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U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婚不守时 > 第120章 大结局 希望你们在那边,能够永远在一起

第120章 大结局 希望你们在那边,能够永远在一起

类型: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三皮
    ?外面传来索索的响动,接着是二姨打电话的声音,声音压的很低,可是木槿却还是听的很清楚。

    “小李。一会你上来,对。现在就做,你放心,我外甥媳妇怀孕的话,我好好请你一顿。”

    二姨居然私下约了医生上来给她做人工授精,木槿不能再装没醒,叫道:“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二姨挂断电话走进来,鄙夷的望着木槿:“你婆婆都跟我说了,你不能怀孕,不做人工授精,你想让老佟家绝后吗?”

    她不能生?婆婆说的?婆婆怎么断定她不能生孩子?

    木槿震惊之余又觉得好笑,上一次遇到婆婆,她还满脸的内疚之情,眼睛都不敢看自己,自己还在为她开脱,谁知道。她是一次,两次的愚弄自己。

    看来她跟佟少辉一样,铁定心要赚赵氏那两个亿的公司。

    为了钱,真的能丧失良心吗?

    “二姨,你说谎。你是想给我人工授精赵世杰的精子,我绝对不要怀他的孩子。”木槿冲着二姨叫喊着。

    二姨脸一冷:“木槿,别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一会进来的医生也是我的好姐妹,你就是喊破嗓子,这手术也必须要做。我还告诉你,赵夫人的人就在外面等着了,只要你不配合,他们就把你跟赵世杰肮脏的照片贴的满世界都是,看你以后还要不要做人。”

    木槿心一沉,他们居然还留了一手,一想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被贴的满大街都是,她沉默了。

    “对,这样才乖,要是你怀了男孩,说不定能把上面那位赶出赵家,你到时吃香喝辣的。可别忘了你老姨。”

    这还是做长辈说的话吗?木槿怒视着她,这个时候别说流眼泪,就是流血,她也不会同情自己,停止手术的吧。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外面传来敲门声:“张医生。”

    二姨晃晃手里的手机对木槿低声说:“你最好不要喊。”接着走出去开门:“小李,快进来。”

    一个比二姨年轻很多的女医生出现在木槿面前,看到木槿被绑着手脚,她有些吃惊:“张医生,这是做什么?”

    “我这个外甥媳妇性子烈,总认为自己还能生,不愿意做人工授精,我外甥一气之下,就把她绑起来了,不管这些,我们先做手术。”

    二姨又笑着说:“我去看看外甥准备好没有。”

    说话间,外面穿来佟少辉的声音:“二姨。”

    门被打开,接着又关上,二姨手里拿着一个透明试管走过来。

    小李开始撩起木槿身上的裙子,手伸向她的短裤。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要做这个人工授精。”木槿的眼泪终于哗的一下涌出来了,她不要这样怀孕,她感觉到强烈的羞耻感。

    “不要怕,不疼,很快,十分钟就好了。”小李以为木槿害怕,柔声安慰她。

    木槿慌乱摇头,眼泪蜿蜒流下。

    二姨在一边一手举着手机,一手举着试管,死死盯着木槿,只要木槿说一个不该说的字,她的电话就会拨出去。

    木槿也死死盯着她,目光中带着一丝哀求。

    “开始吧,小李。”二姨对小李说。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是佟少辉杀猪般的惨叫,房门被大力踹开。

    小李惊慌失措,把床单盖在木槿腿上,转头问:“什么人?”

    一个男人猛然把二姨推到一边,二姨手里的试管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泪眼朦胧的木槿,居然看到越晟了,这是梦吧,他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小李还要说什么,被随后赶来的郑浩宇拉走了。

    “都给我出去,一个都不许走。”越晟怒吼道。

    看到木槿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惊恐无助的被绑在手术台上,他的心喘不过气来,她的眼泪似乎烫在他的胸膛上,让他的心口隐隐作痛。

    这个傻女人,明知道外面的人对她虎视眈眈,就没有一点警惕心吗?

    屋里的人都出去了,房门还被郑浩宇体贴的关上了。

    越晟冷着脸,一言不发,去解布条。

    他终于来救自己了,这一刻,木槿心里没有交易,没有愤恨,只有无尽的感激,他就是她的天神,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他听到她的呼救,赶来救她了。

    手脚被解开,木槿羞愧无比,伸手提短裤,可是手腕被捆绑时间久了,哆嗦着,就是抓不住短裤的边沿。

    越晟掀开床单,伸手把短裤给她穿上。

    木槿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又不是没看过,没什么好害羞。”越晟见她红的欲滴血的脸,沉声说。

    木槿心里一紧,这才想起来自己跟他之间的关系,刚才,他出现的那一刻,她几乎要爱上他了。

    她摇晃着身子,找自己的鞋子。

    越晟找到鞋子,看她的样子,居然蹲下来给她把鞋子穿上。

    木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怔怔望着他。

    越晟站起来,表情有几分不自然:“我只是不想看你那么蠢的样子。”

    眼泪在脸上汹涌着,木槿带着浓重的鼻音低低的说:“谢谢你,救了我。”

    她站起来走下手术台,惊吓那么久,两腿发软,身子一歪,却没有跌在坚硬冰冷的地板上,而是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着。

    她半躺在他的怀里,跟他面对面对望。

    好一句,越晟才收回目光,伸出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一用力,把她抱起来。

    跟上次一样,她贴着他温暖的胸膛,听得到他怦怦跳动着的心跳声,心,莫名的安定下来。

    “不要怕,我们回家。”

    越晟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可是一开口,他就后悔了,他不该骂她蠢吗?为什么反问安慰她?

    顾不得再想那么多,越晟大步走出去,木槿缩在他的怀里,已经不敢抬头见人。

    “剩下的事情,你来处理,我送她回家。”越晟沉声对郑浩宇说,而后抱着木槿头也不回的离开。布休低巴。

    郑浩宇第一次看到越晟这样震怒,这样失态,心里涌起强烈的不安,他不会,爱上这个女人了吧?

    想起遥远的大洋彼岸,那个可怜兮兮的人儿,可怜兮兮的等着越晟的电话,他的心更加沉重起来。