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番外·先打一顿

番外·先打一顿

类型:穿越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坟土荒草
    兖州这边虽说出的小问题,虽说让二十四帝看出来一些其他的东西,但是不重要啊。

    刘桐坐江山和刘备坐江山在这群人看来是没有任何区别的,最多是刘宏些微不爽,可真要对于景帝而言,你们都是我直系后人啊。

    所以那些老前辈对此其实没有半点特殊的感觉,这年头汉室宗亲登帝的还少吗?一点都不少好吧,实际上从文帝被周勃等人从代郡搞来当皇帝开始,汉室就注定了在皇位方面路子比较野。

    再有还有景帝的时候,窦太后为什么敢有兄终弟及,让梁王上位的想法,说白了这事在汉朝不是没希望,而是非常有希望的。

    故而对于这些都死了不知道多少的年的皇帝而言,刘备也好,刘桐也好,也就那回事儿了,只要天下治理的好,那你们两个来回换我们都不管,我们大汉朝啊,不讲究这个。

    “行吧,我算是服气了,陈子川确实是当世之能臣。”昭帝看着兖州繁华的街道,带着一群人穿过一个个大型粮食加工厂,看着那疯狂生产囤积的粮食加工品。

    说实话,对于这些皇帝而言,这种疯狂的产出其实比他们之前在并州冶炼司的冲击还要大,毕竟冶炼司更多是兵甲制备这些,对于这些皇帝而言,只要百姓能吃饱穿暖,随便一个汉朝皇帝都能锤爆周围的外邦,而这边的粮食加工是真的疯狂。

    “太多了,感觉加工的规模太大了,而且各种类型,甚至还有一些我都不知道加工来干什么的。”宣帝神色凝重的看着灵帝说道。

    这次所有人上来,也算是更新一下信息,九泉的信息交互太慢了,而且告庙的时候,很多非常重要的东西都会被简略,就如兖州,并州这些,这些皇帝上来之前根本没想过。

    “兖州用来平准价格的粮仓我也去看了一趟。”文帝和景帝联袂归来,这俩人其实很实在,虽说有时候确实对臣子有些薄凉,但天下人是天下人,他们都清楚皇帝是干什么的。

    “我们也翻看了粮食的价格,实际上粮食,油,盐,酱,醋这些好像是锁死的价格。”景帝对这种东西其实是很敏感的。

    “好政策。”宣帝接话道,他们岂能看不出来这是顶好的政策,可以说这些政策才是维持国家稳定的基础,只不过看着容易的东西,做起来难度有些离谱了。

    “我在他们的地下府库发现了大量的粮食和干肉之类的储备,如果每个地方都有这样规模的储备,那么就算是天下大旱三年,官方的粮价估计也不会有太大的动摇。”文帝神色沉静的说道。

    “我去逛了一趟附近的庙,是曲汉谋的生祠。”明帝一挑眉带着几分难以琢磨的语气说道。

    曲奇庙这种事情,二十四帝都不知道,实际上之前就算是遇到了他们也当是农皇祠,没有进去过,而兖州这种庙很多,明帝好奇就进去了一次,进了之后就发现是生祠。

    一群皇帝对此解释挑眉,他们不太喜欢这种淫祠,而且生祠这种东西,折寿不是说笑的。

    “我倒觉得曲汉谋不是自己想修,而是天下人给他修的,他研制出来一种良种,亩产五石,我去地里面转了两圈,估计没有五石,也差不了三斗。”明帝神色平静的说道。

    一群皇帝目瞪口呆,五石是什么鬼他们还是有点点数的。

    今一夫挟五口,治田百亩,岁收亩一石半,为粟百五十石,这是战国的数据,是李悝自己说的。

    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作者不过二人,其能耕者不过百亩.百亩之收,不过三百石,这是先汉的数据,是晁错自己说的。

    也就是说汉朝的时候一亩地也就产两石多不到三石,东汉的时候技术有突破,也就勉强达到了三石,而曲奇的良种拉到了五石。

    说实话,做到这个程度,曲奇被人修庙是必然的,老百姓才不会管你愿意不愿意,你这么拽,我修个庙拜一拜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个曲汉谋现在是啥职位?”文帝等人也理解了,这不是淫祠,这是标准的入庙操作。

    “好像位高事少的一字侯。”灵帝想了想,隐约能想起来。

    “应该的。”文帝点了点头,这人就算是在他们那一朝,有点脑子都知道应该将位置搞得高高的,养上,必须要养上,这可比什么祥瑞靠谱多了,这才是国家最基础,最实在的东西。

    “听说研究了很多类型的高产良种,每年都搞出来一到两种新的良种。”桓帝在一旁幽幽的说道。

    “这可就是活着的祥瑞了,必须要好好保养。”明帝很爽朗的说道,“还有我看到有人在拜龙头九尾狐,保风调雨顺的。”

    “这个不是开玩笑的,陈子川的天赋镇国,可以梳理汉室统治范围的风霜降雨这些。”灵帝少有认真的说道。

    “行吧,这种人形的祥瑞都落到你们家手上了。”桓帝没好气的说道,他要是有这种人形祥瑞,他能将周边全铲了,没钱,卖官都要铲平羌人的人物,有钱他能将周围的胡人全扫了。

    “羡慕吧,有啥用。”灵帝没好气的说道,“这就叫天命。”

    “好了,好了,别吵了,顺着这条东巡的路继续走吧。”明帝看这哥俩又开始顶牛起来,赶紧拉架。

    然后一路前往泰山,这边就更繁华了,泰山人均作坊主,身上都有一技傍身,根本没啥穷人,看的诸位皇帝是一愣一愣的。

    “这种级别放我那个时候都是要被迁去搞陵邑的。”景帝幽幽的说道,他算是见了鬼了,长安百姓的富裕程度都不如这边,这边人均一技傍身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就算是搞陵邑也用不了这么多人。”文帝无可奈何的说道,“走吧,去那边看看,我居然看到那边有帝气,这可是真的见了鬼了。”

    “可不是见了鬼吗?我们这一串串。”元帝在后面嘴贱,差点被宣帝将脑袋锤爆。

    然后一群皇帝就来到了刘协住的地方,虽说闹腾了一阵,但陈曦也没真的回收了这些东西,总不能真的让刘协没得体面吧,好歹也需要考虑一下刘桐的感受。

    所以刘协在失败之后,回到家里继续进行自己的光复大业。

    结果毫无意外的再次失败,然而连续的失败并没有打击到刘协的信心,反倒让刘协有些魔怔,我堂堂先帝唯一合法的正统继承人,你们这些垃圾还不跪安!

    结果在兖州,徐州遭遇到了非常可怕的失败之后,前往青州差点让暴怒的黄巾给击杀了,他们现在的生活可是来之不易,岂能让刘协这种混蛋给毁了,以至于农忙结束之后,青州上下组织了大约二十万闲人,地毯式在寻找刘协的痕迹,想要将刘协弄死。

    去你娘的先帝,别说先帝早已经死了,就算你是先帝,我也让你变成真的先帝,当年我们因为活不下去而造反,现在我们终于能活下去了,你又想让我们活不下去,干。

    总之青州人比泰山人还要狠,再加上恒河之战结束,这些年干的都有些恍惚的李条带了一个列侯出身回来,青州兄弟来找,条哥拍着胸脯就表示,我给你们写保证,只要你们不造反,今年青州地毯式搜索绝对没有问题。

    刘协又去了冀州,然而冀州是世家的地界,里面能认出刘协的不在少数,而且这年头还在当地的都是些老人,恶向胆边生的不在少数,反正老夫估计也撑不过这两年,岂能让你个犊子坏了我家的千年大计,极限一换一!

    冀州的时候,刘协是真的差点死了,和其他地方有很大的不同,其他地方王越和种辑能站在刘协背后,到冀州,刘协暴露之后,王越和种辑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收买。

    很多来头很大,都以为死了的家伙给王越和种辑写信,暗示两人滚蛋,他要极限一换一。

    社会学之中人本身就是社会的总体现,所以从进入冀州开始,这来人就收到了大量以前的旧友的信件,哪怕那些写信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在冀州世家的发动下,这俩人都有些茫然了。

    好在还没等到老家伙发动极限一换一,王越就在种辑的暗示下直接扛着刘协跑路了,因为这情况再待下去,刘协肯定死,和其他州不同,靠武力未必能拖住,但靠人情,种辑和王越真的顶不住。

    一个活了四十年,一个活了六十多年,人情社会在这么长时间所积累下来的人情,总爆发之后,他们两个人根本挡不住,会死的,这不是开玩笑,那些老家伙真的能干得出来。

    为此强行被带回来的刘协对于种辑和王越的怨念极大。

    带着这种怨念,刘协愤恨的进入了梦乡,然后二十多位皇帝集体在梦中圈踢刘协,这年头还有这种看不清形势的废材,人都天下大定了,造你姐姐的反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先打一顿再说,还好是亲戚,否则入不了梦,想打都没得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