,慢慢的说道:“你来选。”

    “选?”

    “对,你来选。”

    他两只手放到了桌案上,不知道是不是在微微的用力的关系,我感觉到桌案都被他捏得有些颤抖了起来。

    但他的声音,还算平静,只是在这个时候,透出了一点低哑。

    “这两杯酒,有一杯,是珍酿,有一杯,是剧毒。”

    “……”

    “你来选。”

    “……”

    我低头对着那两只酒杯,虽然还不能完全的看清,但我大概也琢磨过来了,这两只就被是一模一样的,杯子里的酒,也都是清冽甘香,透着琥珀色的光。

    凭人眼,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的。

    但是,既然是他让人拿出来的,他自然知道,哪一杯是美酒,哪一杯是毒药。

    所以

    我抬起头来对着他:“我若选对了呢?”

    “你若选对了,喝了那杯酒,朕会站在这里,目送你出宫。”

    我沉默了一下,又说道:“那,我若选错”

    他没有立刻接我这句话,而是也沉默了一下,才沉声说道:“若选错,你就不要走了。”

    “……”

    “留下来,陪朕一同终老。”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低沉中也透出了一点温柔来,说道:“你知道,今时今日,朕所能求的,已经不多。”

    “……”

    “轻盈,朕不要你做什么,什么都不用做。”

    “……”

    “你只要只要,留下来。”

    “……”

    “留下来,陪朕一同终老。”

    我低着头,听着大殿中回响着他的话语,目光却始终看着那两杯酒,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一笑:“陛下,就是不愿意让我走?”

    “……”

    “陛下还是不肯放手。”

    立刻,我听见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对着我,那双眼睛仿佛都有些发红,声音也在这一刻颤抖了起来:“若朕能放手,早就放了!”

    “……”

    “颜轻盈,你什么都明白,你什么都懂。”

    “……”

    “可你,从来都不懂朕。”

    “……”

    “你从来,都不愿意懂朕!”

    说到这里,他好像痛得厉害,整个人都在微微的抽搐着,咬牙的声音在这空旷大殿里,透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痛楚。

    “……”

    我坐着不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去。

    眼前的那两杯酒,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不管怎么样,我都知道,那是两只一样的杯子。

    一生,一死。

    他让我选,但不是选择生死。

    他只是要让我留下而已。

    因为对生的渴求,对死的恐惧,从见到他的第一天,我就一直这样妥协的,因为怕死,因为贪生,我无数次的匐倒在命运的脚下,任由这只怪兽将我吞进去,又吐出来。

    到了今天,我已经面目全非。

    难道,还要继续吗?

    想到这里,我抬起一只手,慢慢的伸了过去。

    裴元灏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灼人了起来,看着我的那只手,那滚烫的目光几乎都要将我的手灼伤。

    可是,当我的手刚刚伸到一只杯子旁边的时候,突然又停下了。

    他的呼吸,也随之一窒。

    我抬起头来对着他,轻声说道:“只要我喝下去,没事的,就是美酒,对吗?”

    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但还是沉了一口气:“当然。”

    我对着他笑了笑:“陛下,金口玉言。”

    说完,我伸出了另一只手。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我两只手拿着那两只酒杯,在桌案上飞快的移动了起来。

    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手上的触觉还在,甚至,因为看不见的关系,我的手指,耳朵,任何一处观感都变得敏锐了起来,两只酒杯在我的手中不断的交换着移动位置,就好像穿花蝴蝶一般,一下子晃花了他的眼。

    终于,在他惊愕的目光下,我的两只手停了下来。

    两只酒杯在我的手下,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来回,但是,连一滴酒都没有洒落出来。

    他的目光闪烁着,忽的抬起头来看着我:“你”

    我平静的说道:“多谢陛下赏赐。”

    说完,便拿起了一杯酒。

    就在我刚一拿起那杯酒的时候,他猛地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酒水微微的荡漾了一下,险些泼洒出来。

    我抬起头来,眼睫微微的扇动了一下:“陛下?”

    他的气息沉重,好像被什么东西一把扼住了喉咙,让他的呼吸和心跳都变得艰难了起来,他用力的抓着我的手腕,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我纤细的手腕在他的掌心,显得那么孱弱。

    几乎轻轻一折,就要断了。

    但我还是咬着牙,并不叫痛,只说道:“陛下……”

    “你知道”他的声音低沉,好像从心底里发出来的:“若你选错了,你”

    “我会死。”

    我平静的望向他。

    “你宁肯死?”

    “我只是想走。”

    “……”

    听到这句话,他的手猛地一颤,松开了我的手腕。

    手腕上几乎都留下了他的指痕,我痛得厉害,但也只是对着他微微的一笑,然后,将酒杯送到了嘴边。

    “轻盈!”

    他又咬着牙,叫出了我的名字。

    但我并没有停顿,只是一仰头,便将那一杯酒喝了下去。

    “轻盈!”

    他沉重的呼喊声在大殿中响起,仿佛一下子震得整个大殿都颤抖了起来,而那甘冽的美酒从舌尖流向喉咙,带来一阵醇香之后,又是慢慢的灼烧感。

    我将酒杯放回到桌上。

    一切,好像又都平静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抬起头来,对着还有些微微抽搐的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往大殿外走去。

    身后传来了一阵乱响,是他突然从低矮的桌案边站了起来,因为动作太猛,几乎将那桌案都掀翻了。

    我停下,却并不回头,只轻轻的说道:“陛下,我没事。”

    “……”

    身后的所有的响动都在这一刻消失了。

    而我,一抬脚,迈出了承明殿。

    这个时候,阳光大好。

    耀眼的日光一下子刺进了我的眼睛里,即使使命,也能感觉到那炫目的光芒,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我对着头道:“宁妃娘娘,和嫔娘娘,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杨金翘说道:“我们知道你今天,我们来送你。”

    最后两个字,她说得有点重。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明明阳光大好,虽然周围还有冰雪未融,但暖意还是有的,可是每个人说话的声音都显得鼻息浓重,声音低哑。

    就像在哭。

    皇子念匀竟然又认出了我,一只小胖手指着我,咿咿呀呀的对刘漓说着什么,刘漓抱着他,鼻息浓重,说的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我只停了一下,便对他们说道:“告辞了。”

    说完,便立刻转过头去。

    杨金翘在身后突然喊我:“颜轻盈!”

    若是平时,她叫我,我也许会回头,但这个时候,我不但没有回头,甚至更快的几步,往前走去。

    喉咙口的炽热,这个时候化作了一片腥甜的味道,不断的往上涌,我生怕自己会在他们面前露出什么来,只能避开。

    可是,就在我刚往前走了两步,脚步已经虚浮得不像是自己的,一步一步踉跄着,我下意识的伸手要扶住身边的一个东西,却感觉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了我。

    “你,没事吧。”

    有些生硬的声音,却带着一点暗暗的关切,这个声音对我来说都变得有些陌生了,但旁边一响起瑜儿的声音,我立刻就知道他们是谁了:“轻盈,你怎么了?”

    是申啸昆和瑜儿。

    他们也来了。

    感觉到申啸昆难过的抓着我的手,想要放开,又有些不忍心,连他浑厚的声音都戴上了一丝艰涩的味道。

    我还想要跟他说什么,突然,胸口那阵火辣辣的感觉一下子变成了刺痛,好像有什么利器在内里翻绞着,将我五内都要搅碎了一般。

    我痛得眉头一蹙,下意识的抓紧了他的手。

    “轻盈!”?我急忙偏过头去,伸手阻止他们跑过来,哑声道:“我没事。”

    “……”

    “我没事。”

    说到这里,我又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将胸口的剧痛带来的不断往上涌的血腥味用力的压了下去。

    头了,我知道。”

    她吃力的扶着我,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要什么。”

    “……”

    “我是来帮你的。”

    “为,为什么……?”

    “为什么?”

    她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我:“你忘了,曾经约定过什么?”

    “……”

    “你跟我约定过,如果有一天,你离宫门只有一步的时候,让我一定要”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一涩,几滴滚烫的东西从脸上滑落,滴落到了我的身上。

    用力的挣了许久,她才咬着牙,坚持的说道:“我会帮你,走完这最后一步的。”

    “……”

    “轻盈,我们走。”

    这一刻,我的脑海里已经一片空白,记不清我和她约定过什么,记不清我曾经说过什么。

    我只踉跄着,在她的搀扶下,抬起头来,看着眼前那高高的门槛。

    这一步

    这一步!

    感觉到我的呼吸已经有些困难,整个人痛得抽搐,黑红色的血不断的从嘴里涌出来,就好像一个破损了的血袋子,到了此刻,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常晴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抓紧了我的手,用力的说道:“轻盈!”

    “……”

    “轻盈不要!”

    “……”

    “轻盈你记得,你还有这一步要走,你要走出去!”

    “……”

    “轻盈!”

    我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在她的哭喊声中化作了乌有,我什么都看不到,也什么都听不到,在那剧痛的折磨下,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往前栽倒下去。

    我,跌出了那道门!

    “轻盈!”

    常晴高喊了一声,急忙跪坐下来,用力的抱起了我:“轻盈!轻盈!”

    她的喊声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我抬起头来,已经看不到她的模样,只感觉一滴一滴滚烫的泪水滴落到脸上,她用力的抱着我,不顾我嘴里大量涌出的鲜血将她的一身华服染得鲜红,只用力的抱紧了我。

    好像这一刻,抱紧了生命里最后一点温暖。

    而我,对着生命里的最后一点温暖,轻轻的露出了一点笑意。

    鲜血和眼泪,在这一刻交织。

    有风吹过。

    我在头顶耀眼的阳光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阳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