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一百九十七章 为什么不早说

第四千一百九十七章 为什么不早说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坟土荒草
    吴家生产的破界血珠威力很不错,除了价格贵了点,其他方面都很不错,只不过靠这个东西想要在大军云气下炸死贵霜的军师那就是做梦了,就跟汉军的军师有保护一样,贵霜的军师也有保护。

    可从一开始董昭的目的就不是炸死竺赫来,他的目的只是告诉竺赫来,我发现你了,这个情报组织的壳子已经暴露了,你还敢用吗?

    所有的情报人员和情报组织都存在这么一个问题,当他们没有暴露的时候,就是一根威胁着致命要害的尖刺,但只要被发现了,那就直接失去了危险性。

    董昭虽说不知道自家之前是怎么被算计了,但这玩意儿毕竟根子是自己造出来的假情报组织的壳子,那么现在直接丢掉也不会有多少的损失,毕竟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假情报组织。

    只不过中间因为不断地获取到相当不错的情报,导致董昭有心想要将这玩意儿落实,可现在既然确定这个情报组织已经被竺赫来渗透,而且竺赫来投入的成本比自己还高。

    既然如此还思考啥呢,当然是直接爆破掉啊,都是损失,只要你的损失比我的大,那我就是成功。

    情报组织里面的死士从来不缺,不少人在加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尤其是潜藏在敌区的情报人员,很多在出发之前就已经写好了遗书,故而当董昭以特殊信鹰将破界血珠送过来的时候,收到情报的那位已经明白局势了。

    所以对方想也不想,直接表示前线送来加急情报,趁现在他们还没有丢掉竺赫来的信任,来一波当场带走竺赫来试试!

    “轰隆隆!”破界血珠的自爆带来了惊人的威力,哪怕有护卫拼死保护竺赫来、赫利拉赫等人,在这个贵霜营地的中心,被云气严重压制的地方,也炸起来了一大片的血色。

    不过就像董昭估计的那样,我炸不死你们,还恶心不死你们呢!

    竺赫来因为离得太近,还没反应过来就面对了爆炸,哪怕有降世之辉和护卫的保护,整个人也被炸的狼狈不堪,衣服直接碎成一缕一缕,身上多处受创,口吐鲜血跪在一旁。

    塞格迪因为第一时间发现,拉着身边的迪利普跑的够快,虽说也相当狼狈,但只受了点轻伤,最惨的赫利拉赫直接被炸断了一条胳膊,就这还是因为护卫保护,以及降世之辉的双重消减,否则人都没了。

    实际上,若非有厚重云气镇压,破界血珠的一波自爆,足够将这群人全部炸死,可惜董昭很清楚,竺赫来等人又不是傻子,不可能离开营地,所以能恶心一波是一波。

    “咳咳咳~”竺赫来吐着血,他想过汉军发现之后会如何应对,但他完全没想过汉军会是这么一个应对,太快,太离谱,甚至完全没有一点点要脸的意思,直接就冲着炸死自己而来的。

    “你们还好吗?”塞格迪灰头土脸的煽着尘土对着周围询问道。

    “快去叫医者,赫利拉赫的胳膊被炸断了。”迪利普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呻吟的赫利拉赫,赶紧通知护卫去救人。

    “该死,该死!”竺赫来面色铁青的骂道,汉室的反应完全超过了他的预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正常的反应。

    “对方应该是故意激怒我们的,如果我们稍微小心一些,都不可能受到这么重的伤,毕竟我们在营地中心,有着厚重的云气保护。”塞格迪开口劝说道,而竺赫来闻言深吸一口气,尽可能的平复心态。

    与此同时各处的护卫已经迅速的赶了过来,多余的人手尽可能的抬着赫利拉赫去后营进行救治,剩下的几人则是一身狼狈的对视。

    “是我大意了,我只考虑了在情报控制上的输赢,以为我拿下了情报组织,完成了反向渗透就是成功,没想到……”竺赫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尽可能的调整心态道。

    董昭的玩法其实完全不属于常态、有身份的“上层人士”的玩法,反倒很有点小流氓的做法,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家伙在这一方面转换的非常顺畅,对于他而言,要的是刺激,又不是脸面,能开心就可以了,比方说这次就是报仇不隔夜。

    大半夜被吵醒,早上破界血珠就到了竺赫来的面前,玩情报?在智力上跟你争锋?争个屁,先让我发泄一下怨气再说。

    “汉军就是让这种人来管理情报的吗?”迪利普甚至有些难以置信,管情报的人最起码的素质不应该是天塌不惊吗?输输赢赢,喜怒不形于色,发现自家被算计了,不应该埋头隐藏的更深,怎么上来就是自杀式袭击,这也太离谱了吧。

    “应该是的。”竺赫来深吸了一口气,他也觉得离谱,汉室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让这种人来管理情报,这也太暴躁了,这一下不是基本实锤了整个情报网络吗?

    等等,思及这一点,竺赫来的脸色都变了。

    “不好!”竺赫来面色大变,董昭都给他送了这么一个东西,那之前的情报组织得受到什么程度的打击?

    秘密战线?既然已经暴露了,董昭就当战争来打,谁怕谁啊,反正只要解决了对手,那就是胜利!

    “你们没事吧。”韦苏提婆一世姗姗来迟,也没问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竺赫来等人的情况。

    “没什么,只是赫利拉赫受了点伤,估计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不留任何后遗症的恢复。”竺赫来快速的回答道。

    韦苏提婆一世闻言双眼微微一沉,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他们贵霜这边中下层的医术虽说不如汉室,但最顶层的那些人物所享有的医疗保障绝对不逊色于汉室,在这种情况下,尚且需要一个月才能恢复,那得是伤筋动骨的伤势了。

    “发生了什么?”韦苏提婆一世看着塞格迪询问道。

    塞格迪言简意赅的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讲解了一遍,韦苏提婆一世看向竺赫来,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我去看看赫利拉赫那边,你们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不要让叔祖为难。”

    中营的另一边,阿勒泰正在给库斯罗伊和奥斯文上课,说实话,在阿勒泰眼中库斯罗伊其实才是可塑之才,奥斯文是纯添头,但奥斯文的气魄和觉悟让阿勒泰觉得这家伙要是能一朝顿悟,那绝对是上将军,所以也带着奥斯文一起。

    毕竟奥斯文除了大军团指挥所需要的指挥二字,其他方面比起库斯罗伊可能还犹有过之。

    “外面发生了什么?”随着那一声轰鸣,阿勒泰停止了讲解,转头对着营帐外询问道,护卫赶紧去了解。

    “会不会是汉军打过来了。”奥斯文开口询问道。

    阿勒泰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奥斯文,奥斯文见到这种眼神有些讪讪的缩身,他也知道自己说错了。

    “汉军除非大举出动,否则不可能攻进来的,但按照现在汉军的情况,他们不可能大举出动。”阿勒泰也没在乎奥斯文这个傻孩子的表现,“他们应该是在等援军。”

    阿勒泰不是傻子,汉军有实力能攻打他们,哪怕攻打的结果是惨胜,但对外作战,拖时间本身就是不可取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汉军还在拖时间,那必然有后手。

    “汉军在等援军,我们在等什么啊?”奥斯文嘀咕道,他以前也见过阿勒泰,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

    “按照兵法理论,对方想要做的事情,我们一定不要让对方完成。”阿勒泰点了点头,他认同奥斯文的这一点,“所以从兵法上讲,汉军等援军,我们就应该拉着他们决战。”

    “可我们却在拖时间。”库斯罗伊看着阿勒泰说道。

    “因为主动攻击我们很难获胜,虽说有休密一系多年的努力,让北贵的精锐能介入南贵的指挥,但这种程度和汉军还差的很远。”阿勒泰心平气和的说道,完全没有因为这种缺点而动摇。

    “基于各种防御工事,以及一条条战线的相互策应,我们能招架住汉军,不代表我们主动出击能打赢汉军,我们现在的指挥只能说是能进行调度,想要彻底打磨到完美,还需要更多的时间。”阿勒泰神色平静的开口说道,奥斯文闻言点了点头。

    南贵和北贵的组织力差距,他们其实是很清楚的,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哪怕有休密一系多年的努力,也只能说是有了整合的基础,距离真正的统一调度,还有相当的距离。

    “我们和汉军的作战,其核心不在于攻击,而在于防守反击。”阿勒泰指着手上的地图说道,“正兵对正兵,然后派奇兵骚扰,我们的兵力优势很明确,要发挥自身的优势。”

    “可防守反击是无法夺还我们失去的地方。”奥斯文皱眉说道,“只有进攻,才能解决根子上的问题。”

    阿勒泰看来一眼奥斯文,“进攻要打得过,本身进攻方就要比防守方强很多,才能打赢,现在汉室如日中天,打进攻战,我们后方和前线的压力都会很大,所以先打防守反击,熬过汉室最鼎盛的时候,所谓日中则昃,圆满则亏,汉军这样的局势又能维持多久?”

    阿勒泰的战略战术思维绝对没有问题,汉军自身也会疲的,之前能一直维持下去,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断轮换的士卒回归老家,带来前线胜利的消息,以及各种赏赐,不断地吸引后方完成兵役的青壮在前者退伍之后,来到前线。

    靠着这种很有盼头的方式,让战争得以维持下去,毕竟战争的红利不断的落到了后方百姓的身上,他们也有主动维持战争的想法。

    可如果一直陷入僵持,后方获得不了太多的红利,只是不断的有亲人战死的消息传递回来,时间久了,底层开始厌倦战争,那就真打不下去了,虽说战争一点都不浪漫,但真正重新分配的蛋糕是能堵住所有人的嘴,所以截止目前,汉室上下都是拥护对贵霜战争的。

    阿勒泰看不到汉室的后方,但他有清楚的逻辑防守的话,无论如何都有大义,而且本土防御战打起来损耗小,更轻松,所以没必要在汉军最强的时候,和汉军死磕,防守反击就是了,抽冷子能打一巴掌最好,不能打一巴掌,那就稳住当前的局势。

    总之不要和汉室打中小规模的野战,那样的战争对于贵霜有害无利,真要打的话,要么当乌龟,死扛不决战,要么战线全面铺开,打大型会战,将双方的损失都往高了拉,拉到打完双方都需要缓口气调整调整的程度。

    “还有你,库斯罗伊,你继承拉胡尔的指挥方式不算错,但你和他的军事思想是冲突的。”阿勒泰开口对一旁默默思考的库斯罗伊说道,之前阿勒泰也没注意到库斯罗伊承袭的军事思想和自身的思维逻辑是冲突的,直到前不久询问的两人的时候才发现这一问题。

    倒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个人行为、道德所构成的观念问题。

    “拉胡尔是因为出身婆罗门,所以有那种万千死生皆是尘土的气魄,他求的胜利,不在乎胜利之中的伤亡,婆罗门的眼中没有人,只有神的组成,所以他可以完全不在乎,任何的命令对于他而言只有结果,没有损失。”阿勒泰看着库斯罗伊讲解道。

    库斯罗伊沉默,他按照拉胡尔的话一直向前,卡在大军团指挥的门槛上,因为心性过不去,一直无法进入,直到之前终于下定决心为了保更多的人,而舍弃了部分的士卒,直接迈过了门槛。

    在做出那一选择的时候,库斯罗伊自忖自身已经有了脏了自己的手,脏了自己的心的觉悟,结果回头你告诉我,原来不用这样,还有别的军事思想,我怎么对得起之前被我舍弃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