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一百七十八章 不行就只能挖周瑜的墙角了

第四千一百七十八章 不行就只能挖周瑜的墙角了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坟土荒草
    z,最快更新神话版三国 !

    陈曦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人闲下来,这可都是重要人力资源,更重要的是这年头盗墓贼,那可是逮住了往死了打都是活该的典型,所以给口饭吃让他们好好干活,那可是仁德的表现。

    所以只要有需要了就让他们干活,不往死了用,就只是正常班,属于又仁德,又合理的一种处置方案了。

    公共卫生这种东西不管怎么说都是相当麻烦的玩意儿,在没有下水道的现有城区建设新的下水道,没有这些专业人士那是真的很难搞的,所以这些专业人士从某种程度讲,也算是被国家包养了。

    就像现在,军队进驻钵逻耶伽之后,迅速的清扫整个城市,消灭所有的卫生死角,然后将乱跑的牛,能打死吃肉的直接吃肉,不能打死吃肉的本土圣牛瘤牛,清理到城外进行牧区养殖,等待时机转移后进行处理,反正不在本地人面前杀圣牛就不是问题。

    后世印度地区的瘤牛依旧是圣牛,但这并不妨碍牛肉出口量世界第二,所以只要不在人前搞就没问题,大部分印度人自己不吃,倒也不怎么妨碍别人吃,这点倒是挺不错的。

    等清理完城市的污秽之后,就到处撒生石灰进行消毒,然后加强卫生管理,兴建下水道等等,毕竟拆了重建这种事情怎么说呢,得考虑成本,而且有些城市拆了就建不起来了。

    而陈曦从府衙出来看到的就是已经基本消毒完毕的钵逻耶伽城,也只有到了这一步,这个城市汉军的士卒才能正常居住,虽说当地的生水还是得煮开了使用,但大体已经有类中原了。

    “太尉正在处理阵亡士卒的抚恤,请您一起过去。”许褚倒也没有隐瞒,再说通知陈曦过去实属正常,毕竟要陈曦掏钱啊。

    “哦,那行吧,关将军他们呢?”陈曦闻言点了点头,然后随口询问了一句,关羽等人已经抵达了,只是陈曦见了一面之后,就找不到了,略微有些好奇跑到什么地方了。

    “去剿匪了。”许褚想了想回答道,本来他也需要去剿匪的,但是于禁让他留下来保护刘备和陈曦,许褚也就没去。

    “剿匪?”陈曦闻言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就明白是啥情况,说白了不就是钵逻耶伽溃散的那些乱兵吗?

    “于将军当时野战击溃了布拉赫之后,并没有花费时间抓捕俘虏,九万人撤回去了三四万左右,我们俘虏了也就一万左右。”许褚还以为陈曦没反应过来,开口给解释了两下。

    于禁打赢布拉赫之后,局势其实已经明显了,攻城有把握能拿下,那么消耗时间抓俘虏反倒给对方更多的准备时间,所以于禁只抓了一些就地投降的俘虏,就带兵前往钵逻耶伽。

    当时倒是爽了,事后不得不补课,就像现在,关羽都来了,于禁的俘虏还没抓完,甚至还需要关羽一起帮忙抓俘虏。

    “事急从权而已,能理解。”陈曦笑了笑说道,“走吧。”

    等陈曦来到刘备这边的时候,刘备已经将档案处理的七七八八,正在考虑接下来去伤兵那边看望的事情。

    “你那边怎么样了,我听元直说你最近在好好干活。”刘备看到陈曦过来抬手招呼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扎心的话。

    陈曦眼角微微抽动,哪怕是他也难免觉得有些过分,虽说他确实是摸鱼的时候比较多,但偶尔好好干干活,这群人来一个问一个,确实是有些离谱,甚至连刘备都忍不住点评两句,过分了,过分了。

    “还好吧。”陈曦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

    “也就是说处理完了?”刘备对于陈曦“还好吧”的理解就是活干完了,我又可以摸鱼了,谁也别拦我摸鱼。

    “也算是处理完了,有点难搞,玄德公来到恒河,应该也认识到这边的症结所在了吧。”陈曦将话抛给刘备,笑着询问道。

    “恒河这边和我们本土,以及其他占领地有着很大的不同,其文化完全不类中原,想要如本土或者北疆、扶南、南越那般驱使,着实太难。”刘备也是见多识广,直接给出了回答。

    “对啊,问题就在这里,所以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很麻烦的。”陈曦颇有些唏嘘的开口说道,“到时候又需要从中原迁徙一部分的产业管理人员过来,在这边重塑中原本土的产业。”

    刘备毕竟经历过交州那次宗族族老裹挟当地向刘备求情的情况,当然后来也明白那些人其实还真不是反他刘备和陈曦,而是奢求更多更好,思维固化,不明现实,所以反倒才难对付。

    正因为这种难对付,后面刘备才特意关注交州地方宗族,最后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地方宗族怎么被陈曦一点点的瓦解,最主要的是在这一过程之中合情合理,没有造成任何的动乱。

    可以说现在几乎就等着当地那些族老宗老什么的自然凋零,交州地区千百年来形成的地方宗族就会自然瓦解。

    故而陈曦提出要从中原迁徙产业管理人员在这边重构产业,刘备就明白陈曦想要做什么,虽说不了解怎么去做,但刘备最起码是知道这么做了之后的结果。

    只不过听完陈曦的吐槽,刘备微微皱眉。

    “要从冀州和豫州分走一部分的产业管理人员?”刘备皱眉看着陈曦略有慎重,“没必要这样吧,你我多年下来,你也知道我依靠的并不是什么帝王心术和平衡,而是靠这些。”

    说着刘备将一厚沓的档案拿起来摇了摇,这才是刘备的基础,什么平衡和帝王心术,说白了不就是对于自身力量不自信才需要这么玩的,力量足够解决问题,那么很多事情的解决方案就非常明朗了。

    “呃?”陈曦愣了一瞬,“我知道你的根基在军方,我要从冀州豫州抽人,那是因为真的人手不够了。”

    “是之前的意外打乱了你的计划,还是”刘备开口道。

    “是后者,计划这个,其实在早先我就说过,有些事情难以避免,兖州案和冀州案其实是一种必然,没有这一出,也会有别的,我本身就有所准备。”陈曦带着几分唏嘘说道,“可我们的底子经不住这么使用,人手不够是一种必然。”

    “没有别的后备手段了?”刘备直接坐下,指了指一旁的位置示意先不去伤兵营那边了,先了解一下陈曦这边的情况,伤兵营那边早半个时辰,晚半个时辰其实都没影响,去不去才是最重要了。

    “倒也不是没有后备手段,而是后备的手段要应对下阶段的计划。”陈曦将第二个五年计划之中涉及的乡村企业建设所需要的岗位人员缺口指出来,并且将五年教育的替补人员数目也进行了描述。

    “这些我们从泰山年间培育出来的人员在数量上和质量上现在绝对都是合格的,而且如果只是对内作为技术岗位进行援建指导,数量也绝对足够,但不可能让他们所有人都去做这件事。”陈曦的脑子很清晰,他本身就是在按部就班的做这些事情。

    “我们将他们培育出来就是等国家需求的时候可以使用,为什么不能投入?”刘备皱眉,隐约有些不满,在某些行为上,刘备确实是有些推己及人的想法,问题是刘备的道德水平很多人达不到。

    陈曦挠头,“您能体量,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啊,有些已经有了家室,在本地尽力还行,去别的地方,相当于重新来过,哪怕有官方背书也需要考虑其他的东西,这些都是难以避免的事情,为国家奋斗是应该的,但在还有余地的情况下,还是挑选适合的人员比较好。”

    刘备点了点头,因为这一世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波折,刘备还是有些青年时的莽撞,但好歹和陈曦共事多年,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强求,当然这些不能强求的事情多是可以转圜之时,某些事情刘备还是坚定的认为不能妥协。

    “那你的人员缺口怎么办?”刘备皱眉询问道,“集村并寨,增加地方抗风险能力,加强管理,提高地方公共设施对于民众的普及度,保证百姓的权益是第一个五年计划,而第二个五年计划是在第一个计划上进行的扩展,支撑村寨企业,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可这”

    因为陈曦的政策延续性,所以时间久了,刘备也就逐渐的理清陈曦这些政策是为什么而布置的,可既然是逐级推进,环环相扣,现在一环断了,后面怎么办,就是个大问题了。

    顺带一提,其实早期刘备对于集村并寨是有异议的,毕竟村寨越大,百姓耕作需要行走的距离越远,花费的时间精力越大,虽说管理起来越容易,但加大了百姓的时间成本。

    然而随着陈曦集村并寨的推进,刘备认识到所谓的时间成本其实是要综合考虑的,人口不够多的村寨,水网改建、道路改建、物流贯通、教育布设、人员管理什么的成本都会大幅增加。

    尤其是水网改建和道路重布,这是对于地方百姓最为重要的两件事,普通地方村寨自己是无法承担这两项工作的,而国家为百余人的村寨搞这个和为两千人的村寨搞这个,不管是从成本、还是获利角度讲都是两码事,所以刘备很快就很陈曦统一的思想。

    不过刘备其实还是倾向于一千人的村寨,因为这个规模的村寨,百姓种田的话,在道路贯通之后,去田里面,步行花费的时间是小于一个半小时,而人口上升到两千人之后,部分百姓进田时间就需要两小时,这就有些要命了。

    陈曦对此并没有看法,他只是在田头用泥砖给修了小房,问题基本解决,反正以前农忙的时候农民也是住在田里面,远处的田地给准备个泥砖房,让人送饭,或者自己做饭什么的,农民不会觉得远。

    再说最核心的一点在于,一千人的村寨是撑不起第二阶段的计划的,村寨企业虽说小,在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在有相关较少配套的前提下,常驻都需要十几人到几十人,忙的时候需要上百人,而一千人的村寨,根本撑不起来这种运转。

    当然后期刘备也明白了这一点,陈曦是在以搭建未来的方式在一点点推进,对于当前未必是最优解,但从长远来看,确实是最佳的答案,所以刘备及其他也就不怎么在这一方面发表感言了。

    只不过现在,刘备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说,在他看来村寨企业的推动很重要,这关乎着百姓的碗里面到底是纯粹的干饭,还是上面能铺上一层肉,动这个在刘备看来有些接受不能。

    如果说一五计划的初期是解决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后期是将清汤寡水的稀饭换成了干饭,那么二五计划的乡镇企业铺开,在国家能拿到钱的同时,也能让百姓吃到肉,所以刘备很关注。

    故而一听要动而地方乡镇准备的技术人员,刘备就有些接受不了,我奋力的开疆扩土是为了给后人留下更广阔的未来,努力的运营国家,是为了让当代的百姓过得更好,结果现在这俩之间需要妥协?

    “也就是说,要么迁人来恒河,加强恒河的管理,给后续开拓打下坚实的基础,保证这边不出现动荡,发挥出新纳土地的潜力?要么继续推进村寨企业建设,将这个压一压?”刘备总结道。

    “我可没说。”陈曦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说需要抽调一部分原本用来推进村寨企业的技术骨干来恒河这边搞产业推进。”

    “那不是一个意思吗?”刘备皱眉道,“你把那群人抽走了,后方村寨企业推进不就缺人了,不行不行,这个不行,保也得先保我们自己人,这边先凑合着搞就是了。”

    刘备的道德水平很高,但夷夏之辨其实很清楚明确的,什么国际主义,对于刘备来说都是扯淡,亲疏远近还是很明确的,这种时候当然是保自己人了,先让本土的弟兄们吃上肉,再管其他人。

    要是连自家的问题还没解决呢,就去解决别人家的问题,那不就成了本末倒置了?

    所以刘备想也不想的就决定丢掉恒河包袱,轻装上阵,先这么运营着,反正也没炸,钟繇干的不是还挺好的,让他继续干就是了,只要不炸,过几年陈曦缓过来,不也能在搞,不急于这一时。

    “呃”陈曦嘴角抽搐了两下,刘备这个回答真的是完全符合了这个时代的思维。

    “总之当然是搞国内,那才是我们的本,饮水思源,人不能忘本。”刘备很是诚恳的说道,“有余力了再搞这边,反正也没炸。”

    “没那么严重的,其实还有一些别的可用之人,好歹还有一些后手,只是在思考要不要寅吃卯粮。”陈曦抬头有些唏嘘的说道。

    怎么可能将牌全部打完,陈曦本身就是在一边打牌,一边不断印牌,真要说手上还是有一些别的牌,只是这牌真就是能不动还是不要动比较好,不過没得用了,拿来用一用也可以。

    “啊,還有啊,那没事了。”劉备沉默了一会儿,发出了不知道是感慨,还是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声音。

    陈曦挠头,想了想,还是没有解释,剩下的全都是搞机械和榫卯,快速加工的人员,至于说这些人在哪裡,当然是在周瑜的船上啊!

    船员为什么被默认为技术兵种,就是因为所有的船员难免都会因为在船上而被迫学会机械加工和快速修理,周瑜穿上那些人,别的不会,绝对都会修理大型机械,而且都基本知道这些大型机械的原理。

    说实话,这都是被逼的,因为难免一船人出海,出点小意外,不会修怎么办?学呗!

    在那茫茫的大海上,就他们一船人,有个屁的办法,出问题了当然只能自己修了,时间久了,只要是标准的船员,基本都会搞机械,而这些人下船来搞企业,最起码机械维修和流程原理他们是能弄明白的,带个技术岗,维修员和管理员就可以直接兼职。

    再加上是军人出身,规章制度和中下层管理其实是可以弄的很明白的,唯一的缺点就是要挖周瑜的墙角,毕竟能干这些事情的船员基本都是跟随周瑜孙策麾下多年的老船员了。

    普通的船员上船一两年虽说也都勉强能干,但只有这些老船员才能清楚的弄明白内中的流程原理,外加基本能修所有的大型机械

    “先寅吃卯粮吧,实在不行,真到那个时候我再想办法吧。”陈曦心下无奈的对刘备解释道。

    周瑜的墙角能不挖的话,陈曦也不想动的,但没选择的时候,还是挖吧,反正也就是被周瑜追着骂而已,有啥,大不了多给点补贴,反正周瑜也不知道真正的价值。

    ------题外话------

    这个是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